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的财富聚宝盆 > 第七十九章、接机
 
  周日,晚上7点半。

  浦东机场。

  许晶匆匆忙忙进到接站大厅,找到她们的应援组织。

  今天她们的老公们“YF男孩”们从东南亚开完演唱会回来。

  沪上的,乃至其他地方来沪上的女粉丝们,组成了浩大的队伍,她们都很年轻,脸上洋溢着即将见到idol的开心笑容。

  在她们的队伍之外,还有一只上百人的粉丝队伍,这群人的组成很奇怪,有早已经过了追星年纪的大妈、有跟着妈妈来的小女孩、有十几岁的少年,还有三十多岁的大叔,怎么看都有点不正常。

  许晶好奇地打量着这只奇怪的队伍。

  她忍不住问身边一位应援群里一向很活跃的一位染成黄头发的跳脱少女,问道:

  “雯雯,那边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有婶婶,还有小女孩,感觉她们也不应该追星吧?”

  雯雯心思都在一会怎么想法跟老公们合照,然后传到群里、粉丝站里、微博里,赢得无数同龄女孩的羡慕与尖叫声,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

  她回头看了一眼,眼中带着不屑:

  “谁知道呢,也许是某个蹩脚的文化名人过来,比如写书的,或者画画的。”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十八线小明星,临时拉人过来充当粉丝,组织的太仓促,结果就把大婶大妈们拉过来了。”

  “感觉不像,你看还有小女孩在里面哎。”

  “那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家属吧?看人数稀稀拉拉的,放在咱们身边真是磕碜,哈哈。”

  许晶连忙阻止:“雯雯你可别这么说,里面有跟咱妈妈同龄的哩。”

  不过周围毕竟都是十多岁的小女孩,她们可没几个稳重的,一个个都附和道:

  “就是,雯雯哪里说错了。”

  “换成我在那个粉丝群里肯定觉得丢脸。”

  “哈哈,要是我肯定就不来了,太寒酸了吧。那个小明星也肯定面上无光。”

  ……

  许晶有点后悔谈到了这个话题,自己小伙伴们说这种话让她心里不舒服。

  接近8点,“老公们”终于从机场出口出来了,这只队伍里爆发出无数声尖叫,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

  全机场的人都为之侧目,不少人听到呼喊声从机场的各处涌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看到现场的疯狂之后,不少人或摇头叹息,或指指点点,总之对这群不像正常人的粉丝观感都比较差。

  几个idol也想控制一下粉丝节奏,奈何不可能,粉丝们也太狂热了。

  整个出口全拥堵了,其他同机乘客半天走不出来。

  八点一刻,那个等在旁边,一直安安静静的小队伍终于激动了。

  原因是么瑶已经下飞机,快出来了。

  原来这批老少男女皆有的接机队伍,是么瑶已经涨到了6万多的粉丝团的代表。

  这些粉丝年轻要么偏大,要么偏小,但无一例外都是因为看了视频后,因为喜欢这个落落大方,美丽温婉的姑娘而粉上的。

  从巴黎飞回沪上的飞机停稳,么瑶和公司的两名同事一起下飞机拿了行李便出机场口。

  她在那边便知道自己有了一个粉丝团,人数还不少,公司的同事还跟她说就差出道了,她听了笑得不行,觉得还挺好玩。

  她平时玩微博的,看到有粉丝说今天会派代表来接她,要送她一个惊喜。

  说实话,她还挺好奇的。

  等她背着双肩背,手里拎着一个行李箱,很艰难地想从已经堵成一团的接机口出来。

  粉丝们看见她之后,立刻奔过来,把YF男孩的粉丝们隔开,保护她走出来。

  大家都带着亲切的笑容看着她,一位组织接机的20多岁小姐姐,自送外号女大王的小姐姐,是个爽直性子,很洒脱地问道:

  “瑶瑶,你准备好了吗?我们给你的惊喜要来喽。”

  么瑶笑着说:

  “谢谢大家,我准备好了,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位小姐姐很随意地朝远处一招手,那边有人摆手回应。

  紧跟着,

  整个机场所有的显示屏,同时切换到播放么瑶在戛纳广告自信而自然地登台拿奖的剪辑,上面还有一行文案:

  “恭喜畅想传媒拿奖,欢迎瑶瑶回家!”

  这个欢迎回家好暖心,么瑶心里很感动。

  显示屏这一切换画面,顿时吸引了全机场人的目光,他们中很多人都看过么瑶拿奖的视频,现在再看到机场显示屏上的文案,有不少人便涌过来,围着么瑶小姐姐送上恭喜。

  他们这边的人数和受到的关注,已经盖过了YF男孩的风头。

  机场的人对他们的看法也是判然有别,对么瑶是喜爱加祝福,对那边酿成堵塞的idol们是讨厌加鄙视。

  这就是从网暴以来,畅想传媒乃至么瑶获得的最大的好处,那就是真真正正地火出圈了,连路边扫大街的叔叔阿姨都知道这件事,而且都对他们有正面观感。

  今天这件事就是一个明证,同样是知道么瑶来了,跟知道YF男孩来了,反应完全不同。

  几个YF男孩觉得颜面无光,这都让一名素人把风头给压过了,有点伤颜面啊,因此他们也不再管粉丝,而是赶紧离开了机场,让接机的粉丝失望不已。

  ……

  第二天上午,么瑶被杨一斌任命为公司副总兼联合创意总监,她手底下管着一只专门的创意队伍。

  创意总监的位子则交给了一名带着团队从宝岛投奔过来的业界大拿戴帆,这位在台湾有鬼才之称,善于创造出宏大的视觉效果和出奇的意象,尤其擅长现代商业广告。

  把总监的位子交给他,对公司的发展好处多多。

  么瑶了解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后,她便出去打了个电话。

  第三天,一位沪市常委带队来公司考察,赞扬了畅想传媒在国外取得的好成绩,鼓励再接再厉创佳绩。

  这段新闻很快就播出了,杨一斌本人只露面1秒钟,全程都是么瑶陪同领导。

  所有还没有付诸实践的针对畅想传媒的阴谋,一夜之间全都烟消云散。

  第二天上午,李家和何家的两位公子哥就离开了沪上,前往加拿大经营公司,按照传话人传来的消息,至少三年之内不会再回沪上。

  传话人暗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杨一斌明白他的意思,毕竟对面是沪上的两个财团系,论实力、论财力都很强,自己远不是对手。

  他们忌惮于么瑶的关系,不敢乱来,但也怕杨一斌乱来,所以把儿子们送了出去,意思就是各退一步,我把孩子送出去,你不要揪着他们不放。

  好,听你们的,到此为止了,这段紧张的日子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