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屑一郎:从柱灭开始重建苇名 > 第三十三章 抉择
 
  “这里没有出路。”

  弦一郎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这间小小的换气室。

  他都有些怀疑,这个地方是那只鬼特地设计的,不然出现的未免也太巧合了。

  他们头顶的那个小“天窗”距离地面起码有五米高,就算够到了那里,弦一郎也没法变成虫子从那钻出去。

  “别说那些丧气话啊,姓苇名的小子。”

  也许是身体机能逐渐恢复,不死川实弥说起话来也愈发直接粗暴了。

  之前那些对救命恩人的礼貌也被他抛之脑后了。

  他冷着脸把队友右平的尸体扶到窄小的坑道旁边,随后像穿针引线一般将后者推了出去。

  “回到那个地狱样的鬼地方。”

  “不死川大爷只要有力气,就绝对不会坐视那只连面都不敢露的鬼得意下去!”

  他重重一拳锤在墙壁上。

  此时,两人身上的药效都已经结束,那绿色的光芒已经消失。

  不死川那狂躁的呼吸声,几乎像是沙漠中晚间的恶风在残垣断壁里穿梭呼啸,令人不寒而栗。

  一时间,弦一郎知不道自己救这个人是对是错。

  不过,在这种地方,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要好。

  九郎总是告诉他,如果什么事都一个人背负,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就会作出不可挽回的决定。

  弦一郎虽然并不习惯依赖别人,却对自己的缺点一清二楚。

  也许上天偏偏剩下这个人在这里,也是有原因的。

  “外边有毒,你等一下。”

  弦一郎摸黑走过去,有对方的呼吸声做参照物,这并不艰难,但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接近一头愤怒的狗熊。

  “这是灭火粉,能让你承受一段时间的高温,不会被寻常火焰点燃。”

  他把灭火粉包塞到不死川的左手,然而又把一颗药丸塞到后者的右手里边。

  弦一郎明显感觉到,自己碰到这个人的皮肤时,他似乎十分的抗拒,好像很不喜欢近距离接触别人。

  “这颗是药丸,就是刚刚喂你服下的那种,可以让你恢复生……体力。”

  不死川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要是早点有这种补给品该多好。

  黑暗中,良久不死川才出声问道:“你还有多少这东西?”

  “灭火粉只有一包。”

  弦一郎有些后悔,昨天为了拖时间在温泉里用掉一包,毕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鬼那种阴间玩意还会使用火相关的力量。

  “药丸还有两颗。”

  “都给我!”

  不死川说起话来斩钉截铁,凶巴巴的,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

  弦一郎的第一反应,是你居然想抢救命恩人的东西?

  这事就连我屑一郎都做不出来。

  “什么?”

  “我说都给我!”

  不死川在黑暗之中准确地抓起弦一郎的领子,几乎要把后者提在半空。

  “你不过是个小鬼,出去有什么用,就算找到了出路遇到了鬼,也只能拖累我罢了!”

  “你在这里等我。把所有药给我,如果本大爷干掉了那只鬼,自然会带人回来找你。”

  不死川顿了顿,“如果我没回来,你也用不着在外边受罪。这里有右平的刀,你可以……”

  “……自我了断。”

  不死川的声音激动地有些颤抖,在小空间里来回激荡,“总之,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发生,无论怎么死,都比被鬼吃了强!”

  “至于去面对那只鬼的事情,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与其那珍贵的药被你浪费掉,不如全部给我。”

  听到这里,弦一郎已经开始蓄力的叩拜连击拳顿时放松下来。

  他隐隐明白,这个形貌恐怖的少年,只是不想他去送死而已。

  他本以为,天下有一个蝴蝶香奈惠就足够可笑了,那女人善良到让人讨厌,做事婆婆妈妈,还喜欢讲什么原则。

  而眼前这家伙虽然第一眼就让人不喜欢,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这些鬼杀队的人,做起事来看起来各不相同,但想法上差别不大。

  就是太想为别人做主这一点,实在是让弦一郎难以消受。

  弦一郎一把捏住不死川的手腕,高达10点的力量让不死川不免心惊,下意识将手松开一些,弦一郎也借此机会挣脱,并立刻后退一步。

  “我也不想出去,但是那鬼和我已经有了死人恩怨。”

  蕨姬送给他的腰带,是弦一郎来到这世界以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现在也不见了踪影。

  况且,那失踪的村田,也许因为什么特殊的缘故,被鬼单独带走当晚餐也不一定。

  尽管弦一郎想现在立刻就使用掉高达11万的声望值,但不见到村田的尸体,他总是觉得这样做会很亏。

  弦一郎矮下身子,已经决定在不死川之前到熔岩洞穴那边去。

  “更何况,正所谓:有死之荣,无生之辱。”

  “比起成为鬼的晚餐,留在这里怯懦等死,才更让人觉得无法接受。”

  “谢谢你替我考虑,但我宁可死无全尸,也不想躲在这里。”

  说完,他也不等不死川的反应,自顾自钻过去。

  不死川实弥没想到这个小孩居然有这种觉悟,一时愣在原地,随后立刻跟上。

  两人回到了熔岩洞穴的黑暗地带,那股令人生厌的硫磺味和热浪立刻袭来,预兆着前路的艰难。

  他们颇有默契地没有说话,直到跟随红光,来到距离那条熔岩之路最近的地方。

  也正是此时,不死川才发现,这不同寻常的小孩,居然自己也带着一把巨大的太刀。

  那太刀在红光的照射下寒光尽显,一看就决不是寻常刀具。

  不过,眼下并不是打听八卦和满足好奇心的时候。

  这条昏暗的熔岩之路看不到尽头,无论是不死川还是弦一郎,都无法确定那边是否真得有出路。

  弦一郎走到之前他裁剪衣服的地方,拿起留在那里的半截裤管。

  “我听村田说过,你们鬼杀队的制服是特制的。”

  弦一郎打破沉默,将裤管揉成一团。

  不死川拽了拽自己的衣领,“我不太懂这些,但是寻常的火焰是没法将队服点燃的。”

  “嗯……”

  弦一郎远远地把裤管抛出,扔在了如同溃烂伤口一般的熔岩地面上。

  “现在是验证这一点的时候了。”

  那团黑布落在地面上,初时并无反应,不死川虽然知道不是时候,却也为鬼杀队的队服觉得骄傲。

  然而还没等他笑出来,那团黑布却突然猛烈地化作一团红色火焰,接着便成为熔岩灰烬的一部分。

  “嘶——”

  两人倒吸一口硫化气。

  “如果是人,强行从上边过去,几秒钟就会被烤熟的。”

  弦一郎还算镇定。

  不过不死川可就没这么冷静了。

  “可恶!可恶!可恶!”他怒吼着砸着身边的岩石柱。

  好不容易得救了,难道要再次困在这个地方寸步难行吗?

  恼火了一阵,不死川突然出声问道:“要是用你给我的灭火粉,能从这上边趟过去吗?”

  弦一郎沉吟了一会儿:”如果能踩着什么东西,灭火粉应该足以抵挡升腾的热浪把我们点着。但要是指望用脚……“

  他没把话说完,不死川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他左看右看,突然拔出日轮刀,对着面前的石柱侧砍而下!

  “风之呼吸·二之型·爪爪·科户风!”

  弦一郎惊讶地看到,随着不死川这一击之下,空中竟然凭空多出了四道浅薄的锐利剑气,狠狠地在岩石上刮出四道深深的伤口。

  他知道,不死川是想把眼前的岩石柱给劈成几段,然后用它们来作为渡过熔岩的踏脚石。

  “科户风!”

  “科户风!”

  “科户风!“

  连续四次猛烈的攻击后,两人身边这根半米宽的岩石柱,终于化为了五块平整的石块。

  而不死川则是因为吸入大量的硫化气,身体剧烈地起伏着咳嗽起来。

  “这就是呼吸法吗?“

  弦一郎目露精光,他没想到,就凭借鬼杀队那种脆弱的日轮刀,居然真能做到斩开岩石的地步。

  而且连一个乙级队员,就可以做到释放剑气吗?

  (本作中,为了维持战斗力平衡,鬼灭呼吸法的特效是真实存在的剑气,具体请看前言。)

  而此时,恢复呼吸节奏的不死川,已经连续飞起几脚,将岩石飞踹出去,让它们排成队落在熔岩之中。

  五块半米宽的岩石,每个之间相隔差不多一米的距离。

  它们也稳稳地停在熔岩上边,暂时并没有下沉的意思。

  “我过去看看,这条路到底有多长。”

  不死川说完,服下了灭火粉,便利用呼吸法轻巧地踏在第一块石头上,随后如法炮制。

  他在最前面的石头上向对面眺望了一阵,又故技重施回到弦一郎身边。

  “怎么样?”

  他看不死川的脸色有些阴沉,情况可能恨不如人意。

  “至少还有三个这么多的距离,然后才是正常的地面,那边还有一个通往内部的洞窟,接着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不死川的话让弦一郎心中一沉。

  也就是说,他们还需要至少15个这样的石块垫脚!

  弦一郎环视了一圈,这附近,也只有刚刚那一根岩石柱而已!

  “这该死的鬼!”

  不死川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愤怒地朝着对面大吼大叫,“你就这么害怕面对我们吗?”

  “我们可是在用血肉之躯对付你们这种怪物啊!居然连面都不敢见吗?只有我们都死光了,才敢过来把我吃掉吗?”

  可是,发泄完一通后,不死川知道,只要无法度过这里,别提杀鬼,连活下来都是问题。

  “难道,这只鬼只能交给花柱那女人吗?”

  他不甘心地反复收刀拔刀,显然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我们不能指望香奈惠小姐。”

  “为什么?”不死川皱了皱眉,似乎不太喜欢弦一郎的说法,“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毕竟是柱啊。”

  弦一郎有些忧虑地回答道,“她太善良,心也太软。如果被那个叫山助的小鬼欺骗,很有可能最后和我们落得一个下场。”

  “我既然失踪了,她很有可能会来找我。那个小鬼若是动了一网打尽心思,她中招的可能性很大。”

  听到这里,不死川突然抬起头:“这绝对不行。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等等,蝴蝶香奈惠在火车上提到的那个“粗暴但是却很温柔”、“宁可伤害自己也要保护别人”的家伙……】

  “你不会喜欢吃牡丹饼吧?”

  “嗯?”不死川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没怎么。”

  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香奈惠小姐在火车上提到过你,似乎你是她很重要的人啊。”

  “现在提这个做什么!”

  不死川脸色有些窘迫,“她是鬼杀队的医生,每个队员都是她重要的人。”

  “总之,现在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出去这里!无论是那只鬼还是那个可恶的骗子,本大爷都要把他们大卸八块不可!”

  “绝对不能再有下一个受害者了!”

  “办法是有一个……”

  弦一郎凝重出声,并且若有所指的回头看了一眼。

  不死川顺着弦一郎的眼神看去,正是那具被弦一郎扒掉队服的鬼杀队员尸体。

  “你、你是说……”

  弦一郎点点头。

  他的意思当然是,踩着那些鬼杀队员的尸体过去。

  虽然只有十具尸体,但尸体比石块更长,十具尸体刚好够用。

  但这对于同为队员的不死川而言,实在过于残酷了。

  不死川那有些疯狂的眼睛盯着弦一郎,好像后者才是脑子不正常的那个人。

  “这怎么行!“

  他语气中,鲜少地带了一丝软弱。

  不知是希望弦一郎收回这个主意,还是希望自己不去考虑这种可能。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

  弦一郎也很恼火,如果没遇到这家伙就好了,他自己就把这些尸体搬进里面用来趟路了。

  但是他莫名地欣赏眼前这家伙,现在就算让他把不死川杀了,他也不想这样做。

  必须劝他同意才行。

  否则,就只能做一些无法对不死川解释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召唤出一些水生村的村民来送死。

  毕竟它们早就是死人了。

  但,那是下下之策。

  “灭火粉的功效和药丸一样,只有五分钟。”

  弦一郎先是指了指不死川身上的橙红色光芒,有指了指熔岩上方的石块。

  “而且那几块石头也在慢慢下沉,我们没时间多考虑了。”

  不死川知道弦一郎这话不假。

  他必须要作出决断了。

  “我……”

  不死川满是刀疤的脸上,露出了自从加入鬼杀队后就再没有过的悲戚。

  “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弦一郎也叹了一口气。

  他本来不想这样的。

  “如果连为他们报仇也做不到,知道他们的名字又有什用呢?”

  ……

  作者的大纲早在三章前就跟鬼对上了。

  但是一旦细写起来,又希望自己能把人物的心里转变写得合理,字数一下就变多,总感觉整体节奏很拖沓。

  唉,反正是免费章节,这写法可能和我看得那些书有关系,你们先将就看吧,我尽量改一改这种风格,或者以后有时间了一天两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