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 第九十九章:千年不死的人(中)
 
在墓室里转悠了半天,没有找到可以出去的路。

我坐在棺材的旁边,静静的思考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黄世琴为什么就知道从棺材里蹦出来的人不是尸体,为什么他会知道在棺材里有一具千年不死的人。

我边想着边用手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突然手指碰到棺材的底部,意外的发现棺材的底部和地面是连接在一起的。

为了在确定一下,我打开手中的矿灯仔细的看了一下,果然棺材的底部是和地面连接在一起的。

我对着他们喊了一声,招呼他们过来看一下。

“难道出口在这个棺材里?”曹明疑惑的问道。

高羽寒点了点头,随即跳到棺材上面,往下面看了一下用手敲了敲,说道:“棺材下面的石板是空的,也就说明下面有暗道。”

“既然知道出路,我们别磨蹭了快点进去吧。”曹明猴急的爬上棺材。

黄世琴说道:“虽然找到了出口,但是还有一块石板挡着,所以我们还不算是找到真正的出口。”

“那依你的看法,机关在哪里呢?”我看着黄世琴问道。

黄世琴想了一会,走到棺材的旁边,用手摸了一下棺体,最后在棺材的正前方停了下来。

黄世琴看着棺材正前方的面,说道:“看来机关在这里了。”说完用手轻轻推了一下棺材头。

只听咔嚓一声,棺底的石板慢慢的退去,露出一条通道出来。

我爬上棺材看着那条露出来的通道,说道:“这是一个斜坡,难道要我们滑下去?”

曹明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的吧。”说完曹明向着通道跳了下去。

我回头看了看黄世琴和高羽寒,想要询问一下他们的意见。

只见两人同时点了点头,我也没有犹豫什么直接跳进了通道里。

只听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在滑下去的过程中有一滴水落在了我的脸上,立刻我觉得被水滴过的地方变的疼痛起来。

下滑的速度慢慢的减速,我知道差不多快要到底了,可是这时候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拉住了我。

我心惊了一下,回头看向拉住我的人,我发现是曹明。

曹明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出声,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但还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我之后的黄世琴高羽寒和小洁,他们三人也被曹明拉住带进了这个不大的空间里。

看着人都到齐了,曹明轻声对我们说道:“下面是一个地下河,我们从这边走。”

我看着曹明,问道:“如果下面是地下河,为什么没有听到水流声?”

曹明爬到洞口指了指下面,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我怀疑的爬过去,向下面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如果我们再下滑一米就会掉进地下河里。

“地下河的水位涨到这里,看来地面的天气不是很好啊。”黄世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问道:“你为什么说上面的天气不是很好?”

“你还没有发现吗,这里地质层多是沙子,所以上面一旦有暴雨,水很快就会渗透到地下河中,这样地下河的水位才会猛涨。”黄世琴对我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跟着他们在只能容一个人通行的小洞里向前爬去。

终于在爬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我觉得我可以活动一下腿脚了。靠在洞壁上,我看着旁边的曹明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洞的?”

曹明嘿嘿笑了一下,回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有一个洞,我是在落水之后才发现的。”

我拍了一下曹明肩膀,说道:“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应该已经淹死了。”

曹明听了我的话,没有回答只是嘿嘿傻笑了一下。

看着曹明傻笑的样子,我不由的也笑了一下,然后抬头准本深呼吸一下。

我抬起头正要呼吸的时候,忽然看到上面有一个东西在隐隐约约中散发出一种绿色的光。

我扯了扯旁边曹明的衣服,指着上面小声说道:“你看上面是什么?”

曹明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必须要挖下来。”说着他半蹲着身子向发光的东西伸去。

“不要动。”就在曹明的手要触碰到那东西的时候,黄世琴在旁边制止道。

说不让别人动,黄世琴自己却伸出手向着那个东西伸去,眼看着手就要触碰到那东西的时候,高羽寒快他一步将把那东西直接从上面拿了下来。

那东西被高羽寒拿在手中之后,散发出了更刺眼的绿光。在绿光的照耀下,黄世琴的脸色变的扭曲起来,一把抢过高羽寒手中的东西紧紧抓在手里,嘴里嘟囔着:“终于找到了,我的宝贝你终于被我找到了。”说完黄世琴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和刚才的形象相比,完全没有了高深莫测的样子,现在的样子,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疯子’。

看着黄世琴近乎疯狂的样子,我心里开始隐约的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黄老,您冷静一点。”高羽寒在黄世琴的旁边大声的说着,可是黄世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依然在疯狂的笑着。

“难道这就是玉玺?”曹明看着黄世琴手中的东西,疑惑的说道。

玉玺,玉玺,玉玺……我终于明白黄世琴为什么这样疯狂了,这玉玺是宝贝,是简直连城的宝贝,是有价无市的宝贝。他发财了,所以才这样疯狂的笑着。

就在黄世琴依然疯狂笑着的时候,突然整个洞晃动了一下,我意识到不好。

我正要转身对他们提醒的时候,我们身后的洞壁‘轰隆’一声炸开了。我们都是靠在洞壁上的,全身的重心都放在背部,现在背部的支力点没有了,我们全部向后仰去。

只听几声扑通的响声之后,一股刺骨的冰冷传遍了全身,我知道我们掉进地下河里了。

地下河的水流很湍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现在全身被冷水刺激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随着水的流动而移动。

随着水流移动我不怕,我现在最怕的是那些从洞壁中凸出来的石刺,万一不小心碰到上面,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被水流带动的过程中,我的脑袋被什么重击了一下,然后失去了知觉。

在昏迷的一瞬间,我竟然看到了父亲向我游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