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魔君大人轻点咬苏云茵南宫岚 > 第79章 我只要她的命
 
四舅姥爷说着,将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手指一抖,就将烟头丢了下去。

烟头在下坠的过程中突然燃烧起来,火光四起,照亮了枯井。

火光仅维持了几秒钟便熄灭了,枯井再次恢复到了黑暗之中。

“看见了吗?”

四舅姥爷双手背在身后,探身向井下看,同时问我。

“看见了。”

我站在四舅姥爷的身边,看着漆黑的井下,十分肯定的说道。

就在那烟头燃烧,照亮枯井的时候,我清晰的看见,枯井最地下,有一副枯骨。

看到这副枯骨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难道那对兄弟还犯了杀人案?

但是转念一想,不对。

按照之前那位厂领导说的,他们是近期工厂招工,才将兄弟俩招来的。

兄弟俩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与那副枯骨陈旧的程度不相匹配。

这副枯骨单纯用肉眼看,都能看出来,它已经被沉在这口枯井里已经很多年了。

想着,我便抬起头来,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这里除了邪气外,并没有这具尸骨的灵体。

“你抓的那个水鬼呢?放出来问问,估计她知道这个尸骨是谁的。”四舅姥爷说着,就转身从一旁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了。

“呵,还不承认自己是老头,体力这次差。”南宫岚冷哼了一声。

“你体力好?”四舅姥爷笑着又点燃了一支烟。

“那当然!茵茵宝贝儿可喜欢了!”南宫岚骄傲的扬了扬头。

“那又如何,丫头加我四舅姥爷,你和她在一起,你也得叫我四舅姥爷。”四舅姥爷悠然的说着。

“区区七十岁的人类,你也配!”南宫岚不屑一顾。

“看吧,现在承认我年轻了。”四舅姥爷笑着说。

我站在一旁无奈的看着他们俩,这莫名其妙的胜负欲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在胜负欲面前就是幼稚,不管他具体多大岁数。

我懒得掺和他们,转身出了院子,叫了煤球回来。

煤球拖着身上缠着的藤条飞了过来,急迫的说:“我可以把那个水鬼吐出来了?”

“吐到院子里去。”我一偏头,示意煤球进院子。

煤球刚飞进去,它肚子里的水鬼就开始烦躁激动起来,嘶吼着,挣扎着。

煤球早就被她闹腾烦了,一张嘴,就将那个水鬼给吐了出来。

那女水鬼刚被煤球吐出来,便急着要往外跑,似乎这里有什么让她特别惧怕的东西。

见她要跑,我脑子里刚一闪而过,想着要捉住她,不能让她跑了,缠在煤球身上的率藤条便飞过去,像绳子一样绑住了那个水鬼,拉住不让她逃走。

而藤条的另外一端,还缠在煤球的身上。

煤球则双手环胸,一脸不爽的抱怨,“本大爷为什么要和这个丑不拉几的女水鬼绑在一起啊!”

女水鬼逃不出去,就在原地不停的挣扎着嘶吼着,那张被水泡过的脸,真的让人无法长时间凝视。

“想从这里离开?”四舅姥爷抽着烟,突然出声,“你只要告诉我为什么要勾一个外乡人的生魂,还有这口枯井里死的人是谁,我就放你离开。”

“我勾她的魂,是因为她该死!和这枯井里的人一样,都该死!”

那女水鬼挣扎中,咬牙切齿的回答着四舅姥爷的问题,“你们这些人不是最讲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怎么,我现在要报复,你们却百般阻挠,替他们出头!”

“你既然提到了因果,却不说因果,我们又如何判断。”四舅姥爷吐了口烟,白色的烟雾袅袅升起,一阵夜风吹过,白烟瞬间被吹散了。

“我说了又如何,说了你们就让我杀了那个女人吗!”女水鬼冲着四舅姥爷怒吼了一声。

“有些事总是要解决的,你困在水里这么多年,勾了那么多人的魂,你又善良到哪去?”四舅姥爷不紧不慢的说。

“那又如何!反正我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人给过我公道,那我就自己给自己找回公道!”水鬼狂吼着,“现在就差那个女人了,让她逃了这么多年,也该还债了!”

“你口口声声说要报仇,可你又不说原因,就算我们想帮你,我们也不知道从何帮起啊。”我尝试着劝了一句。

“你要帮我?那简单啊!把那个女人交出来,让我把她的魂勾回到水里去!”女水鬼瞪着浮肿的眼睛,大声吼道。

“以她现在的年纪,应该和你毫无交集。你要找的,是她的前世吧。”我说。

“有区别吗?”女水鬼冷哼一声,“不都是她吗!”

我刚想反驳,前世和今生怎么会一样,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不能混为一谈。

可我这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自己硬憋回去了,同时转头去看南宫岚。

我和南宫岚的关系,不也是前世今生?

他从来没有把前世和今生分成两个人,在他的概念里,那都是我。

因为前世的爱,所以今生即便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还是像宝贝似的珍爱着我,呵护着我,保护着我。

那同理,在这个女水鬼的眼里,她要杀死的那个女人,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她憎恨的那个人!

“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想法了。但今生的她,的确是不记得前世做过什么了,如果你不说出真相的话,那就算复仇成功了,也得不到一句她说的“对不起”不是吗?”我劝着。

“谁稀罕她说什么对不起!我只要她的命!”

女水鬼情绪激动的对着我吼了一通之后,便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不挣扎,不吼叫,十分的安静。

院子里异常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催促,静的就像这里面没有人一样。

“三十多年前,我看到了工厂的招工信息,就背井离乡,带着行礼,来这里工作了。”

许久之后,那女水鬼便幽幽开口,讲述了当年的事。

“当时,我就住在这间宿舍里。”

“和我分配在同一间宿舍的,还有一个叫李红的女孩。”

“我们年纪相仿,又住在同一间宿舍里,很快我们就成了朋友。”

“李红长得好看,很多男孩都喜欢她,其中有一个叫张三的村霸,更是隔三差五的就来骚扰她,要李红答应和他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