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风味 > 第54章 玫瑰玫瑰最娇美
 
  还差点东西?

  可如果问何师傅那缺少的东西是什么。

  就连何师傅自己也说不清楚。

  而且何师傅自己也做不出那种记忆中的味道。

  这无疑给陈年的追求完美之路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没有具体的方向,要怎么搞?

  搞爪子哦!

  陈年既然是要在这里学习到完美版的葱油拌面,那自然要把这缺少的那一样东西搞清楚,不知道是什么,那就一个一个的尝试。

  到了晚上,陈年熟练的在锅中小火热油,然后把提前洗好的小葱葱段去掉白色的部分,剩下绿色的地方擦干水分放入锅内。

  很快,葱段就在油渐渐提升的温度之下,开始褪去了青葱绿色,渐渐的变成了秋黄与微焦,浓郁的葱香不断弥漫在整间屋子当中。

  陈年当初在花了足足一年的时间把和面这个工作做好吃之后,何师傅才准备教陈年炸葱油。

  路要一步步的走,饭要一口口的吃。

  在陈年第一次炸葱油的时候,何师傅都已经准备开始骂人了。

  只要陈年动手,绝对要有失误和纰漏。

  因为在熬制葱油的时候,有几步是非常关键的。

  首先就是,一定要用小火。

  大火很容易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直接把葱炸糊,浪费了一锅油和葱。

  其次就是一定要等到油温冷却下来之后再放酱油,而且这一步和上一步一定要配合得当,否则的话这一锅酱油加热油就会变的如同好为人师的和师傅一样,爆裂无比,随即就是直接碳化、而葱也会把放进去的酱油和糖全部吸收,变成黏糊糊的。

  可是,何师傅预想之中的场景根本没有出现,陈年在红案上得心应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

  而且在之前的时间里,陈年早就把这些小技巧都看在了眼里。

  实在不是故意偷看,主要厨房就这么大点。

  很快,放糖、酱油、猪油等等。

  当葱油熬好之后,陈年另一边的面也煮好了。

  捞出面,均匀的放在碗里,然后把混合着猪油的葱油淋上去,香味一下就全部出来了,基本上和陈年当初第一次闻到这面的香味一模一样。

  每一碗的面条各放碗内空间的一半,留出足够的空间用来拌匀。

  最后在上面放上几根葱丝。

  这让陈年不禁有些得意,第一次尝试完整版的葱油拌面,就能做出这种感觉,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啊!

  可这一套流程陈年不知道自己做过多少遍了,每一次,和师傅都说差点东西。

  上一次,陈年刚刚尝试了灵魂的电风扇吹面条,结果直接破坏了面的温度,而且让面条表面的酱汁都有些干了,巴在苗条上面。

  何师傅只是尝了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

  虽然后面没说什么,但陈年看着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味道。

  所以,时隔一个月,陈年一边研究,一边开始着手准备新的思路。

  放好葱丝之后,陈年把碗端了出去放在桌上。

  “何师傅,你吃吃这个,看是不是你说的味道。”陈年信心满满的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何师傅左右看了看,都没有发现和以前的面有什么区别。

  “拌一下,拌一下就知道了。”陈年神秘兮兮的说道,他在里面加了秘密配方,这也是陈年根据这段时间以来,不停的旁敲侧击,根绝何师傅的生平、爱好、习惯,以及何师傅家乡的习俗、水土得出来的。

  然后和师傅将信将疑的开始拌面。

  筷子畅通无阻的插到最底,然后稳稳的向上一挑!

  技术纯熟而又老练。

  瞬间,一股强烈而又奇怪的味道就从碗底沈腾了起来!

  某些食材发酵之后的臭味、混合着酱油的咸鲜,原本应该赤红色的清亮汤底此时稍显浑浊,看得何师傅脸色一变!

  “你在里面加了什么?”

  “蒸三臭啊,为了找到和师傅你记忆最深处的味道,我还专门想办法弄到了蒸三臭的原料,然后足足准备了一个月,才弄出一坛,这次做面就用了一半,现在就剩下一半了。”

  何师傅:“???”

  最后,又是长达十分钟的训斥。

  实在是陈年这一次把何师傅最喜欢的两种东西放在了一起,但并没让何师傅感到双倍快乐,反而让何师傅气的吹胡子瞪眼!

  这不是糟蹋食物吗?

  但最后这些食物还是没有被糟蹋了。

  最后陈年又把蒸三臭里面的食材放在了拌好的面条上。

  嘿~

  蒸三臭盖葱油拌面饭新鲜出炉。

  当然,何师傅完全拒绝吃下这种黑暗料理,也就是陈年在梦境中的胃是无敌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陈年又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材料和方法。

  比如:把面换成豆面、玉米面、荞面,毕竟那个时期的何师傅家里可能条件并不是很好,所以就尝试了一下粗粮。

  在搭配方面,陈年也尝试过加醋、辣椒油、加梅干菜。

  甚至陈年还尝试过黄酒和面,做好的茴香豆磨成面在和起来。

  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何师傅每天晚上一打烊就早早的回去了,宁愿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也不想在店里受折磨。

  这让陈年在何师傅的身上看到了老妈的影子,好像老妈当初也是每天宁愿回去熬粥也不在店里吃自己煮的面条。

  所以,陈年每天就在店里面自己尝试、练习。

  从巷子里听街道上已经基本上没什么声音了,也就是不远处的百乐门还依旧热闹,哪怕相隔几百米,音乐依然能传入耳中。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

  陈年正在店里一遍和面一边听着远处影影约约的音乐声,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

  哒、哒、哒。

  由远及近,几秒之后。

  一个靓丽的女子便出现在门口,妆容精致,精巧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唇红如焰,一双丹凤眼柔媚似水。

  头发挂着小卷,打着摩丝看起来乌黑润泽,耳间挂着一对牛奶珠坠子,纤细皓白如同葱段的手腕上上带着一块珐琅小银表,穿着一身墨绿底色锦缎旗袍,金丝点缀着简单的花纹,裁量得体,将她的身材曲线映衬的玲珑有致,举手投足之间尽展风情。

  而对方的声音也如同黄莺一一般,仅仅几个字,就让人百爪挠心,让人不禁一探声音主任真容,只是,陈年似乎从中仿佛听到了一丝醉意。

  “小哥,来碗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