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春风里 > 第五章 暗潮涌动
 
吉淼淼越想越气,看旁边那许晨光神情就没怎么变化过,还是一脸阴晴难窥的深沉,先前的自我介绍也很短暂,简略的说了说自己的情况,就坐了回去,望见那张她已经受教过几次的臭脸,吉淼淼嘴角一扯,心里暗想:哼,反正到时完不成也有你顶着,也让你们这些城里人知道我们这山里日子可不好过。

“书记高瞻远瞩,语句高山流水,说话啊实在是……高高高!”

赵贤才的发言刚告一段落,旁边王广发马上称赞起来,可惜他用词贫瘠,说了两个成语后短路了,只能用几个高字结尾。

赵贤才笑了笑,本想接着往下讲,没想到旁边这看起来不显眼的镇书记居然话锋一转又抛出个问题来。

“书记啊,就是有个情况向您汇报一下,虽然我这个名字比较富贵,大家都叫我广发广发,还都问那个“广发银行”是不是我家开的?可我又不能一挥手,写个纸条让大家伙去广发银行取钱啊。”

随着王广发大嘴巴砸吧几句,会议室的人都笑了起来,瞬间就将赵贤才先前竖起来的严肃氛围给消减了,只见这位镇书记趁热打铁,接着又把玩笑转回到正题上。

“哎,我们关山底子薄,基础那不是比较差,是差到底了,整个省估计没比我们更困难的乡镇了,要全面脱贫,难度太大了啊……”

当着这么多人把话说到这,聪明人都知道王广发是什么意思,关山镇几千年就是“穷乡僻壤”,县志从五代那时起,就写着“关山,饥寒之地噫,自食者寡,不能自食者,十室有半”,这话什么意思?就是自古以来就是穷苦地,十户里面有一半不能养活自己,这是更古以来的穷根,那是扎在土里,埋在山里,千百年来就贫贱难移的历史。

可现在,凭什么你省里几位大人物碰碰嘴皮子,市里领导过来讲两句,就能让这民族成分复杂、毒害泛滥、又交通难行的关山翻天覆地?想这里大几万居民就能翻身奔小康,难不成还能一人发几万?呵,而且就这基础,就算一人给发个几万,那都给几个月内败完了!

还只有一年时间?别说全面脱贫,就是让全镇人达到那个联合国基本生存的标准都难!

这目标根本就不可能嘛!

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层,王广发才站出来,讲困难,摆问题,表示难度不小,这个任务很难完成。毕竟他是这个镇的一把手,到时完不成任务,板子要打在他身上,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表态,下面人会觉得他没用,没站在关山干部们的角度去争取,所以不管是演戏还是真勇敢,王广发都必须站出来挑这个头,起码在众人面前表明个态度。

但几个老油子暗地佩服王广发这话有水平,先开玩笑暖暖场,再把问题摆出来,接下来领导也心里有个底,说不定回去就……

“王书记你不要说了!”

只听啪的一声,赵贤才重重的把眼前的笔记本一合,整个人往后一仰,头微微一斜,双眉间紧紧绞出个“川”字。

他动怒了!

这下台上气氛陡然一变,赵贤才脸色这一冷,明显有了点情绪,下面众人都是一惊,没想到这年轻领导这么锐利,当面就打断了下面镇书记的讲话。

其实赵贤才此刻的心情更为惊怒,他一直就听说关山镇的环境复杂,民风彪悍,当地干部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镇书记居然就敢当场驳回省里的指示,市里的决议,这也太嚣张了!

他也怪自己思虑不周,市里的专项会议已经开过几轮,但乡镇一级的干部却还没意识到严重性,而自己对下面这些人还用以往的语气,果然让这些人领会错了意思,以为这次全面脱贫的任务有回旋余地。

赵贤才咬了一下牙关,脸色微微发青,旁边旁边王广发一下惊醒过来,知道自己一脚踢在铁板上,赶紧圆场。

“领导,我考虑不周,有些话说过了,请您批评!”

赵贤才却懒得理他,只是一眼珠子一撇,指关节用力的在会议桌上敲了三下。

这三下敲得直如法官敲法槌,震住了全场,然后赵贤才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我再强调一次哈,这次我们关山镇的全面脱贫任务,是省委领导在全省扶贫工作会议上布置的重点任务!是上了省级清单的!我们关山镇的各项扶贫任务……年底必须全面实现!”

赵贤才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不留余地,旁边王广发浑身筛糠,不管是真怕假怕,此时在这位年轻副书记面前,他已经彻底放低了姿态。

“我再重申一句,到年底任务没完成,省里考核没过的,我保证问责到底,绝不手软!该挪窝的挪窝,该降级的降级,该撤职的撤职!”

王广发脖子一冷,仿佛看到管帽被摘后的自己,心里一阵后悔,先前真是小瞧了这位年轻书记,以为和以往那些个年轻领导一样,开开玩笑,走走形式,搞搞“慰问式”扶贫就过去了,没想到今年是来真的了!

但事情还是要下面人去做,看到刚刚赵贤才的表态,下面的关山镇干部都一个个缩着头,耸耷拉着肩膀,不敢做声,生怕撞到枪口上。而王广发也在关山这么些年,知道下面这些人的性子,关山这种老机关,都是油滑的“老口子”,现在上面气势足,他们还不敢说什么,转过身估计就要骂娘。

王广发急得头都大了,他本想说两句场面话,表表决心,可又怕话说的太满太过,让镇里干部有意见。这上面要把任务压实,下面又希望自己顶住压力,自己夹在中间搞不好是两头受气的局面。

“欸……”

王广发眼珠一转,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位刚过来的“新媳妇”,人家是专职扶贫的副书记,这时不把他推出来什么时候推?

于是,他清了清喉咙:“市里的指示已经传达到位了,我们关山镇这个一定要落实上级指示,好好表现,今年的任务重,压力大,但这个组织也关心我们,给我们送来了年轻干部……现在请我们关山镇新任扶贫专职副书记的许晨光同志说两句吧。”

王广发把“扶贫”“专职”几个字咬的特别重,此时全场目光瞬间转移到了许晨光脸上,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焦点也马上汇集到了这自我介绍后就没怎么出声的副书记身上,无数好奇的眼睛都望向这长相英朗的男人,吉淼淼也抬起头,她先是略带苛责的扫了一眼把锅推出去的王广发——这位典型的本土乡镇干部笑得一脸憨厚,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心里恐怕是已经打算让这位新副手来接着烫手山芋了。

“我只有一句话……”

许晨光缓缓的开口,吉淼淼的目光被他吸引而去,她本以为看这人先前冷漠的态度,加上又是新人,估计会不冷不淡的说两句场面话,却没想到这位市直单位下来的新干部一改先前的疏离与沉默,此时目光灼灼,语气坚定:“……不折不扣的执行上级决策,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全面脱贫的目标!”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肃然,下面关山的干部都各个低下头,移开了目光,心里却大都在暗笑台上的这位新任副书记根本没搞清楚情况,关山才五万多常住人口,其中就有一万多靠救助过日子的贫困户,一千多户居民住在危房里,全镇一半的村还没通车,一半的居民连电灯都没的,光那上千户的农村危房改造任务就是够这新书记好受的了,这上千户房子弄下来就得好近千万吧,哪里弄这么多钱?!还有这边复杂的环境,少民问题、禁毒等等问题……

嘿,这位新书记还不知道自己到了怎么样的一个火坑里!还愣愣的说什么“不折不扣的落实全面脱贫的目标”,说这种大话,年底等着被问责“脱帽”吧!

连扶贫副主任的吉淼淼也觉得许晨光的话过了,但想到这人单纯的纪检干部背景,一下倒也生出丝丝同情,估计他是根本没做过调研,也没在基层干过,才真以为在关山干工作和市里坐办公室一样,讲讲话写写材料就过了一年,不知道基层的每句话都是要落在实地的。

许晨光的话说完,台下还是一片寂静,关山本地干部都感到压力如山,感叹今年又不好过了,估计年底绩效奖又泡汤,想到这,连个起头鼓掌的都没有。

可全场这异样的沉默没保持多久,几声掌声从主席台上传来,居然是市委副书记赵贤才率先鼓起掌来,这下领导起头,旁边王广发马上反应过来,领着众人开始鼓掌,等稀稀拉拉的掌声落幕,赵贤才清了清喉咙,脸上重新挂上笑。对许晨光的表态大肆赞扬了一番,接着他神色一正,开始讲道:“噢,对,我下面刚好想讲讲今年市里对我们镇这块的扶贫政策和扶贫投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