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春风里 > 第二十一章 关山旧日
 
关山自古就是苦寒地,当地的风气也一直原始蛮横,毕竟多年以前,这里的少民还是奴隶社会,大致分两个阶层,奴隶主叫做“黑彝”、奴隶叫做“白彝”。

当时那样的原始社会没有司法介入的空间,出了事,当地人都是听族长和称作“德古”的,再谈不拢,就“打冤家”,也就是“血亲复仇”的一种形式:双方家族各派几十人,刀砍枪打,相互间杀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最后仇恨越打越深。

但这“打冤家”也只是黑彝贵族之间的争斗方式,而白彝是按物品算的,打死了可能赔头牛就过去了。

所以黑彝贵族间有一句老话,叫做“黄牛是黄牛,水牛是水牛”,说的就是这种泾渭分明的隔阂。

近代以来,除了黑彝、白彝,少民又多了五个等级划分:兹莫、诺、曲诺、阿加和呷西,另外还有各种家支族谱,族群间的关系更显复杂……但不管怎么样,随着新时代来临,推翻了万恶的奴隶制,这些都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只是在某些黑暗阴沉的夜里、在一些迂腐陈旧的人心里,这些“关山旧日”才依旧投射出暗淡的剪影,给这片土地带来挥之不去的伤痛。

而今晚就是这些血腥的“关山旧日”卷土重来之时。

其实许晨光来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知道关山有时并不是那么讲理的地方,也不是一个适合走夜路的地方,而不久后,他将有切身体会。

此时,只要走过前面那关山唯一的南溪农村商业银行,再转过一个街角,许晨光就可以看到吉淼淼家为自己留的那盏夜灯了,可他只觉得后颈一阵惊栗,一股熟悉的被监视感传来,脖子上已泛起点点鸡皮疙瘩,再稍微低头侧脸,许晨光就发现身后不远处,有几个黑影不远不近的跟着。

他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有“舌头”咬上自己了。

许晨光心里不由苦笑:呵,就算离开监委,还是要过这种被人跟踪的日子啊。

虽然没看到具体人物,但多年的纪委工作经验让他只是略一犹豫,就瞬间就冷静下来,心理想过几种应对方法,而等他再抬起脚步,却不同于以往的快速甩开动作,许晨光并没急着躲开这些不怀好意的跟踪者,反而是放慢了脚步,等着那几个人靠近。

可他越这样,身后那几人反而回避起来,只是远远的望着。

“真他娘的怂啊。”

许晨光察觉到几人并没靠近,他嘴角微动,干脆停下脚步,就站在南溪农村商业银行招牌灯下,背靠紧锁的银行大门,掏出手机,做出一副正接打电话的架势,竟不打算走了。

而不远处盯着他的那几个黑影,此时见状,在犹豫片刻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开始朝他走了过来。

十米,七米,三米……

借着电话掩护,许晨光很快看清楚了跟踪者,这是三名城郊县乡常见的小镇青年,上身是老旧的皮外套,下穿沾灰的工装裤,头发油腻,满脸横肉,嚼着槟榔,目光看似游离却又锁紧自己,神情一看就不是善人。

许晨光心里有数了。

这几个人明显演技不行,等走近了,目光和动作都有些僵硬,一个为头的壮汉在与许晨光错身时,故意一挺肩,往他那一靠,想撞个肩膀,却被许晨光一个侧身就多了过去。

那壮汉这一肩膀靠过来,却没想到会落空,他转过头,一脸错愕,却又不能不找点事来挑,干脆撕破脸的一指许晨光:“你他妈没长眼睛啊?”

许晨光正一手拿着电话,此时被人一指,倒也很快反应过来,马上就点头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

那壮汉本就存心挑事,这下更是不依不饶,上来就一把将许晨光推在灯箱上,推的这位新任副书记一个趔趄。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妈的……”

三人顿时将许晨光围住,其中壮汉已经轮圆手臂,就要一拳打来,许晨光却像是没看到一般,连手都没抬起格挡,这一拳挨下来,估计得皮开肉绽!

许晨光眼睛都已经闭上,正要迎接眼前挥起的铁拳,却没想到两束强光直照脸上,现场四人都怔住了,又听见几声尖锐的鸣笛,转头看见一辆两厢小车冲四人疾驰而来,停在众人面前。

“停手!”

不等车门打开,一声呼喊便从车上传来,接着,那惹事的三人完全没想到一个娇小的女人飞快下车,居然冲过来,拦在他们和差点就要惨遭痛扁的许晨光中间,而许晨光一听到那声尖叫,就知道来人是谁。

只见来人短发圆脸,正是关山镇的女*干部吉淼淼。

“你们干什么?打我们的副书记?想清楚啊!这是犯法的啊!”

吉淼淼张开手臂,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挡在许晨光面前,先是用普通话警告了一遍,接着又怕这三人听不懂,换做关山方言又讲了一遍,她整个人虽然紧张,但此时也有一股正气凛然的无畏模样,倒是被她护住的许晨光神情有些异样,不仅没对此时出头的吉淼淼有所感动,反而是一脸无语和惋惜。

“不用你管,你走你的就是了,我没事!”被挡在身后的许晨光还想叫吉淼淼先走,可没想这姑娘倒很讲义气,此时说什么也不肯走开,硬生生的在三人面前护住他。

而挑事的三名男子在最初的错愕之后,倒也反应过来,既然收了钱,还是要把事办完,他们先是试着凶狠的吓唬了吉淼淼几句,让她滚开,说今天只找身后这男的麻烦,别多管闲事,可这看似娇小的姑娘却仍是不依不饶,毫无动作,那领头的壮汉一下就不耐烦了,上去伸手就要把吉淼淼给拎开。

“你给我……哎!呀,呀啊啊……”

可就在这人一把抓上吉淼淼肩膀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许晨光看不清吉淼淼具体怎么动作,只见她反扣住那人的手,接着肩膀一扭,脚一搂,刚刚还气焰凶悍的壮汉就已经四仰八叉的摔在旁边地上了,整个人摔的够呛,看样子手还扭到了,在那痛的直叫唤。

“你~”

同伙的两人都懵住了,还没来得及扶起壮汉,就看见更为惊异的一幕:只见眼前那圆脸姑娘此时半蹲着身子,双腿微曲,双手高举着张开成一个“大”字,表情凶恶,嘴里呼呼的怪叫,还不时的用双手拍打胸口,这动作直如奥运会上的蒙古摔跤手,又像电视里互相挑衅的相扑运动员,连许晨光的眼睛都看直了……

这吉淼淼居然是个练家子!?

“来啊!姐姐我是火把节女子组摔跤第一名!你们谁先上!”

被吉淼淼这样一吓唬,另外的两人完全懵了,片刻后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赶紧一把扯起地上的壮汉,三个人逃命一样的跑走了。

“呼~还好……还好,你没事吧?”

吉淼淼一抹额头上的汗珠,转过头来,许晨光此时的表情比刚刚那三人还惊悚,好久才反应过来:“我……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你以为我想来啊!还不是我妈看我一个人回家了,问怎么没带你,逼着我开车回镇政府找你,结果在这里遇上了。”

听到这,许晨光慢慢安抚好情绪,点点头:“噢,谢谢你。”

“刚刚这些人你认识吗?太坏了吧,明显的找你麻烦的。”

许晨光摇了摇头,一脸无所谓的道:“算了,别管了,估计是哪里的小混混吧。”

吉淼淼望着那些人逃跑的方向,脸上满是愤怒:“这能算了?这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今天是你运气好,要是盯上你的话……哎呀,你先别走啊!”

被这摔跤高手一把扯住,原本扭头就走的许晨光一脸无奈:“这人都走了?在这干嘛?追上去?”

“不是……你起码也得报警啊!这明显是有预谋找你麻烦的,你就这样算了?再说,你一个乡镇副书记,要是被人打了传出去,那不得天大的事去了!”

许晨光嗤笑一下:“副书记挨打怎么了?我在纪委的时候,被打击报复都是家常便饭了,还有人要买我手脚,这种威胁根本都排不上号,小孩子家家打闹的玩意。”

见他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吉淼淼更急了,但她也是这一下反应过来,像是突然悟到了什么秘密一样,神情猛然一变,右手握拳在左手手掌上一拍:“我知道了!肯定是易大鹏他们!绝对的!这人太嚣张了吧!你断了他的扶贫政策倾斜,他就派人来堵你!?黑社会啊!太嚣张了!我马上给王书记打电话!”

吉淼淼掏出手机就准备给王广发汇报这里情况,可还没拨号就被许晨光一把夺了过去。

“你……你干什么?我跟你讲,易大鹏这人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他们人多势众,你千万不能麻痹大意,我现在就送你去派出所做笔录!”

面对这姑娘的关心,许晨光却只是白了她一眼:“我知道,但这没一点证据的,就说是人家指使的?总之,你别管了,我没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