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明日殉道者 > 第十九章 罪,恶者
 
  “哗……哗……”

  雨夜,夜黑风高,乌云蔽月,天空下着瓢泼大雨。

  狂风歇斯底里的吹着,携风带雨,凌乱的拍打着窗户。

  黑云压城,风暴已临。

  这么大的雨,一年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北方的雨,不像南方那般缠绵、温柔、洞箫牧歌,他总是狂放不羁,滂沱而至,今夜,更是迅如雷暴,铁马金戈,黄钟大吕。

  每一份激扬的浪荡不羁都被收束,许多夜店都选择早早关门,街道两旁的住宅早已被夜色笼罩,只有街边昏黄的路灯一闪一闪的,让这夜雨声烦的世界更显一种山雨欲来的压抑。

  一男人身披蓑衣走在一条了无人迹的街道上,昏黄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身后,隐约传来犬吠之声和人类嘈杂的呼喊声……

  男人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蓑烟雨,也无风雨也无晴。

  皮鞋踩在积水的街道上,溅起一片片水花,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在这只有雨声的夜里是那么的突兀,如死亡的鼓点,一声又一声撞击在心头。

  棕色蓑衣和黑色皮鞋的搭配,更让这个男人有了一丝奇怪的不协调。

  好像是勾魂索命的厉鬼,从地狱中归来。

  “轰隆~”

  电闪雷鸣间,划过一线光明,映出一张苍白的脸,缩在斗笠的阴影之中,扭曲而疯狂……

  ————————

  东岳市的一家小餐馆的包间里,

  陈安正和几个年轻人一起吃饭。

  陈安是东岳一中的实战课老师,三十七岁,因循境超凡,天赋也很高,货真价实的六灵光命种。

  这种天资和实力,在东岳一中是数一数二的,很受同事的尊敬。

  另外,陈安在学校内的风评很好,与人为善,乐善好施,经常帮助有困难的同学,也因此深受学生的爱戴。

  桌上的另外五名年轻人就是受他资助的东岳一中的高一学生。

  今天陈老师请他们一起吃个饭,关心一下生活和学业。

  包间里氛围很融洽,在陈安的有意引导下,并没有出现身份实力不同而气氛僵硬的情况,反而其乐融融的,不时有笑语欢声。

  ————————

  雨水下的更急促了。

  岳西酒店,

  2023室,房门突然打开,陆葬跨步而入,身披棕色蓑衣。

  扫了一眼房间内正襟危坐的七月十三,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七月十三见此,仿佛机器人一样,利索的收拾好东西,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没有多问,多年的训练,已经教会了她不问缘由、不容置疑。

  两人踏着雨幕而行,棕色的蓑衣,红色的油纸伞,复古的旋律,在这现代化的都市,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好客来餐馆,

  陆葬和七月十三径直走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内置一张方桌,六个人两两相对而坐,这两个不请自来、不明来意的人进入时,他们正端举橙汁作碰杯状。

  六人有些疑惑的看向这两个不速之客。

  男人的脸藏在斗笠之下,有些阴翳,看不真切;女孩个子小小的,但给人的感觉木木的,不像正经人家的孩子。

  窗外,

  是疾风骤雨,

  是雷鸣电闪。

  窗内,

  陆葬沉默。

  七月十三也没有说话。

  七月十三身上氤氲红色的微澜,最终将整个包间笼罩。

  这是……领域?

  这个女孩是一名领域境超凡?

  陈安心脏“咯噔”一跳,很是不安。

  他将五名学生护在身后,犹如护子心切的老母鸡,警惕地看着来势汹汹的两人。

  陆葬把头缓缓抬起,露出了藏在斗笠下的脸,苍白如冢中枯骨,眼中闪着血光,狰狞如厉鬼,阴森若毒蛇。

  血色的瞳孔紧紧盯着陈安,那是猎食者在打量猎物的眼神,危险、侵略。

  陈安被眼前这妖邪的男人看的很不安,以他超凡的意志力竟然无法压制内心的恐惧。

  对面,非人!

  “滴答……”

  蓑草编制的衣服下裙裙摆处滴落着雨水,在陆葬身下形成了一小片水洼。

  那好似领域一般的域场,隔绝了外界,时空仿佛静止,一切没了光彩,原本很细微的滴水声,这一刻显得那么尖锐,直入心扉。

  陈安忽然冲向陆葬,不能再等了,他正在一点点被削弱意志。

  这个域场,有问题!

  看着眼前疲于挣扎的猎物,陆葬突然咧嘴一笑,舌头掉出来……

  前几天,陆葬突破进入因循,更是已经吸收了两个灵技,今天,他来狩猎新的灵技。

  七灵光命种,同时有着更强大灵技的他,尽管尚且比对手少一个灵技,但还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他是杀戮的王者,战斗的神明!

  苍白的脸更显苍白,纤长的手指更显纤长。

  陆葬的手指变得长而骨感,血红的指甲长出,闪着血腥的红芒。

  双方直接打斗在一起,如同沉默的大片,刀光剑影,灵技纵横。

  透过窗户,隔着窗帘,就好像两头狰狞的恶兽在拉锯撕扯,数不清的怪异肢体,夸张而扭曲,如那野蛮洪荒的狂欢……

  仅仅一灵技之差,却没有出现旗鼓相当,你来我往的局面。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

  没错,虐杀!

  陆葬各方面都远超同侪,就算是同样的灵技,在他手中,也远比其他人强的多。

  因为,虽是同种灵技,却不同源。

  后者,是盛开在鲜血和枯骨上的,恶之花。

  陆葬的魂力也不是正常超凡的银白色,而是猩红之色,满是戾气,令人作呕。

  战斗持续了十分钟之久,因为,这是一场……虐杀。

  一边,

  五名学生缩在墙角,涕泗横流,他们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他们最强不过是明觉境超凡,甚至还有普通人,如何能在这种战斗中存活。

  好在,双方都似在有意避开他们,让他们侥幸留得性命。

  另一边,

  七月十三站在战场边缘面无表情的看着,无波无澜。

  既是战斗,就是战场,战场之上,只有生死,陈安没有求饶,他的实力不够,但还有骨气。

  最终,

  陈安趴在地上,在挣扎,在嘶吼,他的皮肤被抓成烂泥,四肢全部断折,甚至左臂已经脱离了躯体,身下,血水横流……

  陆葬停了下来,不再理会陈安,而是看向那五个孩子。

  尚是花季,多好!

  陈安注意到眼前这个魔鬼的目光,逐渐混沌的大脑突然清醒了过来。

  难道……不……不会的,这个组织杀人一般都有目的性,除了……

  除了……

  陆葬将目光从少男少女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七月十三,陈安稍稍安心。

  可是,

  七月十三脸色骤变,木木的脸上罕见的有了表情。

  不!你不能这样,不可以妄造杀戮,他们不会妨碍你的。

  七月十三疯狂的摇头,

  陆葬让他杀了那五名学生。

  看到七月十三不听自己命令,陆葬有些不悦,但又想到了什么,嘴角挤出了一个怪异的弧度。

  笼罩整个包间的领域还没有散去,里面,正上演着奇怪的一幕。

  十分钟后,

  陈安已没了生息。

  陆葬站起身来,盯着七月十三,眼睛中黑色幽光一闪。

  三品灵技——灵傀!

  以自身意志主宰他人意志,操控目标行动。

  不过真觉境的七月十三,实在无力抵抗陆葬的意志掌控。

  这属于她的身体,背叛了她,不受控制的行动起来,手中唐刀挥动,如蝴蝶飞舞,举手投足间,取人性命。

  罪之歌,在吟唱。

  她无心为恶,却铸下了沉重的罪。

  这具娇小的身体之中,七月十三麻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双眼空洞~无神……

  这一刀又一刀,像是无数的慢镜头的播放,鲜血如蔷薇般绽放,深深烙印到她的瞳孔中。

  恶魔的血滴落,侵染着她如雪般洁白的心。

  眼角,好像有泪滑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