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明日殉道者 > 第二十一章 星途陨落
 
  白宋登陆账号,进入个人直播间,屏幕上弹出一大片留言。

  他这个毫无职业道德的家伙,经常一消失就是十天半个月,可苦了他那一批粉丝,独守空房,望眼欲穿,只能在直播间里留言聊表相思。

  “小哥哥,快开播啊。”

  “日常签到查岗。”

  “没有阿白的第二十一天,想他。”

  “阿白,无论你身在何方,心归何处,我都会一直一直等着你!”

  “寒灯纸上梨花雨凉,我等风雪又一年。”

  “牛批!”

  “楼上文化仁。”

  ……

  “散了吧,作者因更新太慢已经去世,走的很痛苦,火化的时候还诈了尸……”

  “打死楼上!”

  “打死楼上!”

  “打死楼上!”

  ……

  白宋的粉丝或许不多,但都很真,他们是一步步看着白宋成长起来的,琴技那是一……大步一大步大劈叉式的提高。

  很有一种自家养的猪飞速长肥长壮的惊喜感。

  姐姐粉、妈妈粉、奶奶粉各种粉的一大批。

  而白宋也值得这么多粉丝的喜欢。

  他在琴之一道上的天赋,可以说是旷古绝今,每每开播,总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如果说秦歌阑的超凡天赋在超凡历史上万古唯一,那么,白宋的古琴天赋绝对也可以称得上古琴诞生以来的执牛耳者。

  他可以很敏锐的感受到曲子中所寄托的情感、意蕴,然后将他们在在自己的琴声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白宋直播的时候,所弹所奏,多为平心静气、颐养精神的曲目。

  琴声很舒服,大多点进直播间的用户都会被吸引,他们或许听不出好赖,但每每听及,如熏风解愠,沉心静气,神闲气定。

  自然喜欢。

  大概浏览了一下大家的留言,心里暖暖的,很贴心,希望今天能给大家一场好的道别演出吧。

  白宋开始准备今天的直播。

  每场直播都可以确定一个主题,白宋思来想去,输入四个大字——江湖再见。

  后面跟着一段寄语,

  未来可期,未来可待,愿岁并谢,与友长兮。

  顾名思义,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直播了。

  可惜一代未来巨星天王,还没升起就要陨落了。

  多愁善感的白宋不禁为音乐界感到难过。

  唉,都怪我太优秀了!

  特别关注的主播一开播都会有推送,因此刚一开播,就有很多人进入了直播间,

  “欢迎阿白回家!”

  “欢迎阿白回家!”

  “欢迎阿白回家!”

  ……

  下面跟了一排,这已经成为了每次白宋开播的惯例了。

  让白宋颇有一种儿行千里母担忧……呸,天涯若比邻之感。

  “大家好,我回来了。”白宋对着镜头笑着说道,轻轻挥手。

  最后一次了,也不赶时间,还是和大家交流一下吧。

  “啊啊啊,阿白说话了,阿白竟然说话了,声音好苏啊,我好喜欢……”

  “嘤嘤嘤~好想抱一只阿白回家,冬天暖脚夏天……侍寝?”

  “抓到一只落单的阿白,让我们悄悄的靠近,搂住就跑!”

  “楼上在想屁吃!”

  “阿白,我宣你!”

  “妈妈,人家恋爱了……”

  “阿白,你准备什么时候出道呀?我们给你宣传!”

  ……

  “管理员白嫖进入直播间。”

  “欢迎大姐头!”

  “欢迎大姐头!”

  “欢迎大姐头!”

  ……

  一条条弹幕飘过。

  看到大姐头这个名号,白宋有点小不爽。

  秦歌阑这个阿白直播间的大姐头,那是踩着他白某人上位的。

  白宋在直播的时候从不说话,高冷的一塌糊涂,一度让他的粉丝以为这是一只高冷男神。

  说话喘气都是小心翼翼的,发个言也要仔细斟琢,生怕惹白宋不高兴。

  直到一个更高冷的女神闯入直播间。

  他白某人辛苦建立起来的形像,崩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白宋正在卧室里直播,秦姐姐当时还不知道他在玩直播,直接推门进来看现场。

  美其名曰关心弟弟。

  任性点曲,各种提问,白宋是陪着笑脸,有求必应,有问必答,乖巧的像个鹌鹑。

  至此,大家都明白了,这家伙根本一点也不高冷,更知道了,秦姐家教森严,威风堂堂,一时间白倒众人推,白宋从高冷男神一落千丈变成了萌宠吉祥物,而秦歌阑,则众望所归的成为了大姐头。

  自此,他直播间的画风,抽象扭曲了,各种段子漫天飞,各种调戏各种嬉弄看的白宋是头皮发麻,但也因此更活跃更有气氛了。

  不过这些都不需要白宋参与,吉祥物不需要说话,只管好看就行。

  经常都是白宋一人独奏,下面大家聊的火热。

  言归正传,

  既然是古琴直播间,当然要弹琴了。

  白宋选了一首《沧海一声笑》,算是契合今天主题。

  荡气回肠,笑傲江湖!

  指尖游移,琴音汩汩而流,气势磅礴,飘逸洒脱。

  一曲之中,凡尘的沧桑无奈、世间纷扰,还有着颔首时的微笑,落寞时的苦笑,激动时的大笑,拈花时的嫣然一笑展现到了极致。

  令人身临其境,如醉如痴,仿佛天地之间,只剩这山高水长,云山苍苍。

  一曲终了,只觉心中烦恼退却,豁然明朗,再细细思量,又觉意犹未尽,江湖未了。

  “听哭了,小哥哥弹的真动听。”

  “我感觉比原唱还好听。”

  “阿白,你这弹的我又想去刷笑傲江湖了,你是他们请来的推销吗/滑稽。”

  “厉害了我的白,我学了好久,也只学会了静音版,你能手把手教教我吗,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就我一个人认为他是假弹吗?”

  “没错,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所以,拖出去祭天吧~”

  ……

  “阿白阿白,嫁给我吧,我要给你生猴子!”

  “楼上痴女走开,我们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

  “国舅所言极是,赐鹤顶红!”

  “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话说,就没有人发现我们的小公主没来吗?”

  弹幕群中突然混进来一个正儿八经的问题,放在这群妖魔鬼怪的对话里,分外惹眼。

  “对啊,小公主呢,以往阿白开播就属她最积极,今天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来?”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白宋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没事的,她没上线是因为今天要来见我。

  好了,不说她了,你们有什么想听的吗,可以和我说,今天支持点歌哦。”

  他们口中的小公主是七月雨下,阿白直播间当之无愧的榜一。

  每次白宋一开播,她几乎都是第一个进入直播间的,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一直拿着手机等着白宋开播。

  她是阿白直播间的第二位管理员,也是唯二的管理员之一。

  “阿白,所以你离家出走是为了见那个小姑娘吗?”

  突然,秦歌阑悠悠飘来一句。

  自带特效的文字在这些弹幕消息中分外清晰,扎眼更扎心。

  白宋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冷意,有什么人,在暗中蛰伏,磨刀霍霍,准备给自己一个无情背刺。

  我只是个没有感情的弹琴机器,我什么都不知道。

  白宋选了一首大家想听的曲子,再次拨弄琴弦。

  白氏定理——只要我不知道,这件事就没发生过。

  可是他那群粉丝却不放过他,疯狂将这件事加黑加粗加特效。

  “吁~离家出走诶,完喽,阿白要被打屁股了,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呀呀呀,你终于还是做出了选择吗?”

  “我们的小公主终于得偿所愿了。”

  “牵手成功!”

  “震惊!某知名男主播竟公然潜规则女粉丝!”

  “厉害了我的白,脚踏两只船!捉奸现场.jpg”

  “过分了,渣白,你明明有我了!”

  “大姐头:回家再收拾你!!!”

  ……

  这群人的发言,总之就是各种不正经,标准的吃瓜群众姿势,唯恐天下不乱。

  白宋一丝不苟的弹奏着,根本不敢抬头看弹幕,生怕忽然看到秦歌阑要杀过来的消息。

  又弹了几曲。

  忽然,白宋感觉身边一阵清凉。

  清风徐来,一红衣女孩站在不远处,自带生人勿近光环。

  她撑着油纸伞,安安静静,如一朵盛开的欧石楠,倔强而孤冷,冲淡了这炎炎天光。

  赫然是和白宋有过两面之缘的空调妹妹。

  “你来啦?”白宋微微一笑,如四月春风拂面,温柔低喃。

  “你……我……”听到白宋的话,小姑娘脸红了,结结巴巴的,生人勿近的孤冷形象全无。

  白宋觉得这姑娘真有趣,反差萌严重,很让人有逗弄她的欲望。

  “我们一起走走吧?”说完不待女孩拒绝,白宋直接向直播间内的观众告退,“好啦,我们的小公主来了,我先下播了,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以后江湖路远,我们有缘再见吧。”

  “阿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啊,为什么忽然停播了?”

  “有劳挂心了,放心,没有遇到困难,只是,小白是一名超凡。”

  这是秦歌阑,白宋走的洒脱,但她还是“多此一举”的出来解释了一下。

  “阿白,愿你在超凡之路上乘风破浪,封狼居胥,最重要,希望你平安。”

  “阿白,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会永远等着你的。”

  “阿白,加油,你是最棒的!”

  “别急着走啊,好歹让我们看看小公主长什么样啊!!!”

  “呜呜呜,妈妈,我失恋了……”

  白宋不再多言,关上直播,收拾好东西,从大石头上跳下,走向空调妹妹。

  希望会是一个好的约会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