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毒妃归来:妖孽皇叔请自重顾思卿祁璟漓 > 第101章 藏宝图
 
盒子还是那个杏黄色绣金盒,那把生了锈的锁仍然未能打开。

顾思卿上前瞥了眼,又垂下眼眸,恭敬道:“皇上,神秘人给民女的正是这个盒子,民女不敢打开,一直这么闲置着,一晃三年过去,锁都生了锈。”

表情算是诚恳,言语之间也没有漏洞,祁皇暂且信了顾思卿的话,指着那锦盒道:

“既然那人愿意把这东西交于你,定然是看中你身上某种能力,这锦盒朕找了专家来都无法打开,你且看看可有法子将之开启?”

顾思卿突然恐慌跪下,面露为难之色,“回陛下,民女有一事不得不向您坦白,这锦盒陪伴民女三年,民女并不是没有好奇过想打开来瞧瞧,可是尝试了各种方式都无法打开,恕民女愚蠢,实在是无能为力。”

顾思卿这么一说再度将祁皇对她身份的怀疑降低不少,坦诚到这个地步,他也没有再怀疑她身份的理由。

反倒是一旁的福公公皱紧了眉头,顾思卿越是这般以“无意”的姿态将她和华长烟撇干净,他心中的猜疑便愈加清晰,毕竟她什么都能找借口糊弄过去,可是漓王殿下对她的感情是无法糊弄的。

“小小一个盒子,竟能为难你三年?”祁皇看着跪着的顾思卿,“朕可是听说过你的小聪明,在朕面前不必如此拘谨。”

顾思卿思索片刻道,“陛下,之前民女摇晃锦盒时并未听到任何声响,论重量也是普通的锦盒重量,民女斗胆猜测里面可能是纸张一类的东西。”

福公公也赞同这一点。

得到祁皇继续说下去的眼神,顾思卿又道,“既然各种打开它的法子都试过且都以失败告终,民女想......直接让重物把它压裂开。”

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祁皇眯眸,气氛登时变得紧张起来,顾思卿连忙解释,“民女鲁莽惯了,这只是民女个人的想法。”

祁皇在气氛最紧张的顶点突然笑出声来,“这法子好,朕怎么没想到,委婉的手段不中用时,粗暴的方式才是最好!来人,叫余统领找大力士来!”

不消片刻余建明便带着一体格强壮的汉子进来,汉子手中还拿着看着比他胸肌还壮的大铁锤。

“陛下,微臣带着人前来报道。”

祁皇一挥手,福公公上前将锦盒递给余建明,指着锦盒道出一个字:“砸。”

余建明也不问为什么,将之摆放在地上,让身后壮汉当着祁皇的面将锦盒砸碎,破碎的木片全数粘在了大铁锤之上,壮汉拿起的时候,福公公面色一变。

“先别动!”

壮汉僵住身子,福公公上前从铁锤底部撕下一张牛皮纸出来。

如顾思卿说的一样,锦盒里的东西是如纸张一般的东西,除了这张牛皮纸再无他物,确信纸张没有含毒粉一类,福公公将之拿起小心翼翼呈给祁皇看。

同时挥手让余建明和壮汉离开,余建明离开之际还看了眼跪着的顾思卿,出了御书房后想了想,转身去了熠王府。

牛皮纸刻画的是路线,全程用的军式用语,看到那熟悉的字迹,祁皇眉目沉了沉。

这图纸,是曾经的华连锋华大将军亲手绘制的路线图!

顾思卿掀眸看到祁皇眉目间的阴郁,内心有些想笑。

什么神秘人给的锦盒都是她编造出来的,图纸是爹爹留给她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藏宝图。

华家征战多年,不管是战俘所供纳的东西还是所到之处百姓们自发赠的东西,爹爹一样都不曾触碰沾染,全部放进一处藏起来,准备等到天下彻底太平时全数上交给朝廷。

甚至路线图都贴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