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为萤火,点亮祖国[快穿] > 第126章 宁可架上药生尘⑤
 
您的订阅不足, 补订一下就可以看后边的啦~  三个室友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

苏宝琴文学好,数学渣得一塌糊涂;罗晓灵是门门都平平,范莉莉比两人要好些, 但也只好一丢丢。

归根到底是因为基础不牢固, 再有一个,身体吃不消, 才学了半个钟头,三人就腰酸背痛, 困得慌。

为了拉小姐妹们一把,风红缨点开系统。

【叮——

目前奖励的令牌:‘勇者’盾牌, ‘巾帼’盾牌

所开发的随身空间抽屉:1

奖品:风油精

目前积分:1000】

随身空间抽屉是她发现玉石棺获得的奖励,风油精是抽屉里自带的东西, 1000积分是这段时间干活攒的。

据系统说, 积分攒到2000, 她可以进行一次抽奖, 东西为以下三样:随身空间抽屉2号,书以及翻倍的积分。

随身抽屉里的风油精取之不竭,拿出三盒, 一人一盒,晚上看书疲乏了就按在太阳穴上。

范莉莉家庭条件要好些, 她考大学的兴致并不高,苏宝琴不一样, 为了摆脱家里的桎梏, 苏宝琴是铆足了劲学。

至于罗晓灵,最近心事重重,连风红缨拿出来的风油精都不稀罕了,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干什么。

风红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下了工,风红缨和苏宝琴自发的去宿舍前的竹林里背书。

“红缨…”苏宝琴被自己气哭了,“三道题错了两道,我好笨啊…”

“哭什么!”

风红缨随手揩掉苏宝琴的泪花,严肃道:“错了就改,记住,哭解决不了问题。”

“喏,你看这道题,题干说得很明白啊…”

风红缨笔划了两下:“算到这一步,你再把背过的公式代进去…”

苏宝琴懵懵点头,数学一环套一环,苏宝琴对这门功课不感兴趣,学起来是有点吃力,风红缨说得口舌都干了,苏宝琴才听懂。

-

学了一个多月后,时间转瞬来到十月半,写了足足几十页草稿的周一山决定辞行。

回报社前,周一山再次找到风红缨,言语间的意思无非是想让风红缨给他一个自己名字的笔迹 ,风红缨笑笑,说之前给的足够。

周一山深深遗憾,认真问风红缨。

“小风同志,挂历的事你真的不愿意?”

风红缨如实说:“不是不愿意,是觉得没必要将我捧那么高。”

周一山这次算是死了心。

“听马支书讲,你爸爸是海军参谋长?军官家的孩子有点傲气我理解,但我着实没见过你这般不想出名的孩子…”

风红缨笑着打断周一山。

“您误会了,我不是不想出名,只是觉得守棺是一件小事。再说了,其他人也参与了,你要是想在挂历上印名字,不如将大家都印上?”

只印她一个人容易招大家嫉妒。

周一山一噎,这肯定不行。

“你接下来想干嘛,走工农兵去上大学?”

“我要去当兵。”

风红缨挺直胸膛,铿锵而言:“当一名海军。”

她不幸魂归水中,那她就从水里爬起来呗。

守护边疆的安宁是她毕生的希望,是她的追求,这个时代是她拼死守卫的大燕朝后代,换言之,同样是她的子民。

为了子民的安危,她想要再次腾飞,去做天上翱翔的雄鹰,俯瞰祖国美好的蓝图,这…不行吗?

“海军?”

周一山咋舌:“当兵辛苦的嘞,你还是个女同志,没点门路你能进部队?哪怕是部队里的文艺兵都难。”

周一山就差没明着说风红缨想当兵,还是要靠家里的帮助。

“这点您放一百个心。”

风红缨面朝北方,正色道:“我敢保证我当兵的路上绝不接受家里的任何帮助,一切靠自己,一切向人民。”

“不错不错。”

周一山眼角褶子笑叠起来,“年轻人就是有骨气,我快五十了,可没你这般有干劲。”

风红缨咧嘴笑:“这您就说错了,您为了新闻事业奔走万里,您肩上的担子也不轻。”

周一山哈哈大笑,手指摇向风红缨点个不停。

一旁的黄代新拍拍风红缨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小风哇,你有当海军的志向,我和老周当然替你高兴,只不过你想不靠你爸爸就当成女兵,说句实话,有点难度。”

又来一个来打击人的。

“老周不止一次跟我说,说你是一个出色的娃,他的眼光果然不错,以后呢,只要你去首都,我和老周必定亲自去火车站接你!”

“谢谢您。”风红缨感动不已。

-

黄代新和周一山离开寿河村前,再次掏钱请拖拉机拖了几车砂砾倒在村中泥地上。

在寿河村的这段时日,乡亲们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还竭力支持他们的工作,他们无以为报,只能在临走前给众位乡亲父老留一条铺满沙子的宽敞大道。

这条路虽短,却是领导寿河村上下走向繁荣,走向现代化的一条康庄大道。

周、黄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给寿河村的东西除开这条砂砾宽马路外,再有就是屹立在河岸边消失了千年的大燕朝古迹。

多年后,寿河村率先响应国家号召,开办古城旅游点。

每每有人问河岸边衣冠冢埋得是哪位古代将军时,不论是村里的大人还是小孩,都会欢快地告诉游客——

“是大燕朝的女将军!姓风,说来也巧,当年发现这尊古墓的知青也姓风…”

游客:“姓风的知青?谁呀?”

开着大奔的村民开怀而笑:“她呀,你绝对听过她的名号…”

-

周一山和黄代新走后,寿河村一时间陷入了宁静。

就在大家以为要接着过小日子时,有人动了埋在高山上的玉石馆。

马支书连夜带着人上山查看,发现棺材大敞,里边的陪葬品不翼而飞。

最重要的是棺材内壁刻有古字,言明陪葬品是大燕朝的玉玺。

消息一出,寿河村的人吓得不轻。

没人告诉他们那棺材里有玉玺啊!!

马支书带着人去山上搜寻时,风红缨直接踹开了宿舍门。

正在收拾东西请假回家探亲的罗晓灵心肝乱颤。

“交出来!”风红缨一声暴呵。

罗晓灵慌得跌落在地,抱着行李包摇头。

“交、交什么?”

风红缨直接上前扯,罗晓灵发了疯的不松手。

“你干什么!这是我的东西,风红缨,你没权利翻我的东西,放手!我叫你放手!”

风红缨冷笑,手指照着罗晓灵的手臂穴道一掰,罗晓灵痛得高呼。

马支书等人闻声赶过来。

推开门,一枚晶莹剔透的碧色玉玺从罗晓灵的行李包里掉了出来。

翻滚了好几下,最终停在风红缨跟前。

望着昔日朝廷玉玺,风红缨莫名红了眼眶。

是谁,到底是谁将这么贵重的东西放进了她的衣冠冢里。

是小皇帝吗?

-

警察将玉玺带走了,一并带走的还有罗晓灵。

盗窃在这个年代可是大罪,罗晓灵被当场逮到压根就不敢反抗,敢拘捕,是可以直接枪毙的。

罗晓灵被警察带走前,冲风红缨放了一堆狠话。

到了这一刻大家才知道,原来在聂明朗身上栽跟头的不止风红缨和范莉莉。

还有面前这个宛若疯狗一样的罗晓灵。

被收监关押时,罗晓灵毅然决然要见聂明朗最后一面。

聂明朗不敢去见疯魔的罗晓灵,马支书叹了口气。

“去看看吧,也许这辈子都看不到了。”

听了这话,聂明朗才答应前往。

-

罗晓灵被抓走后,寿河村真的陷入了安静之中。

然而风红缨心里却烧着一团烈火

她记得很清楚,10月21号这一天,政府会向全国各大媒体公布恢复断层十年之久的高考制度。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第一时间看到这份裹着希望的报纸。

这天天还没亮,风红缨就跑到了村口,伴着清晨微凉的秋风,她拿着课本一边默读,一边翘首以待邮递员的到来。

然而直到天亮堂了,她也没见到邮递员的身影。

“风红缨同志,你搁这等谁呢?”

上工路过此地的孙向荣忍不住问。

孙向荣是知青中年纪最大的,快三十了,工农兵推荐反正轮不到他,知青堆里他最先放弃了读书,至于画画,算兴趣爱好。

这边,踩着二八大杠,穿着绿色军衣的邮递员小哥同一时间出现在村口。

小哥一过来,风红缨脸上立马绽放出大大的笑容。

在寿河村呆的这些时日,她头一次认为有个男人无比的帅气,这个人就是邮递员小哥。

此刻的小哥就像是瑟瑟秋日里的一抹春色,滋润了她干涸良久的心。

小哥大长腿从自行车上一个飞旋跳下,情绪有点激动,自行车还没放稳就去翻信包。

“两位同志,我给你们知青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风红缨单手扶住自行车龙头,闻言眉开眼笑:“是不是国家有大事?”

“你咋知道?”小哥兴奋的不行,快言快语的背诵出报纸上的内容。

“就在昨天,首都《人民日报》就领导人有关教育向全国媒体宣布了一项重大消息,从今年开始,咱们国家的高考正式恢复!”

“什么?!”

孙向荣惊得头发晕,不敢置信地抓着小哥的肩膀使劲地抖。

“这是真的吗?”

风红缨展开报纸,朗声读道:“…为了建设繁荣昌盛的未来,也为了千万读书人的璀璨前途,更为了择优选拔出各类人才,政府决定从此刻起,将会以统一考试的方法,抉择优秀青年进入大学继续学习,商议后,决定今年的考试时间为冬季12月11号……”1

孙向荣一蹦三尺高,原地大声呼唤。

“我们能高考了,我们终于能回城了,我要高考,我要读书——”

声音激昂有力,划破云霄。

远远在村道上的知青们听到动静,先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互相扇了各自一巴掌后,大伙有抱头一起痛哭的。

也有神色恍惚噗通一下晕倒在地的,更有甚者,围着风红缨,将那份宣告恢复高考的新闻读了又读。

两个小姐妹回到宿舍时,脚下软绵绵的,好不真实。

苏宝琴哭得最厉害,也是最痛彻心扉,嘴里一直嚷嚷着要考上大学,要走出重男轻女的家庭。

范莉莉则是又哭又笑,两人发泄过后,纷纷真诚的上前感谢风红缨。

“红缨,你就是咱们宿舍的小福星,这两个月来,多亏你一直在后边鞭策我们读书。”

“对对对。”

范莉莉开心地抹泪。

“说句埋汰话,我之前还怨过你,觉得你是故意在折磨我们,白天上工累得要死,晚上还要听你讲课,我有好几次都想骂你。”

“是我不对,我心胸太狭隘了,我要像你道歉,如果没有你在前边一直督促我坚持,我就算等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又有什么用——”

“是啊,”苏宝琴感慨,“我们没你聪明,要是只给我们四十天的复习时间,我们绝对没把握。”

苏宝琴抱着风红缨的大腿不松手,就差磕头喊风红缨是她的再生父母了。

坐在窗前的风红缨看完报纸后,神色却有些尴尬。

“那什么,我好像复习错书了…”

“什么?!!”

手中握着一柄弯刀。

这刀细得能干什么?

几米远的女村干部见风红缨瘫坐在地把玩镰刀,当即连连叹气,叹完气后哎呦拍大腿。

“你拿着刀发什么呆?生产队的牛都没你会发呆,我的乖乖亲闺女,你的工分不想要啦?你还想不想回城里探亲?”

被这么一提醒,风红缨空洞的眼神倏而聚焦有神。

然而她抿紧嘴只字未言,旋即弯下腰。

手中的镰刀就跟抹了柴油似的,几下风红缨就将一垄玉米杆子砍倒。

紧接着她小心翼翼地将杆子上的玉米棒掰下来,整齐地放进旁边的大竹篓里,动作轻柔,好似对待奇珍异宝。

女村干部怔了下。

马支书和她说,说村里有个女知青在上工这方面的思想觉悟不高,让她多“关照关照”。

如果这名女知青仍不加改正,那就取消她今年过年回城探亲的假期,可能还要记大过。

正琢磨着怎么跟马支书解释这位女知青思想觉悟没问题时,蹲在田埂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将塞满玉米棒的大竹篓背起来的风红缨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玉米棒瞬间滚出背篓。

风红缨懊恼地蹲下身捡玉米。

女村干部小跑两步上前帮着捡。

整理好背篓,风红缨又试了几次,旋即猛地一下沉声吆喝,随后就将大竹篓扛了起来。

南边夏收时节雨水多,此时雨水早已没过膝盖,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

田里不时传来村民栽进浑浊泥水的响亮噗通声,以及脚掌不小心踩到尖锐山石和稻根的哎呦呻吟。

从田埂到坝上临时搭建的遮雨棚这条路上,风红缨收获了无数惊讶和咂舌的目光。

姑娘一具小小的身子,却有着无穷的韧劲,只见她一步一个脚印,愣是在这条路来回穿梭了不下十来次。

天方大亮,村民和知青们皆筋疲力尽地歇在遮雨棚下闲聊。

“风红缨同志呢?”分发红薯早饭的马支书问。

“还在田里。”

“去把她喊来。”

不一会儿,沿途捡了一背篓玉米棒的风红缨淌着泥水走了过来。

接连好几天的骤雨冲垮了山上的河堤,田里的庄稼大伙是能救多少救多少,只这样一来,那些掉落在浑水里的粮食就顾及不上了。

毕竟人力是有限的,包括马支书在内的很多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堆没背回来的粮食被雨水浇烂而无可奈何。

然而这里头有一个人不甘心,那就是风红缨。

这么好的粮食,绝不能浪费一粒一毫!

忽略马支书和大家投过来的异样眼光,风红缨大马金刀地靠坐在沾满黄泥的棚坎上,嘴里用力地嚼着红薯。

真好吃,甜津津的,比大燕朝边疆军营里味同嚼蜡的硬饽饽不知要香多少倍!

垂眸望着巴掌大的甜糯红薯,风红缨胸腔的幸福感瞬间溢出,杏眸随之欢快眯起。

——这应该就是状元爹所说的后世红薯吧。

她对自己穿越到陌生时代是有惊讶,但很快就适应了下来,这主要归功于在大燕朝时她有个来自发达后世的状元爹。

状元爹经常在书房和她畅聊后世的繁荣,那时的她羡慕的眼都红了。

不成想,有朝一日她也有机会来后世观望一番。

只不过这里头的代价太大。

她原先所在的大燕朝主少国疑,奸逆叛臣横行,由她统领的风家军遭亲信出卖,悉数被敌军围剿惨死在古战场。

她这个主帅也没落个好下场,被逼跳江溺水而亡。

等她一睁眼,一个名为系统的玩意说有办法助她杀回大燕朝清君侧、护国佑民。

当然是有条件的,她需要在众多小世界完成相应的任务。

【穿越之路千千万,一为大众喜爱的女配攻略深情男主之路线,二为豪门替身逆袭火葬场之路线,三是最艰辛的,也是难度最高的——为‘万世开太平’的精忠报国之路线,四是——】

“我选三。”风红缨毫不犹豫地开口。

她十五岁女扮男装上阵杀敌,为得就是让身后的百姓安居乐业,不受蛮人欺辱。

十年岁月匆匆而过,此番信仰在她心中从未有过动摇。

她风红缨就是边疆翱翔的老鹰,誓死也要和黎民百姓共进退。

做一代巾帼,做老百姓的肉身神盾,为国之事业努力,纵是赴汤蹈火,她也在所不辞!

一个红薯下肚,有关原身的信息传输完毕。

她和状元爹的穿越有一丢丢不同,状元爹是往千年之前穿越,她则是来到千年后。

原身父亲白手起家,扛枪上过战场,后来腿受伤退了下来,不过在军中仍有挂职。

母亲在城中被服厂车间当主任,然而就是这样的和谐家庭却有一个致命毛病——偏心。

划重点,不是重男轻女那种偏心。

一般来说,父母对膝下子女的偏心,有的时候压根不需要理由。

但原身不受父母喜欢其实有理由,源头出在风妈身上,只这原因藏着深,连风爸都不知道。

原身有一兄一妹。

严谨一点,原身其实是双胞胎,双胎姐姐生下来瘦瘦小小的,出生三天不到就没了。

现在的哥哥是个大孝子,身强力壮,二十岁就在海军陆战部队立了功,目前是军中班长。

原身的小妹妹最受家里宠爱,有先天性心脏病,身子病弱,成年后父母将其安排在部队做接线员的活。

只有原身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老二千里迢迢下放做了知青。

说起来这里头要怪原身,风爸给她安排了工作,就在她妈的被服厂当小工。

可原身嫌累。

没工作只能下乡。

这姑娘只想要个轻松活,比方和妹妹一样,做接线员,没想到作精作怪后,家里直接将她送来当了知青。

原身来到这后一度决绝的和家里断了联系,甚至连最疼爱她的外婆都不理了,以至于后来下场惨淡至极。

在寿河村当知青的这些日子,原身就跟点了火的荆棘一样,见谁就刺两句。

后来,刺猬形女主遇到了一个拔刺的人。

这人就是书中的男主聂明朗,一个大种马。

在男主的花言巧语下,感情史一片空白的小姑娘感动的眼泪汪汪。

男主相貌好,喜欢他的女知青不止原身一个,为了让男主的目光时刻落在自己身上,原身开始步步为营。

原身的优渥家庭是原身的一个闪光点。

原身有点小聪明,为了在这场爱情争夺赛中胜出,原身不惜拉下脸修复和家里的关系,试图让男主觉得和她这种有钱人家的女儿在一起更有前途。

如果两人是双向奔赴的爱情那还好,问题是聂明朗以后的原配并不是原身。

断层十年的高考恢复后,聂明朗一举考上了大学,然后和另外一个女知青双宿双飞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1有关皇甫谧的介绍借鉴了百度百科,可查,特此标注。

心里无男人,扎针自然神。借鉴了网络用语‘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剑谱第一页,忘掉心上人’,文中做了修改,特此标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