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事后心动 > 第85章 番外15
 
照顾小孩儿向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做好这一点, 需要有无限的精力,百倍的耐心,以及宽容的心态。

但总有一些父母会比较幸运。比如对于周叙深来说,以上要求都可以打个对折, 而姜嘉弥则可以在对折的基础上再打对折。

因为女儿满满非常听话省事, 而且对自己的妈妈更多一份天然的依赖与乖巧。

当然, 有时候也不那么乖巧, 只不过这种不省心的时候通常也不需要她操心。

在还不会说话的年纪里,大人通常最怕孩子哭。因为除了“饿了”、“困了”、“睡醒了”、“尿裤子”和“找妈妈”这些理由之外, 很难判断哭闹的具体原因。如果是因为不舒服那就更糟糕了,毕竟仅凭肉眼一般很难判断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除了生病以外, 唯一需要姜嘉弥操心的只有“找妈妈”这一种情况。她只需要把襁褓里那小小的一团抱在怀中, 闻到母亲气味的小家伙就会慢慢停止哭泣。

这一招比任何方法都管用。

“是不是不太公平?”周叙深无奈,假意认真地和她们母女‘计较’,“她忘了是谁半夜起来给她冲奶粉?”

姜嘉弥看了眼自己被满满握住的手指,踮起脚亲了亲他的下巴,笑盈盈地道:“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知道,等她再大一点就能记住你对她的好啦。”

她生完满满之后被照顾得很好, 生活里没有什么烦心事, 身体也仔细调养过, 整个人如同根系浸润过营养液的一株植物, 烂漫与温柔的气质在她身上交织,看上去甜美且生机勃勃。

周叙深亲了亲她的眼睛, 接受了这张空头支票。

抱了一会儿后姜嘉弥说自己手酸,于是他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没想到睡得正香的满满忽然被惊动了,眉毛慢吞吞地皱在一起,小手无意识地在空中握了握。

这是要哭的前兆。

他心里一跳, 手立刻不动了,微微倾身靠近身侧的姜嘉弥,试图让满满闻到她身上的气味,误以为自己仍在妈妈怀里。

然而小家伙并没有这么好骗,对她来说爸爸妈妈的怀抱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她一挥手,断断续续地哭了起来,打算用哭声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满满……”姜嘉弥立刻轻声哄道,还握住了她在半空中挥舞的小手。

哭声一停,滑稽得像突然按下了暂停键。满满咂吧了几下嘴,闭上嘴不哭了,皱起来的眉毛也随即舒展开。

很快,她又乖乖睡了过去。

周叙深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姜嘉弥抬眸,两人四目相对,眼里都带着笑意,默契地没有说话,生怕又把孩子吵醒了。

……

很快,满满到了牙牙学语的年纪。

她第一个学会的词是“妈妈”,第二个是“爸爸”,第三个是自己的名字“满满”。因为这两个字发音和“妈妈”很像,姜嘉弥和周叙深又经常这样叫她,所以都不用他们刻意去教,自然而然地就学会了。

这个小名来自于姜嘉弥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弥,有“满”的意思,所以取了这个含义,希望她一生美满。

满满大名“周知幸”,她出生前几个大人就将名字取好了。作为备用的还有一个男孩的名字,叫作“周沉愈”。

这个名字是周叙深取的,一开始他不肯详细说名字的含义,后来姜嘉弥撒娇缠着他讲,他才终于告诉她。

“沉”对应“深”,有沉迷的意思,“愈”则是取自“弥”这个字的另一个含义:更加。

得知这个名字的深意后,姜嘉弥猜测他一开始不肯告诉自己,可能是因为这样讲出来太过直白和肉麻,而这种肉麻的情话一向不是他的风格。

作为听众和当事人,她也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她很喜欢这个名字。虽然更想要一个女儿,但不得不舍弃这个名字时又觉得很可惜。

可这种事谁又能说得准呢?她想,或许未来还会有用到它的机会?

……

学会几个称呼之后,满满的表达欲开始变得空前旺盛,每天都咿咿呀呀地说着只有自己能听懂的语言。一大段意义不明的音节中不时蹦出“妈妈”、“爸爸”或者“满满”。

随着月份渐长,她会的称呼和词汇慢慢多了起来,开始用“饿”、“饭”这类字眼来表明自己的想法与需求。

再大一点的时候,她开始掌握一些短句。

这个时期最头疼的是周叙深,因为小家伙很喜欢和他“吵架”。

其实他很乐意陪她“吵”,毕竟在这个家里他已经成了耐心与好脾气的代名词,而且这样一来一往不仅能锻炼孩子的说话能力,还可以锻炼逻辑思维。

但是……

满满的词汇量实在太有限,一着急还容易想不起来,再加上小孩子对咬字发音的控制力偏弱,所以她很难坚持“吵”到最后。

每次父女俩一开始都说得好好的,她吐字也很有力量,气势很足,结果从某个字开始就突然开始崩盘,仿佛切换成了某种神秘语言。

明明每个字都是中文发音,但合在一起就是让人根本听不懂。

就比如现在。

“爸爸!不吃这个!”满满坐在儿童椅上,拿勺子指着自己的碗。

周叙深蹲下身来,手肘撑在腿上平视着她,“不吃什么?”

“青菜。”

“不可以。”他好整以暇,“记不记得昨天妈妈跟你说过什么?”

满满眨了眨眼睛,这神态和姜嘉弥准备装无辜耍赖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爸爸,是芹菜,不是青菜。”她没回答记不记得,只否认刚才自己说过的话。

“你说的是‘青菜’,爸爸听清楚了。”

“不是的,错了,是芹菜。”

“一个是芹,一个是青。就算是芹菜也要吃,不能挑食。”

qin和qing两个字音来回切换了太多次,满满有点昏了头,不知道是这个词本身就记得不牢还是发声器官配合失控,最后她脆生生地说:“你枉枉我。”

周叙深笑了,“是‘冤枉’。”

“我是不说枉枉你青菜吃好……”满满急了,词组顺序开始混乱,字正腔圆的发音也逐渐变得含糊起来。她用手指比比划划,一个人说得很认真很投入。

他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耐心地等她把自己的长篇大论给发表完,默默思忖着在没听懂内容的情况下,一会儿该怎么接她的话。

好在姜嘉弥这时闻声赶来,解了他的围。

“妈妈!”满满清脆地喊道。

姜嘉弥看着她碗碟里剩了大半的青菜,以及旁边一脸无奈与好笑的周叙深,立刻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满满怎么还没吃完饭?”她手撑着双膝,温柔地弯下腰,“赶快把青菜吃完,作为奖励,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呀?”

身侧的男人站了起来,手温和地落在她后背上,片刻后又替她把滑落的发丝拢到脑后。

“要新的!”

“好,我们讲新故事。”

听她这么说,满满终于肯继续吃剩下的青菜。

姜嘉弥转过头,有些得意地朝周叙深眨了眨眼,看得他哑然失笑。

“你一会儿忙吗?”她忽然问。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问她:“怎么了?”

“今天天气这么好,你要是不忙工作,我们可以跟满满一起去花园里晒晒太阳。”

“没什么必须要今天处理的,可以先放一放。”

闻言,姜嘉弥高高兴兴地挽住他的手臂,头亲昵地靠在他肩上,撒着娇感慨道:“最近都好累哦,这两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周叙深抬手捏了捏她的耳朵,又顺势握着她的手递到唇边亲了一下。

亲完后手还没放下去,他不经意地一抬眸,恰好看到满满一边往嘴里塞着蔬菜,一边睁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们。

一大一小四目相对,小家伙立刻笑得露出小小两排牙齿。

古灵精怪。他无声笑了笑。

等满满吃完蔬菜,一家三口便拿着张婶准备好的水果点心去了花园。

最近温度正好,不冷不热,哪怕是午后阳光也不刺眼,只是将草地晒出了干燥的暖意,正好可以让满满在上面跑着玩儿。

不过在户外运动开始之前,她要先听故事。

这件事看似很简单,实际却不是谁都能胜任的。

对满满来说,只有“妈妈讲故事”才能算得上是极具诱惑力的条件,因为唯独妈妈才有将旧故事改编得天马行空、可爱动人的能力。

至于爸爸就只有声音好听这一个优点,照着故事念的时候太过正经,一点都不生动有趣。

听完故事,满满抱着摇摇晃晃地跑远了。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姜嘉弥刚从那抹小小的背影上收回视线,回过头就看见周叙深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他摇摇头,又笑了。

“你脑子里总有这么多可爱的想法。”

哪怕现在年岁渐长,成为妻子和母亲,那些存在于她身上的浪漫特质也始终未曾变过。她就像一颗糖,不管放进哪杯水里,都能融化出无法忽略的甜意。

得到夸奖,姜嘉弥笑盈盈地托着下巴,歪着头一言不发地望着他。

周叙深忽然问道:“有没有想过把这些故事写下来?”

“写下来?”她愣住。

“嗯。写下来,让其他孩子也能看到。”

“你认真的?可那些故事都是我随便编着玩儿的,只是为了哄一哄满满。”

“但她好像不这么认为。”他握着她的手,温和道,“每次跟别人提起你很会讲故事的时候,她都很骄傲。所以我想,如果你的故事能让更多孩子喜欢,她肯定也会很开心。”

她盯着他修长的手指,认真听他说完后,又抬眸看着他的眼睛,“我是她妈妈,她肯定觉得我什么都好。”

周叙深挑眉,似笑非笑,“我是她爸爸,但她不止一次嫌弃我讲故事难听。”

姜嘉弥蓦地笑出了声。

“小弥,”他又道,“就算你不相信满满,至少也该相信我的眼光。”

“……你真的觉得我能行?”

“当然,我相信你。我们可以先试一试。”

他不想让她错过自己身上的闪光点。

姜嘉弥被他说得有点心动了。

小时候她很喜欢各式各样的故事与童话,长大以后也时常钟情于那些改编的电影,但还从没想过亲笔去创造它们。现在意识到这种可能之后,她忽然就抑制不住地心动起来。

而且他说的不是“你”,是“我们”。这代表他会支持她,做她的后盾。

“我想试试。”下定决心后,她兴奋地抱住他的手臂,仰起脸双眼发亮,“反正也要给满满讲故事,我就当作是把这些故事顺便记下来好了,不管结果怎么样,等她长大以后这些东西都是很有意义的纪念品。”

她的神态和语气太有感染力,周叙深心底蓦地涌现出难以言喻的愉悦与满足。

他捧着她的脸,低下头,吻落在她的眼睛上。

姜嘉弥闭着眼,眼睫微微颤动,等他退开之后才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角作为回应,而他又礼尚往来地再亲了一下她的鼻尖。

一来一回,唇齿蓦然相贴,和午后的暖风纠缠在一起。

忽然,他低笑一声,“……满满在偷看。”

她一愣,红着脸栽倒在他怀里,脸颊贴着他温热结实的胸膛,理直气壮地做起了鸵鸟,把难招架的小家伙留给他应付。

周叙深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抬眸看着不远处的满满,竖起食指后轻轻抵住唇,做出噤声的手势。

英俊的轮廓被岁月磨砺得越发深刻明晰,眼神却格外温和。

满满夸张地用两只手捂住嘴巴。圆圆的眼睛明明不像他,笑起来时眼尾的笑弧却和他如出一辙。

接着她笑嘻嘻地跑开了,小小的身影在绿草地上摇摇晃晃。

……

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阳光明媚,万物都笼罩在春光里。

但所有童话故事的开头与结尾,似乎都发生在这样一个幸福又平静的时刻。

//

·尾声·

这一年是淮大百年校庆,仪式办得格外隆重。

经管学院的学生们格外兴奋。

每一届学生们都知道经管系有两位成就斐然的校友,也听说过有关他们的一段佳话——一位是知名的企业家,另一位也从商,只不过同时还是知名的儿童文学畅销作家,如今家喻户晓的一些动画影片都改编自她的作品。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曾经学校里的前后辈,在八年前恋爱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

学院里的老师都说他们很般配。

而这一次百年校庆,他们会一起出席一场交流分享会。官网的票被一抢而空,连一些媒体都嗅到了风声,开始做跟踪报道。

交流会当天,有记者提前架着摄像机和话筒在门口蹲守。

然而他们却迟迟没有等到想见的人。

没人知道这两位关键人物早已从另一道门悄悄进校,此刻正牵着一个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站在思归湖边,拍下了一张四个人的合影。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到这里就结束啦!本文出版进度及完结抽奖可关注微博荔雾

写到最后有一点点怅然若失,但属于小弥和周总的故事并没有真正结束~

希望这个故事能给大家带来一点温暖:d

如果有全订的小天使,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完结好评;-)

下本见啦!(下本开《戏欲》,计划全文存稿)

ps:

小弥和20岁周总谈恋爱的番外最终决定不放这里了,因为有的读者不太感兴趣,所以未来考虑写成短番外或者段子放微博哦

感谢在2021-11-03 23:49:20~2021-11-04 21:2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边伯贤的bb、开心果没开口不开心、4751186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怡宝 66瓶;48593084 12瓶;王一博的圈外女友、妥妥子 10瓶;咻啪、l1n、阿晚 5瓶;夜雨寄北欧 2瓶;拖拖、喜欢高数的m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