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9章 第 9 章
 
暧昧照片的风波在网红的解释声明和辰郁官博发出来的监控时间对比中落幕,并没有给周砚悯和秦漫造成很大的困扰。

倒是另外一件事,让秦漫皱起了眉头。

回家途中,温施雯汇报明天的行程安排中提到明晚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她这恍惚想起来,这是周父让她和周砚悯参加的那个慈善晚会,而她这段时间因为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把晚会忘,礼服也没有准备。

订做肯定是来不及,她只能让温施雯随便帮她准备一件,应应急。

温施雯应了一声“好”又开始拿着平板汇报其他行程。一直到车子平稳停在家门口才结束。

屋内已经有了灯光。秦漫还以为是王姨见她没回来担心她吃不上热饭就没走。谁知道,一进屋看到的却是坐在客厅的周砚悯。

周砚悯听到响动,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口说道:“回来了埃你今天加班?王姨做完饭就走了,我去热热。”

说着,就往餐桌走去。

秦漫微怔。

没想到周砚悯会在家,更没想到的是周砚悯会等她一起用晚餐。

开放式厨房那边传来油烟机的声响,扑鼻的香味,还有厨房里颠着勺的周砚悯,这让秦漫有一种她是真的在和周砚悯过日子的感觉。

大约是秦漫目光太炙热,周砚悯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还站在原地,笑着打趣道:“愣着干什么,洗手,吃饭了。”

“恩。”秦漫把包和文件随手放在沙发上,朝厨房走去。

菜是家常小菜,两人也不是多话的人,吃饭的时候只是会偶尔谈论几句关于公司上的事。但不知是不是灯光的作用,在它的衬托下,把这顿晚餐显得格外地温馨。

秦漫本以为今天最意外的惊喜就是和周砚悯共进晚餐,但周砚悯又一次带来了意外。

用过晚餐后,周砚悯就先回了卧室,秦漫把碗筷放进洗碗机里,正准备给自己泡杯蜂蜜柚子茶放松的时候就看到周砚悯拿着两个礼物盒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看到周砚悯径直往沙发走去,期间还对她抬了抬下巴:“过来。”

秦漫放弃了那杯柠檬柚子茶,洗了手往沙发走去。

隔着周砚悯一米的距离坐下。

周砚悯像是对于秦漫离他的距离不满意,主动朝秦漫挪了挪,缩小两人之间的间隔后,把两个礼盒一起递给她。

言语间还带着些许兴奋:“拆开看看。”

秦漫眉头微微上扬。

她没想到周砚悯会给她准备礼物。

在周砚悯的注视下,她拆开了礼物盒。

当她拆开最上方发礼物盒,发现里面是一双细高跟鞋的时候,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周砚悯会突然送她高跟鞋。

直到拆到第二个礼物盒,看到里面装的是一条红色吊带裙时,她才反应过来,周砚悯的礼物是在为明天的宴会做准备。

像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周砚悯开口道:“怕你时间太忙来不及准备,特意准备了一份。”

“如果你不喜欢……”他顿了一下,然后笑道:“那也只能委屈你将就一下。”

秦漫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更何况周砚悯送的这份礼刚合适。她刚看过了,高跟鞋是她的码数,想必裙子也不会不合身。

“谢谢,我很喜欢。”她郑重地把礼盒盖上,抱在怀里。

周砚悯听到秦漫这样说明显松了一口气,靠在沙发后面,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那就好。”

“什么?”周砚悯的声音实在太小,秦漫没太听清。

“没什么。我说让你明天别加班,早点回家,我给你安排了造型师。”周砚悯随意的说道。

秦漫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她没想到周砚悯会连造型师这种事也帮她安排好了。

周砚悯好像远比她想象中还要细心。

秦漫是带了文件回家处理的,没在沙发上坐一会儿就抱着文件还有两个礼物盒回了自己卧室。

回房间后,她也没急着处理文件,第一件事是把那条红色吊带裙拿出来,挂进了衣柜里。

就在这个时候,温施雯的电话打了进来。

“秦总,礼服我已经买到了,现在是给你送过来吗?”

秦漫指尖在吊带裙上滑过,声音带着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不用,已经有礼服了。礼服换成你的号,就当做这个月的奖金。辛苦你跑一趟。”

温施雯跟着秦漫有一段时间,从秦漫的声音里听出她心情不错。于是,她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那秦总,我能把礼服的钱折算成现金吗?”

意料之中,秦漫同意了。

“谢谢秦总。”温施雯又多说了好些彩虹屁才把电话挂掉。

-

翌日,秦漫想起和周砚悯的约定,提前了半个小时就下班回家。

造型师在楼上帮秦漫设计发型和化妆,周砚悯在楼下等待。

一个小时候后,造型师下楼提着自己的化妆箱和周砚悯告别,秦漫却迟迟没有下楼。

周砚悯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机,心却早就飘到了楼上。

半响,楼梯口终于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他下意识抬头向楼梯口望去,与秦漫四目相对。

那一刻,他呼吸一滞,就连心跳也停了一拍。

接着,他看到秦漫微微提着裙摆,下着楼梯向他走来。

他没告诉秦漫,当他看到那条裙子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条裙子会很适合她。但没想到真实看见秦漫换伤裙子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会这么惊艳,根本让人挪不开目光。

红色v领吊带裙很好的把秦漫锁骨凸显出来,秦漫那一双白净的长腿在高开叉的设计下更显优势。为了搭配这次的服装,造型师特意给秦漫卷了大波浪和红唇。

周砚悯舌尖抵着后槽牙,生出一丝后悔。

这样的秦漫太美,美得太招摇,让他根本不想把这样的秦漫给任何人看。

尽管这样想着,他还是率先站起身,走到楼梯口旁向秦漫伸出手。

秦漫顿了一下,把手交给周砚悯。接着周砚悯的力下完最后一节楼梯。

下完楼梯后,秦漫便撤开了手,可刚抬起来2cm的位置,周砚悯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秦漫偏头看向周砚悯,正好对上他的眼神。

幽深,深邃,还有猎人望向猎物才会露出来的侵略感。

在他的目光下,秦漫生出一丝不自在。

不过这种感觉没有表现很久,周砚悯便笑了一下,就好像刚才看到的眼神不过是她的错觉。

周砚悯自然地带着秦漫的手挽上自己的手臂,声音轻飘飘地说:“走吧,秦太太。”

-

这次慈善晚会的主办人王老也是商场的大鳄,只是后来因为他妻子因病去世后,便退了下来,没再关心生意场上的事,反而一心扑进了慈善行业。

这次慈善晚会据说拍卖的也是他之前收集的一些珍品。

因为王老和周砚悯父亲关系熟络的缘故,拍卖会定在了周家旗下的一家酒店。

从家里到酒店的距离不远,更何况车上暖气合适,秦漫虽然只穿了一条吊带并没有觉得寒冷,反倒是周砚悯一连几次问了秦漫“冷不冷。”

“还好,酒店有暖气。”下车后,秦漫自然地挽上周砚悯的胳膊。

周砚悯偏头看了一眼秦漫,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从进入拍卖会后,几乎就没让秦漫远离他一步,大有一种要随时带着秦漫的感觉。

来参加晚会的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相互之间基本都认识。一群人也都见过周砚悯和秦漫。只是秦漫平时都是盘着头发配着西装,一副干练的模样,这样的装扮却很少有人见过,导致一些人根本没认出她来。

有几位富家千便盯着远处秦漫和周砚悯的背影开始探讨起来。

“哎,周总带的女伴是哪个小明星啊?我怎么没见过?”

“谁知道埃估计是哪个不红的新人吧。”

“周砚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带着别的女人来参加晚会,也不怕秦漫知道啊?”

“嗐,商业结婚嘛,知道又能怎样。你看上次那个新闻不也一会儿就下去了。不过我倒是好奇,今儿秦漫会不会来。要是看到自己老公挽着其他女人,她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人说着,还四处张望了一下,一脸看戏的表情。

不远处的杨云柠也将这些人的话听了进去。

上次在会所的时候,虽然周砚悯没有把她带走,但另外一个富家子弟看上她。

这次她也是跟着那个富二代才进来的。进来后,那个富二代忙着结交大人物没空理她,她就自己四处转转,没想到正好看着周砚悯带着他女伴进来,还听到这样一段话。

她忽然的想到了周砚悯在说他太太时的表情,温柔,带着爱意,不像是装的。

她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也许,周总不会和她太太离婚。”

杨云柠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几人挨着近,几位富家千金还是听到了她的声音。

刚才看戏的那位富家千金上下扫了一眼她,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发现不认识这人后,语气充满了不屑:“哪儿来的野丫头,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扫兴。”

杨云柠知道来参加这次晚会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敢惹麻烦,被嘲讽了,也只能红着脸离开。

-

这边,在别人都在猜测秦漫的身份的时候,周砚悯直接带着秦漫和这次主办人王老见了面。

“王叔,好久不见。”

王老年龄和周父年纪差不多,再加上父辈的关系,周砚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叫王总。

王老笑呵呵地拍了拍周砚悯:“好好。前段时间我收了几瓶好酒,有时间来家里聚聚。”

“好。”周砚悯顺势介绍了秦漫:“这是我妻子——秦漫。”

王老望着秦漫,点了点头:“我知道,科西那个项目就是秦氏完成的,很完美。”

“王总过誉了。”秦漫道。

王老见秦漫不卑不亢,心生好感,不免多了提携的心思:“你和小周结婚了,那你也和他一样叫我王叔就好,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别客气。我得去招待其他客人,你们自便。”

说罢,王老又端着酒杯去别处应酬。

秦漫眉心一跳,王老虽然已经退休,但人脉关系却不少。如果能和王老交好,以后自然会省去不少麻烦事。忽然明白周砚悯带她过来真正的含义。

想到这儿,她偏头看了一眼周砚悯。

周砚悯大大方方与她对视,眼神里告诉她“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这种直白的眼神,让秦漫心跳快了一拍。

她忽然觉得酒店的暖气有些热,便下意识松开了周砚悯的胳膊。然而就这一个动作,周砚悯却立马偏过头看向她,就好像她做了什么错事一般。

“你要去哪儿?”周砚悯警惕的问道。

不怪他谨慎,只是从一进晚会,他就看到了好些男人的目光直直得朝秦漫望了过去。

秦漫没想到周砚悯反应会这么大,抿了一些嘴唇,说:“卫生间,你也要去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今天周砚悯似乎有点黏她。

周砚悯沉默了一会儿:“那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秦漫点头,朝卫生间走去。

-

为了方便女士补妆,洗手池那儿有一块大玻璃镜。除了最常规的洗手液、纸巾,酒店甚至还贴心的准备了护手霜和香水小样。

秦漫刚才喝香槟的时候,口红有些掉了,正对着镜子补口红的时候,却看到旁边一个女人一直盯着她看。

她淡定地补完口红又洗了洗手,扯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一系列动作完成,那女人还没离开,还时不时的偷偷望向她。

她把纸巾揉了揉,扔进洗手台旁边的垃圾桶,望向女人:“有事?”

杨云柠没想到偷看被发现,有些不好意思。但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和周总什么关系?”

秦漫眉头微挑,仔细看一眼杨云柠,这才想起来这是那天和周砚悯闹绯闻的那个女人。

杨云柠还在继续问:“你知道周总结婚了吗?”

秦漫觉得这话很熟悉。不久前,她还问过一个试图挤掉她的人。没想到现在反过来有人这样问她。

“知道。”

“你知道怎么还还和周总在一起。这是小三1杨云柠瞪大了眼睛。

随即,她想到什么,又问:“你是不是也缺钱啊?”

秦漫头一次被自己丈夫的绯闻对象劝不要当小三,有些好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要没记错前段时间和周砚悯闹绯闻的也是你吧?”

杨云柠立马摇头:“我们什么都没发生。当时周总知道我是锦高的才跟我说了两句话,其他什么都没有。”

“你也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如果你也缺钱的话,我可以帮你。我现在跟着章少也认识不少人。下次有聚会的时候我叫上你,你别和周总纠缠到一起了。当小三终归是不好的。”

秦漫没想到杨云柠会在不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给她解释,深深看了两眼杨云柠,然后点点头,朝外面走去:“好。我知道了。”

“哎,你别走呀。我跟你说认真的,你考虑一下。”杨云柠见秦漫越过她就走,在后面叫道。

“下次劝人之前我希望你能好好打探那人的所有信息。”秦漫回头,表情淡淡:“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秦漫。”

杨云柠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告诉她名字的干嘛。

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秦漫已经出了卫生间。

刚才那群人说周总的妻子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秦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