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12章 第 12 章
 
路翼听到周砚悯的话先是愣了两秒,然后一脸错愕,不可思议地望向秦漫。

“学、姐、夫?”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嗯哼。”周砚悯挑眉,笑呵呵的应下这个称呼。

秦漫用手肘撞了撞周砚悯,示意他这个话题适可而止。偏偏周砚悯像是不懂她的意思一般,无辜地回望着她。

路翼目光扫过秦漫和周砚悯,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在娱乐圈打拼这么多年,路翼也算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看向秦漫,语气和刚才没有半分差别:“学姐,这位是?”

路翼毕竟是明星,站在门口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望了过来。秦漫扫了一眼四周,说:“这里人多,我们先进去吧。”

路翼点头。周砚悯则亲昵地揽着秦漫往里走。

这家私房菜很有名,装扮也是古色古香的设计。一进餐厅就能看到有一座小桥。

秦漫是常客,来的时候也订了包厢,穿着旗袍的服务员一直引领着他们去包厢。

期间,周砚悯时不时和秦漫说上几句话,就好像这顿饭本来就约好是他们三人一样,惹得路翼看了他好几眼。

落座后,秦漫坐在中间,左手边坐着路翼,右手边坐着周砚悯。服务员先是把ipad递给秦漫,然后又为他们倒了水才离开包厢。

服务员离开后,路翼也没再继续戴着口罩和鸭舌帽,顺手放在了一旁。

为了尽地主之谊,秦漫顺手把ipad递给路翼,让他点单。

路翼又原封不动地把ipad推了回去,嘴角还带着他招牌的笑容:“学姐,我不挑的。点你喜欢的就好。”

倒是周砚悯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从秦漫手里把ipad接了过去,期间还有意无意地用食指滑过了秦漫手背。

“我来吧。”

周砚悯点单很快,点完就放在了一旁,秦漫顺势扫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都是她喜欢的。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她听到右边传来周砚悯的声音:“别看了,都是你喜欢的。”

她下意识抬眸与周砚悯对视了一眼,然后移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地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小口。

路翼目光在秦漫和周砚悯身上扫了几眼,最后没忍住,对秦漫问道:“学姐,这位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不等秦漫回答,周砚悯率先开口。

说着,他又动作自然地接过桌上的茶壶帮秦漫重新倒了一杯茶水。

路翼听到周砚悯的回答,明显松了一口气。

然而没等他彻底放松下来,周砚悯又凭借一句话把他心跳提到了嗓子眼。

“是老公。”周砚悯道。

路翼这次再也顾不得表情管理,望着秦漫,一脸的惊讶。想要从秦漫嘴里听到否认的话。

事实却相反。

秦漫虽然也很诧异,路翼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还是点了点头,肯定了周砚悯的话。

“是。”

路翼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失态,抓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两口,扯了一个僵硬的笑,问:“学姐,你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啊?我怎么没听去表姐说起过?”

秦漫看了一眼周砚悯,说:“我们结婚急,没邀请亲戚朋友,只是双方简单吃了个饭。”

“这样埃”路翼声音很低,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从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秦漫,但当时他知道秦漫只是把他当朋友的弟弟照顾,便一直没敢开口。

后面机缘巧合他进了娱乐圈,却还是对秦漫念念不忘,但又不敢过分打扰。这次说是来感谢秦漫,实则是为了见她一面,却没想到秦漫已经结婚。

这顿饭,路翼吃得很不是滋味,上了什么菜他都不知道。秦漫和周砚悯倒是没有受影响。特别是周砚悯,一个劲儿地给秦漫夹菜,在路翼面前扮演着好丈夫的角色。

饭局结束后,秦漫和路翼本来都打算抢着买单,却没想到店员告诉他们,已经买过单了。

秦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砚悯。她想起来,周砚悯中途出去一趟,说去洗手间,想必是那个时候便已经买好了单。

路翼轻飘飘扫了一眼周砚悯,却笑着对秦漫说道:“麻烦学姐了。本来说好请你吃饭,结果让你们破费了。”

“来者是客,再则你也叫了我一声学姐夫,怎么能也不能让你请客。”周砚悯嘴唇轻勾。

路翼的脸上的笑容凝固。

不愉快的结账风波因为路翼的经纪人来接他去赶通告而结束。周砚悯则跟着秦漫回了她的办公室。

这个点正好是午休时间,温施雯和其他几个助理都不在。秦漫便亲自给周砚悯泡了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等着他说这次来的目的。

周氏和秦氏方向相反,她不信周砚悯大中午的过来真的只是巧合。

“谢谢。”周砚悯喝了一小口咖啡,夸奖道:“咖啡不错。”

他慵懒地靠在后座上,慢慢品着咖啡,给人一种,他这一趟过来只是为了讨一杯咖啡的错觉。

周砚悯不说他来的目的,秦漫也不心急,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两人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无声的战斗。

聪明人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周砚悯也很喜欢这个时候秦漫。敏锐,机智。

最终还是他先败下阵来。

他离开了靠背,把咖啡放在桌上,再无刚才懒散的模样:“周氏要开发城北的那块地,需要合作伙伴。合作吗?秦总。”

秦漫没有第一时间答应,盯着周砚悯看了片刻,才问:“你有什么目的?”

以周氏现在的情况,不缺流动资金也不缺人脉,她想不通周砚悯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和她合作。

周砚悯垂眸笑了一下:“你不是看中那块地很久了吗?我以为我说合作,你会立马同意。”

“谈谈你的要求。”秦漫没有上套。握着手里的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周砚悯舌尖抵着左腮有些无奈。

秦漫哪儿都聪明,就是对□□这一方面不通,看不出他的意图。因此,他也不敢太冒进,只能慢慢试探。

想了想,他拿出应对那些老股东的托词:“我们需要一批技术人员。还有你也知道我刚回来,批文可能需要你从中协调。与其便宜外人,不如与自家人合作,你说呢?”

秦漫听到“自家人”三个字的时候,手一顿,笔差点从她手上滑下去。

不可否认,她很喜欢周砚悯说的这三个字。

她装作思考的模样,沉吟了片刻,说:“好。具体合作文件我会带律师去周氏亲自谈。”

“行。”

正事聊完了,周砚悯也没急着走,手指在杯腹上摩挲,慢慢和秦漫套话:“你和你那学弟什么关系?”

秦漫淡淡道:“你也说了是学弟。”

周砚悯漫不经心道:“我看他对你恐怕不只是把你当学姐,还想发展其他关系吧。”

秦漫想反驳,但回想了一下今天路翼的那些奇怪反应,没再说话。垂眸,转动着笔,若有所思。

路翼今天的确太反常了。

从周砚悯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秦漫垂下的睫毛在轻轻颤动。看得他心痒痒。

秦漫虽然不知道路翼是什么意思,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私下不会和他再有来往。

她理清头绪后,一抬头,发现周砚悯喝完了咖啡,还稳当当地坐在位置上,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下意识问道:“还有事?”

“有。”

周砚悯目光从秦漫的睫毛到她正在转笔的手。

秦漫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次遇到难题,需要思考的时候总会转笔,他没想到到现在这个习惯还没有改掉。

这样看去,秦漫的手也很漂亮。因为工作的原因,她没有涂指甲油,指甲也修剪得很短,但手指白泽,修长,莫名让人觉得干净,想把玩。

最主要的是,无名指的位置是空的。

“你说。”察觉到周砚悯的视线,秦漫有些不自在地把笔放下,双手交握在桌前,等着周砚悯的下文。

周砚悯抬眸,望着秦漫,目光幽深:“有空吗?一起去买对婚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