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二天一早,周砚悯便联系助理过来帮着他搬行李。

尽管助理可以放轻了脚步,但上上下下收拾东西,难免会发出声音。再加上秦漫这些年早就有了生物钟,被吵醒后也没打算接着睡,披了一件睡衣就打算下楼。

却没想到刚打开卧室门,就看到倚靠在对面门边抽烟的周砚悯。

周砚悯看到秦漫也楞了一下,然后快速把烟掐灭。

“吵到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秦漫的错觉,周砚悯的声音有些嘶哑,眼下的黑眼圈也有点重,像是一整晚没睡。

“没有。”她也只扫了一眼便没再继续盯着周砚悯看。

周砚悯点了点头,还想说点什么,那边就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人还未到,声音先传了过来。

“周总,行李已经收拾好,您”助理气喘吁吁地跑上楼,话说到一半,忽然看到秦漫,立马停了话语。

他嘴唇张了张不知道是该叫“夫人”还是“秦总”。好在秦漫也不在意,听到他说行李收拾好后,朝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对周砚悯说了一句“一路顺风”就施施然地绕过他们,下了楼。

周砚悯脸色阴沉地扫了一眼助理,什么话都没说也跟在秦漫后面下了楼。

他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秦漫在厨房热牛奶。

想了想,他还是走了过去。盯着秦漫的后脑勺说:“离婚协议我会尽快让助理准备。”

“好。”

周砚悯等了片刻也没等来秦漫的回头,便顶着一张“人人欠了我五百万”的脸朝外走去。

没过一会儿,便传来车子离开的轰鸣声。

秦漫盯着面前的牛奶没有回头。

一直到面前的牛奶沸腾,溢了出来,洒到外面的灶台,发出“呲呲呲”的声音,她才像是回过神一般,连忙去关火把奶锅端开。

一时没注意,滚烫的牛奶洒了出来,落在秦漫的手背上,立马红了一片。

她不敢耽误,立马打开水龙头,把手放在凉水下冲洗。

一直到手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才让秦漫明白,她做不到表面上那样冷静。

-

秦漫回老宅的时候,老爷子和秦瑾难得的都在客厅。

昨晚她和周砚悯谈妥后,就给老爷子打了电话,说她和周砚悯过不了几天会离婚。老爷子到底是经历过不少事,骤然听到她要离婚的消息也没有表现得太惊讶,沉默了两秒,让她明天回家再说。

她和周砚悯从结婚开始就绑在一条船上,利益和风险并存。她知道离婚也不只嘴上说着这么简单。所以做好了接受老爷子和秦瑾的盘问,但她想象中的情节并没有发生。

老爷子杵着拐杖笑呵呵一脸慈爱地望着她:“漫漫回来了埃”

秦瑾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坐。森森今天幼儿园有活动,你大嫂去接了,估计快回来。森森昨天晚上知道你要回来,高兴得都不想去上课,就想等你回家。最后还是被语柔赶着去的。”

秦漫嘴唇轻轻勾了一下。老爷子和秦瑾的话让她觉得她这趟回家不是为了离婚的事,而是单纯的回家。

“爷爷,哥。我”秦漫上前,坐在了老爷子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老爷子怜爱地拍了拍秦漫肩膀:“傻孩子,你要是过得不开心就离吧。”

虽然秦漫在他面前一直装得和周砚悯相处很好,但他也不是老糊涂了,不可能一点也没听到外面那些人说了什么。只是秦漫不说,他也就跟着装糊涂。

更何况联姻的家庭,又有几个是真心相爱的。知道两人要离婚后,他也不在乎商场上的利益,只是怕自家孙女儿难过。

“我秦瑾的妹妹想挑什么样的人没有,是周家那小子不知好歹。”秦瑾见缝插针的说道。

秦漫心里涌过一丝暖意。

她忽然觉得爱情也没那么重要。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因为年幼,还带着一丝奶声奶气,听起来声音都是甜的。

“姑姑,姑姑。”

秦漫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踩着小皮鞋“咚咚咚”地跑过来,一把载到她怀里。

秦森扑在秦漫怀里,嘴角带着笑:“姑姑,你有没有想我啊?”

正值这个年龄的小孩儿,说话都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很难让人招架。以至于秦漫和他说话时,语气总会温柔不少。

“有。”秦漫顺势把秦森抱起来,坐到自己大腿上,然后对后面盘着头发,穿着卡其色外套缓缓而来的女人叫道:“大嫂。”

柯语柔友好地对秦漫笑了一下。

柯语柔人如其名,看上去小家碧玉,说话也温温柔柔。

“上次家宴森森没能见到你,就天天念叨。现在看见你,正高兴,估计今天会一直粘着你。”

说着,他又对秦森招手:“森森,快下来,别让你姑姑抱了,你最近又有长胖了些,别把你姑姑累着了。”

秦森一听这话,立马猛地吸了一口气:“我才不重。”

一家人被秦森的动作逗笑。轻松地氛围也让秦漫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忽然秦漫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森反应最快,立马伸手把包递给秦漫。秦漫揉了揉秦森的脑袋才把手机拿出来。

一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脸上的笑容敛去。

她迟疑了两秒,还是拍了拍秦森:“森森,你先起来,姑姑去接个电话。”

秦森立马听话地从秦漫身上离开,转移了方向去粘老爷子,把老爷子逗的哈哈大笑。

在一片欢笑声中,秦漫起身走到花园外面接起了电话。疏远又不失礼貌:“伯母。”

电话那边听到秦漫的称呼,一时没有回应,顿了两秒长,似乎有些无奈的说:“漫漫,我刚才听那个混小子说你们要离婚的事。你告诉妈,是不是阿悯欺负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妈给你做主。”

秦漫望着花园的石子路,脸上没什么表情:“没有。我们没有任何问题。”

“那怎么会”曾依显然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离婚。

秦漫声音和缓:“伯母,虽然我们离婚了,但秦家和周家的情分还在。有时间玩会上门拜访您的。”

曾依听秦漫这么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阿悯对不起你,以后要是什么需要周家的,你尽管提。他们父子平时也忙,你要有空,可以来家里坐坐,陪陪我。”

“好。”

正值饭点,秦漫那边阿姨见秦漫在打电话,小声提醒了两句要开饭了被曾依听到,互相寒暄了两句后便挂了电话。

曾依这边刚挂电话,一转身就看到周砚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顺手就在周砚悯后背上打了一巴掌:“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晃。”

曾依力气不大,再加上周砚悯穿得厚,那一掌不痛。但莫名挨一巴掌,周砚悯还是有点蒙。

“妈?”

“漫漫多好一孩子啊,你怎么突然就提出离婚埃你想什么呢?”曾依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又怒狠狠地瞪了一眼周砚悯。

早上周砚悯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后,她还以为自家儿子和秦漫吵架被赶了出来,嘲笑了两声。

当时周砚悯也没解释,径直地回房间补觉去了。等到睡醒了才告诉曾依和周文涛说要和秦漫离婚。

曾依花了半个小时才消化了这个消息。

周砚悯知道他妈这股怨气来自哪里后,默默的承受了。

“别在这里碍眼,漫漫不要你,我也不要你,自己趁早把你东西搬出去。”曾依越想越气,直接抬手轰人。

周砚悯继续好言好语的劝着曾依:“妈,你放心。等我新买的那套房子手续下来,我马上就搬出去。而且,谁告诉你漫漫不要我的?离了,我还会把人重新追回来。”

“什么意思?”曾依被周砚悯这玄乎的态度,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周砚悯嘴唇轻轻勾起:“意思就是,你儿媳妇也只会是秦漫一个。”

曾依脸上浮现出迷惑的表情。

周砚悯是她儿子,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周砚悯。

从小周砚悯就比其他小孩儿有主意,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这次她虽然不知道周砚悯和秦漫是为什么离婚,但听周砚悯这么说,到底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和你爸老了,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她没再继续拿着离婚的事不放,说完这句话轻飘飘地从周砚悯身边走过。

-

两家人毕竟有利益牵扯,秦漫和周砚悯一番商定,决定离婚的事先不要张扬出去,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宣布。

周氏的工作效率高,一天的时间就按照周砚悯的要求把离婚协议准备好拿去了秦氏。秦漫看了一眼离婚协议没签。

大约是为了补偿她,周砚悯在协议里给了她西郊区的一栋小洋房和周氏5的股份。

是一笔很可观的费用。

秦漫眉头一挑,当着律师的面把协议撕了。

“我们婚前签署了财产证明,不属于我的,我不要。你要是不会拟离婚协议书,我可以让我们公司律师教你。”

律师被秦漫这一顿操作,震得话都不会说了。顿了半天,才回复了一个“好的。”

后面又因为秦漫出差的事,虽然新的离婚协议下来了,但一直没有机会给秦漫,两人便决定离婚当天去民政局签署。

秦漫和周砚悯两人都忙,好不容易选了一个两人都有空的时间却偏偏赶上天公不作美,连着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天空外面一层像是被罩上一层黑色眼罩,雾蒙蒙的,莫名让人觉得很压抑。

民政局里秦氏不算远,但也不近,大约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向注重时间观念的秦漫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提前出发,而是掐着时间才让温施雯开车往民政局去。

外面的雨拍打在车窗上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大,敲在车窗上。

受天气影响,外面的行人也没几个。

秦漫望着外面落在车窗上的雨滴,胸口发闷,眉心也莫名地跳了一下。总觉得今天这个日子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秦总,到了。”

前面温施雯的声音让她回神。

秦漫回神,扫了一眼旁边的民政局。

碰上今天这个日子,来结婚的都没几个。她扫了一眼周围,别说看到周砚悯的影子,这段路边除了她这一辆车外,五十米内都是空荡荡。

她看了一眼时间,刚好三点,不多也不少,刚好是他们约定的时间。然而另外一位当事人还没到。

她没有打电话催,温施雯也就没有开口说话啊,陪着她在车内等着。

没想到等了二十分钟,也没见到周砚悯的身影。秦漫微微拧眉,那股不安感更甚。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周砚悯的名字,然后接起。语气平静:“周总,你不会忘了我们今天要离婚吧?”

回应她的不是熟悉的周砚悯,而是一个急切的声音。

“嫂子,你快来医院,周哥出车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