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17章 第 17 章
 
来雨城旅游的人不少, 宽敞的大厅因为一时容纳了这么多人而变得有些拥挤。

秦漫视线受阻,只能站起身来眺望。

喝了酒的缘故,她站起身来的时候明显晃了一下, 但头脑还算清醒, 不过这次她目光中再没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拧着眉,不死心四处扫视了一眼, 依然没能看到周砚悯的身影。这让她忽然有点不确定刚才那匆匆一瞥是不是看错了,亦或是她喝醉酒后的错觉?

周砚悯现在正在锦城的医院里躺着,又怎么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雨城。这样想着, 秦漫更加确定也许只是眼花, 一时看错了。

温施雯见秦漫没坐在沙发上休息而是站起身来,还以为秦漫等得不耐烦。她办理好入住后立马跑了过来扶着秦漫。

“秦总,抱歉。机器故障,耽误了点时间。”

“没事, 走吧。”秦漫收回视线,捏了捏鼻尖, 算是放弃寻人,由着温施雯扶着她往房间走。

虽然喝醉, 但秦漫还是克制。由温施雯扶着的时候,也没把重量全压过去,平稳地走回了房间后就让温施雯回自己房间休息。

她在房间闭眼休息了一会儿,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 给周砚悯打去了电话。

电话铃声一直响到七、八声, 对面才接起。

没等秦漫开口问怎么接得这么慢, 周砚悯便主动解释:“不好意思,一只手有点不方便,接得有点慢。”

秦漫很轻地抿了一下嘴唇, 把话咽了下去。

想到那个身影,秦漫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在医院?我刚才在雨城酒店看到一个身影很像你。”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短促的笑声:“是啊。我现在这样子还暂时不能出院。”

秦漫一想到周砚悯在医院时的样子,觉得自己大约真的喝醉了,不然怎么会一再怀疑。

没等她开口解释自己只是看错的时候,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周砚悯的声音。

“怎么,一天不见,漫漫就这么想我?”

周砚悯声音带着一点漫不经心,又刻意放得很低,有些轻佻又让不会让人反感。

秦漫手机一直贴在耳边,这样听周砚悯说话,让她产生一种她和周砚悯不是在打电话,而是正贴在她耳边说话的感觉。

她抿了一下嘴唇没回话。

雨城靠近山区,时常下雨,气温也比锦城气温低上许多。温施雯怕秦漫喝了酒,吹风会感冒,特意是把房间温度调好后再离开的。

现在房间里的温度大约是上来了,开始散发着热气,热得秦漫耳朵发烫。

被周砚悯一说,秦漫忽然也发现她好像有一点想周砚悯。

不多,就一点。

大约是察觉到秦漫太久没回应,怕她难堪。周砚悯主动解除了这份尴尬。

“不逗你了。早点回来,我想”

忽然,秦漫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微弱的敲门声,混杂在说话声中,虽然不明显,但也有存在感。接着她听到周砚悯飞快说道:“医生来查房,我先挂了。”

说完,没给秦漫反应的机会,那边周砚悯立马把电话挂断。

秦漫看着手机上被挂断的电话楞了两秒。有些不懂只是医生查房而已,周砚悯反应会什么会这么多。给她一种高中玩手机害怕被教导主任发现的感觉。

不过她头晕得厉害,再加上被周砚悯这么一逗,耳朵还发着热,根本没办法想其他的。她捏了捏还在发烫的耳垂,起身朝盥洗室走去。

-

“叩叩叩~”

周砚悯把电话挂断后,黑着脸去开了门。

毫不意外,门外是余燃的身影。

余燃知道周砚悯黑着脸的原因,不敢造次,安慰道:“周哥你放心,我已经打听到嫂子他们住我们楼上,和我们不在同一层。”

周砚悯听到余燃的话并没有舒缓脸色,依然沉着一张脸。

今天下午,余燃来病房说是要去雨城谈一个项目。周砚悯想着秦漫出差,他也不用整日呆在病房装病,便让张医生拆了颈托和石膏,亲自去一趟雨城,算是透气。但他万万没想到秦漫说的出差是来雨城。

刚才在酒店大厅的时候,他就差点被发现,还好他及时拉着余燃闪进了电梯才躲过秦漫视线。

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动作再慢一秒,会发生什么。

虽然今天幸运没被发现,但周砚悯不敢保证明天他是否还有这样的好运气。一翻思索,还是让余燃去谈原本的安排的生意,他订明天最早的票回锦城。

因为担心被同在一个酒店的秦漫发现,周砚悯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离开酒店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惹得前台和游客望了他好几眼。不过好歹是没被秦漫发现。

-

秦漫一直在雨城呆了三天,确定雨城这边度假村的合作后才回锦城。

回到锦城后,秦漫也没闲下来。公司一大堆事情要忙,之前和周氏的合作也正式开始,还有度假村的事情需要处理,让她时不时在雨城和锦城两边跑。只能偶尔得空才会去医院看望周砚悯。

不过周砚悯倒是会时常给秦漫发消息,汇报自己的情况。虽然他没主动表示需要秦漫去看望他,甚至还十分大度地表示工作要紧。但奈何余燃会时不时地趁着来秦氏商讨合作的时候提醒她现在周砚悯被撞了,脑子不好,让秦漫别仗着周砚悯脑子不清醒,就欺负他。

那话把秦漫说得活脱脱像一个渣女。

就这样,在两人一唱一和下,秦漫还是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去医院陪一陪周砚悯。每次去,秦漫总会私下里见一见周砚悯的医生,问周砚悯的情况,最主要是问周砚悯的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

她很喜欢现在的氛围,喜欢周砚悯对她的关心,对她的问候。她怕等周砚悯好后,这些都没有了。

虽然很自私,但她更希望周砚悯能一直不要恢复关于她的记忆。

张医生推了推眼镜框:“周先生的身体不错,恢复得也很好。估计过不了一段时间就能拆颈托和石膏。至于记忆”他停顿了两秒,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这个得看周先生自己。”

秦漫拧着眉听完了张医生并没有帮助的回答后起身告辞。

秦漫走后,刚才还淡定的张医生取下眼镜擦了擦额间和眼下的汗。刚开始那位余先生只说周总和他夫人闹了一点小矛盾,需要借这个事来化解矛盾,这是两人之间的小情趣。但他没想到这都要一个月过去了,两人还在玩着小情趣。

他擦着汗,实在没办法理解有钱人之间的情趣。

-

周氏上上下下不少不怀鬼胎的人都在盯着,虽然对外的说法是周砚悯出差在忙别的工作,但一个月没去公司,还是招来了不少人的猜测。

有几个不安分的股东更是仗着他不在公司这段时间,背地里又开始搞小动作。

没办法,在病房演这一个月的戏已经算是极限,周砚悯只能出院。他提前和医生串通后,就以恢复得不错为理由拆了颈托和石膏。

出院前一天,他有意无意和秦漫说起自己即将出院的消息,虽然没有直白地提,但话里行间全是希望秦漫来接他的话。

如他所愿,第二天秦漫特地推了一个应酬亲自来医院接周砚悯出院。

周砚悯的东西不算多,一个行李箱都没有装满。

秦漫到病房的时候周砚悯已经把东西全部收拾好,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看到她来,抬眸对她笑了一下。

“你出院,余燃没来帮你?”秦漫扫了一眼房间,随意问道。

周砚悯出车祸后,怕周父周母担心,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父母。这些天除了秦漫就是余燃在照顾着。她下意识地觉得周砚悯出院,余燃也让应该在。

周砚悯见秦漫一来就问其他男人,脸上的笑容淡了两分,不高兴地“啧”了一声:“他在公司。”

心里想的却是以后要让余燃离秦漫远点,没事儿别在面前晃悠。

秦漫不再多问,点了点头:“走吧。我送你回家。”

周砚悯十分有敬业精神地只用左手推着行李箱跟在秦漫身后。

这个时间正是饭点,坐电梯去食堂的人不少。狭窄的空间里,陆续上了好几拨人。

秦漫和周砚悯也由最开始中央的位置移到了最角落的地方。周砚悯怕外人挤着秦漫,特意腾了一小块地方,把她圈在自己怀里。

两人挨得很近。近到秦漫只要一抬头就能撞上周砚悯的嘴唇。秦漫一直低垂着头,背部紧贴在冰凉的墙上,避免着不必要的接触。但周砚悯身上淡淡的木质香一直在鼻尖环绕着,让她想忽视都难。

周砚悯看着怀里乖巧的秦漫,忽然生出想给保安打电话让他们停止运营电梯,就这样让他和秦漫一直困在电梯的恶劣想法。

当然这个想法并不现实,电梯里还有其他病人,这个想法只能在脑海里过一遍。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楼,电梯里的人终于一窝蜂的散了出去,秦漫跟着人群走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周砚悯牵着她的手腕。

她楞了一下,回想起来,好像是刚才在电梯里,周砚悯怕她挤散才牵的手腕。

原来一直没有松开过。

周砚悯注意到秦漫的神色,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他握着秦漫手腕的地方:“漫漫,医生说我手臂吊了太久,可能会僵硬。需要锻炼。”

秦漫抬眸迷茫地望着周砚悯,不知道他忽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上秦漫的眼神,周砚悯面不改色握紧了秦漫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这样有助于锻炼我的手部力气。”

“走吧。”没给秦漫说话的机会,周砚悯一手牵着秦漫的手腕,一手推着行李箱往外走。心情好得不像是出院更像是刚度完假回家。

秦漫到底还是没甩开周砚悯的手。

司机一早就等在医院门口,见秦漫和周砚悯立马上前迎接。也是这个时候秦漫把手腕从周砚悯手心里抽了出来。

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亲热。

周砚悯偏头正欲说什么,司机上前一步接过了他的行李箱,就这两秒,等他再回头的时候,秦漫已经上前坐进了车后排。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秦漫这是害羞了?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快步跟上秦漫。

司机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后才上车,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对后面的周砚悯问道:“周总,去哪儿?”

“棠安公馆。”周砚悯靠在后座,慵懒地报了一个地名。

听到地名的秦漫身形一顿,浑身僵住。

棠安公馆?那是他们的婚房。

周砚悯是想起什么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周砚悯:老婆,医生说要牵手,亲亲,手才能好。

秦漫面无表情:那你就废着吧。

感谢在2021-08-04 12:14:10~2021-08-06 14:26: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opeeeee 5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