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24章 第 24 章
 
这不是秦漫第一次得到这个称呼。

周砚悯似乎特别钟情于小朋友这个称呼。哄她吃药的时候, 把她当小朋友。外卖单上,也是写着秦小朋友。

但这却是她第一次从周砚悯口中听到这个称呼。

周砚悯声线本来就低,叫“小朋友”的时候尾调上扬, 以至于让她听来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有些亲昵又混杂着暧昧的情绪。让她一时间忘了去反驳周砚悯的话。

况且有人接的感觉真的不赖。

从幼儿园到初中, 别的小孩儿都是家长接送,只有她, 从小到大都只有司机。倒不是觉得司机对她不好,而是她也想要被关怀的滋味。

别的家长会在接到自己小孩的时候接过他们的书包,摸着自家小孩儿的脑袋问他们累不累, 晚上想吃什么。这些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

这是她第一次, 有人告诉她——秦漫,我是特意来接你的。

让她知道原来有人等,有人接,是这种感觉。

周砚悯见秦漫走神, 抬手打了个响指:“想什么呢?”

“没什么。”秦漫回神,不用周砚悯开口, 主动绕到副驾驶坐下。

周砚悯见秦漫这么主动,眉头微挑。

看样子这段时间常常在秦漫面前刷脸不是没有效果的。

周砚悯的副驾驶已经成为秦漫的专属, 座椅的位置不用再调。秦漫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对周砚悯问道:“你来多久了?怎么不给我发消息。”

如果周砚悯早些给她发消息,她不会在公司加班。

“没来多久。”周砚悯驱车去他提前预定的法国餐厅, 随意地回答道。

秦漫发现周砚悯走的这条路不是回家的路, 但没开口询问, 反而继续刚才的话题:“那你就不怕我已经离开公司了吗?”

前方有一辆车正以龟速前进着, 周砚悯等得不耐烦,正在找机会超车。听到秦漫的话,下意识反驳道:“不可能, 我下班前半个小时就来了,一直盯着你们公司门口。连你们保安什么时候换班都知道。”

前面路段变宽,周砚悯确认左边没有车辆后,直接加速超过了前面那辆龟速前进的车。也是这个时候,周砚悯忽然反应过来刚才他好像说漏嘴了。

他笑了一声,侧头看了一眼秦漫:“套我话呢?”

“恩。”秦漫也没否认,“临近年关,公司事情有点多。我随时都可能会留下来加班。你下次要是过来,别在外面等了。”

这话听着没什么问题,但周砚悯细细一琢磨就觉得这话里的意思多了去了。

秦漫这是主动在和他汇报行程?

别让他在外面等,那不就是直接让他去她办公室吗?

一想到这儿,周砚悯嘴角的笑容就不自觉的扩大。顺手打开音响,调了几首喜庆的歌出来。

那天晚上,那顿法餐吃了什么,秦漫已经不记得,但唯独对那天表现得像一只花孔雀舞来舞去的周砚悯印象深刻。

-

临近年关,忙碌的不止秦漫公司,周砚悯也一样。自从那天令人一起吃过晚餐过后,便很久没见。周砚悯经常也是家,公司两点一线,抽不出时间去接秦漫。

秦漫虽然表面上看着不在乎,实则有好几次通过落地窗望向楼下发呆,企图找到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但每次都是以失望结尾。

距离过年还有两天的时候,秦漫结束了漫长的加班工作,正式进入年假。秦漫特意给温施雯包了一个大红包,算是慰劳她这一年的辛苦付出。

温施雯光是把红包拿在手上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金钱的重量感。她笑意满满的和秦漫说了几句祝福后才离开。

也是那天。她刚好收到一则对于她来说的好消息。

任遥本来打算年底辞职回国,所以才早早的安排同学聚会。但因为公司临时变动,她现在没法赶回来。最快也得两个月后。

因为这个消息,任遥在群里抱怨了好大一通。与她相熟的同学都在群里安慰她。说要等她回来再开同学聚会。

自从周砚悯失忆过后,秦漫一边沉迷于周砚悯的温柔,一边又担心周砚悯见到任遥想起来什么。现在看到任遥临时有事回不来的消息,她心里闪过一丝庆幸。

消息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但一直到现在周砚悯也没在群里说话。不知道是不想回,还是忙着没看到。

忽然,她生出一个想法。

周砚悯接了她这么多次,她主动去接一次周砚悯,不过分吧?

这样想着,手却不自觉的握紧了车钥匙。

-

秦漫去周砚悯公司的路上运气不错,一路上都没有堵车。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

正是下班的时间,门口却只零散走了几个人。秦漫有些不确定周砚悯公司是不是也和他们一起放了假。

迟疑了两秒,她还是给周砚悯发了消息。

秦漫:【在公司吗?】

周砚悯:【在。为什么这么问?】

周砚悯一瞬就反应过来不对劲。

秦漫:【在这边办事,刚巧是下班时间便顺便来接你。今天你车限行吗?】

周砚悯:【限!等我十分钟。】

刚召集大家开会的余燃一回头就看到周砚悯望着手机笑得一脸荡漾,就连眼神里都洋溢着春意。

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把整理好的会议内容递给周砚悯:“这还没到春天,你别笑得跟发情似的。”

“我这边有点事。通知下去,把会议取消改到晚上,视频会议。顺便让他们该下班的也下班了,别在公司呆着。”周砚悯收好手机,拍了拍余燃的肩膀,往外走。

余燃“啧”了一声,作死的问了一句:“什么事啊?也不差这半个小时吧。”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秦漫来接我了。我总不能让她等我半个小时吧?”周砚悯嘴上这样说着,嘴角的笑容却没下去过。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余燃:“草。”

望着周砚悯愉悦的背影,他冷着一张脸下去通知会议取消。

周砚悯没让秦漫多等,快步离开了办公室。为了报答秦漫顺路来接他,晚上他特意邀请秦漫一起用了晚餐才回家。

天气越来越冷,晚上他们吃的火锅,身上都带着味。一回家,周砚悯先去洗了个澡才打开电脑正式通知开会。

因为下午会议的取消,周砚悯晚上的视频会议一直开到十点才结束。

周砚悯把确定好的方案发给助理,对视频的工作人员说道:“辛苦大家了,明天正式放假。年底的年终奖不会少了大家的。”

大家一听这话,脸上因为熬夜而导致的神色立马有了光彩。

别看他们最近这段时间常常加班,但只要周砚悯说奖励不会少,那奖金必然很丰厚。

员工们纷纷道着谢意。

“谢谢周总。”

“谢谢老板。”

周砚悯微微抬手,说了一句“你们应得的”后就挂了视频电话。

关掉电脑,他拿起旁边静音的手机,才发现手机里有来自[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消息。

一个小时前。

曾依:【周砚悯儿子,我刚看了一下这两天回国的机票都没了。可能我们过年回不来了。】

十分钟前。

曾依:【你爸去安排了,我们尽量赶在明天除夕晚上回家。】

周砚悯立马回应:【别,别回来。】

曾依:【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迷惑jpg】

周砚悯抿了一下嘴唇,打字:【我的意思是你们出去玩一趟不容易,不用急着回来,好好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

周砚悯家两方的老人都已经去世,一些亲戚又因为在老人去世为了争夺遗产而使用小手段的时候而导致周父决定不再和他们往来。往年过年,他们一般是在家里,只走一些熟络的亲戚和来往亲密的世家。所以周砚悯父母回不回来问题都不大。

曾依:【你确定?】

周砚悯:【我非常确定!】

曾依在周砚悯肯定又真诚的语气中最终决定不回国,和周父在国外过年。末了还不忘嘱咐周砚悯过年的时候去各个世家那儿走动,特别强调了秦家。

周砚悯没告诉父母他车祸装失忆的事,只告诉他们,他和秦漫考虑到公司合作的一些项目,决定把离婚的事暂时往后推,看日后的安排。

推迟离婚后,曾依便觉得两家孩子还是有复合的希望,时不时的就在微信上给周砚悯发消息,问周砚悯追人的进展。

周砚悯应付了几句话,和曾依聊了一会儿后才结束聊天。

这边他刚和曾依结束聊天就迫不及待找到了秦漫。

他没让父母回来,一则是觉得没必要,更多是想要更多和在秦漫相处的机会。

周砚悯:【漫漫,过年你们家里缺那种不会做饭,但是会帮你买解决一大桌菜的人吗?】

秦漫:【不缺。】

非常直白的两个字,是秦漫的风格。

周砚悯看着秦漫的“不缺”两个词沉默了一分钟,决定取消迂回战术。

周砚悯:【过年我父母不回来,我一个人在家怪可怜的。你能带我回你家过年吗?[可怜巴巴jpg]】

秦漫:【不能。】

周砚悯气笑了。他本来以为这段时间和秦漫的相处,他们两人的距离已经跨越了一大步,却没想到这只是他以为。

他又气又无奈。

周砚悯:【好的。[微笑][微笑]】

周砚悯:【我很开心,我装的jpg】

为了表示自己那点小情绪,他一脸给秦漫发了不少表情包,直到秦漫回了他一句,再发拉黑,他才被迫停住。

作者有话要说:  晚点,大概率还有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