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25章 第 25 章
 
除夕夜当天晚上, 秦家老宅灯火通明,异常热闹。除了秦瑾一家,秦漫和大伯一家也都聚在了老宅。

秦瑾和老爷子在楼上下棋, 大嫂柯语柔帮着阿姨在准备年夜饭。

秦漫和他大伯关系不算亲密, 早在老爷子把公司交给秦瑾和秦漫,只给她大伯股份, 每月领分红的时候,两家关系就逐渐恶劣。

秦漫本来正抱着秦森在客厅玩乐高,看到她大伯秦青山一家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过来, 打了一声招呼后, 又继续低下头陪着秦森玩乐高。

秦青山一直觉得老爷子对秦漫偏爱太过,所以对秦漫也没好脸色。听到秦漫喊他,没有理会,带着自家人直接坐在秦漫对面的沙发上, 完全无视秦漫。

秦漫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接受这种待遇,半点没有受影响。看了一眼说明书, 继续指导着秦森拼小车。

没过一会儿,餐桌上就摆满了一大桌菜。柯语柔上楼叫秦瑾和老爷子吃饭。

秦漫看到秦青山一见到老爷子下楼就殷勤地过去搀扶着, 然后顺便坐了老爷子右边的位置上。她也不打算和秦青山争,把左手边的位置让给秦瑾后主动挨着柯语柔坐下。

客厅的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动画片变成一年一度的春晚。不过今年主持人不再是以往熟悉的那几个,换了一批比较年轻的主持人。

餐桌上, 除了夹菜时发出来的声音, 大家都没有说话, 只有电视里声音在作响。

忽然, 秦青山盛了一碗鸡汤放在秦老爷子身边,看似不经意地说道:“爸,你看我每个月只拿分红是不是不太好, 要不你安排我进公司做点什么?秦瑾年纪小,有我帮衬着,你也可以放心些。”

大伯母见状,连忙放下手中的筷子,帮衬着自家老公:“是啊。爸。都是一家人,就应该相互帮衬着。”

老爷子看都没看鸡汤一眼,目光直直地扫过秦青山一家。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一股压迫感。

他冷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把公司给你,经得住你们挥霍吗?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每个月分红也够你们一家子生活的。”

老爷子当着一众小辈的面丝毫没给他们留情面。

秦青山一听这话,脸上铁青。

“爸,我才是你儿子吧?从小你就喜欢弟弟,我作为大哥也就忍了。现在你对他儿子女儿都比我好。你是不是偏心太过了。”

大伯母一听这话立马意识到不对,去拉秦青山示意他少说两句。但秦青山正在气头上,又怎么会就此罢休,直接把大伯母的手甩开。

“你知不知道别人在外面是怎么说我的。说我是废物,只靠着你才能活下去。我同样也姓秦,凭什么你把公司交给这两个小辈,也不给我。”秦青山一脸愤怒地指着秦漫和秦瑾。

“你给我住嘴!”老爷子气急,一巴掌拍在桌上。

木质的桌子响起剧烈的一声响。

秦森被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往柯语柔怀里钻。秦漫则淡定地放下筷子。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年都会上演一次。这也是秦漫为什么不愿意带周砚悯回家过年的原因。一点儿也不像过年,反倒像是仇人见面,太糟心。

“我说错什么了吗?”秦青山阴沉着一张脸。

“你、你混账!”老爷子指着他鼻子大骂。

大约是上了年龄,老爷子身体越发不好,这又被气着了,一口气堵在胸口有些上不来。

坐在老爷子身边的秦瑾立马去给老爷子顺气。秦漫去找老爷子平时用的降高血压的药物。怕再吵起来,秦漫给柯语柔使了眼色,让她先带着秦森回房间。

好在,秦青山看到老爷子气得高血压犯了也没再说话,只是愤愤地带着妻子儿女离开。

一顿年夜饭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匆匆结束。

老爷子吃了药后明显好了很多,但胸口还在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秦漫担心老爷子身体,迫不得已给老爷子的私人医生打了电话,希望他能过来一趟。

私人医生没有拒绝,带着仪器来了老宅,给老爷子检查往身体后,又特意嘱咐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秦漫垂眸听着,把医生送到门口。临走时还不忘给医生塞了一个大红包。

老爷子大约也没想到好好的一个除夕夜就这样被自己儿子搅合了,脸上多了一些疲惫。在客厅座了一会儿就借口困了,回了房。

家里的阿姨在做完年夜饭后就已经回家过年,一大桌菜几人没动几口,还被摆放在桌上没有人收拾。

电视上正在表演一个小品,大约是演到精彩的部分,还能听到观众席下的笑声。秦漫和秦瑾两兄妹各自坐在一方沙发上,望着屏幕,脸上都没有笑意,甚至带着一丝疲惫。

没一会儿,柯语柔也下楼了。秦森毕竟是小孩儿,折腾了一晚上早就困了,柯语柔把他哄睡觉后才得空下楼。

她径直往餐桌走,一边收拾一边对客厅两兄妹问道:“老公,漫漫,你们饿吗?我再把菜热热?”

“不饿。”秦瑾说:“放着吧,明天阿姨回来收拾。”

秦漫也摇了摇头。

柯语柔也没坚持,简单收拾了一下坐到了秦瑾旁边,一起看春晚。

秦漫对春晚不感兴趣,看了一会儿就拿出手机。

微信上,有不少人给她发了“新年快乐”的字样和祝福。秦漫一一回复了过去,顺带发了一个红包。

回完一大圈消息,她忽然意识到周砚悯今天一直没有找她。

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滑到最下方找到周砚悯的名字点了进去。

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天因为周砚悯要来她家过年被拒绝的话题上。

她戳了一下周砚悯的头像,进了周砚悯的朋友圈,看到周砚悯在两个小时前发布了新的朋友圈。

周砚悯:【一个人的除夕[图片]】

图片里是煮好的速冻饺子,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心酸。

她本来以为她拒绝周砚悯,周砚悯至少会出去和朋友一起过节,没想过他会一个人

她抿了一下嘴唇,心里快速闪过一个想法。

秦漫身体动作不比大脑快,那个想法刚开始出现,她已经拿过茶几上的车钥匙,往外走。

秦瑾诧异地看了一眼秦漫:“漫漫,你去哪儿?”

往年除夕秦漫都是在老宅歇息。家里的人都默认今年也是这样,提前让阿姨把秦漫原先的房子打扫了一遍。这个时间见秦漫还要出去,自然免不了一问。

“我想起来公司还有点事,回去处理一下。”秦漫没有停下脚步。

秦瑾知道秦漫是个工作狂,但是没想到今天也不休息。皱着眉头问:“这么晚了,明天再去处理不行吗?”

“不行,有点急。”说着,秦漫没给秦瑾再劝导的机会,换好鞋就往车库走。

-

除夕夜,在别人都是一家人团团圆圆聚在一起的时候,周砚悯一个人在家就显得有些孤独。

客厅内,他只开了墙壁两侧的黄色灯光。他盘着腿坐在棕色的地毯上,手里拿着游戏机,正全神贯注地攻略着屏幕上的游戏。

忽然,茶几上的电话响起。

周砚悯几乎是一秒放弃游戏,快速去拿手机。但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来电显示时,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也在这时,屏幕上周砚悯正在操控的小人被大怪物打死。

周砚悯扫了一眼屏幕,平静地滑过接听键,按下免提放到茶几上,又重新开始游戏。

电话一接通,余燃的声音传来。

“周哥,反正你就一个人,不如出来一起玩?昊子他们都在。”

话音刚落,余燃那边传来几声附和。

“不去。”周砚悯手指飞快地操控着游戏机,语气淡淡:“而且谁告诉你是我一个人?”

余燃的电话应该也是公放。他刚说完就听到好几个人起哄。

“周哥,你这是有情况啊?”

“什么意思?你不是一个人?”

周砚悯道:“现在是。但如果鱼儿上钩了,我就是不说一个人。”

“恩?”余燃本来就喝了不少,听到周砚悯的话也是懵懵懂懂。

“没什么,我挂了。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周砚悯也没有想要解释的心思,一边应对着游戏里的怪物,一边抽空挂了电话。

十分钟后,大boss被击倒,屏幕上出现胜利的标致。

周砚悯捞过手机点开微信重新看了一眼,确定之前发的那条朋友圈是仅对秦漫可见。

是没看到过吗?不应该啊,都过去三个小时了。还是说他照片拍得不够可怜?

“啧,没良心。”周砚悯把手机随手扔到沙发上,准备重新开一局游戏时,却听到门铃响了。

他眉头轻挑,显然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来找他。

他放弃再来一局游戏,起身去开门。

当周砚悯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的是秦漫时,微怔。

已经十一点,不少赶这过年的人已经提前开始放起了烟花。

远处的天空绽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烟花。

就在这个时候,秦漫迎上周砚悯的视线,轻声对他说:“周砚悯,新年快乐。”

-

秦漫大多是理智的。像今天这样突然来找周砚悯的行为在她那儿算是失控。

她只是想见一见周砚悯,便遵循内心去找他。但真正见到周砚悯秦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周砚悯什么也没问,侧身让她进了屋。

“喝点水。”周砚悯递给秦漫一个透明玻璃杯,里面装的是温的果茶。

他记得秦漫以前就喜欢喝这个来着。刚搬进来的时候他就准备了好多果茶,但没想到还会有用上的一天。

“谢谢。”秦漫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目光无意识地打量周砚悯的房子。

周砚悯的户型和她差不多,只是大约因为是买的二手房,装修风格上还保留着上一个主人的风格。

忽然,她目光停住,在电视投屏的游戏页面上多看了几眼。

“玩吗?”周砚悯顺着她目光望了过去。

“我不会。”秦漫平静地收回目光。

小时候,在别的小朋友都在玩游戏的时候,她要忙着上很多课。根本没有空闲时间去体会游戏。

“没事,我教你,很简单。”周砚悯兴致勃勃的带着秦漫去了客厅。

秦漫也没拘着,学着周砚悯,直接坐在了地毯上。

周砚悯很有耐心地和秦漫说了一遍规则和游戏机上的按键,又带着秦漫打了几局。秦漫学习能力强,很快就上手。

周砚悯见秦漫会了,便开始拉着她玩双人模式。

刚开始,因为周砚悯经验丰富,熟悉游戏,秦漫每一把都输得很惨。但渐渐地,秦漫找到了手感,可以和周砚悯打成平局,最后甚至以极小的优势赢了周砚悯。

秦漫看着自己游戏上方的小人带着胜利标志的时候,眉目有了笑意,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

周砚悯明明输了游戏,但看着秦漫眼底带着喜悦的时候,他也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我赢了”秦漫下意识偏头看向周砚悯,却对上周砚悯温柔的目光。

这时秦漫才发现,两人刚才玩游戏的时候有多近。近到墙上微弱的黄色的灯光落在周砚悯身上时,都让她觉得有些暧昧。

偏偏周砚悯像是没有感觉一般,没有移开视线,笑着赞同了她:“嗯。你赢了。”

秦漫被周砚悯炙热的视线烧得发烫,慌乱地别过视线,手指无意识地在游戏机上扣着。

她准备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的时候,她肚子却先行一步叫了出来。

“咕噜~”

秦漫呆了一秒然后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肚子。然而这样的行为无事于补。肚子因为饥饿还在叫着。

秦漫咬牙,耳根迅速爬上一抹红。

周砚悯明显也楞了一秒,然后抿着嘴唇,忍笑。

片刻,故作镇定道:“我饿了,要不来点宵夜?”

秦漫自然知道周砚悯这是给她台阶下,但因为不好意思,紧紧地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周砚悯自顾自地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却发现这个时间根本没有商家配送。他看着外卖平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秦漫说道:“外卖不接单。家里只有速冻饺子,你吃吗?”

周砚悯大概也觉得用速冻饺子来招待客人不好,所以说出这个话的时候声音有点低。

秦漫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吃。”

周砚悯得到秦漫的答复,起身去煮饺子。

已经十二点,真是进入新的一年。外面的烟花声越来越大。秦漫却无暇观看烟火,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厨房里周砚悯的背影。

饺子很快就煮好了。煮好的饺子白白胖胖的浮在锅里等待捞起。

虽然是速冻饺子,但自带着有独立的配料。周砚悯把红油和作料放进碗里,再把饺子和汤一起倒进碗里,很快屋内就传来一阵飘香。

周砚悯一手端着一个碗,往客厅走。

“有点烫。”周砚悯把碗放在茶几上,对秦漫提醒道。

秦漫和周砚悯就围着茶几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时不时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在饺子的热气中又相互别过眼神。

秦漫很喜欢这种氛围,比今天在老宅时看似和谐的一家人用年夜饭好。一碗热腾腾的饺子化解了她一整天的不开心。

吃过夜宵,收拾完碗筷已经一点。

周砚悯看了一眼时间,状似不经意的说道:“挺晚了,你一个女孩回家也不安全,要不你晚上别回家了,在我这儿住?”

秦漫用关爱的眼神扫了一眼周砚悯,淡淡道:“我家在你对面。”

潜在意思是:就两步路,没有不安全。

周砚悯面无表情:“哦。我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信你忘了!

祝每个小可爱七夕快乐呀!

迟来的七夕祝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