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36章 第 36 章
 
当秦森在秦漫这儿小住了一个礼拜, 秦漫家里布满他居住的痕迹时,秦瑾出差回来了。

这时,秦青山不知道是忌惮秦瑾回来, 还是因为知道这段时间的胡闹并没有改变老爷子的想法后, 从秦青山回家那一天起,他没再去老宅闹腾, 忽然消停下来。没有去老宅也没去公司找秦漫麻烦,甚至于一个电话也没打过。

安静得太不寻常,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样的异常让秦漫多了一个心眼。

秦瑾这边刚一回锦城, 柯语柔就不好意思再让秦森打扰秦漫, 趁着周末,开车亲自去秦漫家接秦瑾回家。

那天周砚悯正在秦漫家陪着秦瑾做作业。说是做作业,其实就是做一些老师布置的简单手工,考验小朋友的动手能力。

秦森负责动手, 周砚悯时不时指导两句。

虽然秦森没少在周砚悯那吃亏,但他还是喜欢周砚悯, 爱缠着和周砚悯玩儿。

周砚悯便也在秦漫的默许下,天天来秦漫家陪着秦森。有时是堆积木有时是辅导他作业, 更多的是两个人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起来,然后不约而同的找秦漫做裁判。

刚开始秦漫还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帮谁, 后面找到窍门, 干脆对两人不闻不问, 任由其发展。后面两人看出秦漫不再管他们, 便逐渐收敛不少。

从周砚悯的位置能看到门口那个黄色小行李箱,早上他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秦漫说秦森一会儿要回家了,但真正看到那个小行李箱时, 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虽说他平时没少嫌弃秦森,但心里对秦森还是疼爱,嘴上说着电灯泡终于走了,心里却舍不得。

周砚悯刚指导着秦森做完手工作业,柯语柔就来了。

柯语柔秦漫家看到周砚悯的时候,脸上明显滑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秦森吸引了过去。

秦森虽然在秦漫这儿适应很好,但终究是小孩儿,一个礼拜没见到柯语柔,一看到柯语柔就扑了上去。

“妈妈。”

柯语柔笑着温柔地揉了揉秦森的头发:“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听话,给你姑姑他们添麻烦没有。”

说到“姑姑”那儿她明显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周砚悯,再加了那一句“他们。”

柯语柔的那一下停顿太过于刻意,秦漫也发现了。但周砚悯面色不改,甚至连坐姿都没换一下,像是没听出柯语柔的那一下停顿。

秦漫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周砚悯,把话接了过去:“没有,森森很乖。前几天书法课的老师还夸他字比以前有了进步。”

“是吗?那就好。”柯语柔一手牵着秦森的手,一手推着行李箱,说:“那我就先带森森回家了。”

她又轻轻扯了一下秦森的手:“和你姑姑他们说再见。”

秦森挥着手和秦漫说再见。

到周砚悯那儿,他却又不老实了。

“姑父,你不能欺负姑姑哦。不然等我长大了,我会揍你哦。”秦森说着,举起自己小拳头,但配上那张肉嘟嘟的脸,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周砚悯毫无诚意的往后退了一步,笑着配合:“我好怕哦。”

秦森过来的时候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行李箱都是空荡荡的,然而走的时候,行李箱却被秦漫塞得满满当当。从小玩具再到新买的衣服,把行李箱每个角落都堆满了。

周砚悯作为里面唯一一位成年男性,绅士地帮着柯语柔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秦森一走,周砚悯忽然失去了在秦漫家呆着的理由,便悻悻地回了家。

秦漫刚开始还没感觉,只是一回到家,望着空荡荡的房子,还有电视上传来的动画片声音,才后知后觉发现秦森和周砚悯在那一段时间才是她这儿最热闹的时间。

现在人一走,房子好像又空了下来。

-

秦青山没再来找麻烦,秦漫自然也不用周砚悯再接送,但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一旦染上很难改变。

秦漫每天还是会拿着多准备的那份早餐,出门等着周砚悯。周砚悯会按照约定时间出现,然后笑着接过秦漫的早餐。只是秦漫从后座的位置变到了副驾驶。

两人谁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不需要接送这件事。

秦瑾出差回来第二天就召集各个部门开会。一直从九点到十一点还没有结束的痕迹。

高强度的工作让每个人脸上都发现出一丝疲惫,但没人敢放松。

忽然,会议室里多了一阵震动声。

其实声音不大,但因为手机的主人把手机直接放到桌上,导致整个会议室的人都有所察觉。

坐在主位上的秦瑾明显也发现了,拧着眉头,一脸不悦。

不少人下意识地去看自己手机,发现不是自己手机制造出来的响动后,吐了一口气,又互相张望着,试图找出这个倒霉鬼。

后知后觉地秦漫才发现,是她的手机在响。她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显示在雨城,电话虽然没保存,但她已经记下。

是之前那位受伤工人的老婆。

那位受伤工人的手术很顺利,虽然不能恢复到最初那样,但也没有瘫痪。现在已经能下床,只是不能再干重活,秦漫便帮他安排了一个轻松的工作。后面春节的时候,也托人给那家带了一些礼物。

除此之外,她们没有任何联系。她也想不通那人为什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

会议室里不少双眼睛还盯着她的手机,秦漫把电话挂了,又反手把手机屏幕盖了过去,冲会议室里的人说了一句“抱歉。”

秦瑾见电话响的是秦漫,也没说什么,冲正在讲月度报告的经理抬头,示意他继续。

然而经理才讲没两句,秦漫电话又响起来了。

秦漫很轻地蹙了一下眉。

秦瑾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秦漫手机,放下手中的笔,对众人说道:“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继续。”

众人一听到休息,三三两两地站了起来,有的去了卫生间,有的赶紧去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续命,有的只是单纯不愿意在会议室里呆着,跟着大众往外面走。

不一会儿,会议室就只剩下秦漫和秦瑾两个人。

秦漫赶在电话最后一声响的时候接了起来。

她把玩着手里的笔,声音不冷不淡:“李姐,有什么事吗?”

李姐:“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昨天有个男人,高高瘦瘦的,找到我家来,说能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生活,作为条件希望我们能出面曝光当初那场事故。”

秦漫听到这儿眉头微挑。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秦瑾,却发现秦瑾正低着头玩弄着手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样子显然对她的电话没有任何兴趣。

电话那边还在说着:“那男人走后没多久,就有一家媒体找上门,但是被我们家那个赶走了。我和我们家那个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守信用这一点我们还是知道的。更何况当初秦总你帮我们家做了这么多事,我们也不会恩将仇报。”

秦漫静静地听着,只是手上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电话那边的李姐听到秦漫没有说话,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连忙说着:“我给你打电话没要邀功的意思,就是、就是想着有点不对劲,想告诉你一声。”

“我知道了。谢谢。这个消息很有用。”秦漫回过神,把手里的笔放下。

李姐听秦漫说她知道后,松了一口气,又因为秦漫照顾他们家的事道了几声谢后才挂了电话。

这边刚挂电话,秦漫丝毫没有避嫌当着秦瑾的面,给另外一个人打了电话。

“我之前让你查秦青山的事,怎么样呢?”

一直没动静的秦瑾,忽然抬起头,虽然没出声,但目光却一直望着秦漫。

电话旁边的人:“已经查到了。我刚想找您。那我把资料发到您邮箱?”

“恩。”

秦漫一挂电话,秦瑾就问道:“秦青山又干了什么?”

语气中带着不屑和鄙夷。虽然不知道秦青山又做了什么事,但他直觉告诉他,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秦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把刚才李姐说的话,重复着说了一遍。

当初她特意压下事故的事,一家一家走访,为的就是好好解决这件事。现在度假村已经快要完工,却有人特意把这件事翻出来,怀的是什么心思,不难猜。

秦漫全程没有说关于秦青山的一句话,秦瑾却敏锐察觉到什么。

他眼睛微眯:“你怀疑是秦青山让人去联系他们的?”

秦漫手机响了一声,显示着有新的邮件进来。

她看了一眼手机,冲秦瑾点了点头。

秦瑾表情有些难看,秦漫也没好到哪里去。

秦青山再怎么闹腾,也是秦家自己的事,关上门他们可以好好解决。但如果真的是秦青山联系人要把消息放出去,那性质就不同了,已经牵扯到公司的利益。而秦青山身为秦家人,为了一己私利却不顾公司,传出去,其他公司会怎么想。免不了有人在秦青山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十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少人已经休息好,进了会议室。

人渐渐多了起来,不适合再谈论这些。秦瑾没再和秦漫继续这个问题,别开眼神,低下头继续摆弄手机,就好像刚才两人不过是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秦漫扫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新邮件,却没点开,手边的笔在不停转动着。

但愿只是她想多了,这件事和秦青山无关。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4 18:13:17~2021-08-25 17:4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opeeeee 1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