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48章 第 48 章
 
等再次开门的时候, 秦漫已经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样子,还特意整理好衣服的褶皱,再仪态端正地把秦瑾重新迎回了办公室。

只是不管表现得多正经, 脸上依旧还带着□□过后的潮红,嘴唇还有些微微红肿,不难想象到刚才发生过什么。

秦瑾用手掌抵在嘴前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我的问题。下次我会等你同意再进门。”

秦瑾这样一说,秦漫更加羞涩, 瞪了一眼旁边的始作俑者。

周砚悯一脸无辜。

他也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秦瑾还会来找秦漫谈事。

秦瑾也知道自家妹妹的性格,没再说这件事, 把要说的事和需要秦漫看的合同给秦漫后就匆匆走了。

周砚悯盯着关上的门,正经又随意地问道:“我们还继续吗?”

回应周砚悯的是秦漫的怒视。

她发誓以后也不会由着周砚悯在办公室乱来。

-

下午秦漫吃了不少小甜品,没怎么饿, 以至于晚上的烤肉也没怎么吃。

周砚悯怕秦漫晚上饿, 又按照秦漫口味,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提回家。

和普通小情侣一样, 恋爱的时候, 总想着腻歪而不喜欢分开。

两人家的距离明明不到五十米, 周砚悯却腻腻歪歪了半天不让秦漫走。

等秦漫好不容易回家了,结果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门铃又响了。

她从可视监控里看到前脚才走不久的周砚悯又回来了。

她开了门, 迷茫地望着周砚悯:“还有事?”

周砚悯不自在地咳了两声:“如果我说我公寓停水了, 想在你这里单纯的洗个澡, 你信吗?”

他特意强调了“单纯”两个字。

秦漫怔楞了两秒,随即眼里明晃晃地写着“不相信”三个字。

如果他们不是在同一个小区,同一个户型,而她家恰好没有停水, 也许她会试着相信百分之五十。

周砚悯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他似乎也觉得这个谎话有些不靠谱,正准备编其他话来哄骗秦漫的时候,听到她意味不明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周砚悯心里很配合地说了一句“是”,面上却正经,违背着良心,一脸诚恳:“不是。”

秦漫狐疑地看了几眼周砚悯,最后还是侧身给周砚悯让出了位置,让周砚悯进屋。

有什么话,总不能一直在门口说。

一进屋,周砚悯就抱住了秦漫:“我就想和你多呆一会儿,你每天陪我的时间还没工作多。”

声音带着委屈。

秦漫又心软了。

别看他们住得近,但他们两个都有公司的事要处理,平时也只有下班的时间可以相处,要是忽然遇上加班,两人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而一般都是周砚悯迁就她的时间,陪着她加班,也没有抱怨一句。

她心怀愧疚,说话时音调都放缓了不少:“等过段时间,北城的项目完成后,我就闲下来了,到时候我们咳咳,可以去约会。”

秦漫明显不适应抒情的这一面,说约会的时候,有些不自在。

周砚悯笑了一下:“约会的事到时候再说,今晚让我睡你这儿,好不好?”

秦漫思考了片刻,点头同意了。

周砚悯没想到秦漫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有些诧异。接着秦漫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松手:“那我去收拾一下客房。”

他听到秦漫的话,声音也大了两分:“收拾什么?”

周砚悯语气太过于奇怪,秦漫顿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没说错,重复道:“客房啊。”

周砚悯表情有些沉痛,他再一次确认道:“漫漫,我们是在一起了吧?”

秦漫不知道周砚悯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应了一声“是。”

“既然在一起了,那我为什么要睡客房?”周砚悯不甘心的嘟囔了一句:“你主卧的床不是挺大的吗?我觉得睡得下两个人。”

秦漫抓住重点,狐疑的望向周砚悯:“你怎么知道我卧室床很大?”

周砚悯心想: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你那张床,还有你这个人,我肖想了很久。

想是这么想,但他丝毫没有泄露心里的情绪,面色不改:“猜的。卧室的床不都很大吗?”

秦漫转了转眼珠,没再说话。

睡一起也不是不行,上次在郁城酒店的时候,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也没发生什么。

只是他们这发展是不是有点快?才在一起没多久,就睡在一起。

周砚悯看出秦漫的犹豫,凑到秦漫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行不行啊?我给你暖床。”

周砚悯刻意放低了的嗓音,落在秦漫耳边又痒又酥,在周砚悯声音的刺激下,秦漫没挺过五秒,很没出息地同意了。

周砚悯轻笑了一声,像是猜到了秦漫的答案。

秦漫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挣脱了周砚悯的怀抱:“我先去洗澡。”

晚上烤肉店环境虽然不错,但油烟还是有点大。一晚上,熏得秦漫都是烤肉味。

周砚悯听罢便松开了秦漫。

一个小时后,秦漫穿着黑色睡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下楼了。

周砚悯正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她下楼,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秦漫走过去,顺势坐在周砚悯旁边。

周砚悯鼻子动了动,然后往秦漫的脖颈处凑了凑:“好香。”

秦漫刚洗漱完,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

他闻了一会儿,轻声道:“柠檬的?”

秦漫把周砚悯脸推开:“别闹。”

周砚悯盯了一眼从头发上落在秦漫睡衣上的水珠:“头发还在滴水,怎么不吹干?”

“麻烦。一会儿睡觉的时候吹。”秦漫摸了一把头发,没怎么在意,转而对周砚悯问道:“你要去洗漱吗?”

“不急,先帮你把头发吹干。”周砚悯道:“吹风机在哪儿?”

秦漫说了位置,周砚悯便上楼去拿。

秦漫晚上没怎么吃东西,到了这个点倒是饿了。趁着周砚悯去卫生间拿吹风机的时间,她翻了翻晚上周砚悯给她买的零食。

草莓干,蛋黄酥还有一大盒她喜欢的雪花酥。

她拆了雪花酥,放进嘴里,勉强安抚住饥饿的胃。

周砚悯拿着吹风机下楼的时候就看到秦漫坐在沙发上,盘着腿,拿着雪花酥往嘴里塞。

两个腮帮子鼓起,像一个藏食物的小松鼠。

他插好吹风机,走到秦漫身后,声音还带着笑:“饿了?”

“恩。”秦漫仰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嚼着雪花酥,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秦漫为了打理方便,没过一段时间都有定期打理,但这段时间太忙,头发已经长了不少,已经到了腰间。不过因为经常护理,发质很好,周砚悯手指从头顶穿插到发尾的时候也没有打结。

周砚悯动作温柔,吹风机的温度也刚好,秦漫慵懒的靠在沙发,享受他的服务。

过了一会儿,直到那股饥饿感消失,秦漫才想起来,周砚悯辛苦帮她吹头发,但她却忘了问周砚悯吃不吃。

她微微仰头,举起手里的雪花酥,望着周砚悯:“你吃吗?”

周砚悯扫了一眼秦漫手里的雪花酥,语气淡淡:“没手拿了。”

秦漫想了一下,周砚悯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拿她的头发,确实不方便。她就自动把这句话归结为不吃。

她点了点头,刚心安理得的把雪花酥放进嘴里就听到周砚悯说:“你喂我吧。”

秦漫手指一顿,咬着雪花酥,又把手伸进了盒子里,却摸了个空。

一大盒雪花酥就这样没了?

因为要说话,她伸手把咬了一半的雪花酥从嘴里拿了下来。抿了抿嘴唇,带着愧疚:“不好意思,这是最后一块。”

“没事。我不介意。”

话音刚落,周砚悯就弯下身子,用嘴叼走了她手里被咬了一口的雪花酥。

秦漫眼睛微微睁大,举着的手还一直僵持着。

周砚悯刚吃了她剩下的东西?

一直到身后的周砚悯以为不明地说了一句“很甜”她才回过神。

周砚悯把嘴里的雪花酥咽下后,说:“喜欢雪花酥?下次我给你做。”

他记得上次回他家老宅的时候,秦漫就挺喜欢张妈做的雪花酥。

秦漫表情还算淡定,只是眼里多了期待的光芒:“你会做?”

周砚悯道:“不会,不过可以试试。”

他得找个时间回躺老宅找张妈学学怎么做雪花酥。

秦漫点头:“好。”

周砚悯帮秦漫吹干头发后才去洗漱。当时他搬出去的时候家里行李收拾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一家衣服,没办法,他还临时回家拿了一套睡衣过来。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秦漫已经上了床。屋内也只开了一盏适合看书的浅黄色灯光。秦漫正睡着里面看书,把最外面的位置留给了他。

周砚悯上床的时候秦漫翻页的手一顿。

表面表现得再冷静,还是有些不适应身旁忽然多了一个人。

秦漫本想看书,等到周砚悯再睡,她再睡。但周砚悯就像是猜到她的想法一样,望着手机,精神满满,丝毫没提出要睡觉的事,到最后倒是她先熬不住。

周砚悯注意到秦漫眼皮已经微微下垂,小声问道:“要睡觉了吗?”

“恩。”秦漫作息有规律,过了睡觉的点,眼皮已经打架,实在坚持不住了。

她用书签把看到的页数夹好后,放到一旁床头柜,身体下滑,拉过被子盖好。

周砚悯关掉灯光,动作熟练的把秦漫揽进怀里。

时隔一年多,他终于如愿睡上了主卧的床,怀里还抱着他肖想多年的秦漫。

快入睡时,他脑海里闪过一丝想法:果然,主卧的床确实很大。

作者有话要说:  周砚悯:床都睡了,人还会远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