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56章 第 56 章
 
周砚悯小时候疯得厉害, 而他家里又只有一个,他爸妈打又不舍得使劲打,骂了, 周砚悯又不听。真有一次把周母气着了,就揪着他耳朵说你等着,以后总有一个管得住你的,那时候你就知道厉害。

当时周砚悯还对这种话不屑一顾。现在想来, 他亲妈还真说准了。

这人说的不就是秦漫嘛,专门来克他的。

可他对着秦漫又没办法发火,只能生闷气。

他在心里自我安慰:没关系, 漫漫不说,他长着嘴巴,他说就好。

周砚悯看了一眼腕表已经凌晨, 偏头对秦漫说:“时候不早了, 你明天还要上班,我先送你回家?”

秦漫不喜欢酒吧的环境, 早就坐不住想走了, 只是听到周砚悯的话, 目光淡淡地斜了他一眼:“《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是什么?”

“啊?”

周砚悯一时懵了。不知道是因为秦漫一句话终于超过了两个字还是因为秦漫的问题来得太突然。

秦漫却没再继续解释,在舞池里找到的身影, 朝他走去。

周砚悯本来正拿出手机搜索着什么, 见秦漫要走, 连忙起身跟上秦漫, 手上动作却不停。他一边盯着手机,一边时不时抬头望向前面的秦漫,怕一不小心跟丢。

没过两秒,搜索的页面跳了出来。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 处暂扣六个月机动车驾驶证

哦,他喝酒了。

他“啧”了一声,抬手随便招了一个酒保,从钱包里抽了一沓现金给酒保,让他安排找个代驾。

酒保拿过钱,忙不迭地去安排。

这边周砚悯刚安排完酒保的事,一转头就看到秦漫用手挡在嘴边和那小白脸说着什么话。

一天内堆积的不悦感瞬间爆发了。

他大步朝两人走去。

周砚悯伸手拉过秦漫,把她带到身边:“聊什么呢?”

周砚悯掌心很热,秦漫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

没有发现周砚悯身上的敌意,见他过来,冲他抬了抬手,一面跟着音乐摇摆,一面说:“秦,下次再找你一起玩啊,到时候带上你老公一起。我还要继续玩,就不送你们了。”

酒吧里的音乐声太大,说话几乎要用吼才能听清。

秦漫表情淡淡,没应声。

周砚悯倒是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应下的邀请。只是心里却止不住地腹诽:去你的一起喝酒,谁愿意和你一起喝酒。

秦漫实在受不了酒吧的音乐,和打过招呼就准备走,但腰间那只手却一直没有松过,让她想忽视都难。

刚才找的时候没发现这是舞池中央,现在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周围堆积了不少人,想出去有些困难。

是周砚悯护着她,在前面开路,替她挡了拥挤。

出了酒吧,腰间那份热度就散去了。周砚悯之前问也不问的把手放在她腰上,此刻却绅士地松开了手,让秦漫有些没缓过来。

“我车在前面。”周砚悯指了一下前面的奥迪,怕秦漫误会,又特意补充道:“我叫了代驾。”

“哦。”秦漫点头,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看这样子并没有打算坐他车的意思。

秦漫来时没开车,回家的时候也只能打车。当着周砚悯的面,她坐上了出租车,为周砚悯留下一堆尾气。

-

周砚悯赶时间,一路上让代驾开得快,又抄了近路,比秦漫早到家。

一回家,他就马不停蹄地堵在秦漫门口。

他在秦漫家住了这么久,早知道秦漫家的密码,但怕未经允许进屋又惹秦漫生气,只能在门口等。

秦漫远远地就看到了周砚悯,但因为是打车没法直接开进车库,只能在门口下车。

下车后,她全程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地从周砚悯面前路过,没有露出一个眼神。

周砚悯同样也没有出声就静悄悄跟在她身后。

就在秦漫以为周砚悯没什么话要说,输入密码开门准备进屋的时候,后面伸出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她放在门锁上的手背。

秦漫下意识想挣脱往回抽了抽手,却发现周砚悯握得很紧。

周砚悯今天穿了一件衬衣,大约是嫌热,袖口被他往上卷起,露出手腕部分,能清楚看到周砚悯因为用力而凸起的青筋。

秦漫音调冷得吓人:“放手。”

那天她收到周砚悯礼物的时候,她就很想把所有礼物砸到周砚悯脸上。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会生气,又很好哄,只要你稍微哄一下,我就可以什么都计较,不生气。一口气憋到了现在。

周砚悯放开了手,却没有打算让秦漫走,双手环住秦漫的腰,从背后抱住了她,近乎贪婪地低着头把头埋进秦漫的脖颈里,嗅着她的味道。

秦漫身体一顿,闻到了周砚悯身上淡淡的酒味。

但一想到他们现在的情况,周砚悯还能潇洒的去酒吧喝酒,反手一个胳膊肘朝周砚悯小腹撞去。

秦漫正在气头上,手上力气也没收着,着实有点重。周砚悯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松开手。

周砚悯讨好的蹭了蹭秦漫的脖颈:“我知道我骗你不对,但当时太蠢了又没有别的办法就想把你留在身边,想让你也爱我。我知道你生气,我可以继续哄,哄多久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献殷勤的机会。但是别把戒指摘下来,也别跟我提分手更提离婚可以吗?”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

回来的路上,他也就想明白了,秦漫不可能真的把戒指丢了,估计是气话。但一想到秦漫没戴戒指,心里还是膈应,不舒服。

秦漫手指微微蜷缩,想拒绝,可是又会不受控制地被周砚悯的小动作俘获,对着他根本没办法生气。

她沉默了片刻才很轻地“恩”了一声。

-

正如那晚周砚悯说的那样,之后的每一天,周砚悯都在上赶着献殷勤。从每天必不可少的玫瑰花再到亲手做的饭菜送到秦漫公司。

两天后,他终于让秦漫重新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

秦漫其实气也早就消得差不多了,周砚悯骗她这事远远没有比周砚悯喜欢她这事来得刺激和吓人。

她从周砚悯喜欢她这事缓过神后,更多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砚悯。

秦漫不敢想象周砚悯是喜欢她的。她无趣,脾气也不好,不如任遥,可现在忽然知道周砚悯喜欢她,莫名觉得不真实。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任遥的再次出现。

那天秦漫刚开完会回办公室就接到前台电话,说是有一位姓任的小姐找她。

当时她并没有想到会是任遥,毕竟在她印象中,她和任遥不熟。毕业后除了那几次因为周砚悯的意外,他们也没有联系过。所以骤然听到一位任小姐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合作方里哪位姓任的身上套。

大约是知道秦漫的猜忌,任遥主动拿过前台的电话和秦漫说话。

“秦漫,我是任遥。”

秦漫眉梢上挑,有些意外,转而问:“有事?”

“没事,就想和你叙叙旧。我看你们旁边有家咖啡厅还不错,方便陪我去那边坐坐吗?”也许是怕秦漫不答应,任遥还特意加了一句“有一些关于周砚悯高中的事,你想知道吗?”

-

秦漫公司位于商业中心,不少公司也都聚集在这儿,旁边卖咖啡的店铺不少,但称得上环境不错的咖啡厅只有一家。

正值上班时间,秦漫过去的时候,咖啡厅人不多,只有稀稀疏疏几个人抱着电脑在处理工作的事。如果不是只有任遥是唯一一个没有拿电脑工作的,秦漫差点没认出她来。

任遥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正低着头,看着一本从咖啡厅里随手拿的杂志。

一向注重打扮的她今天难得地没有化妆,干练的短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留长,已经过肩。但任遥却没有打理,只松松垮垮地扎了一个低马尾。

最主要的是她身旁还放了一个蓝色的小型行李箱。

秦漫垂了一下眼眸,对于任遥的装扮有些意外,扫了一眼旁边的人确定自己没认错后才大步走了过去,落座在任遥对面。

一道阴影落在桌面,任遥抬头,这才发现秦漫来了。

秦漫刚落座,咖啡厅的店员就拿着饮料单过来了。

店员微微弓着身把饮料单递给秦漫:“您好,需要点什么?”

秦漫只扫了一眼菜单,没有接:“一杯柠檬水就好。”

“好的。”店员点头,收过饮料单往餐台去。

店里的背景音乐是那种舒缓的钢琴小调,适合用来谈话,但奇怪的是,秦漫和任遥相互对望着,却都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半响,任遥先沉不住气,笑了一下,用一种询问又带着八卦的语气对秦漫问道:“诶,你知道高中的时候周砚悯就喜欢你吗?”

秦漫瞬间呆住了,表情可以用错愕来形容。

任遥刚才说什么?周砚悯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她?

她以为周砚悯喜欢她,是结婚过后的事,却没想到这么早,高中的时候,周砚悯就已经喜欢她。

秦漫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

周砚悯喜欢她,正如她喜欢周砚悯一样。

她嘴唇微张,有好多话想问任遥,但店员已经端了一杯柠檬水走来。

正是夏季,店里的饮品大多是冷饮。店员贴心地给秦漫那杯柠檬水里加了三四块冰。

秦漫轻声说了“谢谢”后接过店员手里的柠檬水。

短暂的沉默还有手心的冰凉,让她微微缓过神。

冰冷的水杯,在秦漫手里很快起了水珠。她松开玻璃杯,扯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语气看似自然的问:“你为什么会突然和我说这个?”

如果不是她太过于了解任遥,刚才某一刻,她甚至都怀疑任遥是不是周砚悯故意找来的说客。

“聊聊呗,反正我都要走了。”任遥语气随意,不像是装的。

秦漫目光扫过任遥旁边的行李箱,但出于礼貌却没有主动问任遥要去哪儿。

任遥也没有说,她撩了一下前面散开的头发,继续说:“同学聚会的时候,周砚悯那些话说得挺对的。”

秦漫微微挑眉,忽然想起来聚会那天,周砚悯说去散烟味的那段空白时间。

周砚悯和任遥说了什么?

任遥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我们家里情况复杂,我爸在外面和其他女人也有儿女。我妈为了让我能够稳定地位,养成了我努力讨好身边所有人的性格,对我也越来越严厉。高考的时候,我没能考到她满意的分数,她就送我去了国外。然而我大学一毕业,她就让我回国和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结婚,你说可笑吗?”

秦漫不发一言。

“我不愿意,也不甘心,但我为了讨我爸妈的欢心也不敢拒绝,只能一拖再拖。周砚悯那天问我装得累不累。累,很累。我也不想戴着面具一直过下去。”任遥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和别人交谈,可以的话,我更喜欢直接一个人呆着。”

秦漫无法评判任遥的任何行为,她也明白任遥现在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听众。

随后,又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原来周砚悯找任遥是说这个。没告诉她,是怕她多想吗?

任遥用咖啡勺漫漫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你知道高中的时候,周砚悯望向你的目光是什么样的吗?”

秦漫微怔,身子却不自觉地往前倾,想要听清任遥的话。

“带着光。眼里只容得下你一个人。”任遥一想到那时候犯过的蠢,还以为周砚悯主动和她说话是对她有意思便笑了一声,把这事当笑话一般说给了秦漫听。

秦漫静静地听着,思绪却不自觉地飘远。

这一刻,她迫切想见到周砚悯。想问周砚悯任遥说的是不是真的。

“秦漫,我很羡慕你,甚至嫉妒。好像我渴望的东西,你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嗐,不说了,跟你说了这么多我飞机都要晚点了。走了。”任遥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起身,推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秦漫在座位上坐了一小会儿才离开。

她和周砚悯已经错过太多的时间,她不想再因为这些小事而耽误。

她现在就想听到周砚悯的声音。想告诉他,我也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

秦漫刚把手机拿出来,还没来得及拨打周砚悯的电话,秦瑾的电话倒是先拨了过来。

她滑过接听键:“哥。”

电话那边秦瑾声音格外的着急:“漫漫,你在哪儿?快来医院,爷爷状况不太好。”

作者有话要说:  《道路交通安全法》法规是来自百度的。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