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58章 第 58 章
 
老爷子当时晕倒后, 家里阿姨慌了神,叫救护车也是送到了最近的医院。但这家医院外科方面却不是最好的。

周砚悯等老爷子情况稍微好一点后,立马联系自家医院的人帮老爷子转了院, 又找了最好的外科医生给老爷子检查。

这脑科医生据说是外科方面的权威,已经一把年纪了,头发也白了一半,看过老爷子的检查报告后说的话却和之前那位年轻医生一样。

只能保守治疗。

周砚悯怕秦漫难过, 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安慰道:“没事,国内不行, 我们就去国外问问,看能不能治。”

秦漫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她私下里问过医生,老爷子脑内出血太多, 再加上又上了年纪, 现在只能吊着,要想完全康复, 可能性不大。

在医院住了几天后, 老爷子逐渐恢复了不少, 虽然话还是说不太清楚,但也能说一两个字。之后, 公司的一些老股东听闻了老爷子进医院后, 都纷纷过来探望过。

倒是秦青山一家反而还是最后来探望的。不过他们事先不知道老爷子换了医院先去了原来的医院。一打听, 老爷子几天前就转院了, 脸上表情不太好。

一番打听到老爷子现在的医院后,才忙不迭地过来。

一进屋,大伯母先是对着老爷子一阵哭哭啼啼说着老爷子进医院后他们一家有多担心,又不免抱怨两句秦瑾没把老爷子照顾好, 才害他进了医院。

老爷子想说话但说不出口,只有眼睛在眨动着。

大伯母也没想到老爷子这次进医院病得这么厉害,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沉默了片刻,开始四处打量着病房环境。

这是家私立医院,环境好,用的医疗设备都是进口的,但价格也高得离谱。更何况周砚悯提前和医院里的人打过招呼,让他们照顾好老爷子,配了最好的医生和护士,就连病房也是里面最大的。

大伯母扫视了一圈,咂了咂嘴。老爷子这边神志不清,她又想到之前白跑一趟的事,难免对沙发上正在办公的秦漫甩脸:“怎么回事?爸现在状况本来就不好,你们还给他转院,不是故意折腾他吗?你们安的是什么心?”

为了照顾老爷子,秦漫基本上把病房当成第二个家,又把电脑搬了过来,在病房里办公。听到大伯母的话,扫了他一眼,根本没搭理。

秦漫的行为在秦青山看来那就是目中无人。他上去直接把秦漫的电脑关上,教训道:“你大伯母和你说话,你这什么态度?!”

秦漫掀了掀眼皮:“爷爷醒来有两天了,之前怎么不见你过问,现在倒是耍起威风来了。”

从老爷子进医院那天,秦青山一家人浩浩荡荡来过又走后,就没有再过问老爷子的情况。现在估计不知道是从哪儿听到老爷子醒过来后,才想起来探望。

大伯母当即不乐意,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爷子,尖声囔囔道:“哎,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们不过问,我们也担心啊,那不是你们说要好好照顾老爷子嘛。现在当着老爷子的面,把这么大一口锅丢给我们,我们可不干啊。”

大伯母说话的时候,正好碰到来查房的护士长。护士长拧着眉,瞥了一眼大伯母,没好气地说:“瞎囔囔什么,不知道病人需要静养吗?”

大伯母被护士长吼了一通,倒是老实了,撇了撇嘴巴,不再说话,只是表情怎么看都是憋着火。

“爷爷,我和大伯出去谈,你睡会儿午觉。”秦青山毕竟还是老爷子的儿子,老爷子现在又病着,秦漫还是不愿意在老爷子面前和秦青山撕破脸皮。

她细声和老爷子说了一声过后,睨了一眼秦青山和大伯母往外走,示意他们跟出来。

-

大伯母端着手,也不见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懒洋洋的说:“小漫啊,都是一家人。我们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老爷子现在神志不清,只能瘫着,我们还是先好好商量一下遗嘱的事。我们家青山现在是老爷子唯一的一个儿子,那肯定得占大头。”

“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早就嫁去了周家,按理说,遗产这事儿和你应该没关系了。但是你大伯和大伯母呢,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该给你的还是会给你,但不是你的,就别多想。”

秦青山在旁边没有说话,显然也是赞成他老婆的话。

秦漫只觉得心寒。老爷子现在情况还不是最坏的时候,他儿子和儿媳妇就已经在这儿想着遗产的事。

如果她没把这两人叫出来,他们是不是打算当着老爷子的面说这些话。

她沉着脸扫过两人,声音冷得吓人:“你们还是人吗?爷爷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你们就已经开始说这种话。要是真有什么意外,也有律师商讨遗嘱的事,轮得着你们在这儿商量,谁给的脸?”

“嘿,你怎么说话的。”大伯母伸手指着秦漫,“果然是没爸妈的孩子,没教养。”

如果换做以前,秦漫听到这种话定然会受影响,但现在她一心挂念着老爷子,不欲和他们争辩,甚至骨子里是不屑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没有给秦青山和他老婆一个眼神,转过身就回了病房。

大伯母一见秦漫这个态度,在身后骂骂咧咧说了一通粗俗不堪的话语。

等她骂舒服了,又偏头对秦青山问道:“我们这两天还来看你爸不?”

秦青山想了想,摇了摇头。

老爷子这个情况,已经算是半瘫,就算这个时候老爷子立了遗嘱,他也可以以神志不清为理由说遗嘱不成立。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在老爷子面前装模作样,直接拉着老婆就离开了医院。

离开医院的时候正好遇到救护车上送来抢救的病人,因为医生忙着抢救,不小心撞到了他,让他皱着眉看了两眼,恰好看到因为车祸而导致满脸是血的病人。

他看了一眼,立马嫌恶地别过头,拍了拍刚才被一声撞过的地方,嘀咕了一句“晦气。”

-

周砚悯最近分身乏术,老爷子这边身体出了问题,而国外的分公司好像又出现了问题,让他和余燃焦头烂额。

余燃查到国外的事可能是几个不安分股东搞的鬼。知道这事后,他第一时间告诉了周砚悯。

“这群老匹夫一面拿着你赚的钱,一面又想方设法地想把你赶去国外。操。”

周砚悯手指敲在桌上,没有说话,眉头却越皱越深。

余燃看了一眼周砚悯,知道最近周砚悯身边堆积了很多事心烦,便没再继续提这事,转而问道:“嫂子那边情况怎么样啊?”

提起这个,周砚悯脸色更不好。

“漫漫最近因为担心老爷子,瘦了一大圈,我看着都心疼。”

秦漫最近食欲也不好。别说正餐,就连平时喜欢的小甜品也不怎么碰。昨天他特意给秦漫做了她喜欢的雪花酥还有烤的小饼干,秦漫兴致也不高。

但大约是看出他的担心,秦漫还是小口小口吃了一些,剩下的全部收好让秦瑾带回家给秦森了。

最重要的是秦漫最近晚上失眠很严重,晚上要他哄着才能睡着。半夜也会惊醒。周砚悯浅眠,秦漫惊醒后,他也会跟着一起醒。

有好几次,秦漫惊醒后,会立马下床病房看一眼老爷子,看到老爷子呼吸平稳,心电监护仪上还有心跳后才会缓过神。

他知道秦漫是老爷子一手养大的,秦漫对老爷子感情很深。但每次看到这样的秦漫,他还是会忍不住地心疼。

如果对于其他人,余燃张口就能来一堆安慰的话。但他和周砚悯太熟了,那些随口而出安慰的话实在没必要。

他知道那些话并不能真正安慰到周砚悯和秦漫。

余燃玩着手里的笔,漫不经心道:“分公司那边需要人过去的话,我去吧,你就留在国内,也方便。”

最普通的一句话,却是线下实在的安慰。

要是分公司真出点什么事,以秦漫现在这个情况,周砚悯肯定不放心离开。反正他一个孤家寡人,国外国内都习惯了。

“谢了。”周砚悯别的话也没多说,拍了拍余燃的肩膀。

“嗐,都是兄弟客气什么。”余燃反手一巴掌拍在周砚悯背上:“你要真不好意思,麻烦这个月奖金多打一份到我卡上。”

周砚悯笑骂:“滚吧。”

被余燃这么一岔和,周砚悯倒也没之前那般心烦,又和余燃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

正说到一个项目时,他手机铃声响起。

周砚悯手微微抬起,示意余燃等一下再说。

他顺手拿过旁边的手机。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来电显示,眉心微跳,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是医院护士长的电话。

怕和上次一样秦漫无暇顾及他,特意和照顾老爷子的护士长打过招呼,也留过电话,如果老爷子有什么情况,让护士长第一时间通知他。

他表情不太好的接过电话。听到电话那边医院声音有些吵闹,在吵闹声中,护士长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周总,周夫人的爷爷现在状况很不好,已经推进急救室了。您还是尽快来一趟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快中秋了,那就来一波抽奖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