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62章 第 62 章
 
秦漫看到衬衣还有领带的时候表情格外复杂。

她以为周砚悯是和她说的玩笑话, 却没想到周砚悯当真把她睡裙拿走,还留下他的衬衣还有领带。

秦漫沉默了片刻,拿过衬衣, 放在鼻尖细细嗅了一下。

她和周砚悯明明用的同一种沐浴露,但她总觉得周砚悯身上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要好闻一些,带着属于他的味道。

想到什么, 她又看了一眼床上。

还好,没留皮带。

皮带这种东西太过于私人化。周砚悯如果真的放,她大概也会抱着吧。

虽然上午和周砚悯争执时不愿意抱着周砚悯的衬衣入睡, 但当秦漫洗漱好,上床休息时还是把衬衣抱得紧紧的,就好像周砚悯一直没有离开。

她想周砚悯了。

-

周砚悯下飞机后, 先去看了余燃。

余燃伤口不算深, 再加上年轻,恢复得也快, 这两天指标已经恢复正常, 只是需要留院查看。

他本就能说会道, 再加上那一张脸,在医院里很吃香, 把这层楼的护士哄得经常往他这儿跑。

那天他正和一个金发碧眼的护士吹着牛逼, 一转头就看到周砚悯推着行李箱沉默地看着他。

他嘴巴张大了一些, 缓了两秒才回过神:“周哥, 你怎么来了?”

周砚悯面无表情,推着行李箱进了病房:“来看你死没有。”

本来刚和秦漫分开,心情就不爽,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余燃和女护士谈笑风生, 顿时更不爽了。

余燃还处在周砚悯居然舍得嫂子跑国外来了的惊讶中,没有发现周砚悯的情绪:“周哥,你这是一下飞机就过来看我了?”

周砚悯把行李箱推到角落边上,语气不冷不淡道:“我过来只是因为现在国内天还没亮,我不想打扰她睡觉,便顺路过来跟你了解情况。”

两秒内,余燃收好刚才那副感动的表情,哀怨地盯着周砚悯。

周砚悯知道余燃什么德行也没搭理,看了一眼时间,算着秦漫差不多起床了,和余燃说了一声就拿着手机去一旁的窗边打电话。

秦漫电话接得很快,就好像是可以在等他的电话一般。

这个时间,国内还是早晨,国外却已经入夜,灯火通明。

周砚悯盯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对电话那边的秦漫问:“这么早就起来了。”

秦漫正在刷牙,听到周砚悯的问题,含糊地应了一声。

很奇怪,明明之前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一个人睡,但昨天晚上没有周砚悯的怀抱,只有衬衣,好像怎么样都睡不安稳,天刚亮的时候,她就醒了。

她怕接不到周砚悯电话,随时都带在身边。刚刚一听到电话响就连忙接了起来。

周砚悯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余燃一眼,见余燃正和护士说着什么,没往这边看,才用手掩着话筒,低声问了一句:“昨晚有抱着我的衬衣入睡吗?”

正在漱口的秦漫又被呛住。她咳了两声,迅速反驳:“没有!”

周砚悯从秦漫慌张的话语中听出什么,嘴唇轻轻勾起。

“没有?那可惜了。”他话音一转:“没关系,我今晚会带着你的睡裙睡。”

电话那边没了声响。隔着电话,周砚悯都能想象到秦漫红着耳朵,用那一双含情眼瞪他的模样。

-

只分隔了一天,秦漫和周砚悯却像累积了很多话语要说。一直到温施雯已经把车开到了公司,才挂电话。

挂电话的时候,秦漫看到上面的时间,微怔。

她居然和周砚悯聊了一个多小时,可是明明好像什么都没聊。

不管怎么样,这一通电话给秦漫带来了一丝慰藉,让她放松不少。

然而这份轻松感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打破。

今年秦氏重点投资的一个海外项目被苏可可截胡。

不用猜,肯定是秦青山联合苏可可搞的鬼。当然其中占大头的肯定是徐叔。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秦瑾这边刚答应这个月会比上个月多十个点的利润,那边项目就被苏可可截胡。

苏可可通过徐叔的帮忙找到秦氏一笔钱的漏洞,利用这个漏洞攻击秦瑾和秦漫合同不严谨。投资方被苏可可说得犹豫,迟迟没有签下合作。

秦漫知道消息后忙不迭地联系投资方,重新谈合作,视频会议更是一个小时起步。

投资方以前和秦氏有过合作,比起苏可可的小公司更愿意相信秦漫。但她们也知道最近秦氏内部矛盾严重,担心秦氏被分割。

因此,一直犹豫不决,吊着秦漫和苏可可双方不肯给个肯定的答复。

-

国内外有时差,再加上秦漫和周砚悯都有自己的事业要忙,忙起来的时候,一天只能打一通电话。最好的时候,是两人都有空闲,可以视频。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被一场意外打破。

那天周砚悯刚和合作商吃晚饭,准备打车回公寓就听到有人用中文叫住了他。

周砚悯听到招呼楞了一下,打量了几眼,认出这是之前秦漫的朋友,好像是叫什么?

是个自来熟,没等周砚悯反应过来就已经大大咧咧地勾上周砚悯肩膀:“哥们,你怎么在这儿?是和秦过来度假吗?”

周砚悯不动声色地把的手从肩膀上拿下去,语气不冷不淡:“不是。出差。”

对着和秦漫大半夜出去喝酒的男人,他实在提不起什么好脸色。

神经粗犷,没有发现周砚悯的敌意,还在面露可惜:“我还以为你和秦一起的。”

周砚悯格外不悦,他很不喜欢再说起秦漫那种熟络感。

他微眯着眼,打量着:“你和我老婆很熟?”

周砚悯平时不叫秦漫老婆,但此刻告诉,就是在故意提醒,他和秦漫的关系。

“我们是大学同学。”摆摆手,指着前面的小酒吧,“我和朋友约了要一起去喝酒,你要一起吗?”

周砚悯刚结束一场应酬,本不想再去,但目光一转,盯着看了两眼同意了。

小酒吧从外面看上去破旧,里面人却不少。喜欢结交朋友,他和周砚悯过去的时候,一堆男男女女已经在等他了。

他把周砚悯介绍给那位朋友认识。

周砚悯节制,别看手上一直拿着酒杯,但自始至终也没喝两口。

他没忘记过来的事,故意趁着几杯酒下肚后,才走过去套话。

周砚悯朝举了一下杯子,看似不经意地问道:“上次秦漫在的时候,你的话好像没说完。你认识我?”

被一群人灌了不少酒,头已经开始晕了,但看到周砚悯举杯还是下意识跟着举杯。他喝了一口酒,手上还在胡乱挥舞着:“这事秦不让我告诉你,我和你说了,你不要告诉她。”

他打了一个酒嗝:“你知道秦漂亮吧。以前我们学校追秦的人可多了,但她每次拒绝都说有喜欢的人。”

周砚悯听到说大学追秦漫的人很多时,微眯了一下眼睛,透露出一种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窥觊的不悦感。后面一听秦漫说有喜欢的人,握着玻璃杯的手不断捏紧。不悦感瞬间变成浓浓的醋意。

秦漫有喜欢的人!

是谁?!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没注意到周砚悯的情绪,喝了一口酒,继续道:“有一次我们学生会联谊。秦玩游戏输了,秦的追求者就趁机向秦提问,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周砚悯冷着一张脸,舌尖抵着上颚等着的后文。

他倒要听听秦漫喜欢谁,那狗东西有什么好的。

秦漫当时以为周砚悯已经和任遥在一起,喝了一口酒,借着游戏和酒劲把小时候被欺负,周砚悯帮她出气,再到他们高中成为同学,周砚悯喜欢她同桌的事一起说了出来。

微眯着眼,努力回忆着秦漫说的话:“后来,有一天,我从朋友口中知道秦要结婚了,还故意发消息对她打趣这么快就忘记你小时候喜欢的人呢?秦沉默了两秒,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他。”

周砚悯“啧”了一声,高中同学,还结婚,怎么越听越耳熟?

操,那狗东西不就是我吗?

周砚悯倒吸了一口气,心跳也变得不受控制起来。他拿过手边的酒一饮而尽,缓解情绪。

他已经不记得小时候帮秦漫出气的事,但他不敢相信他和秦漫原来这么早就已经认识。

原来那个时候秦漫就喜欢他。

这一瞬间,所有的事都得到了解释。怪不得秦漫会格外在意他和任遥的关系,会因为任遥的事而生气。现在想来秦漫当时的行为不就是吃醋吗?!

现在一想到秦漫也喜欢他,而他高中的时候不敢表白,让他们错过这么长的时间,顿时一阵懊悔。

正这样想着,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是秦漫。

只要有时间,就会打电话,是两个人不用言说的默契。

他迫切地拿过手机,甚至还来不及和打了一声招呼,就大步走出了酒吧,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还不等秦漫说话啊,他先开口问道:“漫漫,你是不是想我了?”

秦漫想不想他,他不知道。但他很想秦漫,想立马见到秦漫。想抱她,想亲她。

更想问秦漫嘴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恩,阿悯,我想你了。”秦漫毫无保留地述说着她的想念。

这下换周砚悯沉默了。

太要命了。

明明先挑起这个话题的是他,但被秦漫一句话撩拨得说不出话的也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