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引诱 > 第69章 番外(四)
 
秦漫是临时决定回老宅的。

周砚悯晚上有应酬, 怕秦漫晚上不好好吃饭便和秦瑾说了一声,让他晚上下班顺路带上秦漫回老宅蹭个饭。

没想到用过晚餐后,秦漫和秦瑾又多聊了一会儿,导致秦漫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 只能让司机过来接。

司机是秦漫怀孕后, 周砚悯特意给秦漫请的。为的就是怕他不在身边, 没人给秦漫开车。

司机第一次来老宅,有些不熟悉, 绕了路,到老宅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周砚悯不在身边,没人陪秦漫讲话, 她又不敢玩手机怕晕车, 一路上都闭着眼假寐。

“叮~”

前面司机手机传来一阵短信的声音。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闭眼假寐的秦漫, 发现并没有把人吵醒,趁着红绿灯的时间,正准备把手机调为静音,却看到了短信内容。

他抬头又看了一眼秦漫,嘴唇微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到门口时,司机就把车停了下来没有进车库。

秦漫并没有睡着,车辆停好后, 她就睁开了眼。

她看了一眼车窗, 还没来得及说话,司机主动解释道:“秦总,周总让我去接他。只能把你送到门口了。”

“嗯。”

秦漫很轻地应了一声, 没说什么,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她已经拉开了车门,却忽然想起什么,停了动作。目光扫向前面的司机。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秦漫的目光,立马正襟危坐:“秦总还有吩咐?”

“嗯,开车去酒店。”秦漫收回目光,重新把门带上。

-

五星级酒店内,一个隐秘性很好的包厢里,几个商人正促膝而谈,桌上摆放着极品好酒好烟,极具奢靡。

“周总年轻有为啊。来,我们再碰一个。”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双线拿起酒杯转向旁边的周砚悯。

说话的人比周砚悯年长,算是长辈,周砚悯不好拂了他的意思,只能顺手拿过旁边的茶杯举起来要和他碰杯。

“哎,周总怎么喝茶啊。小丽,还不帮周总倒酒。”中年人给旁边年轻的女秘书使了个眼色。

女秘书自然明白老板的意思,立马起身,要为周砚悯倒酒。

已经入秋,女秘书却像是不怕冷一般只穿了一件吊带,前面的风景随着起身的动作而波荡起伏。

周砚悯蹙眉,甚至还因为女秘书的动作身子往后退了一下,拒绝的意思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余燃立马上前挡过女秘书进一步的动作,笑呵呵的对中年人说:“不好意思,我们周总家里管得严,不让喝。我家里没人管,来,王总,我陪你喝。”

王总对周砚悯的事也略有耳闻,再加上余燃一番话说得面面俱到,他也顺着这个台阶下去了,没再让女秘书给周砚悯倒酒。

酒过中旬,周砚悯不可避免地还是沾了两杯酒。没办法,只能给家里司机发短信,让他来酒店接人。

一顿饭的功夫,几人便将合作谈得差不多。有人提议时间还早要赶往下一场也被周砚悯婉言拒绝了。

众人见周砚悯实在不感兴趣,便也都散了。

包厢的人散去后,只剩下周砚悯和余燃两个人。余燃喝了不少酒,脸上有些泛红,正靠在座椅后闭目养神。

他和周砚悯都喝了酒,没办法开车,司机还没来,外面又冷,便只能先在包厢等着。

周砚悯低头在袖口嗅了嗅,一股烟酒味,甚至还沾染上了一丝淡淡的香水味。他面露嫌弃,接着,站起身来,离余燃远了些。

“啧,全是味。你离我远一点。一会儿回家漫漫闻到又不舒服。”

从秦漫怀孕过后,周砚悯怕烟味对秦漫和小孩儿不好,就默默地把戒烟提上了行程。最开始还是会忍不住,但也没敢当着秦漫的面,只能去卫生间,开着排气扇抽,后面渐渐地也就把烟戒了。

“周哥,我们将讲点道理好不好。要不是我拦着,这一身味道都在你身上了好吧。”余燃听到这话,“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控诉着周砚悯。

余燃今晚确实帮周砚悯挡了不少酒,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大舌头。

周砚悯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不行,一会儿得先让司机送我去附近商场买件衣服,一身味道。”

余燃张嘴刚想对周砚悯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但嘴唇刚张就意识到周砚悯换衣服也许不是因为他自己受不了这个味,是怕秦漫受不了,又默默地把嘴闭上。

“怎么还没来?”周砚悯没注意到余燃的表情,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表情有些不耐烦。正想给司机打电话,结果一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秦漫。

他怔了两秒,下意识往秦漫那边走,却在距离秦漫一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老婆,你怎么过来了?外面冷,怎么才穿这么点?”

秦漫低头扫视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已经入冬,又是深夜,外面气温骤冷。她穿得也不算少,黑色高领毛衣再加上过膝的羽绒服,怎么看也不像是穿得少。

“不冷。”她自动忽略了第一个问题,没说原因。

两个月前,秦漫有一位翻译助理也怀了孕。也许是因为两人都怀孕的缘故,让她看起来没有以往那样不近人情,那位助理也变得爱和她探讨一些关于宝宝的事。

而最近几天,那位助理一改往常,没有兴奋地和她讨论关于宝宝的事,时常走神,脸上亲切的表情让人想忽视都难。

秦漫知道有些孕妇会在怀孕期间患上抑郁症,她观察了助理两天,害怕助理情绪不稳定,终于在今天上午把人请进了办公室闲聊。

闲聊中,秦漫知道助理的老公居然在她怀孕期间出轨了。秦漫一时愕然,不知该说什么。

助理拉着秦漫的手哭着情真意切地和秦漫说了一大堆,甚至动了打胎的念头,好在后面秦漫劝了下来。助理最终决定离婚自己生下宝宝,只是言语中一直提醒秦漫也要提防这类事的发生。

秦漫怀孕这五个月为了宝宝的健康,周砚悯一直没敢碰她。再加上孕妇本就心思敏感,听了助理的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以至于晚上周砚悯让司机去酒店接人的时候 秦漫才会想也不想的要跟上一起。

秦漫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让司机跟着自己找服务员带路去了周砚悯的包间。她见包厢门微掩着没关,就特意没有出声,静静地听着周砚悯和余燃的谈话。那一刻她才明白周砚悯暗地里给了她多少安全感,又有多在乎她。

“走吧,回家。”她抿了一下嘴唇,难得地说了谎,又主动朝周砚悯伸出了手。

周砚悯往前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迟疑。

秦漫瞬间明白过来,周砚悯是怕身上的烟酒味熏到她。她没多说,上前直接抓住了周砚悯的手。

周砚悯表情有些诧异。

难得见秦漫这么主动,他便没有再松开,伸手与秦漫十指相扣。

秦漫表情自然地又对余燃询问道:“这个点不好打车,我们先送你回家?”

余燃笑了一下:“谢谢嫂子,不麻烦了。我再歇一会儿,醒醒酒。”

本来周砚悯最开始的想法就是让司机先把余燃送回家,但现在反而不愿意打扰他们小两口。

秦漫见余燃答得情真意切,倒也没再勉强,和他说过一声后便带着周砚悯走了。

包厢的门大打开来,余燃靠在沙发上盯着周砚悯和秦漫的背影,莫名心里一痒,大脑疯狂地叫嚣着一个想法。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受控制地把电话拨了出去。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余燃早已经习惯这种应酬的生活,再加上又年轻,坐着休息一会儿的时间,酒已经清醒了不少,但此刻还是像醉的一样,声音有些飘又带着某种委屈感:“我喝醉了,没人管。”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余燃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拧着眉头出声:“温施雯?”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叹气声:“把地址发给我。”

-

“来。今天的维生素。”茶几上瓶瓶罐罐劝是钱满的营养品。周砚悯拿出每天的用量放在手心递给秦漫。

秦漫肚子越来越大了,每天需要补充的营养周砚悯一点不敢耽误。他知道秦漫不喜欢吃药,哪怕是营养品也不行,就每天固定时间盯着秦漫吃。

秦漫一看到周砚悯手上的维生素表情不太好。刚开始吃这些维生素的时候她还没这么反感,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对复合维生素就越抗拒,总觉得有一股不舒服的味道,有几次她咽下去的时候都有些反胃。

她面色不霁地接过各种营养品,表情难堪到这些不是补品而是毒/药。

她挑挑选选拿了一颗正准备放进嘴里,想到什么偏头对周砚悯说:“你帮我冲一杯果茶吧。”

“行。”吃药的时候别说秦漫就是想喝一杯甜水,就是想要其他的,周砚悯都会满足。

只是烧水的时候花费了一点时间。等他端着泡好的果茶过去的时候,秦漫已经将手里的药都吃完了。

大约是被那些药苦到的缘故,他刚把水递过去,秦漫就揭过咕噜喝了一大口。

“今天这么乖。”周砚悯见秦漫不需要他督促就把药吃完了有些诧异,但没多想,在秦漫嘴角轻啄了一口,以示奖励。

秦漫嘴里含着水的缘故,只含糊的应了一声,也没有反抗,看起来特别乖。

之后的日子秦漫一直表现得很乖,给药就乖乖吃,周砚悯也一直没有发现异常,直到两个星期后,周砚悯休假在家陪秦漫,给宝宝做胎教,讲故事的时候意外被沙发上某样东西硌住。

周砚悯拧着眉头,往身后的沙发摸了一下,摸到一个小圆粒一样的东西:“什么东西?”

“什么?”秦漫正躺在周砚悯身上,听到周砚悯的声音,下意识瞥了一眼周砚悯手上,但也没太在意。过了两秒,她忽然想起来什么,眼皮一跳,表情难得的有些慌乱。

她缓慢地从周砚悯身上起来,又平静地往旁边沙发缩了过去。

周砚悯正在研究那个小圆粒,没太在意秦漫的动作。

这些颗粒莫名长得很眼熟。

片刻,他脑海里突然闪过某种东西的模样。

这不是秦漫的复合维生素吗?!

秦漫心里咯噔一下。

她一看周砚悯的表情就知道周砚悯已经发现了。

周砚悯把那颗药放在桌上,又不信邪地往沙发的每个角落掏了一遍。

收获良多。

每个意想不到的角落,都塞满了不同的营养品。

周砚悯一时被惊住。

他没想到沙发里居然藏了这么多。转而,又想到了这段时间秦漫一到吃药的点,不是想喝水就是想吃其他东西。他以为秦漫是吃药太苦想吃点其他东西中和,却不想那是秦漫故意把他支走好往沙发里塞药。

秦漫趁着周砚悯掏药的时候就已经默不作声地起身要溜走。但没想到刚抬腿,周砚悯就把目光转向她。

周砚悯敲了敲茶几:“秦漫,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秦漫见证过很多大场面,也有着绝对的临时应变能力,但唯独没有面对过藏药被老公发现的经历。她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走了两步,语气尽量平静道:“我不知道。我有点累,先回房了。”

表情很冷,就是脚步慌乱。

周砚悯气笑了。他没想到秦漫居然还会幼稚地把药藏起来然后装无辜,还想跑。

见秦漫已经移动到楼梯口,他厉声道:“秦漫!你给我站住!”

秦漫上楼的脚步越发快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会更新勤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