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惊悚登录:别惹那个恋爱脑邪神! > 第180章 祀香会
 
转头摸向包里从刚刚起就安安静静的小六。
可包里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是外面的女鬼看上去龇牙咧嘴像是巴不得要给莫未乾吓走。
青年屏住呼吸,时间还有一分钟,他得在这之前找到参加祭祀的地点。
不管了。
莫未乾打起十二分的警惕,向前跨出一步和流着哈喇子的血衣女鬼面对面交流。
昏暗的灯光下,惨白的面孔看上去异常骇人,殷红的唇瓣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勾人血腥,带着血色和欲求,是人类对女鬼的刻板印象。
莫未乾没在犹豫,撒开腿就往前冲。
像一只离弦的箭射了出去。
想象中吃人的场景并未出现,女鬼依然守在门外,像个剧情里固定的NPC。
【叮!】
【恭喜玩家莫未乾获得祀香会的青睐,通过审查。】
眼前的场景一转,莫未乾已经站到了36层顶楼呼呼地吹着冷风。
他被一个热情的声音唤醒,“小伙子,小伙子,快醒醒。”
回过神之际,一个热情的妇人在他身边叫魂儿似的叫他,一边还拿着香在他身边熏着,嘴里振振有词。
莫未乾彻底醒神之时,看到周围一群大爷大妈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是吓了一跳,但他面上不显,只是迅速换上了一副老人家最喜欢的亲和面具脸。
他笑道:“老人家,这就是祭祀会场吗?”
“哎哟,醒了醒了,嘿,这小孩儿,真好看哈,我们这祭典啊,已经好久没来过这么好看的小孩了。”
“老李,记性又差了不是,昨天不是来了个漂亮小伙子,白生生的你还好生欢喜了一阵。这会儿啊,又抛在脑后了。”
“嗨,瞧我都是好孩子,我这是老糊涂了哈哈哈哈。”
众人嘻嘻哈哈的却没有即刻回应他的话,
但系统确实及时的出了通知。
【叮!】
【玩家莫未乾到达祭典会场,请等待祭祀仪式开始完成祭典拍摄任务。】
【拍摄场景一:祭典重现。】
“.........”
人麻了,莫未乾真的很无语,他怎么老是能遇到献祭,祭祀这种副本,是不是也说明了副本是有一定深意的。
他倒是听过论坛上道听途说,说是玩家灵魂倾向哪一类副本是玩家自己定的,其实怨罪并不都是灵异副本还有不少解密或者推理的副本。
他倒是从没挑中过,进来这么久了,全是灵异本,合着他就招这些玩意儿呗。
现在更是阴损,让他不要命的去拍这种祭祀典礼,稍不注意就是小命儿都得搭里面。
回过头他想了一下自己心口上的标记,突然觉得之前想要谢奈亚的心可以歇一歇了!!
没人回他,莫未乾也不闹,他就等着这些老搭档在他面前演,横竖已经来这了他也不急了,就看你们几时能露出狐狸尾巴!
终于在众人哈哈哈哈的笑完之后,刚才叫他醒来的妇人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年轻人,你叫什么?”
“在下子佩。”
青年声音温润,轻柔,像是清泉在众人的心间涤荡开来。
“子佩啊,好孩子,我们这也没什么要你帮工的,不过岑爷爷既然找你来,自是不会怠慢你的,你先在这里稍坐,一会儿看一下我们的仪式。”
“大婶儿,麻烦问一下,咱们这是做什么啊,我才来别犯了什么禁忌,一会冲撞到大家伙儿,可就不好了,您说是吧。”
花婶儿一看这孩子倒是个有心的,想起之前来帮工的人手总是搞得这里一团乱惹得菩萨厌弃,以至于现在公寓不太平,才招不到更多的租客,倒是个循环。
瞧着这孩子倒是个好的,花婶儿心下稍安。
“这里啊,主要是在给那些枉死的魂儿超度。”花婶儿小心注视着莫未乾的神色,见他只是有些惊讶但却没有害怕,心道这倒是个胆大儿的。
花婶儿这会儿也咂摸出莫未乾的好来了,平时他们这可没什么青年小伙,重活都是大家分着做,可要是能将这个孩子培养的好,那他们说不定也能省一份心力出来做别的事,如此想通以后,花婶儿就没有什么顾忌的拉着莫未乾说起话来,不过她也不是完全信任了莫未乾。
该试探的还是要试探,别是有什么有心思的脏东西混进来。
收集证据想要将他们铲除就行。
莫未乾见花婶儿始终有些犹豫,也在看着他身上的口袋,眼波流转。
青年心道不好,眼神一压张口就来:
“花婶儿,我有个事情得跟您先说一下...”莫未乾此刻眸光潋滟,显得有些可怜局促。
“花婶儿,我爹妈没得早,身边又没个亲人,得公寓的庇护,有个落脚的地方。”说到这像是勾起了什么伤心事一般,莫未乾的声音几度有些哽咽,见花婶儿眼里泛起心疼,他继续补充道 :“我本来是个小主播,长相还过得去,但一直没什么建树,我看我们这里都是一些伯伯婶婶辈儿的。”
“我来这里也是多亏了各位伯伯婶婶辈儿的照顾,尤其是岑爷爷,我想着既然要献,我就要表我的诚心,所以...我献上了我的心脏,以表达我最诚挚的敬意。”

“什么???”花婶儿的语气有些不稳,瞪着俩眼珠子死死地盯着莫未乾。
“花婶儿,我没有骗你,不信你看。”他从裤包口袋里摸出那张有些泛黄的传单,落在花婶儿的眼里瞬间化成了狂热。
莫未乾乘胜追击,继续攻心:“花婶儿,别怪我说话直,我看如今这祭典正是缺乏人手的时候,但咱们叔叔伯伯的年纪大了,干着累活儿,我看着都心疼,更别说您家里的小辈儿了。”
这一番话言辞恳切,花婶儿立马就想到家里乖乖的亲孙孙,总是吵着不要她做太累的活计。
花婶儿有些动摇,莫未乾娓娓道来,“婶子,你放心,我拍一些视频然后剪辑过后,给您过目再放到网上,这样既保证了咱们这安全,还可以剪辑成我们这有很多孤独老人需要社会援助,这样也能得到不少...”
后面的话莫未乾没有说全,但是大拇指和食指中指轻轻搓了搓,花婶儿也是通透人,瞬间秒懂。
她一拍手一跺脚,眼里突然大放异彩,她正是想将组织传承下去,但是奈何这里太多老古董反对,这既然要传承就不能不让年轻人知道,不然人都没有怎么传承,她连连点头,越发觉得这孩子果然是她一来就看上的,果然有几分真本事:
“是了,是该给这里带来点新气象了。”
“好孩子,你先在这里等等婶子,我去去就来,一会安排好了,你就可以拍了。”
“谢谢婶子关照。”莫未乾笑的甜甜的,声音也清润,直直戳进人的心窝子里。
花婶儿得了好消息自然喜不自胜的跑开了。
***
“!!”
可算是混过一劫的莫未乾靠在一边的墙上休息。
还好他反应快,如今在花婶儿心里他怕是和岑爷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这心脏献祭估计这祭典里头的也没几个敢这么干。
他不用排队,递给他的泛黄的旧传单也是背着人给他的,自然说明了他的与众不同。
同理也说明了心脏献祭的凶险。
消失在人群中的花婶儿也是不免嘀咕,要说还得是年轻人,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赶死相确实无人能敌,就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一张脸了。
花婶儿走后,莫未乾瞬间冷下脸来,既然要收他的心,也不能怪他用这事儿做点文章。
不然可不就亏了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