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 > 第239章 现在看来,是你嫁的好才对
 
岔子坡又下了一场大雪,转眼就到了年尾。
过年前几天,部队来了两辆运输车,是过年发给大家伙的福利。
江听夏怕冷,把自己裹得特别厚实,她穿着淡粉色的棉袄,还裹了两条围巾,一说话往外呼呼冒着白气。
她好奇地问,“运输车都送了什么过来?”
厉菖蒲鞋子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作响,看着鼻尖红彤彤的江听夏,伸手把围巾给她往上拉了拉,回答她的问题,“肉,还有菜。”
江听夏对他很是无语,“你说话真的很简洁。”
金小文拉着金小玉,听见舅妈数落舅舅,两人偷偷捂嘴笑了。
江听夏说完可能是进了凉风,突然咳嗽了两声。
厉菖蒲赶紧走到她身边,把她的兔毛帽子压了压,“这么怕冷的人,都说不让你出来,有什么东西我拿回去,你不就知道了。”
江听夏却不同意,“天天在屋里待着,我都要闷死了。”
“趁这个机会,出来凑个热闹。”
浩瀚江可不是一般的冷,出来待一会,江听夏觉得鼻子都能冻掉,还好她提前做了棉衣棉袄,厉菖蒲和孩子们都说暖和,她却觉得棉花还不够多,出来一会儿就冻得瑟瑟发抖。
于是,她越来越少出门,在屋里生着火,盖着被子,暖和是暖和了,她人都要待的长蘑菇了。
她拉着厉菖蒲的胳膊,“一会儿就回去了,能有多冷。”
厉菖蒲怕江听夏在雪地里滑倒,于是改为拉着她的胳膊走路。
几人慢悠悠到了食堂,师傅们正在卸货。
江听夏专心看着,眼睛亮晶晶的,跟围着运输车跑的孩子一样。
她兴奋地拉着厉菖蒲,声音虽然小却是藏不住的亢奋,“黑山羊!真是大手笔啊。”
“满满一车都是肉,看着好新鲜。”
江听夏咽了咽口水,“我都想好做什么菜吃了。”
看着江听夏的馋样,厉菖蒲半张脸上围着围巾都挡不住笑意。
张红香一家和章昕冉一家也都在,几人凑在一起寒暄了几句。
师傅们就大喊让人们排队分东西了。
赵勇排在前面,扛着小半个麻袋,稳稳地走了,他的三个儿子围着他转,个个喊着要吃肉,赵勇嫌碍事,一人给了一脚。
两个大儿子没事,小儿子年纪小,踩在滑溜溜的雪上,直接摔了。
张红香把倒在地上的三柱拽起来,用力拍打着三柱身上的脏雪,骂赵勇,“使那么大劲儿,你给他踢死算了。”
骂完赵勇,她又一边拍雪一边在三柱屁股上抽了两下,“吃吃吃吃,一天天就惦记个吃。”
三柱皮实,也不哭,还嘻嘻嘻地笑,挨完打从张红香手里挣脱,又跟着其他小孩一溜烟跑了。
张红香追着骂了两句,也不管了,站在了江听夏身边。
厉菖蒲正在队伍里排队等着分东西,两人就随便聊了一会儿。
章昕冉陪着顾允谦排队,当拿到自家东西的时候,顾允谦拎着半个麻袋,文弱的身体还晃了两下。
章昕冉见状吓得哎了一声,怕顾允谦被他承受不住的重量甩倒,赶紧跟上去扶着袋子,慢慢把袋子接了下来。
“你快放下,你哪拿的动,还是我来。”
章昕冉说完利索地把麻袋甩到了背后,单手拽着,显的毫不费力。
还有功夫去关心顾允谦,“腰没事吧?”
顾允谦一直需要伏案工作,腰和颈椎本来就不好,刚才猛地一用劲,还真有些不舒服。
他勉强笑了笑,“没事。”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手一直放在腰上撑着。
章昕冉看出他难受,一边给他揉腰,一边埋怨,“都说我自己拿就行,你非要逞强,这下好了,把腰扭了。”
厉菖蒲也排到了,领到东西后,扛着麻袋大步走了过来,直接超过了顾允谦,朝江听夏而去。
路过顾允谦时,还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带着笑走到了江听夏身边。
他轻松扛着麻袋,低头对江听夏小声说道,“男人太文气了有什么好。”
对他这样幼稚的拉踩行为,江听夏选择配合,满足他的好胜心。
于是江听夏伸手捏了捏厉菖蒲的手臂,因为扛东西他的手臂肌肉用力到紧绷。
她肯定道,“还得是你这样,有一把子力气的。”
被江听夏表扬,厉菖蒲尾巴刚要翘起来。
江听夏又看着厉菖蒲补充道,“这么看来,咱们家大扫除也要交给你了。”
江听夏拍拍厉菖蒲的手臂肌肉,“加油,努力干。”
厉菖蒲表情变得似笑非笑,江听夏对他还真是有招。
他说道,“行,我包了。”
厉菖蒲空出一只手也拍拍自己的手臂,“有的是劲儿。”
看着朝她们走过来的章昕冉和顾允谦,张红香噗地笑了,对着两人调侃道,“你们两口子这是反了个个。”
章昕冉拎着东西,不好意思地笑笑,又给顾允谦解释,“他是文人,手是拿笔的,做不了这些粗活。”

看章昕冉维护得紧,张红香笑着哟了两声,又对着顾允谦调侃,“我说顾研究员,当初把我这妹子介绍给你,以为是她有福气嫁的好,现在看来,是你嫁的好才对。”
顾允谦不大习惯这样被围着叽叽喳喳说笑的场景,尴尬地揉了揉头发。
章昕冉去闹张红香,“嫂子,你说什么不着调的呢。”
张红香又说,“可不是吗,你一点活都舍不得让顾研究员干,把他照顾的那么好,还不是他有福气,才能娶到你。”
这话把章昕冉说的都脸红了,也不还嘴了,带着顾允谦赶紧走了。
赵勇也走了过来,喊道,“回家回家,你一说起来就没完,嘴上没个把门的。”
“我等的要冷死了。”
张红香刚才的好心情一扫无余,“我说什么了。”
张红香白了赵勇一眼,朝着他走过去,“我看是你不爱听我说话,我说什么你都有话说。”
“一天天的就是催催催,这不就回去了。”
厉菖蒲把在一边玩的金小文和金小玉喊了过来,“回家了。”
两人一人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几样瓜果,颜色还鲜亮着,一看就是新鲜的。
厉菖蒲问,“小宝呢,刚才还看见他了。”
金小宝指了指外面,“哥哥跟大柱哥哥玩去了。”
金小文说,“他一会自己就回去了,咱们先回家吧。”
厉菖蒲和江听夏在前面走着,低声交谈着什么,两人脸上都带着浅浅笑意,两个小姑娘则跟着他们,蹦蹦跳跳地围在两人身边。
几人一路回家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