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次元入侵现实 > 第2291章 简单的阳谋
 
第2291章 简单的阳谋

2308、简单的阳谋

刘浩不知道白泽在这一短短时间内,心灵再次得到了蜕变,方运更不可能知道自己不过来了一趟就给白泽留下了榜样的力量。

只能说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

可哪怕如此,这份破除依旧是因果一份,刘浩自以为帮助白泽避免了一些事,却不料人家自己的悟性同样了得,你不做人家同样得到了。

刘浩以为自己不将方运亲书交给白泽阅览,这厮就可以避免,殊不知未来人家同样从刘浩头发化身那里获取。

这厮当初在刘浩身上学会的百家道路既然已经形成烙印,有些事就无法避免。

这厮在洪荒天地之中书写的巫妖时期妖族史册,已然将白泽彻底打开了百家之道之中的史家道路,既然已经打开,可能封闭得了吗?

其他人不知道,白泽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此前刚刚斩下的执念化身之中,本身就携带了白泽百家之道的史家印记吗?

你不入此门倒也罢了,即入此门,哪怕你自己寻找无数借口,你身为此门中人这件事就是事实。

就好似洪荒天地之中,当初白泽在紫霄宫听道这件事一样,去了,听了,作为紫霄宫中客这一印记就不可能消除,哪怕根本不是鸿钧弟子,那玄门身份的印记也早在听道之时深刻印下了。

那就是标签,不是自己给予的,而是众生给你标注的。

是不管你未来身份如何转变,事实依旧是事实,那洪荒天地佛门二圣不也同样如此吗?

哪一次他们和鸿钧见面之时,不规规矩矩、恭恭敬敬行礼?

哪一次鸿钧和他们分说只需要口称道友之时,他们就真这么做的?

哪一次他们不是见了鸿钧口称老师?

白泽身上这份史家身份的标签,不过是刘浩暂时没有想起来罢了。

同样的,方运在刘浩地球的影响力也超乎了刘浩的想象。

人家可不比刘浩,留下一个创造者身份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百家之道那可是方运的根本也,可能不管吗?

但凡有一丝可能,方运都想要将之传播诸天万界,越多生灵投入这条道路,方运也才会越开心,可能不出力吗?

那儒道至圣世界众多大儒被方运派遣前往各大炎黄联盟成员世界教导众生,可不是因为刘浩。

人家方运之所以可以达到现如今修为境界,这其中行动力而产生积累在方运身上的气运不同样也是一份力量吗?

有些事刘浩没有去关注,不代表就没有发生。

在中漂亮洲妖族占据之地,在方运建立的周汉以南这块依旧被妖族占据的地盘之中。

其中有多少妖族已经投入百家之道怀抱,也只有方运最清楚。

真以为他从儒道至圣世界妖蛮之中刷选出的那些星妖蛮就只是吃干饭的吗?

润物细无声这种事可不仅仅只能在人族内部才发生,有些事情相比较而言难度更高一些,却不代表就没有人去做了。

当初刘浩以为那是方运放出来的一些牵扯,牵扯其中妖族而已,可人家却不仅仅只要这些,可以得到更多,为什么不去做?

思想的传播是哪怕你知晓其传播,也很难阻止的存在。

因为不管其正确性,她本身就是一种知识,是提升你认知的一种体现。

对人类而言,在这些思想传播进入之前,他们本身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底蕴,反而妖族在这方面是完全缺失的,也是根本无法抵御的。

方运对此不可能不知晓,也不可能错过。

儒道至圣世界星妖蛮数量或许不多,或者说在方运彻底掌控儒道至圣世界之前,其数量并不多,可哪怕如此,调遣一些自用还是可以做到的。

更别说如今的方运已然掌控了儒道至圣世界如此之久,将那原本妖蛮转化成为星妖蛮也不知多少数量。

哪怕其中有些妖蛮不过是面上投向方运,人家也不会在乎。

对方运而言,只要儒家文化可以在周汉南部妖族区域得到传播即可。

作为炎黄文明人类,刘浩可能对儒家文化没有一个清晰概念吗?

那骨子里的‘仁义礼智信’,你可以说是个生灵本身就具备的,但也必须承认有些东西一旦你帮助对方提纯之后,就是那么的吸引人,就是会让你不自觉的将心中‘善’的一面激发。

这才是方运落子之时就计划好的,或许一开始,就只是为了让这些妖族内部各自出现派别,进而相互牵扯,可如今,一个目的达成,下一个目的势必也会紧随而至。

它们就好似历史上那些游牧者们一个模样,总想着打草谷,可当对手给你开放互市之后,发现很多东西可以通过交易得到之时,其内部一定会出现维护者。

也是,不需要通过打仗牺牲既可以达到某些目的,谁又愿意让自家子民送死?

再说了,又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打赢,很多时候反而输的更多,怎么选择还需要分析吗?

几乎可以说方运做出这一安排之后,整个周汉南部妖族中上层都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想要非不要还是不要去招惹周汉为好。

倘若你久居方运建立的周汉之地,就会发现那之后大儒之上的修士,已经很少出手,一紧更不需要长久安排许多坐镇南部;

哪怕周汉所在与其南部妖族依旧大战连篇,深入其内,也可以明白那分明已经控制在仙阶之下。

这不是默契,而是方运安排下的结果。

那些妖族也不是傻瓜,人家一个个同样精明着呢。

你想一想,站在你对立面的妖族一个个都懒得出手,想要什么都乐得与周汉交易,就你咋咋呼呼的,就你一群人非要冲上去对砍一番。

其结果会是什么,哪怕你这群人最后属于胜利者,归来的又能有多少?

<div class="contentadv"> 一次两次倒也罢了,次次如此,你所在的势力在这方地域妖族内部的力量不是一次次的被削弱吗?

你原本的派别在这里还占据着六七成土地,现如今能够保住五成就不错了吧?

当你的付出与得到根本不成正比之时,真正乐意将资源和力量投入其内的,要么是拥有者非同寻常眼光者,要么就干脆是一根筋的傻瓜。

这二者,周汉南部这些妖族之内都不具备。

一个贤能的养成,可不是你拥有多少数量人口就可以做到的,你没有相应的底蕴就不可能做到。

或许未来会出现,可那不是未来的事情吗?

谁知道未来这里妖族内部出现真正贤者之时,已经发展成为了什么一个模样。

哪怕现在这番场景,何尝不是方运精心计算之下想要得到的结果?

历练这种事本身就属于永久性的需求,在这样一个诸天万界时代里,温室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

没有也需要制造,可以永久性的绝不让其变成一时。

方运没有能力彻底镇压这一区域妖族吗?

当真想做,无非是费一些力气而已,哪怕将这一区域妖族彻底推平,对方运而言也不过三五日功夫罢了。

人家让其保留下来,根本就是为了给自家周汉一个可以长长久久历练的所在,可以让自家儒道至圣世界内妖蛮拥有一个出口之地。

特别是后者,可不要以为只是顺带,对方运而言,同样也是至关重要。

方运对儒道至圣世界可以说已经完全掌握,但掌控不代表其中生灵就一定会听从方运所有法旨,忤逆者同样不容小觑,上一个时代的主角妖蛮退下了王座,其中多少不甘心谁又能数得清?

你说他们属于遗老遗少也好,说他们顽固不化也罢,都是一种对他们往日荣光的一种心灵寄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你也必须承认幻想会让他们感觉到美好,总会挑拨许多人为之牺牲,这部分妖蛮,在方运眼中就是不可转化者。

最关键的还是很刷选,你很难知道一个面上温文尔雅的家伙,是不是在私底下做着无数龌龊。

伪装而已,谁还不懂了?

方运现如今已经绝少去甄别,而是许了一个愿望给妖蛮这些家伙们,那诸天万界倘若你们在儒道至圣世界不搞事,也不是不能给你们开放名额,也不是不能给你们开放更多参与的名额。

那些妖蛮们同样懂得权衡利弊,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儒道至圣世界已经和他们没有太多关系了吗?

他们原本的那些大圣祖神们,还不是一一被方运那老贼给清理一空了吗?

倘若他们未来也通过修行抵达大圣祖神境界之时,谁知道那方运会不会暗地里把你给做了?

但凡有着一丝可能,这些妖蛮之中的顶层都不愿意去赌,谁人不明白拿自己性命赌一把一旦输了意味着什么,又不是拿别人的性命,自己可珍惜着呢。

这就和围三缺一计策本质上也没有多少区别。

都是死死的将你限制在一亩三分地之上,留一个缺口让你内心希望不至于彻底消失,在这种时候,哪怕你对这一缺口有着无数怀疑,你也会在内心深处给予自己无数说服。

这是人性也,儒道至圣世界的妖蛮同样也不会例外。

再说了,这一许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也得到的验证吗?

有人得到了名额,去了,也返回了,将那一头的诸多信息也传递了回来,自然的,整个儒道至圣世界的妖蛮高层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行事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饼干,就被方运运用的淋漓尽致,效果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你不要以为那些儒道至圣世界之中对人类有着无数抵触心理的妖蛮,到了刘浩地球之后,这一观念还会一直坚定而不改变。

环境早就一个人的认知同样也适用于妖蛮身上。

当他们进入了刘浩地球,当他们发现也需要和当地的妖族抢夺地盘之时,那原本自己儒道至圣世界携带而来的恩恩怨怨一下就成为了过往云烟。

怎么说,也是来自于一个世界的同伴,哪怕过去这所谓的同伴之中你死我活的时期居多,那不也是同乡吗?

他们可以说才是最乐意和方运建立的周汉妥协的,也很乐意将信任投给周汉的儒道至圣人类,比如交易的口子一开始就是这些妖蛮打开的。

或许这其中有着星妖蛮各种说服,可谁在乎呢?

结果是好的就足够了,有些口子一旦打开了,想要关闭几乎就没有了可能。

有些东西你一旦放下了,你就会发现过去你坚持的所有,似乎也就那么回事。

对这些妖蛮来说,一个既定的事实就是哪怕他们回归儒道至圣世界,哪怕他们之中再次出现十几个大圣和祖神,也不可能从方运手中夺回儒道至圣的管理权,也不可能将自家世界人族从主角的位置上赶下去。

特别是当他们对诸天万界有了更多认知之后,也越是明白人类的强大不仅仅只有自己世界而已。

有时候幸福不就是对比出来的吗?

相比于那些一直都属于人类统御的世界,这些妖蛮已经感觉到自己很幸福了,好歹自家族群过去还有着一段时间压着人类打的,好歹自家也是富裕过的。

你可以说这是他们的阿Q精神,但你也必须承认他们属于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他们放下了许多,反而天然上就属于儒道至圣建立周汉的‘朋友’,怎么说,他们真正的嫡系后人可还在儒道至圣世界之中繁衍着的,有着无数质子在人类手中。

这一点双方都心知肚明,同样也对周汉南部这一区域本土妖族难以隐藏。

你可以说这是方运的人故意释放给这些本土妖族的也好,也可以说是人家本土妖族自己通过摸索得到的答案也罢。

当这一信息被这些本土妖族知晓的同时,已经在这一区域妖族内部埋下了怀疑的种子,这就足够了。

任何敌人,当其内部出现难以调和矛盾之时,又没有一个可以覆灭他们敌人攻击他们的状况下,内斗也将是不可避免之事,有些事不是你知道不好就可以阻止的,也不是你想要置身事外就可以做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