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be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 第174章 新世界
 
他倒是一点也没想多。

苏杳镜松了一口气, 舒心地笑出声。

她确实是追寻着前世的记忆来喜欢现在的岑冥翳,但她不觉得这是一种不公平。

对她而言,两世的他都是同一个人, 只要岑冥翳没有误会, 她就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由于超出常人的精神力,哨兵和向导不能离开限定范围太久。

逛了半天,他们就得回学院去。

不过,苏杳镜还准备了另一个去处。

她拉着岑冥翳去天文馆。

现在的天文馆可不像苏杳镜穿书之前的那时候,只能远距离看看星星,馆中保留着所有星星的全息影像,只要获得许可,随时可以调用飞船去其它星系参观。

苏杳镜买了门票, 走进半球形的展览厅中。

这时候展览厅里没什么人, 一眼望去, 除了他们两个,几乎看不到别人的身影。

门闭合起来,就划出了一个单独的展厅, 地上铺着柔软的拟生草垫,坐在上面,就好像是坐在草地上一样。

苏杳镜选取了一段影像,按下按钮, 四周的半球形墙壁就自动变成透明的屏幕,纤毫毕现地映照出满天繁星,就好像坐在离星星很近的穹顶之下一般。

没过多久,有几个位置上的星子似是摇动了一下。

接着, 一条璀璨的光横跨过整片星空, 朝着右边坠去。

苏杳镜忍不住坐直了, 双眸衬着满天星光,拉着岑冥翳说:“快看,流星雨!”

岑冥翳像是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也认真地盯起屏幕来。

他们曾经也这样并肩看过一场流星雨,还是岑冥翳特地带她去看的。

苏杳镜以前不喜欢这些浪漫的东西,觉得花哨而无用,但说句实话,跟喜欢的人共同经历过之后,再回想起来就会觉得每一秒都是甘甜的。

流星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后,那段影像也就播放到了尽头。

苏杳镜眸中依旧星光闪闪,偏头看向岑冥翳,颇有些动容。

岑冥翳却是一脸严肃。

“仙琴座流星雨,公历x-238年冬季。”

“什么。”苏杳镜有些懵,又觉得有些耳熟,低头看了一眼她选中的影像文件名,上面标记的果然也是同一个时间。

苏杳镜脸色有些难看。

岑冥翳眨了眨眼,无意识地揪了一把地上的拟生草:“不是考试吗?”

考记忆力,他还是很有自信的,只是因为必须要在向导面前显得很强,刚刚才会看得那么认真。

苏杳镜扯了扯嘴角,尽力掩饰着难过。

“你不喜欢吗?”

“喜欢?”岑冥翳惊讶地重复了一遍,低头想了想,还是说,“我没有特别的喜好。”

可你以前很喜欢的。

苏杳镜强忍住叹息,沮丧却还是顺着耷拉的眼尾流泻了出来。

喜欢到,特意翻墙带她去山上看,喜欢到,在星空下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温柔。

是他的喜好变了吗。

苏杳镜忍不住在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直到她又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当初的情形,才发现了不对劲。

不,其实是她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当时喜欢那片流星雨的,是她,而不是岑冥翳,流星雨降落时,岑冥翳只是一直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他的声音温柔,也是因为在为她擦去泪珠,在祝愿她所有的愿望都实现。

人们习惯在流星雨下许愿,她许了愿望,他也许了。

“对不起。”耳边传来突兀的道歉,岑冥翳脸上满是紧张神色,看着她难过的表情,郑重道,“我喜欢,我现在就开始喜欢。”

苏杳镜被他这么突然的宣言逗笑了。

“什么呀。”她扶了扶额角,道,“现在流星雨对你来说,估计只是小学课本上的内容吧,就像1 1=2,有什么好喜欢的。不过很久很久以前,流星雨被视为不祥……”

苏杳镜忽然顿住了。

她之前没有想过,既然流星雨被视为不祥,岑冥翳又为何带她去看?

她又在脑海中倒回去看了一遍当初的情形,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岑冥翳的表情,她意识到,以前她从未这样看过他的脸。

苏杳镜发现,在她否认飞星不祥的说法,而夸赞飞星很美的时候,岑冥翳静静凝视她的神色忽然温柔了十分,好像从天边偷来了一点喜悦,悄悄地藏着,将自己整个人都浸在了里面,恨不得就此溺毙。

他是将自己看作了飞星,看作了不祥。

苏杳镜鼻尖酸楚。

岑冥翳到底还藏着多少她不曾发现的心情?

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再慢慢来。

他们上一世的时间已经全然浪费了,根本还没来得及好好相爱,就已经走向了分别。

现在她为什么还要继续浪费时间呢?她恨不得剖白心迹,和岑冥翳现在、立刻,投入到炽热烂漫的爱火中去。

苏杳镜直起身,扑向岑冥翳的怀中,岑冥翳下意识地护住她的腰,双手交叉搭在他的肩上,环住他的脖颈。

四周的屏幕定格在最后一帧,墨黑的天际,闪耀的繁星,静静地剪出他们的剪影。

苏杳镜扑在高大的哨兵怀中,和他紧紧贴在一块儿,几乎黏成他身前一道柔软的曲线,哨兵跪坐的姿态笔挺而坚定,微微低头的弧度显得温柔。

她的双臂伸展在他背后,手腕的影子交叉在一起,指尖垂着,像情绪澎湃到极致而舒展的呼喊,也像他小心翼翼呵护的双翼。

黑暗中看不清,但唇瓣上微凉的触感让苏杳镜确信,她吻到了岑冥翳的耳垂。

她就着这个姿势说:“我喜欢你。”

毫不犹豫的告白,是从时间上弥补遗憾的最好办法。

她感觉到岑冥翳的胸膛震动了一下,接着越来越急的鼓点从紧紧相贴的部位清晰传来,腰上圈着的手臂依旧环得很紧。

他很高兴。她也很激动,泪意不知为何涌到眼眶中,好像是她心中浪潮澎湃的海面漫溢出来,将泪腺当做了发泄口。

苏杳镜抿紧岑冥翳的耳垂,将那一小片微凉的肌肤在唇瓣间含热了,绷紧的喉咙才稍微松了一点,可以说出下一句话。

“可能你不知道。你是我的奇迹,是我以为在不可能的世界里实现的童话。”

她的绘本,她的童话故事,她以为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被遗忘在爱幻想的年纪的梦,可他却真实地出现了,而且等了她那么久。

泪水越来越汹涌,贴在岑冥翳的面上,他应该是感觉到了,想要扭过头看她。

可是苏杳镜还没有说完,她手臂圈紧他的后颈,牢牢压着他的肩膀,不许他动,牙齿嚼了嚼岑冥翳渐渐发烫的耳骨,喉咙里滚出低低的呼噜声。

哨兵只好听从向导的威胁,不再动了。

苏杳镜用力咽了咽喉咙,用忍不住发颤的声音接着说:“曾经我怀疑世界上的一切,我觉得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真爱是束之高阁的珍贵宝石,我不配得到。”

“可是你好像有魔法,可以打败我所有的怀疑和消极。只要是为了你,我会不由自主地相信,我就是童话中的主人公,我可以拥有世界上最纯挚的爱。我会愿意挑战所有难关,因为我的终点就在身边,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我曾在万万人中觉得孤独胆怯,因为我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可是只要我身边有你,我就觉得我值得跟别人不一样。”

苏杳镜低下头,缓缓地吻过岑冥翳的鼻尖,缠绵含住他的双唇。

唇瓣相接的酥麻一直痒到心底,苏杳镜刚要忍不住启唇抵开对方的口腔,面颊上却被温热的舌头疯狂舔舐着,将她的眼泪从左边下巴到眼角都舔得干干净净。

苏杳镜一开始还沉浸在情绪当中,没反应过来。

忽然之间她就被吓到了,猛地放开岑冥翳,扭头看向左边的人……不对,左边的狗。

苏杳镜瞪圆了眼睛,手胡乱按开地上的遥控,星空退去,白光亮起,金毛小狗正吐着半圆形的粉红舌头朝她卖乖地狂摇尾巴。

“你……”苏杳镜震惊,想了一会儿,看向一旁的岑冥翳。

岑冥翳耳垂红彤彤的,唇瓣也是。

他发痴地凝视着苏杳镜,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解释目前的情况。

“其实我……有两个精神体。”岑冥翳把金毛小狗拎起来,展示给苏杳镜看。

原本说起这件事,他应该觉得羞愧,因为两个精神体是一种罕见畸形,是他精神力阻塞下的产物,除了他极亲密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他刚到联邦的那一天,本就有些控制不稳,和苏杳镜目光相接的瞬间,更是不知为何头脑空白,浑身软酥酥地发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那只没有发育完全的精神体就已经把向导给扑倒在地了。

还被当成了袭击。

岑冥翳不能让外人知道他有两个精神体的事情,当然无法当场承认,本想事后道歉,以免这位初见的向导受了惊吓。

可那只小狗就像是认了新主人一样,昨天之前,一直赖在向导那里收不回来。

听着岑冥翳亲口承认,苏杳镜有些惊讶,但确实也没有多少意外。

上一世岑冥翳都能给自己塑造出两个人格,这一世只不过是两个精神体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苏杳镜只是可惜,刚刚如果不是小狗突然跑出来,她还能亲得更深入一点。

但这时候显然不再适合做那种事,苏杳镜抬了抬手,把焦糖色的小猫放出来,耳朵里长长的白色绒毛像兔耳一样晃荡,它抬头看了一眼岑冥翳,一蹦一跳地爬到岑冥翳腿上去。

金毛小狗乐疯了,扑到小猫身边激动又小心地扒拉,想要和它一起玩闹。

苏杳镜介绍道:“它叫……”

“小玫瑰,我知道。”岑冥翳抿了抿唇,脸颊上又闪过一丝羞愧的红晕。

精神体回来之后,离体的这段时间所有的经历就也会传递给主人,他当然记得小玫瑰的名字和模样,也记得向导对金毛小狗的纵容和宠爱。

“那它叫什么名字?”苏杳镜挑了挑眉,指着小狗。

岑冥翳唇瓣紧紧抿着。

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是不大情愿似的开口说:“小王子。”

苏杳镜眼睫颤了颤。

她会为了各种浪漫的巧合心悸,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苏杳镜定了定心神,又试探着问:“那,你的另一个精神体叫什么名字?”

这回岑冥翳憋气的时间更长,最后极其小声地迅速吐出三个字:“大王子。”

随着他的召唤,黑龙在岑冥翳身后现身,龙眸目光灼灼地盯着小玫瑰,忽然从半空中飞驰而下,龙首一抬,从金毛小狗身边抢走小玫瑰。

它把焦糖色的小猫含进嘴里,升腾到空中,再轻轻抛起,用长长的龙尾卷着它,让它在自己身上踏着软绵绵的步子踩来踩去。

好家伙。

苏杳镜忽然懂了。

冥王。

大王子。

小王子。

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