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013 我的女人
 
  袁瑞鸿一听眼泪真下来了,没错,刚才袁瑞鸿只是逢场作戏,假哭。
  可是现在看到自己的亲姐姐竟然这般不相信自己,还相信一个外人,实在是将他这颗玻璃心伤透了。
  他狠狠跺了一下脚哭道:“阿姐,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不相信我?!”
  袁清菡缓和了一下语气,刚才她确实有点儿凶了,但是也是关心则乱,扶住袁瑞鸿的胳膊,轻轻捏了捏,柔声说道:“他不是外人,他是你姐夫。”
  众锦衣卫:我的个乖乖,真是活久见啊。
  再看他们的大人,一点儿局促和不自在都没有,更没有否认,而是静静地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姑娘。
  等等,大人这是什么眼神儿,这般温柔似水,甚至还带着零星的宠溺,这是什么情况?!
  大人危矣,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众人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大人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终有一天是要遁入温柔乡的。
  这一认识,简直刷新了众锦衣卫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所谓三观尽毁。
  袁瑞鸿正想抗议,还没有说出话来,袁清菡便面色严肃地说道:“说实话。”
  袁瑞鸿只能哭着说道:“我被几个混混堵在巷子里,是他救了我。”
  说着很不耐烦地指了一下北堂赫亦,一点儿对恩人的尊重都没有。
  锦衣卫丙正想发作,被锦衣卫乙拦住了,摇了摇头,心道:做人要审时度势,这小家伙儿,没准儿会成为他们大人的小舅子,那以后不还是他们头上的小祖宗吗?
  正所谓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袁清菡说道:“所以你嘴上的血是那些混混的?”
  袁瑞鸿一下子转忧为喜,说道:“阿姐,你真是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嘴上的血不是我的?”
  绛珠看到小公子刚才还是苦大仇深,现在便是兴高采烈,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脸说变就变。
  袁清菡刮了他的鼻尖一下,笑道:“你忘记我是干什么的了?”
  明明自己还是好小的一只,却对自己的弟弟这般宠溺,实在是可爱得紧。
  袁瑞鸿揉着圆乎乎的脑袋,笑道:“是啊。”
  袁清菡揉了揉他的发顶,然后站起身来,看着北堂赫亦由衷地说道:“谢谢你。”
  北堂赫亦轻“嗯”了一声。
  众锦衣卫惊:合着大人站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等小姑娘说声谢谢,真是活久见,活久见啊,此情此景,就应该让炎彬来看看。
  众人也终于明白大人为什么要让炎彬去守城门,有他这个聒噪的人在,哪还有大人说话的份儿,真是活该顿墙根儿啊。
  眼看着北堂赫亦要走,袁清菡慌忙跑过去,拽住他的衣角,说道:“我跟你一起走。”
  在场的人无不惊掉下巴。
  绛珠心道:小姐啊,您怎么对北堂赫亦痴迷到这种程度了。
  北堂赫亦垂目看她的手,袁清菡慌忙拿开了,心道:不可操之过急,不可操之过急,缓缓而图之,别把人吓跑了就成。
  袁清菡又看到那朝思暮想的深邃眼眸。
  上一世,袁清菡经常说北堂赫亦的眼睛好看,看个没完没了,北堂赫亦将她搂在怀里,笑道:“我只有眼睛和手好看?”
  袁清菡一下子便脸红了。
  北堂赫亦笑道:“你要不要看看别的地方?”
  袁清菡脸更红了,像一只小麻雀一样从他的怀里跳脱,笑道:“我才不要!”
  北堂赫亦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说着便满屋子去抓袁清菡,但是还没有跑出去多远,便被北堂赫亦抓住了,搂在怀里一顿子亲。
  就在两个人调笑的时候,炎彬垂着首,抱着拳在门口大声说道:“大人!卑职有事情要汇报!”
  实际上他已经叫了好几声大人,可是北堂赫亦生生没有听到,所以炎彬只能更大声去说。
  大人真是被眼前的妖女迷得五魂三道的,这可是书房啊,除了大人十分信任的人,大人从来没让外人进来过。
  这妖女才来了数月,竟然入书房如入无人之地,实在是荒唐。
  上一世,炎彬对袁清菡永远都是冰块儿脸,而且总是仇视着她,把她视为妖女,所以这一世,袁清菡对炎彬也没有什么好印象,才会动不动跟炎彬掐架。
  袁清菡看到外面有人,一下子顿住了,慌忙躲到北堂赫亦的身后。
  北堂赫亦转过身来,将她的衣衫整理好,然后挡在她的前面,看着炎彬,淡淡地说道:“何事?”
  炎彬看了一眼他的身后,很为难。
  这可是机密,怎么能让那个不明不白的女人听到呢?
  北堂赫亦说道:“她是我的女人,但说无妨。”
  炎彬腹诽道: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全天下都知道你宠爱一个妖女了。
  袁清菡见状,从他身后走了出来,柔声说道:“大人,我还有事儿,先回去了。”
  炎彬心道:赶紧走,赶紧走,烦人精!
  北堂赫亦点了点头,目送着袁清菡离开。
  谁成想,袁清菡经过炎彬的时候,还特意行了一个礼,毕竟人家是缇帅,行礼也无可厚非,不过北堂赫亦看着便心疼了。
  他从来没舍得让她对自己行过一次礼,竟然对炎彬行了礼,这能忍?当然忍不了!
  炎彬都被袁清菡行的这个礼整蒙了,她是不是打着什么歪主意呢?
  他早就看出来袁清菡根本没有表面上那般柔弱,那般温婉可人,她机灵着呢,精明着呢。
  不过为什么对自己行礼呢?
  北堂赫亦冷冷地说道:“菡菡是我的女人,很快便是首辅夫人,你下次见了她不要让她向你行礼,汇报事情的时候更不要避着她。”
  炎彬终于反应过来,原来那女人向她行礼就是为了挑拨离间,让大人训斥他,好歹毒的计谋,真是小瞧了她。
  等等,炎彬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您说,您要娶袁清菡?”
  北堂赫亦森森然道:“怎么?”
  炎彬正想说话,却被北堂赫亦打断道:“你不用说了,我信任她,她不会背叛我。你刚才不是有事情要汇报?什么事情?”
  ------题外话------
  菓蒹:你们的大人不是血气方刚的男子,那是什么?女人?
  众锦衣卫:我的个乖乖,我们大人哪是血气方刚的男子,那是没有七情六欲的神明,知道吗你?!
  菓蒹:坐等打脸。
  众锦衣卫:……
  ……
  炎彬:大人,您前世怎么跟个昏君似的,被小妖女迷得五迷三道。
  北堂赫亦:你叫夫人什么?!
  炎彬心道:惨了,怎么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北堂赫亦:滚出去守城门,守够一个月再回来!
  炎彬蹲在墙根底下:苍天啊,大地啊,我太难了,实在太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