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158 前尘往事(二更)
 
  袁清菡现在才惊觉,这道伤疤是这般熟悉,她与北堂赫亦同床共枕多日,知道他手上便有这道伤疤,原来当年救她的人竟然是北堂赫亦。
  她竟然误会了这么久。
  因为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旁边的白洛霆,便自然而然地认为救自己的是白洛霆,她也不好意思掀开人家的胳膊去求证,就这样误会了。
  自那之后,袁清菡对待白洛霆的态度好了很多,两个人有时候独处的时候也不觉得尴尬。
  所以便有很多关于白洛霆和袁清菡的风言风语。
  袁清菡觉得清者自清,也没太当回事儿。
  可是后来有一天,朱丝雨把袁清菡叫进宫,两个人吃饭的时候,朱丝雨说从西域来了一批好酒,让她尝尝,可是当她喝下去之后便忘记了很多事情。
  原来给她下药的是朱丝雨。
  而后袁清菡忘记很多事情的同时,脑子似乎也有点木讷了。
  朱丝雨便将白洛霆抛弃袁清菡的事情跟袁家人说,于是袁家人这才把袁清菡送到了江南,一待便是两年。
  回想这两年期间,倒也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可是她却似乎多次看到了北堂赫亦地身影,有时候是一个侧影,有时候是背影,只不过那时候对北堂赫亦实在没有太多印象,所以并没有多留意,只觉得身边怎么总有这样一个人的身影。
  现在终于将事情都对上了,原来北堂赫亦一直都在袁清菡的身边保护她。
  回想与北堂赫亦地种种,最早的记忆便是十四岁那年在宫中的偶遇,他主动给她指路,再细细回想起来,北堂赫亦不会无缘无故对待一个人这般好,之前定然是发生过什么?
  可是发生过什么呢?
  她实在是有点想不起来了。
  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面她回到了十三岁,那时候刚到了年关,到处张灯结彩的,一副喜气洋洋的场面,晚上更是热闹,她在街上跟几个伙伴一起放炮。
  这时候一匹马从暗夜中跑来,上面还驮着什么人。
  袁清菡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人从马背上掉落下来。
  小伙伴们都好奇地跑过去,最先看到的人喊道:“死人了!”
  他这样一喊,小伙伴们全跑了。
  只有袁清菡没有跑,她深知自己是一个大夫,应该去救死扶伤。
  走近一看,果然是一个满脸是血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长得很是英俊,可是嘴唇发乌,呼吸粗重,好似中毒的症状。
  袁清菡给他诊脉,果然如此。
  她听到身后有马蹄声,知道有人追来了,于是将那匹烈焰马狠劲抽打了一下。
  那匹马马便跑走了。
  袁清菡见旁边有很多竹筐,变用尽所有的力气,将那个男人拉到墙边,用竹筐罩住,然后又将竹筐里的碎屑,扔到有血迹的地方,自己也跟那个男人躲在暗处。
  那个男人闷哼了一声,舒醒过来。
  袁清菡慌忙捂住他的嘴巴,两个人四目相对。
  这是一双深邃犀利的眸子。
  袁清菡下意识就是这样想的。
  她向着男人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发出声音。
  然后便听到一队人马追了过来,为首的那人说道:“他向那边跑去了,快追!”
  带到没有声音之后,一只手将她的小手拿开。
  袁清菡这才意识到她一直捂着他的嘴的,男女授受不清,实在是难为情。
  袁清菡看着他说道:“我是大夫,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拿解药,你中毒了。”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袁清菡走了一步,又十分可爱地折了回来,说道:“你不要走,一定要等我回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是就是觉得她走了之后,这个男人就会走的。
  那人又点了点头。
  袁清菡悄悄出去,看到外面没有异样,便撒开腿跑回了家,翻箱倒柜找到解药,又跑了回来。
  看到竹筐那里没有人,袁清菡有点失落。
  就在这时,却听到阴暗的拐角处有人说道:“小丫头,我在这里。”
  袁清菡喜出望外,跑了过去,可是刚到近前,却被他拉进怀里,两个人一同隐在暗处,这次轮到那个男人捂她的嘴巴了。
  那人在她耳边说道:“有人。”
  很快便有另一队人马追了过来,要杀他的人还真是多啊!
  那些人比较谨慎,将路边的竹筐一顿子砍杀,发现没有人之后这才离开。
  袁清菡心有余悸,好在这个人离开了,要不然肯定就要成为刀下鬼了。
  等到没有声音之后,那个男人才将她放开。
  袁清菡将解药递给他说道:“每天一颗,需要服用三天。”
  那人倒出一颗咽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袁清菡说道:“英雄不问出处。”
  那人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
  袁清菡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探头探脑一番,说道:“大侠,你快些走吧,要不然被发现了就惨了。”
  那人轻笑出声,说道:“好。”
  然后又说道:“你先回去。”
  袁清菡也不跟他退让,赶紧跑回家了。
  回到家里面就各种后怕,心想万一救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怎么办?
  后来她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能够被这么多人追杀,绝对称不上什么好人。
  可是世上没有吃后悔药的,她以后多救些人来恕罪吧。
  第二日,京城人心惶惶,说是京城郊外死了很多蒙面人,而且死相惨不忍睹。
  袁清菡又想到那个人,他已经身负重伤,应该不是他干的吧。
  突然之间,袁清菡从梦中醒了过来,她坐起身,身上早已经汗涔涔的,她都想起来,都想起来,当年她救得那个人便是北堂赫亦。
  那双眼睛,不是北堂赫亦是谁呢?
  后面一连串的事情都联系起来了,所以北堂赫亦才会在宫中主动找她说话,才会在她出现在宫中的时候,看着她,当时不明白,现在都记起来了。
  她竟然跟北堂赫亦错过了这么多事,这么多时间。
  她现在特别想飞奔到北堂赫亦的身边,告诉她,她知道是他了,她有多么的欢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