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5章 老屋修缮
 
从这个方向赶过去,是老破房的背面。背面没有门,有一个木制小窗已经几乎完全破烂。

柏晨来到窗口外,用手电往里面照。

屋里一切正常,堆放着些杂七杂八的不要了的杂物。

他绕到前面,木门还保持着被他推开过的状态。手电光往里照,也都一切正常。

他在门口停下,不知道这次踏进房门会不会又走入那条奇怪的通道。

顿了几秒钟,他一抬脚,再一次跨进门槛。

然而这次奇迹并未发生,他就站在门里,闻着房间里有点发霉的潮气味。

柏晨先环视一圈整间屋子的情况,接着这里动一动那里挪一挪,想找到这里的特殊所在。

整个屋子翻遍了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地方会让他进入那条通道。

他走出房间,把房门关上,试着重新推门进入。

结果试了几次依然没有再现奇迹,几次都没成功。

柏晨甚至开始怀疑,之前那个怪异的经历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眼看着天空中出现一点夜色,不再是漆黑无比,第二遍鸡鸣声也从远近传来,他只好暂时停止尝试。

如果之前不是自己出现了什么幻境之类,那就是需要什么特殊条件才能重新进入那条通道。

他决定先回去看看时间,推断一下进入那条通道的时间点,等新的夜里再来尝试。

关上房门走回家里,柏晨大脑处于兴奋状态,但是身体有些疲惫。

虽然这副身体年轻力壮,但是患了一身病,已经经不起多少折腾。

为了能够多活点时间,他决定再睡一会儿。

屋里灯光有点暗,脱鞋的时候,柏晨特意用手电光照鞋底。看到鞋底上沾了些泥土,还有几根杂草。

杂草很细小,一看就不是那个“异空间”的东西。至于泥土,肉眼看没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

他找来一个塑料袋,将鞋底的泥土刮下留存。

检查一遍身上其他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沾上。

正准备关灯闭掉手电筒,余光处突然看到手电筒屁股上沾着一块泥土。

柏晨一个激灵,眼睛都亮了。

他重新找来一个塑料袋,将手电上的泥土刮到里面,再把塑料袋系紧。

手电筒上沾有泥土,说明他的经历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幻境。那个土就是他在通道岩壁上用手电筒戳的时候沾上的。

柏晨恨不得现在就有实验仪器,立马对这点泥土进行化验研究一下。

但是这里什么科学研究的东西都没有,而且他现在浑身真的很不舒服,急需休息。

他不得不说服自己,不着急。

推断了一下他第一次进入老破房的时间大概在半夜两点半,便开始补觉。

躺在床上也尽量不去想刚发生的事情,拿手机打开舒缓的音乐,再强迫自己去数羊羊催眠。

天亮起床后,柏晨第一时间再次去检查了老破房,同样没有什么新发现。

在住的老房子这边,柏泽祥很有效率,一大早已经请来了村里几个年龄不算很大的中年男人,让他们帮忙矫正和修复老房子。

几个人到来后喝了点茶水就开始干活。

大家很有经验,检查一遍老屋状况,决定上午做矫正下午做修复,预计一天时间就能完成。

作为全村少有的大学生,还是唯一一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不仅是父母,村里其他人也不让柏晨参与这种重活。

于是柏晨就站在一边做指挥,帮他们看看哪里不够正哪里还需要调整。

经过一个上午,老房子矫正完成。

现在小山村请人做事一天工钱一百块,还要包伙食。伙食也不能差,不然面子上过不去,别人讲出去也不好听。

林艳只好把家里仅剩的一块腊肉割了一半煮了。

做饭的时候柏晨去帮忙,明显看到林艳有点心疼。

她很歉意地对柏晨道:“阿晨,去年的年猪有点小,腊肉剩得少了。不知道你要回来住很长时间,不然当时就该再喂肥一点。”

柏晨安慰道:“没关系的妈,回头我去买新鲜肉。”

他虽然没钱,但以他的能力,有信心很快把家里的生活改善。

林艳摇摇头,“你别着急买,创业不易,钱得省着花。想吃肉了家里还几只鸡,或者等那两头猪品相稍微好点了牵去卖了。家里的伙食你别管。”

柏晨没多说别的,“妈,您放心,家里会越来越好的。”

“肯定会。”这一点,林艳倒也确信无疑。

虽然他们两个老的并不求过上多好的日子,但她一直都相信他们儿子一定会前途无量。

午饭的时候,来帮忙干活的几个叔叔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询问柏晨各种问题。

问他在大城市里具体做些什么,回来老家跟他在大城市的事业怎么关联,要回来多久,等等。

听他们的问题,柏晨就知道,在请他们来帮忙干活的时候,柏泽祥已经把自己昨晚说的事情跟大家讲过了。

父母不懂得留心眼,别人问什么就老实跟人说。

不过事情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柏晨又把跟父母说过的内容跟他们大致讲了一遍。

好在他回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个事,撒了个无懈可击的谎。

不然要是父母知道自己创业失败才回来,不但他们自己不好受,面对别人询问时也会更加没面子。

毕竟从小到大柏晨都是他们的骄傲,是全村的佼佼者,别人都羡慕。

他所说的话,那几个叔叔都相信。只是从他们的神情里可以看出,他们肯定在心里想,这个柏晨看来在城里混得并不好,不然创业也不可能还要回老家做宣传。

再说如果混得好,也不会还要修缮老房子,肯定会推倒了盖新房子才对。

他们说的话也多少有点让人听起来不舒服。

“这年头大学生多了,城里竞争大,确实不比当年了埃当年要是出个大学生,那都是终生不用愁的。栋梁之才,包分配,待遇什么的也好。”

“没错,现在反而是咱们这种农村政策好,虽然钱挣得不多,但是开销也不大,生活还滋润。不像城里什么都要花钱,生活压力很大的。”

“所以阿晨你选择回来老家是对的,能省去不少开销的吧?”

几个叔叔算不上特意要让人难堪,他们所说的都是他们孩子在外打工回家给他们讲的,也不是完全不对。

他们这么说,同时也是给自己心里找点平衡。

以前自家孩子处处不如柏晨,现在自己的孩子在外打工,没想到柏晨这个佼佼者却回到村里混。嘿嘿!

柏泽祥和林艳听着有点尴尬,两个人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

柏晨淡定答道:“开销倒没什么,我回来老家做宣传也不是为了节省开支,只不过城里找不到咱们这里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是用钱买不到的。”

“哦那倒是。”有一个叔叔点头道,“之前听你爸妈说,你是在公司里上班的,怎么不上了呢?”

“在公司积累了经验,就自己出来创业了。”柏晨答道。

柏泽祥那股子尴尬劲缓过来,接话道:“我家阿晨就是想自己做一番事业,不然在城里上班也是不用愁的。”

“就是呢。”林艳附和,“自己做事门槛高,要吃的苦也多些,不想在单位里上班那么稳定轻松。不过阿晨有这个理想,我们做父母的当然得支持。”

“那倒是那倒是,孩子的事业当然要支持。”几个叔叔可能也意识到刚才的话不太得体,忙点头称是。

现在他们不想轻易低别人一头,即使别人孩子是大学生,他们孩子也不差。

几人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他们自家孩子身上,开始聊他们孩子在外面打工做什么,学到了什么技术,每个月给家里寄多少钱。

这些话倒是让柏晨有些尴尬,因为为了搏创业成功,他都没怎么给家里寄过钱。

他脸上露出浅笑,觉得这些大人挺有意思,大家本身关系都不错,却天然的喜欢攀比。

他没说话,父母就帮他说话,“嗐,我们家阿晨要创业的嘛,孩子们走的路线不一样,我们也花不上什么钱。”

“没错没错,等阿晨创业成功,你们就有花不完的钱了。”几个叔叔道。

这种话题没聊多久,很快吃完午饭,几个叔叔喝点茶抽点烟,又要开始下午修缮房屋的活计。

修缮墙体和屋顶也不需要柏晨帮忙,他便拿了本子开始设计改造方案。

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老屋修缮工作顺利完成。

早到晚整个矫正和修缮工作,柏晨都录了下来,吃过晚饭他就拿出电脑处理视频。

他有工作要做,几个叔叔看不懂电脑的东西,也不好再打扰他跟聊一些无聊的事情,早早便告辞回家。

把人送走后,柏泽祥多少有点不高兴,低声跟林艳说道:“这几个家伙,真是不会说话,他们那几个孩子出去打工干苦力,也好意思拿来跟阿晨比。”

林艳道:“算了,他们也没有恶意,就是从小到大他们孩子都不如阿晨,觉得现在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出一口气了。等阿晨事业成功了,看他们还怎么说。”

正在屋里处理视频的柏晨手上停了停。

看来不仅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改善父母的生活条件,还得想办法让他们扬眉吐气,不然以后在村里他们还不得抬不起头埃

把视频上传到各视频网站,柏晨做了些准备工作,早早就睡了。

他定了半夜两点二十的闹钟,到时候还得准时去调研后面那间老破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