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6章 流星雨
 
闹钟响起,柏晨迅速起床。

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他不只带一个手电筒。除了带上手机,他还拎上一个敞口帆布包,里面是提前备好的东西。

一把锋利的尖|刀,一瓶辣椒水,打火机和点火的木屑,以及一瓶煤油。

家里可准备的东西不多,在有限的条件下,这些已经是比较充分的准备了,多少可以在遇到危险时起到一定的防身作用。

那个空间里的怪物虽然庞大,但肯定也有致命的弱点,比如眼睛。如果真遭遇怪物攻击,尖|刀和辣椒水就可以用来攻击它的眼睛。

它们也可能会怕火,所以他准备了煤油和点火木屑。

大概检查一遍包里的东西,柏晨即刻出门,得赶在两点半到达老破房。

为了不把父母吵醒,他轻手轻脚出门。

绕过院子,就能看到那间老破房在黑夜的迷雾里若隐若现。

柏晨看了一眼时间,此时是两点二十五分。

从这个位置走到老破房,最多只需要一分钟。他站着等了一会儿,打算掐准两点半去推门。

时间来到两点二十九分,柏晨迈出步子,跟昨晚一样不紧不慢朝老破房走去。

他心里默念着秒数,走到门口时时间刚好。

柏晨很自然地推开门。

一切跟昨晚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只是灰尘没有昨晚多。

他一刻也没犹豫,抬脚就往门槛里跨。

夜光骤然暗下来,只有门口和窗边有一丝丝极微弱的夜色可见。

房间里的杂物本来堆放得就很乱,昨晚被他翻过后更加凌乱了。

他站在门内,根本没有什么通道出现。

柏晨并没有失望或者太奇怪,他知道这种情况并不会一次就能成功。

看了看时间,再看看今晚的天色,肯定有哪里跟昨晚不一样。

所以要重新进到那个通道,条件也许很苛刻。

时间上的差异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昨晚没带手机,不知道昨晚推开门的确切时间点。

但除了时间之外,今晚的夜色明显比昨晚亮一点,不像昨晚那么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至于其他因素,如温度湿度、空气的浓度、风速甚至磁场什么的,有的现在只能靠身体体验,不可能做到准确,有的因素则需要依靠专业的仪器才能测出来。

作为一个做科研的人,柏晨把尽量多有可能影响到的因素都记到手机笔记app里。

手电筒上那块泥土证明了昨晚的经历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他即使要靠几十几百次试验,也一定要找到进入通道的确切方法。

这一向是他做科研的不懈精神。

柏晨不太抱希望地又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进到通道。

他做好了多尝试很多个晚上的准备,转身准备回去。这时手机响了一下,又推送进来一条信息。

推送信息说还有五分钟会迎来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流星雨,还说了最佳观赏范围。

这次流星雨的预告其实在网上已经热炒了一段时间了,只不过柏晨没什么时间去关注。

点进推送,柏晨发现他们这里正好就在最佳观赏区域里面。

但他抬头看了看天,不禁有点怀疑。

此刻的天空依旧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只不过今晚的云层没有昨晚那么漆黑,才勉强还有点夜色。

说来也怪,就这一瞬间,厚厚的云层就开始翻滚起来,就像天空适时地吹来一阵强风。

很快乌云就出现了裂缝,露出一丝丝蓝天。

柏晨看了看时间,按这个速度还真有可能看得到流星雨。

他赶紧跑回去取了数码相机,快速跑到那个全村的制高点位置。

把数码相机和手机相机同时打开,调整好位置固定好,一个拍实时视频,一个拍延迟视频。

准备好之后,天上的云层已经散开一大半。

他看了眼时间,距离预告的流星雨时间还剩一分钟。

也不管流星雨有没有到来,他已经开始拍摄。

因为就算没有流星雨,今晚这个流云也已经足够壮观罕见,散开和飞行的速度都是他未曾见过的。

而且随着厚厚的云层散开,云层竟然还出现不同的色彩。

柏晨没想到晚上也会有彩云出现,配合着远近勾勒出来的连绵山脉,非常壮观好看。

如此美景,让柏晨一时间忘了刚才没找到老破房那个通道的遗憾。

只可惜他只有两个设备可以拍摄,而且设备比较差,也没太多拍摄技巧,不能把美景非常还原地拍摄下来。

他根据景色的不断变化,不停调整设备位置角度和拍摄方式,倒也没有手忙脚乱。

两分钟后,天上的云散去八|九成,还剩下一些浅浅的云被风吹得形状各异却乱中有序,非常壮观好看。

柏晨专注拍摄,连时间都忘了。

突然,几道光亮划破天空,流星真的来了!

他赶紧再次检查相机和手机,确保把流星都拍下来。

微调好之后,就在一瞬间,天空数不清的亮光从身后的上空划过,越过头顶上空,划出长长的光亮,在远处的山峦处落下。

柏晨抑制着内心的惊喜,顾不上全程欣赏流星雨,时不时得看一眼两个屏幕是否在正常录制。

流星越来越多,很快竟变得密密麻麻。

亮光将大地照亮,柏晨赶紧再次调整设备,把星光之下小山村的美景也放进视频范围内。

他心里难免有些激动,也很庆幸。还好关键时刻他跑来这个全村的制高点,不然都没办法拍到这么全景的视频。

此时还没迎来公鸡打头鸣,各家各户的鸡却因为光亮太强纷纷鸣叫起来,扇扇翅膀从鸡棚里跳出来,就像以为已经天亮该起床了一样。

流星雨照出的亮光实在出奇的亮,如此罕见的景象,让村里的狗子们也开始吠叫起来。

伴随着鸡鸣犬吠,还有村旁山林里的鸟儿,也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唤。

有的鸟群还从树丛里飞出,从一座山飞向另一座山。

不论是这些动物的声音,还是鸟儿成群飞翔的画面,都被柏晨跟流星雨和流星雨下面的山村美景一起录了下来。

流星雨足足持续了半分钟之久,不论是规模还是时长,都完全超出了柏晨的意料。

流星雨结束后,黑夜重新恢复。

鸡犬安静下来,小鸟也没再惊吓飞翔。

更奇怪的是,天上的云也开始变得厚起来,慢慢在堆积,很快天幕也暗了下来。

柏晨本来准备停止录像,一看这场景,决定继续拍摄。

直到天空恢复到流星雨来之前那么厚厚的积云,一切才重归静止。

柏晨收起相机和手机,快速回家。

他把刚拍的视频处理了一下,随即就上传到各大视频网站。

刚上传完,手机就又收到微博另一条推送,是关于今晚观看流星雨的讨论。

虽然时间是半夜,但是因为很多人起来看流星雨,微博讨论话题热度非常高,热搜前几个全是关于流星雨的。

柏晨大致扫了一圈,发现网友们发的那些热门的照片和视频,几乎都是一些零星的流星,一点也谈不上是“雨”。

然而就是那么稀疏的流星,却已经让广大网友羡慕不已。

很多网友在评论区跟图,都说为什么自己拍的那么不起眼。

有的网友则说天气不争气,根本没看见。

总之都是羡慕那几个热门的,遗憾自己没看到那么好看的。

柏晨起初还觉得也许跟他一样看到壮观流星雨的人还没把视频和照片发上来,但是很快他就看到网友和媒体总结的拍得最好的视频。

他点进去一看,虽然确实拍得不错,流星量也比之前的热门多不少,但是比起自己看到的和拍到的,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非要量化的话,最多只有他的十分之一吧。

他顺便把自己的视频也上传到微博上,而且连着发了几条视频。

第一条是两个设备拍的视频合并处理之后的版本,其他的则是分开录的几个原始视频。

每一条视频他都带上那几个热标签。

刚发完一会儿,他的微博就炸了。评论的点赞的转发的,不计其数。

一开始他还来得及看看评论,有网友问他具体情况还回复一下。

几分钟后就完全顾不过来了,通知消息不停往上叠加数字。很快数字就显示不下,只显示三个点。

柏晨不准备再去看评论,视频的情况他在发微博视频的时候已经有说明,其实也不用再跟网友们解答。

作为一个创过业的人,自然知道这是一次很好的推广自己的机会。

他又发了一条微博:[更多有趣的视频请移步我的视频专栏][链接1,2,3,……]

后面跟着他在各视频网站的主页链接。

他还把这条内容复制了粘贴到那几个视频微博的评论区。

暂时退出微博,他登录各视频网站,给自己的专栏认真完善一遍资料。

原本他是打算多传几个视频再来做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借助流星雨的视频,是个特别好的涨粉机会。

得让进到主业的网友们知道他的账号是分享哪个领域的,方便感兴趣的网友关注他。

就在柏晨还在想如何好好规划一下以后的视频拍摄,尽量拍出高质量视频时,窗边的光线很明显地暗下来好几度。

他的书桌就在窗边,虽然房间里开了灯,但是白炽灯瓦数低,窗边明显有夜色透进来。

而刚刚暗下来的那一下,直接让夜色彻底消失。

他不禁抬眼往外看,只见此刻外面黑漆漆,绝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这个场景太像昨晚的情况了。

柏晨来不及多想,起身拎起那只帆布包,快步冲出房间,朝后面的老破房飞奔而去。

半分钟不到就来到老破房门口,他一刻也没停留,伸手推开门,抬腿就跨进门槛。

下一瞬,他就站在了圆形光滑、如同隧道一般的通道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