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10章 重大突破
 
来到老破房门口,柏晨把仪器都拿出来打开开关。

虽然叶泽海帮弄来的不是最专业的仪器,但也算得上精度不错而且小巧方便。

几个仪器摆在地上,很快就能看到上面的数据。

他先记下温度、湿度和气压的数据,最后打开测磁仪器。

刚打开就被吓一跳,测磁仪器屏幕上的数字和曲线根本稳不住,不停地波动。

测磁仪器也“滴滴滴”的叫个不停,提示磁场不正常。

能够进到位面空间果然跟磁场有关系吗?这跟柏晨预想的差不多。

虽然测不到具体的数据,但他还是拿出手机开始录视频,回头把视频放慢可以看到数据波动的范围和频率。

目前这个环境条件很可能就是进入通道的极佳时机,只录了十秒钟的视频,他就赶紧收拾起东西,推开那扇破木门。

出乎他的意料,这次并没有进到通道里,整个人就站在门槛内。

再把测磁仪器打开看,跟在门外时没有变化,数据依然不停地跳动。

不会是仪器坏了吧?

柏晨拿出手机,打开系统自带的指南针。

手机指南针也不停地转,一会儿顺时针转一会儿逆时针转,凌乱又快速,看得人眼睛都花了。

不但指南针紊乱,手机屏幕也变得有些不灵敏。

看来不是仪器的问题,就是磁场紊乱。

可这样的情况竟然没能进入通道,难道这地方磁场一直是紊乱的,进入通道跟磁场紊乱无关?还是这个紊乱的程度还达不到进入通道的条件?

柏晨不死心,走出门去,把测磁仪器放在门口,一直盯着屏幕看。

只要磁场数据发生更剧烈的波动,他就立即进门。

然而事与愿违,没过两分钟,随着夜色变亮一度,磁场也朝着稳定的方向变化。

十分钟后,磁场虽然还有一些波动,但已经差不多趋于稳定。再看手机指南针,波动也变得不那么大了。

作为一个有科学精神的人,柏晨并不打算放弃。

他两次进到空间后出来的位置不同,那是不是意味着进去的位置也可以不一样呢?

他背着装有一堆仪器的大包,手上拿着测磁仪,走到第一次从空间出来的位置。

在那里转了一圈,磁场跟老破房门口差不多。也许因为离老破房距离不远,所以这两处位置磁场变化是一致的。

目前知道的通道口还有山背后他做过标记的位置。

大半夜的,往山上走就是深山老林,夜间会有夜行动物出没。

黑漆漆的夜里,往远离人烟的野外走,换做谁可能都会有些害怕。

但柏晨没想那么多,尽快找到进入空间的办法才是要紧事,他不能有任何退缩。

为了不错过时机,他走得很快。

上次从做标记的地方走回家花了半小时,这次上山全程上坡路,他却只走了十五分钟就快到达目的地。

还剩下差不多二十多米的距离,柏晨用手电筒照过去,就看到那根做记号的树枝好好地立在那里。

他加快脚步,边走边把测磁仪打开,盯着屏幕看。

离标记位置只剩两米左右时,测磁仪器突然“滴滴滴”叫了起来。

柏晨抬头看一眼天空,此时乌云压顶,漆黑的夜根本没一点夜色,这个环境比老破房那边还接近曾经进入通道时的场景。

收回目光,测磁仪屏幕上的数字和曲线已经波动得让人眼花缭乱。“滴滴滴”的响声越发紧迫。

视觉和听觉受到冲击,柏晨感觉脑袋有点嗡嗡的。

他一大步迈向那根做标记的树枝。

突然间,只觉得脚下踩到的不再是刚才有点松软的草地,而是光滑的硬质地面。

目光从测磁仪上挪开一看,他的脸上瞬间露出惊喜。此刻他整个人已经站在了那条熟悉的通道里。

可能因为有了两次经验,这次大脑里那种迷糊感减轻了许多。

第一时间看测磁仪,已经变得平稳,只是数据跟外面的正常值不太一样。

柏晨把其他仪器也拿出来同时打开。

从通道一直到里面的空间,除了磁场数据,他还要全程测量里面的温湿度和气压,把数据全部记录下来。

越往里走,他发现数据的变化跟自己的体感一致。气温越来越低,气压越来越高,湿度则变化不大。

为了更精确地记录数据,他直接用手机全程录像。

走了差不多已经有一百米的距离,却没出现那段布满晶石的路。

柏晨有些奇怪,莫非从这里进来跟从老破房进去距离不一样?

要是按照前两次的经验,应该早就到达布满晶石那段通道了,但是此时前方依然黑漆漆的。

他用手电光向前照去……等等,怎么光线照到底了?

正常情况下通道一直贯穿到里面的空间,光线是照不到底的。但现在很明显看到前方不远处,手电光正照在黑黑的岩壁上。

柏晨加快脚步前去查看,发现通道在这里被堵住了。

他仔细看堵住的岩壁,用手电筒敲了敲,是实的。岩壁的材质跟之前他从里面逃出来时堵住的岩壁一模一样。

难道这个通道是走不通的吗?还是因为今天磁场紊乱程度还不够,所以只能进到一半?或者他来晚了,通道已经关闭了?

柏晨暂且不去想那些假设,掉头往外走,很快就回到了外面。

一出到外面,竟发现这次他所在的位置变成了老破房门口。

稍微一思考,就不难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每次进去和出来的地方不一样。

而不论进还是出,目前已经发现了三个位置。

而且他也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三个位置应该都是可进可出的。

也就是说进出位面空间的通道一直是同一个,而这个通道会根据磁场的变化而改变位置。

还有一点,除了已发现的三个位置,很可能还有其他地点。

天色变得越加亮起来,今晚已经不能再进入位面空间了。

柏晨重新测了一遍老破房门口和不远处那个位置的磁场,依然存在不稳定的波动,只不过波动程度比此前小了一些。

既然现在进不去通道也会有磁场波动,那找到更多出入口位置就变得很简单,只要拿着测磁仪地毯式排查就行。

柏晨喜出望外,今晚可谓是有了重大突破。

有了这个发现,他只要把所有磁场不稳的地点找出来,就可以放心上交国家。而不至于到时候专家们来了,他却没办法给人找到位面空间的入口。

作为一个搞科学的,要那样可就太拉胯了。

柏晨回家补了几个小时的觉,天亮一起床就出门往小山村背后的山上走,开始排查磁常

排查的难度比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山里面有的地方森林茂密、有的地方荆棘密布、还有得地方陡峭湿滑,很影响效率。

柏晨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也一直到下午一点钟才把整座山扫了一遍。

最终结果很可喜,又找到了三个磁场紊乱的新位置。

回到家,他顾不上找上交国家的途径,匆匆吃了口饭,就得准备开始预定在两点的直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