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31章 滞留在了里面
 
虽说是带队伍的新成员进空间, 但人数太多,全部一起进去不方便,遇到危险时也不好避险。

秦灿便把新来的成员分成两队,分两次进去。

第一次由秦灿带队, 柏晨负责操控磁场控制系统。

这次进空间的首要目的是让新成员了解空间, 其次当然也要取一下样品出来。里面的环境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样品越多研究的结论越准确。

进去大约四十分钟,秦灿带着大家顺利出来, 换第二拨人进去。

这次柏晨要带着他的装备进去,秦灿作为领队, 也要再次带着第二波新成员进去, 便换小胡来操控磁场控制系统。

平时除了柏晨和陈清峰,小胡也操控过这个系统, 已经很熟练。今天陈清峰身体不太舒服, 跟大家交代了要注意安全,便先回去休息。

稍做整顿, 所有要进空间的人站在老破房门口。加上柏晨和秦灿, 第二拨一共有十一个人。

为了入口开启后迅速进入,刚好那道木门也可以两人并排进去, 除了柏晨外, 其余十个人分两列站。

柏晨穿好了装备, 双手扶着电动摩托车,等候在队伍的最后面。

小胡启动磁场控制系统,十五秒后, 秦灿一声“走”,大家迅速跨入门槛。

柏晨推着电动摩托车也迅速跟上,很快进到了通道里。

尽管新成员们已经了解了先头部队的研究成果, 也知道进出空间是由柏晨研发的磁场控制系统来控制,但是真正成功进到通道的时候,那种神奇的感觉还是无以言表。

感叹之余,他们只能对秦灿和柏晨他们连连竖大拇指。

很快大家来到通道尽头空间的边沿,秦灿对大家介绍里面已知的大致情况,安排大家取样品。

柏晨这次不跟他们一起,他要测试他的装备。秦灿叮嘱他注意安全后,便让他单独行动。

别人都在通道口取样和观察空间,柏晨打开身上这套装备的开关,把车骑到更远一点的地方。

他的这套装备不但具有环境转换循环系统,还安装了各项数据的监测仪,一旦某项指标超出正常范围,就会发出相应的警报声。

此刻空间里安安静静,没看见那些怪物。他骑着车一直走过草地,绕过沼泽地,来到更远处的森林边沿。

时间过去了几分钟,装备没有发出任何警报,他也没像之前那样觉得不舒服,感觉跟在外面的环境里没什么区别。

第一次实地测试表现就很好,柏晨很高兴,心里不禁开始盘算着怎么完善这套装备,尽快让大家都能够用上。

尽管无论是上级部门还是陈老和秦灿,都倾向于稳扎稳打一步步探索空间,但柏晨自己多少要心急一些。

毕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生命非常有限,他想要尽量多地做出自己能够做到的贡献。

柏晨计算着时间,大家在空间里至少能待半小时,现在还可以测试二十几分钟。

向那边的秦灿挥手致意了一下,他掉转车头,往更远的地方开去。

秦灿知道柏晨这是要去更远的地方,安全起见他想阻止,但是距离一百多米,他又不能大声喊,而且他也知道柏晨的性格,想要做的事情阻止也没用。

其实如果单纯从探索空间的目标出发,他也希望有这样一个既能干又有胆识的人。只是安全第一的宗旨让他有些担心。

但现在柏晨已经越走越远,很快就见不到了踪影,他也只能默默祈祷不要遇到什么危险。

柏晨观察着周围状况,也专心留意着身上装备的状态,骑车慢慢进入那片由参天大树组成的森林。

也许是大树遮挡了太多的阳光,也吸走了太多地里的养分,森林底下杂草很少,只有低矮的苔藓类。

只不过这里的苔藓也比外面一般的苔藓厚实很多,摩托车轮压过去,直接形成一条深深的沟壑,轮胎压在上面还能发出清脆的响声,也不打滑。

森林所在的山体坡度很小,缓缓上升,摩托车不费什么力,很快就来到斜坡顶部。

这里是一个制高点,好像曾经有过火山喷发,形成一个圆形的沉睡火山口,没了植被。

站在这里往前看,是连绵的山脉,全被森林覆盖。

在山脉的更远处,有一片纯净的蓝。距离太远,看不清是湖还是海。

隐约能听到远处幽深的森林里传来阵阵野兽的叫声,还有鸟叫声。

虽然它们的叫声跟柏晨认识的所有动物鸟类都不一样,但还是能够分辨是兽是鸟。

过了这个火山头,再往前的下坡坡度有点大,地面也变得坑洼。

安全起见,柏晨不打算继续走。他也不能走太远,秦灿他们还在通道口等着他。

看了看时间,距离大家约定离开的时间还有二十几分钟。

这里又有一些没采集过样品的植物,柏晨决定顺便再带些样品出去。

他边采集边观察,惊喜地发现在有的树干上存留有死去昆虫的天然标本,还有的昆虫退掉的壳。

他拍了照片,又把这些东西都用样品盒收起来。

返回的时候,他换了一条线路,经过一处不高的山崖,沿着崖下而过。

崖壁没长草木,上面的土有点黄中泛红,既像土又像石头,上面还有一些纹路。

柏晨停下来一看,才发现这里的纹路竟是化石。

他眼睛一亮,赶紧拍照。

就在刚拍好照的时候,突然听到通道口那边嘈杂的说话声。

虽然距离远听不清大家说什么,但听上去好像有点慌乱。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大家也不会那么大声慌乱地说话,正常情况下都是安静小声的。

柏晨顾不上想其他,骑车加速赶过去。

刚冲出去没多远,就听见秦灿喊他的声音,“柏晨!小柏!快点!通道好像要关闭了!”

通道要关闭?什么情况?进来的时间也不长啊,以前进来更长时间都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来了,你们先撤!”柏晨回应着,把车速提到最高。

刚过那片沼泽地,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秦灿他们的声音瞬间消失。

柏晨顿觉不妙,抬头一看,哪还有什么通道口啊!

前面原本是通道口的位置,现在是一个六七米高的垂直石崖,横在那里挡住了去路。

通道口已经消失,不知道秦灿他们有没有顺利走出去,也不知道是那台设备出了故障还是其他原因导致通道关闭。

现在想那些也没什么用,柏晨一个人被困在空间里,他要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时间还早,距离那些傍晚会回到这里过夜的动物回来还有几个小时。

时间足够他做准备,只是怎么才能保证安全他也没有眉目。

他在石头岩壁上寻找,想找到一个洞穴或者石缝藏身。这里的野兽很庞大,小一点的洞穴和石缝它们肯定进不去攻击他。

至于洞穴里会不会有毒蛇和毒蜘蛛一类的东西,他身上这套装备的防身装置应该可以应付。

只可惜找了好一阵也没找到可以藏身的地方,他只好把目标转向那些高大的乔木上。

那些树非常粗壮,从此前采集的树枝来看,树木的质地也坚硬无比,要是爬到树上躲避,地上的野兽再庞大也不可能把树撞倒。

树上也可能会被巨大的飞禽攻击,但是他现在没别的选择。

想到此,柏晨把车骑到草地空旷的地方,处于原本通道口的位置和森林边沿的中间。

这个位置的好处在于,无论怪兽来了跑去爬树还是通道口重新打开时跑向通道都比较方便。

而现在,他还不想直接上树去躲着浪费时间。

趁着这段安全时间里,他完全可以再做点事情。

停摩托车的位置跟沼泽地之间只有几步路,柏晨走向沼泽地,去看那些卵的孵化程度。

刚走近就看见那些卵跟之前比起来有了明显的变化,里面的小黑点现在变成了长条形,弯曲在里面,看得出脑袋和尾巴的形状。

更奇特的是,这东西并不完全像快要孵出的小蝌蚪,这东西还在卵里,就已经长出了四条腿。

柏晨掰了一根手指粗的草杆,轻轻扒拉其中一颗卵,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谁知这时候从沼泽地另一头的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一坨黑漆漆的东西。

不等柏晨有所反应,那东西咆哮着朝他扑了过来。

它张开血盆大口,张开粗壮的四肢,整个展开的面积像一块矩形的乌云,直接挡得柏晨只觉得眼前一片黑。

只一瞬间的功夫,他看清了这个大家伙的身型和四肢确实跟蛙类差不多。

他全身僵住,大脑好像也停止了运转。实际上即使他反应再快,就算是瞬间弹出,这么近的距离也不可能逃脱。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这个庞然大物一口吞掉的时候,他才急中生智,迅速抓起一只卵挡在自己面前。

所幸这招还真管用,庞然大物硬生生在半空中停顿住,紧接着向后缩了缩身躯。

大家伙因为怕伤到自己的小崽所以停止了攻击,说明它是有灵性的动物。有灵性就有交流沟通的机会,即使是跨物种,甚至是跨空间。

但柏晨穿着他的装备,没办法做出友善的表情给这只大蛙看,也没办法用眼神跟它交流。

他只能一手拿着那颗卵,一手比划了几下面前的大家伙肯定看不懂的动作,然后慢慢向后退。

手上这颗卵是保命用的,他不能还回去,他也不会破坏它。警惕地盯着大蛙,一边向摩托车的位置挪。

大蛙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步步跟着他,大嘴巴一张一合,还不时吐出大长舌头。

它的舌头虽说是细长形,但最窄处也足有巴掌宽,最宽的地方几乎快能赶上一张单人床,厚度也非常厚,一看就非常有力量。

柏晨汗颜不已,这大家伙要是大长舌头伸出来对准他一卷,他也只不过就跟一只蚊虫一样当它塞牙的饲料。

要不是手上这颗卵,现在自己说不定已经躺在那个大肚子里了。

一人一蛙就这样一边对峙着一边往那边的摩托车靠近。

快到达位置的时候,柏晨用余光看了一眼摩托车,距离只剩下两三米。

他在心里盘算一会儿怎么迅速上车,然后逃走。大蛙的大舌头实在太长了,一定要避开不让它舔到。

这么想着,柏晨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一个迅速翻滚,朝摩托车滚过去。

还好他身上这套装备经过了多次测试,穿着它也足够灵活。

就在他滚了一圈起身要跨上车的时候,那大蛙仿佛看出了他要逃,不再顾及他手上那颗卵的安危,大舌头噌一下弹了出来。

别看它的舌头那么大,但是一点也不笨拙,跟外面的世界里那种小青蛙捕食飞蚊一样,几乎要用高倍摄像机才能捕捉到它弹出舌头的整个动作。

柏晨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完全是条件反射,下意识往一边躲闪。

他已经足够快了,还是感觉肩膀处被狠狠地蹭了一下,但总算是躲过了大蛙的一击。

余光处,看见大蛙已经将他的摩托车舔进了大嘴巴里。

只是摩托车的金属材质它没办法吞,还沾在它舌头上。

大蛙也发现这玩意儿不能吃,想要吐掉。无奈它的舌头粘液可能特别的粘,摩托车粘在上面甩也甩不掉。

柏晨一看这是逃生的机会,也顾不上心疼他崭新的摩托车,连忙起身就跑。

他很快跑到森林边,选了一棵最粗壮的大树,迅速爬了上去。

爬到安全的大树杈上,他才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

这时候他也才想起一个问题,不知道大蛙是否跟普通青蛙一样会爬树?

要是会爬树,他就完蛋了。

看了看手上,那颗卵还完好无损。

本来想好好研究一下,竟惹出这么大麻烦,而现在这卵又成了他唯一能保命的东西。真是世事难料。

柏晨一向心态好,现在除了呆着看情况什么也不能做,他又开始仔细研究起这颗卵来。

拿在手里仔细观看,突然发现里面的小幼崽居然动了一下。

再看卵壳,比起之前变化也很大。

柏晨继续仔细看那个小幼崽,这个东西的模样已经跟那个庞然大物差不多,长得一点也不好看。

越看越觉得它已经发育完全。根据他对动物的了解知识,这是要孵出了。

这东西真奇怪,前期孵化速度特别慢,近期却又如此之快。按原来的速度,他原本推断怎么也得十几天后才能孵出的。

就在柏晨又拍了几张这颗卵的照片,还拍了一小段里面的幼崽在动的视频时,不远处那个大蛙突然将摩托车从大舌头上甩掉。

好巧不巧,摩托车就甩在柏晨所在的这棵树下。

大蛙愤怒地甩甩嘴巴,嘶吼一声,就朝柏晨避难的大树奔来。

柏晨看了一眼他的摩托车,希望摩托车没坏。

同时还得祈祷那个大蛙不会爬树。不然他真不知道这次再把这个幼崽祭出去管不管用。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声鸟类的长鸣,接着是煽动翅膀的声音。

柏晨抬头看去,一只大鸟也朝他这个方向飞来。

他的内心顿时悲观起来,一只大蛙已经难以应付,再来一只大鸟,他岂不是只能等死。

那种大鸟一看也不是善茬,听那叫声也知道多半是肉食动物。

如果大鸟真来攻击他,现在柏晨只能寄希望于他身上这套设备的防御装置能够抵挡一下。

然后再想办法用手中这颗卵引开树下那只大蛙,趁机逃走。

而即使这一切都顺利,他也得寄希望于摩托车是完好的,不然一点希望都没有。

柏晨深呼吸一口,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仅仅两秒钟,那只大蛙和空中的大鸟几乎同时到达。大蛙冲到树下,大鸟也飞到了树上。

蛙和鸟一个赛一个地使劲叫唤,柏晨耳朵被震得嗡嗡的。

他已经做好了被攻击的准备,但是一看两个大家伙却谁也没动。

再一看,两个家伙好像都不是冲他嘶吼,而是在相互吵架一样,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也行?柏晨突然觉得这是个生存的绝佳机会。

只是就这样待在这里还是找机会逃走,他还需要谨慎再谨慎。现在看来,让两个家伙对峙,自己在中间反而还安全一些。

可为什么这两个家伙会对峙?为了抢他这个猎物?

柏晨看树下的大蛙没有要爬上树的打算,抬头观察树梢上的大鸟。

这一台头,才发现上面是一个用干树枝架起来的鸟窝。

那只大鸟站在鸟窝旁边,怒目圆睁,一会儿看看树下的大蛙,一会儿看看柏晨手上的那颗卵。

嗯?难道它把这颗卵看成自己的卵了?这家伙是眼神不好还是不会数数?它窝里的蛋不至于这么巧也少了一颗吧。

看两个动物的架势,柏晨有八成的把握,只要他把手里的卵扔出去,它们俩必定会去争夺,而自己就可以趁机逃走。

那样的话两个庞然大物大概会两败俱伤,然后手上这颗卵多半也会坏掉,快要孵出的幼崽也结束它的小生命。

倒不是柏晨宁愿自己死也要保护这个小生命,而是他还得权衡这样是否真能安全逃生。

首先不确定他的摩托车是否完好,其次是两个大家伙能斗多久,时间是否足够他逃跑。

经过几秒钟的思考,柏晨觉得还是待在树上更有把握。保持目前这种相对平衡的对峙状态,然后见机行事。

差不多对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是那只大鸟先没了耐心,它突然煽动翅膀准备俯冲下来。

柏晨一看这还得了,待在原地就会被大鸟攻击,下树则要落入大蛙的嘴巴。

他没得选择,只能把手上的卵扔出去。

正准备扔,就见高出鸟窝被大鸟自己的大翅膀扇到,掉下一颗鸟蛋来。

那颗鸟蛋跟他手上的蛙卵差不多大,颜色也有点相近,也难怪大鸟会看错。

翅膀扇到鸟窝,大鸟迟疑了一下,导致鸟蛋落下来的速度比它俯冲的速度快,很快就落到柏晨面前。

柏晨下意识就伸手把鸟蛋接住。

鸟蛋很沉,蛋壳很厚实。

大鸟怒不可撤,发出震耳欲聋的嘶鸣声,张开两双尖利的大爪子冲向柏晨。

柏晨顾不得再看这颗鸟蛋,他反应也不慢,一眼看到树下不远处有一片铺了厚厚一层腐叶的地面,使足了劲把鸟蛋扔了过去。

那地方不至于把鸟蛋砸烂,而且距离不近且跟他可以逃跑的草地方向相反。

果然大鸟一看,就奔着自己那颗蛋而去。

跟大鸟一起冲过去的,还有那只大蛙。

柏晨立即跳下树,扶起摩托车发动。

幸运的是摩托车一点没坏,他骑上就跑。

大蛙冲到那片腐叶覆盖之地的时候,大鸟已经抓到自己的鸟蛋向上起飞。

大蛙扑了一个空,转头一看,那个两脚怪还拿着自己的卵,它咆哮着就冲了过去。

柏晨没有回头,他通过后视镜看到那一幕。他把手放低,贴着草地将卵滚到另一个方向。

看到自己的卵朝远处滚去,大蛙也跑去看它的卵去了,柏晨终于得以逃脱。

跟两个原住民结了仇,附近是不能呆了。

此刻柏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选择往方便骑车的地方走,伺机找一个相对安全的避难之所。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