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36章 法人代表
 
柏晨一时间没太理解秦灿所说的更为万全的办法是什么意思, 他把自己果园或者果园的一部分贡献出来做研究,在他看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直到陈老和秦灿他们批准了江琳和高组长的项目后,带着柏晨去跟两个组一起做项目开始前的最后对接时,他才终于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首先当然是不想让他吃亏, 不过这点很好办, 给钱就能解决。

主要还是因为陈清峰他们想得要长远一些。

他对柏晨说道:“小柏, 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沟通过,咱们以后考虑问题都得往长远了考虑, 每一个决策都尽量为以后的事情做好充分的准备和预留出足够的空间。”

柏晨问道:“陈老,预留足够空间跟使用我的果园做移植和研究工作有关系是吗?”

“对, 虽然现在还处于研究阶段, 但是上级对咱们以后能成功很有信心,当然咱们自己也是有信心的。”陈清峰道, “以后可能就要在这里种植那些研究成功的植物, 还在这里生产产品等等。”

大家都认真听着,陈清峰接着说:“上面的意思是干脆成立一个企业, 跟科研进度直接对接。”

高组长说道:“空间就是另一个世界, 里面包罗万象,不只有动植物, 以后可能还会发现矿产资源, 还有各种未知资源都是很可能的。那这样的话以后要做的领域会非常广, 企业得多大啊。”

“一步一步来嘛。”陈清峰道,“目前第一步就以那个神奇小野果的研究做依托,以后有新的发现, 需要开发新的东西了,就都往里增加。”

“可是这个地方毕竟是山区,以后要建厂的话好像也不太方便。”高组长又道。

“这地方和周边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过, 从卫星地图上也看得出来,可扩展性其实很大,又不缺水资源。而且周围人烟稀少,工作好做。”陈清峰道。

“那倒也是。那具体实施方案呢?”高组长又问道,“成立企业肯定就是国企了吧?”

“对,现在就是要跟小柏谈一谈这件事。”陈清峰看向柏晨,“在这里成立企业,势必会影响到小柏的利益。”

听这意思,柏晨已经完全明白,他不能自己在这里创业了。

他说道:“那没关系,我反正现在也是研究员,而且又要考研,那我就不创业了,专心做研究。”

“我知道你有这个觉悟,有很无私的精神。”陈清峰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商量后的想法是你不但还要继续创业,还得把这个创业的进度加快。”

在场的人都听得一头雾水,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

陈清峰笑了笑,对柏晨道:“为了让事情跟之前顺利衔接,不至于动作过大引起不必要的怀疑或者麻烦,还以你的创业身份来做后面的企业,我们决定选你作为企业的法人代表。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实际由国家控制。”

“那我明白了,我都服从。”柏晨道,反正就是挂个名的事。

“感谢你能够这么爽快答应。”陈清峰开始吩咐具体事宜,“这里是山村,咱们得到县城租个办公室成立一个新公司,你再把村民们的田地都租下来。”

江琳补充道:“是的,山上都是石头,我们已经研究过,即使只是移植植物都不太行,后面做植物研究要用到不少地,肥沃点的田地最好。”

听上去有点周折麻烦,柏晨问道:“陈老,是不是为了考虑村民们的想法,所以才这么选择?其实做一做他们的思想工作,直接给些补偿征地就可以了。”

“考虑他们的感受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我刚才说的,上级部门还不想把研究空间的事情搞得大张旗鼓。”陈清峰解释说,“现在才刚刚开始,想以一个看上去很自然的平常事去做。”

“明白了。”柏晨理解了他的意思,毕竟随着以后对空间的研究和探索,会有什么样的发现全是未知数,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的策略倒也不难理解,“那我马上去准备,到县城去注册一个公司。注册好了还得签一个跟组织的协议吧?”

“那是要的,公事公办。你辛苦一趟,让小秦跟你一起去。谢谢你了。”陈清峰道,“名义上你是法人,但毕竟企业得由组织实际控制。”

“好,那我太荣幸了。”柏晨觉得一股荣誉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虽然这样一来,他自己的事业就得重新来过。

他当然也可以不再为自己创业,专心配合国家的事业,专心跟陈老他们做研究。

但是他现在虽然没有了患病的烦恼,但还有债务缠身。

他不用担心很早就离开人世,那还债就成了第一要务,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脑子里这么想着,但在想到如何重新选择自己的事业之前,还得先把陈老安排的事情做好。

他站起身,“陈老,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

不料他刚要走出房间,陈清峰却喊住他,先让别人走,“还有件事情。小秦和小柏先等一下,其他人可以先去忙了。”

等别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三个人,陈清峰才又说道:“其实我们都知道,小柏你背了一身债务,知道你一直坚持创业也是为了还债。精神可嘉,我们很敬佩。”

“原来你们都知道啊,我还是一个失信人员呢。”虽然原身是因为创业失败实在还不上,不是有钱不还,柏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陈老他们知道他这些事情他倒不意外,当初他去上交空间,人家肯定要对他做一些调查。

“看得出来,你是个很上进也很要强的人。你想要创业成功,努力还债,也想改善你爸妈的生活。”陈清峰接着道,语气变得和蔼了不少,“我们也是本着尊重你,不想让你难堪所以一直没提。”

“谢谢。”这一点,柏晨是真心非常感激,说明陈老他们对自己有着足够的尊重。

同时也不得不说他们看人挺准,对于柏晨这样的人,直接给钱帮助他还不如支持他自己的选择,相信他能够东山再起,这才是真正的尊重。

“你失信的情况跟人家老赖不是一回事,我们能够理解。”陈清峰接着说,“你还年轻,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够东山再起。只是你生病的事我们以前不知道,不然也不会一直不闻不问,还请你见谅。”

“陈老您都说到哪去了,其实大家的到来对我的帮助特别大,现在我们家也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了,父母也有不错的收入,组织还给了我很多奖励,我非常感激。”柏晨赶紧把话题拉回来,“陈老咱们还是接着说正事吧,接下来除了注册公司,我还要做些什么?”

“因为你的事业暂时搁浅了,所以我们商量出了一个方案,你听一下看可不可以。”陈清峰收起慈祥和蔼的表情,严肃认真道,“你欠的债放在个人身上确实不少,不过放到集体上也不算特别多。所以我们商量决定给你贷款还债,然后陆续从你的工资里按月扣还贷款。你觉得可以吗?”

柏晨听懂了,也就是说组织会一次性贷款让他还清欠款,然后就跟还房贷一样,他每月再给组织还贷。

虽然这样一转换也是欠债,但是性质上完全不一样。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从失信名单里出来,可以正常消费正常生活。

而且组织给的贷款,利息肯定不高。不像他以前欠投资人的钱那样,利息非常高。

可柏晨觉得自己太占便宜了。

“这不太好吧,我不太能接受这个方案。”他说道,“我现在的事业都算不上事业,就是一片果园而已,我再想其他办法就是。现在创业机会多,没关系的。”

陈清峰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出一句柏晨完全想不到的话,“其实我们对你的了解还有更多,这个方案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他接着说:“除了上面说的原因外,重新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并不容易。我们整个队伍里都是搞科研的,不懂搞企业。而找其他懂搞企业的人,可靠性可能差点。只有你是正好两方面都符合,又不需要费什么劲可以立马就职的人选。”

柏晨听懂了陈清峰所说的这两方面,这两方面他自认为自己确实经得起考验。

原身的政治背景自不必说,先前组织里就调查过。他大学期间就入了党,还是优秀党员,至今有过不少光荣事迹。

而且现在已经是科研队伍里的一员,也签过好几分安全保密协议。

至于做企业的能力,其实陈老也清楚他创业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足。

当初刚创业半年就成为行业新秀,直接威胁到行业里其他早入场好多年的大企业。

他们的公司并不是经营不善,而是被几家害怕被冲击的老企业联合做了一些不道德的商业手脚,以完全不公平的手段给他们下了套。

那几家公司最终也被监管部门处罚,但他们宁愿被处罚,也要把柏晨他们的公司搞垮。

当时投资人也建议柏晨他们以非常手段去对抗那些老企业,做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但是柏晨坚决不同意,他们只想搞阳谋不想玩阴谋。

柏晨他们的新公司起步时间短,靠投资快速发展,还没开始盈利,虽然对那些老企业冲击很大,但也经不起别人几家联合起来用下三滥的手段搞,最终才遗憾倒闭。

要不是身患绝症,柏晨肯定会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就像当初跟他一起创业的叶泽海说的一样,即使坚持搞阳谋,他也能够东山再起。

所以陈清峰也说他是这里面唯一一个懂搞企业的人。

“陈老您先让我考虑考虑。”他对陈清峰道。

“不着急,你再想想。”陈清峰带着劝说的语气,“我们是真心希望你能接受,这个方案对你也是好的。”

“我知道,组织已经为我考虑了许多了。”

柏晨回着话,脑子也在飞速运转。

他现在是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就是原身。他得分别从两个人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

站在他自己的角度,他当然最想做的还是跟大家一起搞科研。这一点已经没任何问题,他几乎可以参加每个科研小组的事情,而且还确定了要考陈清峰的研究生。

站在原身的角度,那就是开公司做企业。

这一点上,现在组织提供的方案显然是一个最佳捷径。

虽然他以前开的是私人企业,而现在组织给的方案,企业只能是国企,但显然他也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而且经营好了待遇也不会差,不管从哪方面都能够实现人生价值。

如果是原身,他会接受这个提议吗?柏晨再次打心底问自己。毕竟再怎么说国企是国家的,私企是自己的,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原身很年轻时就入了党,又是优秀党员,不论在校园里还是社会上,不论是上班还是创业,他一直都很正直,也是个爱国青年。

从这点上来说,他应该会同意组织的意见。

尤其现在成立企业,背靠的是国家,他只是一个明面上的法人,他可以把能力都用在经营上,不需要去担心被人从背后使坏。

从“两人”各自的角度都是很好的安排,柏晨又从组织的角度考虑。

正如陈清峰所说,给他贷款还债确实比起重新物色一个人选来要简单很多,也不需要增加风险。

想到这里,柏晨豁然开朗。

“陈老,我接受组织的安排。”他站起来,对陈清峰和秦灿鞠了一躬,“我非常感谢两位老师,一定会尽量扮演好我的角色。”

陈清峰笑起来,“哎呀自然点,不用搞得这么严肃嘛。那就去准备一下吧,回头小秦你们去注册公司,办完后回来还有协议要签,我再把全部资料都上交。”

“好的。”

柏晨立即回去准备证件等资料,然后一刻没耽搁,跟秦灿两个人前往县城。

他有经验,所有材料带的很齐全,手续办得很快,一个窗口跑一趟全部解决。

很多必填的信息也都经过秦灿过目,比如经营范围一项就填得很广,毕竟随着空间的探索,可开发利用的领域会很多。

注册完公司回家,就得第一时间着手租地的事情。

这件事情不需要秦灿再跟着操心,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交给柏晨自己完成。

租地价格方面他也有决定权,秦灿只交代了一句,反正就是按照市场价来,酌情可以稍作放宽也没关系。

这种事情柏晨总会想到自己老爸,他自己虽然对村子里的田地不陌生,但毕竟以前常年在外,很多地方没有柏泽祥熟悉。

全村各户人家的田地,哪家的哪一块田地怎么样,柏泽祥了如指掌,有他帮忙,租金就不会出现不公平的问题。

不然要是出现哪家的田地比别人家差,租金却比别人家高的情况,那肯定会有人心里不得劲。

往小了说,会影响村民们以后的和谐,往大了说,搞不好还会影响到科研队的工作,甚至给企业的经营埋下不必要的隐患。

晚上空闲时间,柏晨告诉父母他们的打算,“爸妈,我们在山上的研究取得了进展,开春后就要种一些新的经济作物。趁着现在已经收完了庄家,想跟大家谈一谈租田地的事。”

“这么快啊?”对于他们会租田地,虽然此前的事情已经快得让父母不感到意外,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是啊,进展比原来预想的要快。”柏晨道,“不过这个时间赶得也巧,要是在其他季节,田地里都是庄稼,反而不方便。”

“那倒是,那还是我跟你去谈。”不等柏晨开口,柏泽祥就主动说道,“先找几家田地好的人家租怎么样?以后需要了再租其他的,不然租多了一下子用不完也浪费。”

虽然村子不大,但是田地全部加起来也不少,在柏泽祥看来柏晨他们最多也就租一部分。

他没想到柏晨却说:“能租的都租了吧,现在租了也好打理。”

“用得了那么多?”柏泽祥和林艳同时惊讶问。

“用得了。”柏晨很笃定。

按照陈清峰传达给他的部署,以后不管是种植与空间有关的植物还是建厂,村里这些地方都不够。

即使是现阶段,江琳他们要是想多研究几种植物移植,就得占掉不少地方,何况还有其他科研小组也会有土地需求。

即使是柏晨自己也不仅仅只需要果园,他还得多准备几块地方,多种植一些品种的其他作物。

江琳说过空间内外类似的植物品种要用来做对比研究,他这边得做好充分准备。

他这么肯定,父母也就没再说什么。现在柏晨他们“公司”来了这么多人,还有机械车工程车,阵势已经这么大了,把全村全部的田地租下来并不奇怪。

这段时间这么大的阵仗,柏晨跟父母解释为他们有了很大的科技创新突破,拉到了很大的投资,所以加大了投入。

“公司”前景会非常好,所以还去县城注册了新公司。

以前看上去小打小闹的时候,父母还会过问柏晨一些创业的事情。现在看着他们“公司”这个投入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父母的想象,父母就没办法再过问了。

每当父母静下来担心儿子的事业搞太大怕有风险时,他们也只会叮嘱几句,让他凡事稳当一点,什么决策都多跟陈大科学家和秦总商量。

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他们对陈清峰和秦灿非常的信任。

其实不仅在父母看来陈清峰和秦灿是非常厉害可靠的人物,现在两人在全体村民的心目中也是如此。

柏晨自己,则早已经是全村的骄傲了。村民们出门遇到其他地方的人,都觉得脸上比以前有光。

第二天一早,柏晨准备了纸和笔,跟柏泽祥一起出门去跟村民谈租地的事。

父子俩正要迈出大门,柏泽祥走在前面差点迎头撞上一个人。

他们赶时间走得快,门外进来的人跟只用脚尖着地似的,一点声响也没有,完全没察觉。

“哎!”柏泽祥急刹车后退一步,这才看清来人是谁,“怎么是你啊?”

柏晨看过去,正要走进自家大门的是那个瘦小驼背的许昌明。

“我…嘿嘿……”许昌明再没有以前那种得意神态,都不敢平视他们,露出长期抽旱烟导致的两排黑牙,尴尬地笑两声,“泽祥,我来给你们还米来了。”

“还米?”柏泽祥莫名其妙,虽然时间过去不算很长,但经历的事情很多,每天都很忙,他早就忘了许昌明还欠他们家米的事情,“还什么米?”

许昌明偏过脑袋看向后面的柏晨,脑袋往下低了一截,声音也压低了两分贝。

“你问你们家阿晨,他应该记得。当初我从路边跌倒,把你们家水稻压坏了一块,当时说还你们家两斤米来着,我可没敢忘记。不过两斤米拿过来我觉得寒碜了点,拿来了三斤。”

其实要不是许昌明真来还米,柏晨也早就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初就是看到这人隔三差五来恶心自己父母,实在看不过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也没真的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只要不用见到他,柏晨也不会跟这种人记仇,有那精力他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

现在再看到许昌明,才发现不过几个月,这家伙似乎又老了一截。

不是号称儿子出息又孝顺,日子过得好吗?这人怎么老得这么快?

柏泽祥转头看了眼柏晨,像家里来了客人一样习惯性侧了侧身,想让许昌明进来。

虽然他也讨厌许昌明,但看在对方今天不是来讽刺他们,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觉得来者是客,只让人进个门还是可以的。

加上这人特别大嘴巴,回头再去到处跟人扯淡,影响了儿子的名声可不好。儿子现在事业蒸蒸日上,名声也是很重要的。

柏晨可不这么想,柏泽祥一侧身,他就上前一步补位,挡住了进大门的路,对许昌明道:“米你拿回去吧,我们也不缺这点米,就是想让你长点记性,别到处吹牛还总说别人的不好。”

“别…别啊,这米你们一定要收下。当时说的品种也没错,跟你们家的一模一样,也是今年的新米。求你们收下吧。”

没想到许昌明突然着急得哀求起来,就差给他们跪下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还要向你们道歉。”

柏晨:“……”

这是又要搞哪一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2 03:28:31~2021-09-03 01:31: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咯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提灯者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