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40章 重大发现
 
柏晨说道:“以后要是建厂了, 咱们把厂建到镇上去,或者建到县城,然后让村民们去打工。他们不方便每天跑来跑去,慢慢应该就会住在山下了。”

“但是很多东西只能在山上做, 把厂子开在山外面不太好管理。”陈清峰不太认同这个方案, “而且前期肯定只能咱们自己的人来做产品, 真要让普通人来做,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产品本身是咱们自己人来做, 不过其他相关的东西还是可以放到外面的,比如包装之类的。”柏晨接着提议道, “到时候厂子配套建居住的地方, 招工不限年龄,优先我们村的村民, 工资足够吸引人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这倒是个办法, 不过即使这样可能也会有人不愿意去。现在还有时间,你们随时想想办法就是。”陈清峰最后道。

“好。”

秦灿那边立即安排从山背后修一条公路, 从那个通道口的位置修到围墙处, 从围墙处又修到跟原本的公路相接,测量下来, 距离总共也不到一公里。

围墙里的情况没有外人知道, 围墙外本身就有一条以前人走过的小路通往公路, 只需要挖宽压平。

对外说是为以后公司运输物资做准备,没有人会产生怀疑。

柏晨这边除了每天辛苦工作,村民搬迁的事也总放在他脑海里, 一有空就想一想,挨家挨户考虑村民家的具体情况。

各户人家留守的老人年龄和身体情况,在外面的子女又是什么情况, 他们能够顺利搬迁的几率有多大,哪些因素可能会影响到他们顺利搬迁,……

一系列的问题,事无巨细,想到一点他就记录一点。很快做成了一个表格,每户人家的情况都直观展现在表格里。

群众工作最难做,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好在他现在跟村民们的关系很好,大家也都信任他,这一点肯定会对他这个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除了跟陈清峰提过的建厂招工方式外,他还想到一个办法——扶贫搬迁。

在他回乡的时候,他们村还是很贫穷的,而且这么小一个村落处在大山深处,以后也不好就地发展,从各方面来说都符合异地搬迁的条件。

最近扶贫工作也在进行中,前段时间还有村干部来登记一些事情,有城里的单位对口扶贫的事好像也即将落实。

也许他可以打听一下他们小山村的扶贫方案是怎么样的,能不能从这个方向努努力。

唯一的不确定的就是因为他们在这里开展工作,租了村民们的房子和田地,一下子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好起来,至少变得比很多山村都不缺钱。

如果这两个方案都行不通,那就只能靠组织想办法,找其他理由动员搬迁。

按陈老的意思,这是下策,希望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不过即使从这方面考虑,柏晨倒也想到一个办法,就说这里的山区存在一些居住风险,村民们肯定会搬走。

但那样的话也会有其他麻烦,谁来负责村民们搬迁和安置?也得有相关单位对接。

如果全村都因为居住危险而搬走了,他们“公司”这些人却还留在山上,父母也不会同意。

但无论如何,方案已经拟出来几个,柏晨相信一定能够顺利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秦灿那边组织基建队伍修路也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

为了运输的车辆方便出入,他们还把原来的村道也进行了拓宽和加固。

修路这种事情在村民们看来是天大的好事,虽然秦灿带人修路也是为了创业,但是村民们一样跟着收益,打心里感激。

大家自发扛着锄头和铁锹去帮忙,还有人送水送茶,大大提高了效率。

公路很快修好,没过几天,上面派来的运输车辆也到了。

运输车辆一来就是十几辆卡车。

每次的大动作阵仗都出乎意料的大,村民们有点奇怪,柏晨这个创业方式实在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至今这么长时间了,还没见到有什么产品生产出来。说好的科技农业,田地里确实栽种了不少东西,但是也没见那些东西有什么产出。

现在却开进来这么多卡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山里挖矿呢。

可是也没见有挖矿的机器在作业啊。

父母也很奇怪,尤其村民们一议论,他们更坐不住了,问柏晨:“阿晨,你们这什么都没种出来,怎么还开进这么多卡车?来拉什么啊?”

“哦,这个啊,因为我们在山上做作物栽培试验,会产生一些科研废料,留在山上会污染环境,所以要拉走。”柏晨知道他们会问,早就想好了答案,“也有的废料拉到城里还可以二次利用,拉出去还可以卖钱。”

这个解释还算合理,父母听不出什么破绽。

柏泽祥感叹:“现在做事真的很不一样,你们在这里做栽培试验,还要考虑环境问题,很讲科学。”

“那当然了。”林艳则一脸骄傲,“不是说了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做事业可不能破坏环境,你看咱们这里山清水秀,可不就是金山银山嘛,要保护好,阿晨你们做得很对。不过那么多车大老远开进来,会不会亏本啊?”

“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我们怎么会做亏本买卖嘛。”柏晨笑道,“卖了那些废料还能再赚点钱呢。”

“哦那就好。”父母放下心来。

空间里有的植物,尤其是灌木,经过科研人员的研究,发现对治荒漠非常有用,比空间外任何植物都好,而且还不会因为是外来物种而破坏生态。

还有的土壤和水,对改善已经被破坏和污染了的土地改造作用显著。

这些植物、土壤和水,用科研队伍制造的小运输车从空间运出来,再用那些大卡车运走。

最后会运到几处指定的地方,对环境进行修复。

现在还只是初步阶段,所以也不会大规模进行这项工作,在小范围先看效果,效果与研究结论相符,才会扩大规模。

运输这些东西都跟植物和环境科研组相关,也就是江琳他们小组。

所以卡车队一到,江琳带着组员一起,每天都跟随科研队里的小运输车一起进空间,全程把关运出来的物资。

刚作业了一天,第二天江琳来找柏晨,“小柏,你最近挤得出时间吗?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

“是运输物资出来的事情吧?”柏晨问道。

“对,这都被你猜到了。”江琳道,“这段时间我们组都要忙这件事情,原来研究中的一些事情就暂停了下来。但是有的东西不能停,想让你帮忙盯着点。”

“没问题啊,”柏晨反正是组织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正好这段时间其他事情也没那么忙,“那你带我看看是哪些。”

“谢谢你。”

江琳带着柏晨到研究室,给他讲了哪些需要他帮忙盯着的。

“主要看看这些的指标变化,每天做一下记录。”江琳指着研究室里一些试验器皿,“然后每一样也需要定时换一些原料,上面都写了时间点的。”

柏晨跟着看了一圈,这里面做研究的除了土壤和水实验,还有一些微生物和低等动物,以及植物种子的培育。

每一个实验旁边都详细写着什么时间点换什么原料,哪个时间点记录哪些指标数据。

“我明白了。”看完后他立即答应下来,“放心交给我吧。”

这些实验平时是江琳组的好几个人分工在做,不过柏晨对自己一个人看好这些东西有信心。

“那就拜托了,真的感谢你。”江琳真诚道谢,“交给你我也放心,不过每天傍晚我还是会来看一眼,你别介意。”

“我介意什么,那不是你的工作流程吗。”柏晨笑道,“你要是不每天来查看一下,我自己也不踏实。”

“那倒也是,感谢你能理解。再次谢谢你了,帮了我们大忙。”

“这也是我的工作嘛,我本来就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你别客气,放心去忙吧。”柏晨道。

这个活至少要接一星期,一星期后江琳组的人员才有可能完成运输空间里物资的工作。

虽然江琳说只需要他盯着,该换原料的时候换一下,该记录数据的时候记录一下,但是柏晨不打算只做这些机械的事,该做的研究他也会继续。

刚接下来第二天,柏晨就发现江琳组研究室里的几个实验,有的可以分成及个分支来研究,有的可以再推进一步。

午饭后的间隙时间,他第一时间找到江琳,“琳姐,我发现了一些事情,你能来研究室一趟不?”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江琳很重视,不管发现研究的实验有好的方面还是不好的方面,都是大事,“走吧,边走边说。”

柏晨把自己的发现讲了一遍,来到研究室具体给江琳看了他的发现和数据推论。

“还真是。”江琳看后两眼发着光,心里也有点小激动,“小柏你这个发现太关键了,你能帮我们往下实验不?”

“可以啊,我求之不得呢。”对于科研上的新发现,柏晨也总是容易激动,一激动,开口就是心里话,“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你真是个科学狂人,请你帮忙你还谢我。”江琳被逗笑,“那就交给你了。”

因为接了这个活,柏晨几乎没空参加其他事,秦灿也没再给他安排别的。

柏晨每天都一头扎在研究室里,陶醉于研究中,几乎到了忘我的状态。

这种状态对于他来说已经有些久违,要追溯到上辈子才有这么专注做研究的时候。

因为专注,所以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已经过去六天,跟一开始暂定的七天只剩最后一天。

这天傍晚从空间里出来,江琳照例来看研究室的情况,做一些例行检查。

一进研究室,发现柏晨不仅像以往一样专注做着研究,还听到他嘴上哼着小曲。

今天心情这么好?莫不是又有什么重大发现吧?江琳不想打扰到柏晨,站在门口观察。

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柏晨转过身来。

他差点被吓一跳,“哎哟!琳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怕打扰到你。”江琳答道,“又有什么重要发现吗?看你这么专注,心情也很不错的样子。”

“确实是重大发现。”柏晨做人含蓄,但是表述科学上的事情时从不含蓄,“这个发现不得了,你来看。”

“是吗?”听到这个说法,江琳快步走过去,“哪方面的发现?”

“这里产生的物质,对降解白色污染和治理特殊的工业污染非常有效。”柏晨说着,把自己正在做的实验给她看。

江琳因为激动,屏住了呼吸,仔细去看实验和数据。

看了一阵,她激动得捂着嘴巴,生怕自己尖叫出声,“小柏你这个实验太给力了吧!这要是能投入生产,岂不是可以当药物一样拿去治理污染了?比运输那么多的土壤和水方便又快捷。”

“没错,还可以利用到很多高污染企业里,直接杜绝排污。”柏晨也兴奋道,“这个效果相当好,而且能至少降低现有治污设备的八成成本。”

“赶紧记下来。”江琳道,“回头再反复做几次实验,就可以写成文章交给领导看了。”

“正好你来了,你记下来,等你空间里的事情忙完就可以接着做。”柏晨道。

“这个就你来记吧,文章也你来写。”江琳不想贪功,“本来就是你研究出来的。”

“我也是在你们研究的基础上做的,你们自己的研究内容,没必要我来写。”柏晨拒绝,“再说谁写不是写啊,为了很好的科研专题延续性,你们写最合适。”

“那岂不是占你大便宜了,不行。”江琳也很坚持,她想了想,“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以我们组的名义来写没问题,但得把你的名字加进来,研究过程也按事实来记录。”

柏晨看了看江琳,心里很是欣慰。果然是自己上辈子的学生,人品杠杠的,绝对靠得住。

但柏晨是真不在乎这个,“没必要吧,我只是临时帮忙,用得着这么较真?”

江琳:“有必要,必须的。你别再跟我挣了,咱接着把实验做完。”

第一批物资运输完,江琳组的成员回到原来的研究工作上,江琳则跟柏晨一起继续实验这个重大发现。

反反复复做实验好几天,各项数据记录下来,做好评估,得出实验结论。最后由江琳来写实验过程,写成一篇记录文章。

至于实验论文,她就交给柏晨来写。

“说实话,你来写最合适,因为整个过程里最关键的部分都是你做的,很多东西也是你最清楚。”她对柏晨道。

“没问题。”柏晨欣然同意,把事情做好才是最应该考虑的。

最后论文和试验记录两篇文章都以研究室的名义,被江琳整理一遍,再让陈清峰和秦灿过目,没问题了就提交给上级部门。

这个发现让大家都兴奋不已,陈清峰和秦灿都没少夸赞柏晨和江琳他们组。

秦灿拍着胸膛保证:“这是一个重大突破,回头我给你们申请奖励。”

在科研队里,这是常规操作,有突出贡献总是少不了奖励,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也不用客气。

江琳道:“谢谢秦老师。主要是小柏的功劳,您申请的时候得说明。”

“集体荣誉就别分那么清楚了。”柏晨不太同意,尽管实事求是地说这件事确实自己贡献要大一点,但从性质上来说它就应该归团队荣誉。

“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了,谁做了哪些事情我很清楚,组织也会公平对待。”秦灿严肃道,“以后你们别再插嘴这些事,做好分内工作就行。”

虽说大家都习惯队伍里的奖励机制,但是很多时候一提到奖励,总有人在他面前谦让,他不想再看到这种现象。

柏晨和江琳只好闭嘴。

陈清峰则吩咐:“最近这些发现意义非常重大。以这个为启发,近期江琳你们组加大对环境和植物方面的研究,动物方面可以缓一缓。大方向还是以能够改善环境的课题为主,这方面的研究一旦有成果,将是无价的,上级也很重视。”

“明白。”江琳答道,“我们暂定的目标是以后很多东西就不用运输队一车车从空间里运出去了,我们直接生产更高效的产品。”

“我也是这么想的,相信上级看了提交的报告,很快也会下达这样的决定。”陈清峰点头,看向柏晨,“小柏最近也跟江琳组一起吧,其他小秦忙不过来的事情我再安排人。”

“好,我很愿意加入琳姐他们组。”

“欢迎你!多谢陈老!”江琳喜出望外,有柏晨加入,他们组如虎添翼,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硕果累累,有望成为科研队里最拔尖的小组。

别看大家互相谦让,但是在科研上可是谁也不会让着谁的,谁都想做出比别人更好的成绩来。

柏晨加入后,江琳将组员重新分工。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分出去几个人专门研究动物和微生物。

虽然陈老吩咐近期的重心在环境和植物研究上,但其他领域也不能直接停止,总得有人继续跟进。

其他人则分为两个小组。柏晨因为在空间外还负责一些植物的研究,所以带着几个人专门研究植物。江琳自己带着其他人研究环境方面。

这个分工也只是在工作上有所侧重,本身也不可能真的各做各的,属于互有交叉。

柏晨加入江琳组的两星期后,秦灿再次把他们喊去办公室,说陈老有重要事情要安排。

柏晨和江琳两人停下手上的活赶过去,陈清峰示意他们坐下,说道:“上级部门看了你们上次提交的报告文章,决定让咱们尝试生产产品。”

“这么快啊?”江琳有点措手不及,“我还以为还得先做一些试验品尝试一下呢。”

“试验肯定也要做的,合并到一起做吧。”陈清峰道,“上级部门很快也会寄一些污染物样品来,等试验成功完全没问题了,就准备生产。”

这个流程柏晨也完全没想到,怎么看都有些过于心急,他说道:“我觉得目前的进度离正式投产还很遥远,正常流程应该是我们实验成功,然后小范围继续实践,多次论证没问题了才正式投产。现在还只是科学实验阶段呢。”

“可能是我没表达清楚。”陈清峰接着道,“咱们这里所谓的尝试生产,本身就不是大规模投产。你说的那些初步试验和进一步实验的事情,上级部门决定他们再派人去做。”

“说白了他们要的是咱们的初级产品,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秦灿补充道,“因为咱们这里人手和条件都有限,这样是最快速的办法。”

“明白了。”柏晨又想到一个问题,“那这么说的话以后真正大规模生产各种产品的时候也可以这么做了?咱们这里也不用再建厂,上次说的搬迁的问题也不存在了?”

“这个倒还不一定,只是有这种可能。”陈清峰接话,“一切还需要看后续的进展情况来定,最终会选择最好的方案。所以搬迁的问题有空的时候还需要继续想想。”

“好,那我们知道了。”

“去忙吧,你们俩拟一份需要的资源清单,晚点的时候拿来给我。”陈清峰最后吩咐。

这种事情江琳没有经历过,没什么经验。

作为上辈子她的老师,柏晨对这一点很清楚。

而且他们本来一直做的都是科研工作,这种有点像做企业的事情不太熟悉很正常。

柏晨见江琳脸上闪过一瞬间的为难,便说道:“琳姐,这个我来拟吧,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问你。”

江琳本来觉得自己没把握的事情直接给柏晨不太好,正要开口说不用,突然想起柏晨以前开过公司,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啊对,你对这些事情是不是很熟悉?”

“还行,应该没问题。”柏晨道。

江琳:“那就拜托你了。”

从陈清峰办公室出来走回研究室,刚走了一半路程,身后高组长小跑着追上来。

大老远朝柏晨挥手打招呼,“小柏!你等一下。”

柏晨停住脚步,转身问:“怎么了高老师?”

“急事。”高组长大口喘着气,“你到我那里吧,我跟你详细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