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45章 反社会B格
 
新一天的早晨, 吃完早饭,柏晨首先跟叶泽海做了简单沟通。

叶泽海他们第一天上班,柏晨得问问他们有哪些事情还不清楚,有哪些东西还需要支援。

沟通完后, 叶泽海带着自己的队伍去厂子里上班。柏晨则跟自己新的科研团队一起, 到研究室里工作。

今天要进到空间里开展工作, 每个人都很期待,精神饱满, 有说有笑。

来到研究室,他们先讨论今天进到空间开展作业的任务有哪些, 该带哪些设备和器材进去, 进去待多长时间等等。

讨论完,列出清单, 给每个队员做好分工, 柏晨看了看时间,距离今天大部队统一进空间还剩下十来分钟。

“时间差不多了, 大家穿好环境循环装备。”柏晨吩咐队员, “今天进去的时间长,大部分时间也不会待在里边的空间站里。穿好装备, 一会儿走到通道入口时间刚好合适。”

全体队员去拿各自的装备, 柏晨走在最后的位置。

正当他准备把外套脱下时, 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叶泽海打来的。

“喂,怎么啦?”柏晨接起电话。

“晨哥, 厂子这边有一只又凶又大的恶犬,是谁家的呀?”叶泽海知道大家都在忙,直接说事, “刚才把我们一哥们儿咬了,轰也轰不走,一直在这里兜着圈子龇牙咧嘴的,好像要把我们每个人都咬一遍才罢休。”

“恶犬?”柏晨一时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狗。

全村养了不少狗,但像叶泽海说的那么凶的好像没有。而且自从村里来了科研队,他就让村里人把自家狗都拴好或者关好。

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只恶犬来,还在叶泽海他们一群人那里转转圈想要攻击人呢。

再说一般的土狗咬了人,肯定立马就跑了,不然要遭打。

怎么那只狗会胆子如此之大?竟然敢围着十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呲牙咧嘴。

“伤的严重不?赶紧用肥皂水冲洗一下伤口,我让我爸带他去卫生院打疫苗。”柏晨立即说道,“你们一定要小心,身边有什么家伙抄起来,该打就打。”

“现在没事了,我们这么多人,手上也都有家伙,那狗轻易不敢靠近。”叶泽海说道,“问题就是它一直在这里不离开,我们进进出出总是不太安全。你要是知道是哪家的狗,让主人赶紧来把它带走吧。”

“那狗长什么样啊?”柏晨问道。

“个头很大,比一般土狗大得多,跟大型犬差不多大。”叶泽海描述道,“脑袋尤其大,嘴壳子也很粗,整张脸都是黑的,眼睛有点发红。毛色黑中带点灰,有些瘦,但看上去很有力量。”

他说得很详细,但柏晨从来没有印象村里有这么一条狗。

听上去凶猛无比,而且个头那么大。柏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只狗不会是从空间里跑出来的吧?!

“你们一定保证安全,我马上来。”柏晨原本想让父亲去看看是哪家的狗,顺便带被咬的人去打狂犬疫苗,听了叶泽海的描述,他改变了主意。

他立马挂掉电话,重新穿上外套,对几个队员道:“我有点急事,不能跟你们一起进空间了。你们还按原计划进行,到了空间里按刚才的分工来做。注意安全,千万记住,安全总是第一位的,别离开空间站太远。”

“明白。”队员们齐声答道,“那老大你先去忙,我们这里你放心。”

柏晨走出自己的研究室,心里还不踏实,顺道走到江琳的研究室,对江琳说:“琳姐,我有点急事不能进空间了,我的队员们要进去作业,麻烦你帮我招呼着点。他们要在空间站外工作,主要是要保证安全上的问题。”

“行,今天我们组也会在空间站外,正好一起得了。你去忙吧,交给我就是。”江琳爽快答应。

“太感谢了。”

柏晨快速回到家,拿上一根结实的木棍,又带上一把刀。想了想,他又进厨房拿了两个肉包子,然后匆匆出门,赶往产品生产厂子。

大老远他就看见那只狗了,确定不是他们村子里的狗。

那只狗转来转去,焦躁不安的样子,龇牙咧嘴地冲厂子里的人吼叫。

叶泽海他们站在里面跟狗对峙着。看得出来,他们只要稍微一放松,那只狗就想冲进厂子里去咬人。

柏晨有点疑惑,要说这只狗是空间里跑出来的,那它实在太小了。

空间里的动物都是很庞大的,这个个头,它不应该是一只狗,是一只很小的小动物之类的还差不多。

可眼前这一只,分明就是一只如假包换的土狗,而且根本就不像空间里的狗。空间里的狗除了个头大很多之外,外形样貌上也跟空间外的狗有着很大的差别。

一只普通的土狗,竟表现得如此疯狂,莫不是发疯了吧?

“疯狗!”柏晨大喊一声。

这一声吸引了恶犬的注意。它转过头一看,发现这边只有一个人,一阵风一样瞬间就朝柏晨冲过来。

柏晨一手握着木棍,一手拿着刀,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只疯狗。

但是一看它如同猛兽一般向自己冲过来,柏晨感受到了它的凶猛异常,心里顿时没有了把握。

一个人真不能跟这疯狗单打独斗。

柏晨赶紧拿出一个肉包子,掰了一半下来,捏了捏,朝一边空旷的地方扔去。

都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柏晨觉得这只疯狗至少会跑去捡肉包子吃,这样他就有机会去跟叶泽海他们会合,然后再找对策来对付这只疯狗。

谁知那只疯狗看了一眼在地上翻滚的肉包子,觉得那个肉包子根本没有这个人吸引力大,它只停顿了片刻,继续向柏晨冲了过来。

柏晨又扔一个肉包子出去,这次他没有扔太远,而是朝那只狗的方向扔去。

只要疯狗吃包子,他就有时间间隙可以利用。

然而那只狗依然对包子毫无兴趣,一心只想扑过来咬人。

柏晨在心里骂一声,只好握紧了武|器准备战斗。

好在叶泽海那边的人,除了被狗咬伤的一个兄弟之外,全都抄着家伙冲了过来。

十来个年轻力壮的人对付一只疯狗,疯狗再厉害再疯狂,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眼看着疯狗已经快来到跟前,柏晨拿着武|器的手心直冒汗,他紧盯着疯狗,心里想的是一会儿疯狗扑过来的时候如何给它致命一击。

正想着,疯狗已经冲到面前。它粗壮有力的四肢腾地而起,吠叫着,龇牙咧嘴,口水横飞,劈头盖脸一样朝柏晨扑了过来。

柏晨根本顾不上再多想,他迅速一个侧身,双手挥起木棒,跟打棒球似的用力往前一挥,照着疯狗的脑门击打过去。

就像是发球手和击球手的完美配合,只听“嘣”的一声响,坚硬的木棒实实在在地砸在了疯狗坚硬无比的头盖骨上。

柏晨虎口一阵酸麻,木棒差点没拿稳。

那只疯狗,则在半空中白眼一翻,随着惯性摔落在地,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叶泽海几人已经冲到了跟前。

“可以这么收拾它啊?”叶泽海喘着粗气问道,“我还说怕老乡责怪,不敢收拾它。好险,还好你这一棒子打得又准又狠。”

其他人也围了过来,其中一人道:“这是死了还是只是晕了过去?要不要再给它两下?要不是怕它主人怪,我们早就收拾它了。这种狗乱咬人,不像话,”

“只是打晕了。”柏晨道,“晕了就行,现在没危险了,不用非得置它于死地。”

“晨哥,其实你只用通知一下它主人来把它带走就行了,”叶泽海说道,“你还专门跑一趟,差点被咬不说,还耽误了你的事情。”

“这不是我们村的狗。”柏晨道,“这只狗很不正常,你们去拿几根绳子来,咱们把它捆起来研究一下咋回事。”

“是挺不正常的,不过就是一只疯狗吧,只有疯狗才会大老远跑来,还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咬。”叶泽海说道,“这个也要研究吗?跟空间和咱们生产产品都没什么关系吧?”

柏晨则说:“毕竟是在这个区域见到的,抓起来研究一下也无妨,万一有关呢。”

“那倒也是,还是你想得周全。”

于是大家拿来几根麻绳,将疯狗的嘴巴和四肢捆起来。

柏晨拿出手机,拨通柏泽祥的电话,“爸,您来一趟我们厂子这边,把三轮车开过来。”

挂了电话,柏晨跟叶泽海一行人去看被狗咬的弟兄。

所幸被咬的地方衣服很厚,咬得不深,伤口也不大,流了一点血。

“兄弟,一会儿让我爸带你去打狂犬疫苗。”柏晨有些歉意道,“那只疯狗很奇怪,我得拉回去研究一下。”

“不用麻烦叔叔,我自己去打就行了。”对方说道,“你们小镇离得不远,地方也不大,你告诉我一下位置,我能找到。”

“没事,不麻烦,我已经跟我爸说好了,他开三轮车载你去。”柏晨道,“本来应该安排车的,但是咱们这里的司机都是安保人员兼任的,他们今天都安排了工作任务,临时走不开,只能辛苦一下你了。”

“嗐,这有什么辛苦的,三轮车兜着风还舒服些,就是麻烦了大家。都怪我不够小心,不光我自己得耽搁半天,还耽误大家的工作。”

“别说那些了,准备一下出发吧,早点去处理一下伤口,把狂犬疫苗打了才安心。”叶泽海对自己的手下说。

几人说话间,柏泽祥开着三轮车赶来了。

柏晨把大致情况跟他说了一遍,让他载着那位弟兄去打针。

柏泽祥看到那只被五花大绑的狗,惊道:“这不是许昌明家的狗吗?跑到这里来咬人?”

“爸您确定是他家的狗?”柏晨问道。

“确定。”柏泽祥毫不犹豫回答,“这方圆几十里的山村里,只有他们家狗长这个样子,乌黑乌黑的,又大又凶。”

“他们家这只狗一直都很凶吗?”柏晨又问。

“一直这样,小时候好像是从他们家远房亲戚那里抱来的,抱来的时候就凶巴巴的,有时候连主人都咬,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家这只狗。”柏泽祥介绍道。

后面还不忘加一句:“可能也是狗随主人吧,乱咬乱叫。”

“这狗这么凶,他们家不拴着或者关着养吗?让它到处跑也不怕伤了别人?”偏偏被咬的是自己人,柏晨有点气。

柏泽祥:“一直都是拴着的,不知道今天怎么跑这里来了。”

“好我知道了。爸您赶紧带人去打疫苗吧,辛苦了,路上注意安全。”

“行,那我们去了。你们一定要小心这只狗啊,凶得很。”柏泽祥再次看向那只狗,叮嘱道,“别把它松了,就这么捆着吧。”

“放心吧,它现在凶不起来了。”

柏泽祥载着人走了,叶泽海他们开始工作,柏晨则拉着那只疯狗回研究室。

作为领域内的顶级专家人物,柏晨对动物很有研究。

不论是各种动物种类的共性、特性、族群特征、动物行为模式,还是动物的基因、体质特征等等,他都很颇有研究。

甚至是兽医学,他去当一个高级兽医专家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根据这条疯狗的一些已知信息,柏晨初步判断,这只狗在神经元上可能存在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和缺陷。

或者在精神和心理方面,以及基因遗传方面,存在严重的缺陷。

就像社会上把有些人称为天生反骨或者反社会人格、认为这种精神障碍可能跟遗传或者其他什么因素有关一样,动物界里也存在类似的案例。

这一课题柏晨上辈子就在研究,研究结论还不明确。

直到现在,他的学生梁立博还在继续研究。柏晨时刻都有在关注,研究进展依然甚微。

现在碰到这么一只疯狗病例很难得,他不想错过研究的机会。

这只疯狗到处跑,见人就咬,他要是不把它抓来,过不了两天不但对人很危险,它也逃不脱要被人打死。

当然他做研究的原则,从来都是建立在不伤害研究对象的基础上的。要是还能把研究对象的疾病治好,那更是万事大吉了。

研究室里设备和器材很齐全,他们又是专门研究空间里环境和动植物领域的,专业的研究设备一点也不比国家实验室里的差。

柏晨进行了一番研究,发现这只疯狗的情况,与他猜测的八|九不离十,就是一只先天性反社会狗格的狗。

而这只狗的这种精神障碍,比一般有这种障碍的同类,表现要强烈得多。柏晨上辈子研究过不少案例,像这只疯狗这样的,实属罕见。

柏晨准备去找高组长探讨一下,高组长作为医药领域的专家,在医学方面是顶级专家,说不定从他那里,能得到一些这方面的见解和启发。

柏晨脱下工作服,走出研究室,往高组长的研究室方向走。

这时候接到柏泽祥的电话。

“爸,疫苗打了吗?情况怎么样,还顺利不?”柏晨接起电话就问。

“打了,马上到家了,一切顺利。”柏泽祥说道,“就是刚才在村口碰到许昌明了,我感觉他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他没对你们做什么吧?”柏晨简直无语,那种人怎么总是阴魂不散?

“他倒没做什么,他也不敢。”柏泽祥气道,“但是他看见你们这位经理被他们家狗咬了,竟然还有脸在偷笑。我们追上去想质问他,他跑到了路边的树林里,还在那里幸灾乐祸呢。”

“那种人人品那么差,他幸灾乐祸也不奇怪。”柏晨道,“上次来求咱们不是被咱们拒绝了吗,他儿子前段时间也到我们县城的厂里想找一份工作,也被我们拒绝了。所以他估计现在已经把咱们当仇人看了。爸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赶紧回家吧。”

“难怪不得。”柏泽祥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感觉他不只是看到我们的人被狗咬了幸灾乐祸,而是好像是他故意把狗放出来咬人一样,还专门放到你的厂里。真是太坏了!”

“也有可能。”柏晨沉吟片刻,“爸,这事您先别管,我们现在人多,等我们先调查一下,等事情弄清楚了,有的是办法治他。”

“他妈的怎么会有这种烂人!”柏泽祥忍不住骂道,“我忍他太久了,那我就再忍一次,等事情弄清楚了,看我不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爸您先别生气,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柏晨安慰道,“现在有我在家,容不得他乱来。”

“对了,”柏泽祥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家的狗还在你那里吧?先别忙着还给他,他把狗放出来咬了人,总得有个说法,不能就这么算了。”

柏晨:“在呢,放心吧,我们也没打算还。”

“那就行。”柏泽祥咬咬牙,“他要是有脸要,咱也让他破个口,再流点血。”

“爸您别太激动,他这种情况,咱用法律手段也能制裁他。您可千万别冲动跟他动手,他那样子经不起打的。”柏晨从父亲的情绪里嗅到了一点不安定的因素,忙劝道,“在医院开的单子我会让我同事保存好,花了多少钱,回头让许昌明赔偿。”

“好,我不会乱来。”柏泽祥情绪终于缓和了些,“那就都听你的。”

柏泽祥把被狗咬的经理送回厂里,自己开着三轮车回家。

他又想起刚才柏晨说的话,说许昌明的儿子许世康前段时间还去柏晨县里的工厂找工作。

想到这里柏泽祥就打心底里好笑。这个许昌明,以前天天吹嘘他儿子在县城的公司里当领导。

吹牛吹上天,还不忘拉踩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倒好,别人家孩子在县城开公司建厂,他家儿子被他吹得那么厉害,却还屁颠屁颠去别人家孩子的厂里求职。

呵,柏泽祥轻笑一声。也难怪那个许昌明现在心灵扭曲了,病得更重了。

其实,此刻的许昌明也跟柏泽祥想到了一块,他恨不得使劲抽自己的大嘴巴。

当初他要是不那么嘴贱,不那么到处挖苦别人,至于现在求人家一点事情人家都没个好脸色?更别提人家根本就不会帮他的忙了。

想想自己真是有病,就因为从小自己儿子学习不如人家,就因为别人孩子上了好大学,自己心里就受不了,就要过那个毫无用处的嘴瘾。

现在好了,别人厉害了,自己有求于人了,却因为自己做下的孽而得不到别人的帮忙。

看看其他人家,都没去求过柏晨,也能得到那么多好处。反观自己,都已经给人跪下了,却是这样的下场。

……

然而要是以为这个许昌明是真正反省了,那就是大错特错。

他先是恨自己,转而变成恨别人,而且因此,他对别人的恨也更加的重了。

尤其现在,想到他儿子许世康没了工作,从县城灰溜溜回到老家,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酗酒、抽烟,家里被搞得乌烟瘴气。

许昌明觉得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都怪别人从小压着他儿子一头,柏晨那小子后来去了大城市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回来创个劳什子的业。

创业也就罢了,小打小闹搞点事情没人会怎么样,偏偏搞得那么大,还去县城开什么公司办什么厂。

这不是存心让别人不好过吗?

就算这样也就罢了,凭什么求他租地不租,正常去求个职也要拒绝别人?

他妈的!许昌明眯了眯眼睛,眼里射|出两道恶狠狠的目光。等着瞧!

……

跟父亲通完电话,柏晨继续去找高组长,将事情缘由跟高组长说了一遍。

高组长道:“你说的这方面确实是个难题,到目前为止科学上还没有定论。在我们医药上,倒也有一些药物,可以用来缓解这种精神障碍,但是效果算不上理想。再说你现在说的是一只狗,动物和人在这种先天性的精神障碍方面,也许存在着一些共性,不过我们对动物的这方面就更没有研究了。”

虽然对动物很有研究,但医学是柏晨的短板。

即使是在兽医方面,据他了解还没有相关的药物,因为在动物身上,还没有人考虑去治疗它们精神方面的疾病,还只停留在身体疾病上。

“您说的药物要是作用在动物上,会存在有效的可能性吗?”他问高组长。

“这就得做再进一步的研究了。”高组长说道,“不过我觉得,小柏你要是有兴趣,不如先研究人类的需要。你要是在这方面有突破,那绝对是顶呱呱,轰动整个世界的事情。”

“嗯,确实可以考虑。”柏晨点头,“不过我在医学上就是个小白,要不高老师您来开这个课题,我也可以跟您一起学习。”

“目前恐怕难。”高组长实话实说道,“组织交给我的任务一点不轻松,我得在做好眼前工作的基础上,才能挤时间开新的课题,现在的工作压力都不小,不太现实。等以后有那样的契机再说吧。”

“那倒也是。”柏晨表示认同,“是我异想天开了。”

“那倒没有。”高组长笑了笑,“你这样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我很喜欢,也很羡慕。只不过我能力和精力有限,力不从心。希望以后真的能做这么有挑战的课题,小柏你要是做,可别忘了告诉我啊。”

柏晨:“那是必须的,那就会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请教您了。”

……

太阳很快偏西,离今天的科研队伍从空间里出来只差十几分钟。

柏晨停下手上的工作,来到空间出口处等着自己的队员们。

比起研究那只有精神障碍的疯狗,显然他们自己的主课题才最重要。

看到队员们从空间里出来时每个人脸上都表现得轻松自然,外加一点兴奋,柏晨放下心来。

看来即使自己因为临时出了状况没能跟他们一起进去,他们自己的任务也完成得不错。

“怎么样?”他问队员们。

“还可以,”队员们回答,“很多东西跟预期的差不多,也有一些新的发现。”

“干得漂亮。”柏晨向他们竖起大拇指。

说来也是,他这些队员可都是学霸级别的人物,又有江琳帮忙带着,他本就不用太担心才是。

大家回到研究室,队员们向柏晨汇报今天的收获和发现,然后讨论一些还不确定的问题,拟定下一步的研究步骤。

做完这些,也就到下班回去吃晚饭的时候了。

这时候,江琳小跑着赶了过来,不等柏晨他们打招呼,她开口就问:“小柏你晚饭后有什么安排吗?我们有一个发现你应该会感兴趣,到时候来看看?”

“好啊,我没有什么特殊安排。”对于痴迷于做科研的人来说,新发现总是足够让人兴奋和激动,柏晨一听就知道准是好事,“谢谢琳姐,我一定来。”

大家一起下班回去,柏晨又好奇问道:“琳姐,是关于哪方面的新发现?”

他猜测肯定不是环境方面的,如果是环境上的新发现,江琳应该第一时间就跟他的队员们说了。

那就应该是动物或植物方面的了。

江琳却不答反问:“早上你说你们企业团队里有人被狗咬了,是一只什么样的狗啊?”

“是一只疯狗。”柏晨心道不会许昌明家那条疯狗真的是从空间里出来的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疯狗?!”江琳明显很惊讶,“那真是巧了,疯狗最好,吃了饭再说。”

“……”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吗?疯狗怎么还最好了?

但是江琳不愿现在说,柏晨也不好意思追着问。

也许是说来话长,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在围墙外面还有很多不知道空间的人,确实不好展开来讨论。

柏晨心里痒痒,实在是没想到江琳他们在空间里的新发现,竟然跟那条疯狗有关系?

他连饭都没能好好吃,很快就草草地把饭吃完。

江琳知道他着急,也很快把饭吃完过来喊他,“走吧小柏。”

“好。”

江琳带着柏晨来到她小组的小会议室,她打开电脑,“先给你看一段视频。”

接着她打开一个视频文件,把电脑屏幕转到柏晨面前。

“谢谢。”柏晨坐到椅子上,专心看起了视频。

很明显,这是在空间里拍摄的,而且还是近期才拍摄的。

视频里,一开始出现的是一群鬣狗一样的动物。只不过体型比空间外的鬣狗大得多,差不多是两到三倍。

柏晨还在想,这跟那只疯狗咬人有关系吗?

突然就看到另一只鬣狗从远处奔向那群鬣狗。

他以为那家伙是要跑过来跟伙伴们玩耍打闹,但定睛一看,那只鬣狗的表情明显不对。

它呲牙咧嘴,目露凶光,好像有多大仇似的。

这一幕,还真有点像早上那只疯狗冲向自己的模样,柏晨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紧接着,就见那只鬣狗已经冲进了同类的群体里。

这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只鬣狗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老幼雌雄,冲着它的同类伙伴,见谁都乱咬一通,发疯一般。

其它伙伴被它咬得血流不止,它却越发兴奋疯狂。

视频到此就结束了。

柏晨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江琳说他会感兴趣,要让他来看。

“这个也是一只疯狗啊。”柏晨道,“琳姐你们后来把它抓了?对他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吗?”

“你是我老师的最忠实粉丝,你肯定知道他老人家生前研究的一个课题叫做「反社会b格」。”江琳说道,“这里的b代表着物种。我们都知道,并不是只有人类有社会属性。只要是有社会属性的动物,就有可能存在一些个体,它们具有反社会的精神障碍。如果是人,就叫做反社会人格。”

“我看完视频后,就知道你要跟我说的是这个。”柏晨有点激动,江琳不愧是自己上辈子的学生,即使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芯子,依然有这样的默契,“那只咬人的狗,我也怀疑他有这种反社会b格,所以我把它带到了研究室。”

“哇太好了!”江琳也很高兴,“没想到咱们想到一块去了。那只鬣狗我们已经确定它有反社会b格了,你抓来的疯狗你对它进行研究了没?有没有这个问题?”

“有,我白天研究了。”

“那是真的赶得巧。”江琳兴奋道,“其实我们发现的东西,更精彩的还在后面,我再给你看一个视频。”

说着她把电脑拿过去,打开另外一个视频,再次推给柏晨看。

柏晨睁大眼睛,看得非常认真仔细,生怕错过一帧视频。

视频里还是那一群鬣狗,在那里和谐地打闹嬉戏。即使是那些之前被咬得头破血流的,也玩得挺开心。

柏晨一开始还在等那只疯鬣狗的出现,再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家伙就在群体里面,嬉戏中的核心竟然就是它。

“反复性反社会b格?”他问道。

“你果然专业,这也知道。”江琳有些惊讶,“这个提法,我老师生前只在非正式场合提过几次。”

自己提出来的名词当然知道,柏晨刚才是脱口而出。真是大意了,差点被吓出冷汗。

“柏老生前提过吗?”他假装问,“这个我真不知道,因为我看那家伙又不疯了,感觉挺反复无常的,没想到撞上了柏老提过的专有名词。”

他这个解释倒也讲得通,江琳没有接着说这个话题,而是言归正传,“不过这只鬣狗不是反复性的,而是吃了药,把它的病给治好了。”

“药?!”柏晨一听,噌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了什么药?”

他的反应过于大了,江琳被吓了一跳,脖子一缩,随即瞪大眼睛,“小柏你怎么这么激动啊?我老师要是知道有这样的药,反应也不过如此吧。”

一向沉稳的柏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是失态,“不好意思琳姐,把你给吓着了。我是柏老的铁杆粉丝,他会激动的事情,我当然也会激动的啊。”

“哦对。”江琳理了理发鬓笑起来,“只是我没想到你反应会这么大。”

“那咱们接着说药的事情吧。”柏晨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是你们给那只发病的鬣狗吃了什么药吗?”

“还有一个视频。”江琳笑着把电脑又拿了过去,打开第三个视频,再次把电脑推到柏晨面前。

“你这可真够贴心的。”柏晨也被逗笑,“还专门分成一二三步让我了解。”

“你快看吧,空间里的东西真的太神奇了,不知道还有多少神奇的东西等着咱们去发现。”江琳说道。

“真的,非常神奇,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了。”柏晨开始认真看第三个视频。

虽然在空间外,人们研究了很多关于那个反社会b格的东西,却始终没研究明白,更别提能够治好这种精神障碍的药物了。

但柏晨一点也不惊讶在空间里能够找到能够治这种病的药,毕竟他自己就是得益于在空间里偶然发现的药,才顺利治好了癌症。

在江琳给的第三个视频里,柏晨一开始就看到那只巨型鬣狗朝镜头的方向冲过来,把他给吓一跳。

那个疯鬣狗明显是冲着拍摄它的人来的,也就是要攻击江琳他们。

视频里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它冲过来了,赶紧撤,赶紧撤!”,“它太快了,来不及,拿武|器!”

虽然他们不想轻易伤害空间里的动物,但是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也只能保命。何况这一只疯鬣狗还总伤害它的同类,即使伤害了它也会让人容易接受得多。

眼看着鬣狗离他们已经近在咫尺,他们边拿着武器边撤退,一边也没放弃拍摄,只不过撤退中镜头晃的厉害。

也不知道是谁,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扔了一坨什么东西出去,结果那只鬣狗显然比柏晨早上对付的疯狗弱智一些,立马改变方向去咬那一坨东西。

江琳他们终于有了个喘息的时机,借机赶紧往后撤。

很快他们撤到了空间站里。

这里很安全,他们接着拍摄,发现那只疯鬣狗竟然在啃食他们扔过去的那一坨东西。

这就是江琳所说的药吧?柏晨继续往下看。

那坨东西可能有些坚硬,鬣狗啃了好一阵才吃完。不过味道应该不错,所以它吃完之后还意犹未尽。

刚吃完不明物不到一分钟,那只鬣狗突然浑身颤抖起来,紧接着在地上翻滚,抽搐。

这个症状大约持续了半分钟,症状停止,鬣狗趴在地上,脑袋立起来,开始东张西望,看上去仿佛如梦初醒一般。

又过了两分钟,它站起身,甩了甩身上的土,蹦蹦跳跳跑去加入自己的大家庭。

一开始它那些同伴还有点躲着它,怕再次被它咬。后来好像发现它的神态变了,变得温和可爱了许多。

渐渐地,在它的不停努力“巴结”下,它的大家庭终于接受了它,跟它相处得特别和谐融洽。

“真的是重大发现,琳姐你们太棒了。”看完视频后柏晨说道,“不过光凭这些,还只能做出一点初步判断,得进一步研究才能知道具体情况和原因。”

“对,其实还有两段视频。”江琳笑起来,“我就不再兜圈子了,大致跟你讲一下我们跟这只鬣狗打交道的过程吧。”

“好,是不是其实你们把它抓了两次?也就是还剩下两段视频。”柏晨猜测道。

“你真是什么都想得到。”

江琳打开最后两段视频,柏晨一边看,她一边讲。

其实整个完整的过程,首先是他们发现了那只不正常的鬣狗,然后就把它抓过来研究,发现它有反社会b格。

然后不小心让它跑了,他们又去跟踪,想要想办法再把它抓住。结果就发生了他们差点被攻击的一幕。

惊险中,他们无意中让鬣狗吃了那一坨东西,鬣狗奇迹般的好了。

最后他们还是又把那只鬣狗抓了来,初步研究发现它的反社会b格已经消失。

现在那只鬣狗还关在空间站里,等待进一步研究。

了解了整个过程之后,柏晨问道:“琳姐,它吃到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啊?”

“是一种植物的根茎,有点像豆薯。”江琳道,“我们取了几个小的来研究,本来想看看是不是可以吃。正好有一个队员带在身上,那只鬣狗冲过来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扔了过去,没想到竟发生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

“那个像豆薯的东西有没有带些出来呢?”柏晨又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01:46:26~2021-09-12 02:05: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坐看闲庭花落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