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47章 搬迁
 
刘三所谓“羊癫疯”的话音刚落, 柏晨脑子里随即浮现出视频里那只鬣狗和大黑吃了类豆薯后的状态。

两个动物都发生了颤抖和抽搐,看起来还真有点像癫痫发病时的症状。

据他所知,许昌明和许世康父子俩并没有癫痫病史, 不太可能突然犯这种病。

尤其还赶得这么巧,在被大黑咬了之后同一时间犯病。

那就说明他们出现的症状很可能与被大黑咬了有关。

可是厂子里那个被大黑咬的经理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所以确切的说, 许昌明父子俩出现犯病的情况, 应该是跟被吃药后的大黑咬了有关。

莫非许昌明父子也有反社会人格?

吃过药的大黑体内含有那种药的成分?咬了许昌明父子, 药物也传到了他们体内?

要真这样的话,这个药性可真够厉害的。

不过要说许昌明父子拥有反社会人格,那也应该不算重, 他们的表现还没到特别反社会的地步。

这样的话可能一点点药物就能治好, 这也更能说得通为什么被大黑咬了一口就见效,而且是隔了一段时间才见效。

因为即使大黑体内真有药物, 含量肯定也是很少的。

想到这里, 柏晨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许昌明父子会不会跟大黑一样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在此之前, 他需要取一点大黑的唾液去化验分析一下,看是否真含有那种药用成分。

“柏老板那你忙着, 我去找徐大伯了。”刘三说道。

“好, 再见。”

跟刘三分别后,柏晨回去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一直忙到傍晚下班。

今天晚饭后,他没有跟往常一样急着去加班,而是在村子里溜达。

走到徐大伯家门口的时候,他顺便走了进去。

徐大妈就在院子里,热情迎接了他, 给他搬了凳子,又忙着沏茶。

“阿晨今天不忙啊?”徐大妈笑着问道,“怎么想起来到我家坐坐了?以前喊你来总说忙。”

“是的,今天难得悠闲一点,就出来走走逛逛,这不是第一时间来您家了嘛。”柏晨回答着,环顾四周,“徐大伯没在家呢?”

“在的。”徐大妈用下巴指了指楼上,开启了吐槽模式,“一天到晚鼓捣他那些草药,也鼓捣不出什么名堂。下午还去隔壁村呢,说去给别人看病,结果人得了什么病都看不出来。我跟他说看不出来就算了,别再折腾了。偏偏他还不服,拿了本书又鼓捣去了。”

“徐大伯一直很有精神头,值得我们学习。”柏晨点头,假装跟徐大妈闲聊,“他去隔壁村给谁看病啊?”

“许昌明和他儿子,”徐大妈不甚在意地说道,“之前刘三急匆匆来喊他,说是羊癫疯还是什么的。结果他去了一看,人家许昌明根本就不想让他看病,说他们根本没病。那父子俩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反正他这次去是把热脸贴在人冷屁股上了。”

“既然许昌明自己都说没病,那我徐大伯还要鼓捣什么呢?”柏晨不解问道。

“他们自己说没病,但是你徐大伯觉得他们有病。”徐大妈有些无奈道,“他说那父子俩像变了人似的,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一看就有问题。”

聊到这里,柏晨心里大概有了数。他笑了笑说道:“我徐大伯精神可嘉,很有求知精神。”

“唉,那又有什么用。”徐大妈摇摇头,“再有精神也搞不出个结果来,还不如好好歇着。偏偏他闲不住,那就随便他吧。”

柏晨看了看时间,站起身告辞,“我得走了徐大妈,谢谢您的茶。”

徐大妈送到大门口,“阿晨,有空常来坐坐。”

“好,一定来。”

回到研究室,柏晨拿出对大黑唾液的化验结果,跟类豆薯里分离出来的药物做对比。

对比后发现,大黑的唾液里还真存在跟那种药物相关的物质成分,但这种物质成分又不是药物本身,而是经过了某种化学反应后产生的一种新物质。

他把新的物质提取出来,拿去找高组长,并把事情经过都跟高组长讲了一遍。

接着对高组长说:“高老师,我想请您对这种物质研究一下,看它在药理上是不是存在类似的药效。”

高组长听后很是兴奋,“行,那我就拿来分析分析,谢谢你小柏,希望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有高组长接手,柏晨也放心,“那就交给您了。”

这段时间,上级部门对治污产品和治疗癌症的准药品,向科研队发来了积极的反馈,要求他们可以扩大生产规模。

同时还按照叶泽海他们提的人力要求,派来一批车间工人。

柏晨和江琳他们培育的作为药物生产原材料的果子,技术上也已经成熟,可以有足够的原料供应给药物生产。

药物生产正式进入快速运转的节奏,连带着周边需求也不断增加,所以县城里的厂子也加大了生产规模和速度。

以前招的工人已经不够,柏晨又让县城里的厂子负责人继续招人。

招人依然以空间出入口周边山村的年轻人为主。

不论是出门打工的还是留在家里的他们都接收,除了招正式工,还同时招聘一些年迈的临时工,去做杂活。

除了工厂本身需要,当然还是那个最重要的目的——让山民们搬离空间出入口周围,方便以后空间的研究和开发利用。

此举的效果非常显著,事情朝着他们想要的方向发展。

其实上次招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而且当时柏晨还放出了话,说以后还会继续招工。

导致方圆几十里之内的山民们老早就很羡慕柏晨他们村的人,都在等着这么一个机会。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大家都抢着去报名应聘。

没出半个月时间,附近所有的山村,不论是年轻人还是中老年人,只要是还能干活的,几乎都被柏晨他们的厂子招了进去。

即使还剩下少数人家没去应聘的,也都是类似老罗家和赵广三家那样的特例,还有许昌明家。

除此之外,最后还剩下的只有那些年龄特别大,已经失去劳动力的老人。

就连一直跟着柏泽祥和林艳,给柏晨他们负责后勤工作的几个阿姨,也很心动想去县城里工作,因为他们的孩子也都回来进入了柏晨的厂子。

只是他们知道,他们要是走了,山上的后勤工作仅靠柏泽祥和林艳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他们并没有提。

但是他们的心思柏晨和秦灿都看得出来。

两人商量着,想趁此机会把山上的后勤工作也换成科研队伍的人。

说干就干,秦灿当即就向上级发出了申请。

柏晨则负责回家后跟父母和几位阿姨说明他们的计划。

晚上回家,同样一家三口坐在院子里闲聊。

柏晨正要开口,没想林艳先他一步说道:“阿晨,你们这次县里招工招那么多,跟我们做饭的那几个阿姨也想去呢。”

“我也正想说这个事,”柏晨道,“他们跟你们说了吗?”

“没说,他们不好意思说,但是我们看得出来。”林艳道,“我和你爸想的是,你们县里的厂子要是还缺人的话,要不就让他们去。这里我们再想办法,找几个远房亲戚或者认识的人来接替他们帮咱们的忙。”

“县里的厂子确实还缺人,我也看出了他们想去。我其实都决定了,也正打算跟你们说。”柏晨道,“你们也不用再去找别人了,我们打算从城里找几个后勤人员过来负责饮食和后勤,不光几个阿姨去县城,我想你们俩也去吧。”

“你们是这么打算的啊?”林艳想了想,接着说,“你们从城里找人来不是更麻烦么,我们找几个人还是方便的,我和你爸也用不着去县城。”

柏晨笑了笑,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不瞒你们说,我们公司里边的人都是城里人,农家饭一开始吃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好吃,但是时间长了还是会有些想念城里的味道。所以我们想借这个机会,从城里找几个人来,配两个厨师什么的。”

“哦……”林艳脸上也有些愧疚,“大家吃不惯是不是已经很久了?你们也不早说,我们还以为他们很喜欢呢。”

“没有没有,喜欢当然还是喜欢的。”柏晨赶紧说道,“只不过想换一阵子口味,以后再想吃农家饭菜还会让你们给做。因为现在这个机会难得,厂子里缺人,几个阿姨又想去,我就正好让他们去,我们也正好找几个城里的师傅来做饭,皆大欢喜。”

“这样也可以。”柏泽祥插话道,“不过我和你妈不用去县城,你们找来了城里的师傅,我们也可以给他们打下手,打打杂。这里的很多东西他们不熟悉,有我们在会方便点。再说你也在山上,我们没必要去县城。”

“有必要,你们先听我说。”柏晨说道,“我们现在招了很多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大伯大妈叔叔阿姨,这么多人也需要一个组长来带。除了你们,我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原来是这样啊,那也行。”父母当即就答应。

柏晨的这个理由很充分,他需要父母帮忙,父母当然在所不辞。

“谢谢爸妈,那就这么定了。”柏晨立即道,“你们住的地方我会安排好,等我们的师傅来了,交接完后我就带你们去县里。”

“厂里不是有宿舍吗?”柏泽祥道,“我们去了住宿舍不就行了。”

“那当然不行,很多从外面回来进我们厂的人都在县城买房了,那些叔叔阿姨到了县城都跟儿子女儿住,让你们住宿舍我也会没面子好吗。”柏晨反对道,“反正我都会安排好,你们就别管了。”

他所说的倒是事实,那些回来进厂的同龄人,几乎都在县城里买了房子,这也是他们的父母为什么那么积极也要去县里的原因。

其实大家那么积极买房,除了县城的房价很低,他们完全买得起之外,也离不开柏晨他们做了非常有效的工作。

当时柏晨和秦灿商量后,采取了两个有效措施。

一个措施是他们在县城买房,公司可以提供一部分无息贷款,以后逐步从工资里扣。

另一个措施则是,不论正式工人还是上了年纪的临时工,如果放弃在公司里食宿,公司还会给补贴。

虽然公司提供食宿方便不少,但是谁都更想要直接拿钱,多拿点钱跟自己家人生活在自己的房子里,比在厂里住宿舍吃食堂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两个措施双管齐下,效果非常显著。

柏晨和秦灿他们非常高兴,上级对他们所做的工作也赞赏有加。

父母在县城里的生活问题,柏晨态度很坚决。柏泽祥和林艳也就没多说什么。

他们自然也知道儿子是打算在县城给他们买房了,他们知道现在儿子的实力,在县城买一套普通房子算不得什么事,互相对视一眼,脸上洋溢着幸福。

柏晨又说道:“明早你们先跟那几个阿姨说一下,我中午回来再正式告诉他们。”

“好,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林艳道。

晚上睡觉前,柏晨就发消息把好消息告诉了秦灿。

第二天,几个帮忙做饭的阿姨也顺利跟柏晨和秦灿签了合同。只等柏晨他们申请的后勤人员到来,几个阿姨和柏晨的父母就都可以去县城里上班了。

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完善彻底,柏晨跟秦灿提议,把方圆十几里地这些山村的田地都承包下来。

反正这些村民现在都被他们招进了厂,而空间研究开发的企业,很明显以后也用得了这么多地方。

把村民们的田地都承包下来,他们不但能够增加收入,同时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可以在城里专心工作和生活。

秦灿鼓掌赞成这个提议,立即向上级部门申请,同样得到了全力支持。

大规模承包田地的工作立即进行。

有了之前在本村租田地的成功,其他村的人都知道把田地租给他们比自己种划算得多。

何况现在他们每家人都到厂里去上班,根本没人再种田种地,只能荒废。

所以柏晨他们把消息一传播出去,所有人都争着把田地租给他们。

省去了谈判环节,虽然工作量不小,但工作做起来异常顺利。

主要的工作量,依然是挨家挨户去看田地的具体面积和情况。

但这些工作有柏泽祥这个行家里手协助,柏晨和秦灿做起工作来效率大增。几个村子跑下来,不到十天时间就全部办妥了。

这时候上面派来的后勤团队也到了,正式接手了后勤工作。

不间断忙了很长时间,柏泽祥和林艳终于可以歇一歇。柏晨趁着这个时间,带他们到县城买房。

县城不大,可选的房屋类型不多。

在卖的有普通楼房、好一点的小洋房、还有带院子的小别墅三种类型。

柏晨想给父母住好一点,毕竟以前对他们是有所亏欠的。

因为自己上学时间长,工作后也没有太多反馈,父母是小山村里面同龄人当中吃苦吃得最多的。

不过他现在毕竟还欠着组织帮他还债的贷款,买别墅未免有点不应该,而且在父母看来也太过奢侈高调。

他决定就买中档的小洋房,以县城的房价花不了太多钱,而且父母在其他人面前也能够有足够的面子。

父母苦日子过惯了,生活上也习惯节约,他们一开始就提出买一个勉强能住的就行。

但是听柏晨说要买洋房,他们又重新思考了一遍,然后觉得如果他们住的地方太差,会不会让儿子丢脸?

一方面想让儿子省钱,另一方面又想让儿子有足够的面子。

父母一商量,觉得还是让儿子有足够的面子更重要,反正房子买了放在那里也是资产,不会飞掉。

于是他们便没说什么,同意了买洋房。

一天时间看房,一天时间付款签约,两天时间柏晨就带着父母把这件大事也解决了。

接着带父母和后面才加入工厂的几位阿姨一起,到厂子里报到。带他们熟悉环境,介绍给厂里的管理人员。

为了让父母尽快适应县城里的新生活,柏晨又在县城多呆了两天。跟父母一起上下班,带他们逛超市,逛菜场,熟悉县城里的一切生活环境。

好在这里一下子来了很多熟人,一点都不难适应。山上来的人们饭后一起散步、聊天、打打牌,一点都不觉得枯燥无聊。

两天后,见父母适应得不错,柏晨彻底放下心来,告别父母重新回到山上。

最近好事连连,刚回到村里,就得知一个好消息。

扶贫干部们正在排查没去县城的人家,恰好那些人家也都是贫困户,是重点扶贫的对象。

这两天几个扶贫干部正好在柏晨他们村做工作。

他们村只剩下老罗家和赵广三两户家,扶贫干部觉得以目前的情况,这两户人家的工作应该比以前好做一些。

尤其是老罗家,老两口平时有空就喜欢串一串门,喜欢热闹一点的生活。

现在全村都搬走了,他们不可能去柏晨山上的厂子里串门,更不可能去找赵广三串门。

这样一来,扶贫干部就可以给他们创造一个热闹的生活环境,然后说服他们搬下山。

扶贫干部们打好了主意,先解决老罗家,最后再来解决难度最大的赵广三。

然而事与愿违,工作却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容易做。

干部们在山下小镇旁边的村子给老罗家申请到了名额,可以在那里给他家盖上居住的房子,还有一小片种粮食的土地,以及一小块完全足够老两口使用的菜地。

那里生活条件有保障,也能满足老罗两口子热闹的生活需求,可以说挑不出毛病。

他们信心满满,来到老罗家,把情况给他们说明,甚至提前祝贺他们。

谁知老两口听了之后直摇头,

山下的村子是好,但他们觉得那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他们去了还是孤零零的。

而且担心那里的村民不待见他们。

他们都这把年纪了,也不想再重新跟陌生人打交道混成熟人。

总之就一句话,老罗老两口不愿意去,也不敢去,而且态度十分坚决。

扶贫干部头疼得很,本以为很好解决的老罗家再次遭遇挫折,更别提那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赵广三了。

就在扶贫干部对老罗老两口无计可施,不知如何劝是好的时候,柏晨来了。

柏晨一方面也是心急想尽快看到村里的两个“钉子户”很好的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他也担心扶贫干部们对老罗的工作可能会不顺利,便赶了过来。

多一个人多一种办法,说不定自己能帮上忙。

扶贫干部看到他来,也是这么想的。在他们看来,柏老板人聪明,办法多,得好好求助一下他,让他多给出出主意。

罗大爷和罗大妈见他来,倒也热情。

柏晨来了也不是一开始就说正事,而是先唠家常。

等气氛聊暖了,柏晨才半开玩笑半认真说起正事,“罗大爷罗大妈,你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搬下山呀?”

罗大爷动了动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尴尬地笑了笑。

看得出来他们其实也不是死活不愿意搬,而是搬走的方案没有一个合适的。

他们也知道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觉得满意的方案,理论上就不会存在,那就不能说出来难为人家扶贫干部。

从他们尴尬的笑容里看出了这一层意思后,柏晨想了想,“大爷大妈,还有几位干部同志,我倒有一个办法,要不几位听听我的方案?兴许可以让大家都能接受。”

罗大爷悲观地摇着头,“阿晨你不用为了我们费这么大劲了,几个干部也这么辛苦,为了我们操碎了心。大家还是聊聊天得了,别再提这个事了,我们搬不成的。”

几个扶贫干部则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看着柏晨,迫不及待道:“柏老板你快讲讲,多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