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48章 这个药你要吗?
 
柏晨没有着急着说方案, 而是先问老罗老两口,“罗大爷罗大妈,你们这些年在山上日子过得怎么样?生活还勉强吗?有没有给自己攒点钱?”

罗大爷用沧桑的声音说道:“唉, 我们都老了,田地种不动了,就种点菜, 养几个小猪, 再弄点山货。每年卖一点山货, 再卖两个猪,勉强可以买点米买点盐,混口饭吃。这个日子算过得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 也没想过。”

“那是不是也没攒什么钱?”柏晨又问了一遍他没回答的问题。

“唉哪里有什么钱哟。”罗大爷说道, “勉强能讨口饭吃就不错了。”

“那您要是生个小病,身体不舒服什么的, 看病怎么办?”柏晨接着问道。

“现在我们农村也有医保, 实在难受去看病买点药,可以报销一部分。”罗大爷耐心回答, “不过一般小疼小病我们也都习惯了,山上弄点草药喝一喝, 或者扛一扛也就过去了。现在这把老骨头了, 哪还有不酸不痛的时候啊。”

“当初我租田地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同意呢?”柏晨继续问他, “我们给的租金,怎么也比你这样收入高啊。”

罗大爷低了低头,又轻叹了一口气,“菜地里我们还要种菜的嘛,田地也要留着养猪草, 有时候还要把猪放出去拱拱土溜达溜达。”

他这个理由实在不充分,柏晨听得有些莫名。

正想对他说这个账算得不太对,罗大妈先插话了,带着些许埋怨的语气,“都这个时候了,你就说实话怎么的,死要面子。明明是你当初不看好阿晨他们,不相信人家那么好的价格时间还能租长,所以你才没同意。”

“……”罗大妈这个揭露,别说是罗大爷,就连柏晨也犯起了尴尬症,搞半天当初是因为罗大爷根本就不相信他。

可当初他却不说实话,就是死咬着不租。现在听罗大妈这意思,老两口大概已经后悔了。

本着解决问题的目标和原则,曾经的不信任柏晨并不计较,笑了笑说道:“那现在我还租,价格也不变,罗大爷您愿意租给我吗?”

罗大爷面露窘迫,还是罗大妈替他说话,“当然愿意,别看你罗大爷死要面子,其实他肠子都悔青了。”

罗大妈这么直接的揭穿,几个扶贫干部都被逗笑,对他说:“哎呀大爷呀,您又是何苦呢,您怎么能跟钱过不去嘛。”

柏晨道:“那行,回头我把合同拿过来,咱把合同签了,我把钱给你们。”

“那真是谢谢你了,阿晨。”老大妈高兴道,“当初确实也是我们有眼无珠,你不要往心里去。”

罗大爷也看得出来很高兴,但他脸上写满了尴尬,加上他又不善言辞,憋了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只顾对柏晨伸出大拇指。

“怎么会。感谢你们还愿意租给我,”柏晨接罗大妈的话,“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一说还有条件,罗大爷和罗大妈顿时紧张起来。果然错过了最好的时候,现在人家就要提条件了。

几个扶贫干部也跟着有点紧张,他们本来正高兴,要是老罗家的田地租给了柏老板,那老罗家也就脱贫了。

虽然他们家照样不会答应搬迁,但脱贫了也是大好事一件。

没想到柏老板却要提条件。

可人家柏老板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他们总不能阻止人家提条件。只能咽了咽口水,等着听柏晨的条件是什么,看看他们能不能解决他提的条件。

“是什么条件?”罗大妈有点担忧地问道。

柏晨依然面带微笑,说道:“你们不用紧张,我也不会提什么苛刻的条件,主要还是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假如有条件让你们搬到县城去住,你们愿意吗?那里也有你们熟悉的左邻右舍,大家都已经搬走了,你们去了也不至于找不到人说话唠嗑。”

“有条件当然愿意了,”罗大妈把他这话当玩笑话看,“可我们哪有那条件啊。”

扶贫干部也面露难色,申请到镇上农村的地方他们已经尽力了,如果给老罗家去县城里申请地方,肯定是很难办到的。

即使能帮他们申请到,那还有其他人呢,其他人也想要去县城里呢,到时候他们怎么办?他们不能厚此薄彼啊。

“你们只要愿意就行了,没条件咱们就一起来想办法创造条件。”柏晨道,“我是这么想的,你们身体都还硬朗,虽然重活做不了,但我们厂里还缺两个做卫生的,每天也就是扫扫地,做起来很轻松,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

罗大爷和罗大妈互相看一眼,两人一时都没了主意。

但从他们的表情和放出光芒的眼睛里,柏晨看得出来他们已经被吸引了,只是还不太了解这个做卫生的工作,他们不好表态。

“我先详细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你们听完了再做决定。”柏晨进一步道。

扶贫干部生怕这老两口又直接拒绝,忙帮着说:“对对,你们先听完好好想想再做决定也不迟,万一真的很适合你们呢。而且柏老板考虑问题很周到,许多问题肯定都为你们考虑到了。”

“可以。”罗大妈点点头。

“好,那我就详细说说。”柏晨放慢语速,以便让老两口听得清楚明白,“你们在厂子里扫扫地,做做卫生,厂子包吃包住。住的地方会给你们提供一个小套间,吃饭有食堂,你们可以在食堂吃。要是不想吃食堂了,也可以回去自己做。”

罗大爷和罗大妈听得很认真,越听越感兴趣,逐渐有些期待起来,眼睛越来越亮。

柏晨接着说:“工资的话,可能会比其他人低一点,毕竟他们的工作要累一些,不过比你们在山上肯定是强多了。食宿不用愁,你们就可以攒钱,以后哪里不舒服也有钱去看病。而且县城离医院近,买点常用药也方便。”

“没错,您二位看看这么多好处。”扶贫干部补充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你们去县城,跟山上的老乡们一起工作,下班了也可以跟老乡们相处,串门打牌随时都可以,大家平时也可以相互照应。”

“还有一点。”柏晨接着说,“你们可以先去试试,要是不适应,还可以再回来。”

“您看看,这么好的事上哪儿找去?错过了可就没了。”扶贫干部劝道。

说完,他们静下来让两个老人思考。

两个老人想了片刻,显然是被说动了,但是他们又不太敢接受。

罗大妈道:“阿晨,你真的是什么都为我们考虑好了,但是我们何德何能啊,我们凭什么从你这里得到这么大的照顾啊。”

“是啊。”罗大爷附和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可以回报你的,我们不敢要这个好处。”

“不存在回报一说,”柏晨道,“租田地是我们公司需要,你们去县城也是因为我们缺两个做卫生的人。公司没有白给你们什么,只是单纯的合作。你们不用想太多,觉得合适就去,要是觉得哪里不合适,提出来咱们再商量。”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就是……”罗大妈话说到一半停下来,好像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的话。

“就是太突然,你们没有心理准备,现在脑子里有点懵是吧?”柏晨问她。

“对对对,就是这样,是我不知道怎么说。”罗大妈回答道,“虽然是你亲口跟我们说的,但我们心里还是不踏实,感觉像是假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到我们头上啊,做梦一样。”

“也没有这么夸张啦,别人家也是这样的。”柏晨道,“要不你们再考虑考虑,从头到尾各方面都想一遍,到明天你们肯定能想清楚了,到时候我再拿着合同过来。”

扶贫干部现在也没那么着急了,柏晨给老罗老两口开出的条件显然是没法拒绝的,他们相信两个老人一定会接受,现在只不过幸福来的太突然,他们还需要缓一缓。

“就是,你们再全方位考虑考虑呗。”扶贫干部说道,“柏老板给出这么好的条件,换做我们都接受了。”

“行,我们再想想。”

第二天一早,柏晨在秦灿的陪同下,再次来到老罗家。

他们来的已经够早了,没想到扶贫干部比他们还早,就在老罗家大门外等着他们。

“哎哟,柏老板你终于来了。”见到柏晨,扶贫干部激动道,“终于等到你了。”

为了让贫困户脱贫,他们也真是不容易。

柏晨觉得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现在还很早啊,你们不会天没亮就来了吧?这么辛苦。”

“我们辛不辛苦都是小事,关键这次全靠柏老板了。”扶贫干部道,“虽然我们觉得这么好的事老罗家实在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但我们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在这里等着您,万一老罗还有什么别的想法,我们也帮着劝一劝。他要是提什么条件,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他争取。总不能全都靠你,我们什么也不管了。”

“走吧,”柏晨示意他们一起走进老罗家大门,“应该会很顺利。”

果然罗大爷和罗大妈思考了一晚上之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柏晨答应他们的处处都是好事。

退一步说,即使以后发现有什么不好的,想反悔了连退路都给他们留着。

柏晨他们到了一问,罗大爷和罗大妈就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田地的问题看完土地使用证,再看一遍土地的情况,很快双方就签下合同。罗大妈和罗大爷也第一时间拿到了钱,笑得合不拢嘴。

扶贫干部高兴坏了,不停感谢柏晨和秦灿。

罗大爷和罗大妈搬到县城的问题,扶贫干部说作为答谢,他们来负责,正好他们近期也要到县城去汇报工作。

既然这样,柏晨也没跟他们客气。

大伙在老罗家又聊了一会儿天,确定了两天后帮老罗家搬家,然后互相谢过,大家重新回到各自的工作上。

从老罗家出来,柏晨第一时间给县城厂子的经理打电话把事情说明,让他两天后接待罗大爷和罗大妈,给他们办入职,安排工作。

接着又给父亲打电话,让他也一同接待一下老罗他们,带着他们熟悉县城生活。

至此,村里的两家“钉子户”终于搞定一户,还剩下最难啃的赵广三。

扶贫干部趁着回县城前的这两天,马不停蹄就赶去赵广三家。

柏晨对赵广三还没什么好主意,暂时回到研究室。

今天不进空间里,就在研究室里工作。

工作了不到两个小时,新来的后勤组组长给他打来电话。

现在父母都去了县城,后勤组遇到什么问题都是找他。所以柏晨一点没觉得奇怪,接起电话,“喂,王师傅,有什么事吗?”

王师傅是个中年大叔,也亲切地喊他小柏,“小柏,家里来了两个人,说是来给你赔礼道歉的,你有时间回来吗?”

“赔礼道歉?”柏晨很是奇怪,“他们有说叫什么名字吗?”

“他们说姓许。”王师傅答道。

“……好,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柏晨想了想,先去找江琳和高组长。

许昌明和许世康被大黑咬了之后有可能变了人的事情,柏晨此前已经跟江琳和高组长讲过。

柏晨还跟他们讲了以前的许家父子是什么德性,如何招人讨厌。

现在两人得知许家父子来了,还说什么是来登门赔礼道歉的,也都来了兴趣,想去看看。

三人来到柏晨家,一进门就看到许昌明和许世康站在院子的一边。

见到他们来了,王师傅松了口气,对柏晨道:“就是这两位,让他们坐他们也不坐,非要这么站着。”

“没事,王师傅,您去忙吧。”柏晨道。

他搬来几个凳子,两个给江琳和高组长,一个给自己,又指了指王师傅给许昌明他们搬来的凳子,“坐下说吧。”

“哎。”这回许昌明和许世康没再客气,点点头坐下。

“你们来找我有事吗?”柏晨开口问,“我记得上次跟你说过,我们不想再见到你。”

“记得。”许昌明低了低头,双手握在一起不自然地搓着,“以前是我们不对,今天是特意来向你道歉的。你爸妈没在,那我们就先跟你说,以后有机会再向他们道歉。”

旁边的许世康也低着头,有点无地自容的样子。

柏晨仔细看着这父子俩,没觉得他们是在演戏。

他转头看了看江琳和高组长,两人回给他一个眼神,同样觉得许昌明和许世康是真心实意的。

不过即使知道为什么那父子俩会变成这样,柏晨看着他们这个陌生的样子,还是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好道歉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他对许家父子说道,“以后正常点就行了。”

“不,道歉还是要的。”

许昌明接着便开始说他自己以前不知好歹,心术不正,大嘴巴到处乱说,造谣是非等等。

说因为自己的不是,给柏晨和他父母造成了伤害,心里万分愧疚。

并保证以后绝对好好做人,如果再在背后乱造谣生事,那就天打雷劈。

总之细细碎碎说了一大堆道歉的话,说得柏晨都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他,“好了,不说那么多了。还是那句话,向前看吧。”

许世康没那么多话,只是起身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柏晨看向高组长,高组长点点头,开口说道:“其实你们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有所耳闻。你们现在变了个人一样,确切地说是从不正常的人变成了正常人,这里边也是有原因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许昌明摇摇头,“我们只知道被狗咬了,然后犯了点毛病,再后来感觉就不同了,想起以前的所作所为,满脑子都是后悔,惭愧。可能是我们被狗咬醒了吧。”

“小伙子,你也是这种感觉吗?”高组长看向许世康。

“对,我也是这样的。”许世康回答,“您的意思是,您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们知道你们家那只狗以前也不正常,连主人都咬。”高组长接着道,“但它现在好了,变成了一只很温顺很听话的好狗。它跟你们一样,其实都是从以前的不太好,变成了现在不错的样子,变正常了。”

“那这是为什么呢?”许世康好奇问。

高组长便把反社会b格的精神障碍疾病大概给他们讲了一遍,告诉他们那只狗患的就是这种病,而他们以前可能也患有类似的病。

然后他说:“我们给那只狗吃了药,它就变好了,变成了一只正常的狗。然后他又咬了你们,他口腔里含有的药性物质,进到了你们的身体里,导致你们也被治好了。”

许昌明和许世康听得神奇不已,着急问道:“那这个病还会再犯吗?会给我们留下什么后遗症吗?”

“应该不会,”高组长道,“不过保险起见,我建议你们还是要仔细检查一下身体,确保现在是健康的。”

“请问您是?”许世康觉得这个人很神秘,问高组长道。

高组长回答说:“我是小柏公司负责员工们健康的医生,正好知道这种病。那天你们家那只狗跑来咬人,被我们抓了,就给它吃了药。没想到后来你们还被它咬了,更没想到你们也有类似的病,赶巧了就这么好了。”

“哦,原来是这样。”许昌宁和许世康恍然大悟,“那得感谢医生您,要不是您,我们就只能这么带着病过一辈子了。”

高组长道:“没关系,作为一个医生,看到病人变得健康,我也很高兴。”

再次谢过高组长,又再三向柏晨道歉,许昌明和许世康站起来准备告辞。

走到门口,许昌明突然停下脚步,转回身来,看上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又难以启齿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柏晨问他。

“那个……柏老板,”许昌明挠了挠头,“就是,我想问一下,你现在还租田地吗?如果还租的话,我们家的田地能不能租给你?”

“你们自己不种了?”柏晨反问他。

“不种了。”许昌明回答得很肯定,“别人家里的田地都全部租给你们了,大家也都搬走了,我们还留在山上也没意思,也打算到县城找点事做。”

他要是不说,柏晨差点没想起来,隔壁村只剩下他们家还留在山里。在此之前,离他们家一墙之隔的刘三家也搬走了。

之前柏晨还在想,等解决了老罗家和赵广三家的问题后,许昌明家也是个问题。

现在倒好,他还没想到办法,许昌明自己先主动提出来了。

“可以啊,只要你们想好了,我们可以租。”柏晨回答道。

“谢谢你。”许昌明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没想到柏晨不计前嫌,在他们道了歉之后,他还愿意租他们家的田地,“你真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啊,那价钱都好说,你给低一点也行,只要你愿意租,就是对我们很大的帮助了。”

“那倒不用,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柏晨可不想趁火打劫,“明天吧,明天我们去看看田地,合适的话就把手续办了,把钱给到你们,你们也可以尽早下山。”

“谢谢,谢谢,那明天我们在家里等着。”许昌明连连道谢。

许世康也再次道了谢,父子俩这才满意地离开。

人走了之后,高组长把柏晨和江琳带到自己的研究室,对他们说道:“其实那父子俩,严格上来说并不是患的反社会人格类精神障碍。”

“那是什么呢?”一听高组长的话,就知道他又有新的发现,柏晨和江琳同时问道。

“他们其实是神经元上出现了一些病变,导致人变得不正常。”高组长说着打开电脑,顺便打开一个文件,“你们看,从大黑唾液里提取到的一种物质,他对修复神经元病变很有效。”

“难怪。”柏晨思考着说,“我也一直觉得许昌明和许世康虽然有些不正常,但还远没到反社会人格的地步。”

江琳则问道:“那大黑的唾液里为什么有那种物质呢?是因为吃了类豆薯里提取的那种药吗?”

“没错。”高组长作出肯定的回答,“这也给了我们很好的提示,不仅可以通过类豆薯来研发生产治疗反社会b格的药物,还可以研发如何生产出修复神经元病变的药物。”

江琳听得高兴,“那这个类豆薯的发现也是双喜临门了,真好。”

“对,可喜可贺啊。”高组长也很高兴。

他接着看向柏晨,突然问:“小柏,从大黑唾液里提取出来的修复神经元病变的药,你需要吗?”

“???”柏晨有点莫名,他又没有这方面的病,要这个来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