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62章 好久没进空间了
 
柏晨拿起话筒, 首先依然是感谢国家和组织,然后感谢陈清峰,说没有陈清峰的栽培就没有他的今天

接着又感谢他的几个导师、一起奋战和互相帮助的同事们、还有他的父母。

简短的致谢之后, 陈清峰从颁奖的领导手中接过奖杯,再和柏晨一起跟奖杯合影,最后把这个属于集体的奖杯交给柏晨,回头要由柏晨带回山上。

颁完集体奖项, 紧接着又要颁发「尖端科技攻坚组」的个人奖项。

颁奖形式跟此前给其他科学家颁发的方式一样, 喊名字, 介绍贡献和事迹, 大屏幕里打出字幕。

唯一的区别,依然是现在的大屏幕上没有获奖者做科研工作时的画面。

首先被一个个喊上台的, 是那些科研小组的获奖组长,以及获奖的研究员。每个人上台领奖都发表了获奖感言,颁奖时间持续了超过半个小时。

给这些组长和研究员颁完奖后,紧接着被喊到的名字又是陈清峰。

陈清峰从事几十年的位面理论研究,又带领团队研究和开发空间, 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 都做出了最为突出的贡献。

同时还培养了一众科学家, 可以说是居功至伟,所以给他的个人奖项也突出了他在各方面的贡献。

老先生走上台,再次发表获奖感言。

该感谢的都谢过一遍之后,出人意料的,他竟然还特别感谢了柏晨。

他说, 在整个带队研究的过程中,要不是有柏晨这么天才的年轻人帮助,不可能取得如今这么好的成绩, 至少各项课题的研究不可能进展这么快。

陈清峰上台领奖的时候,柏晨心里就有点不自在。

因为陈清峰在自己之前上台意味着自己是作为压轴,最后一个上台领奖。他觉得压轴上台这种殊荣,应该给陈老才对。

现在一听,自己最敬重的老先生还特意感谢自己,把自己抬得这么高,他更有点不适应。

但不等他多想,陈清峰已经领完奖走下台。紧接着主持人就喊到他的名字。

柏晨站起身,跟众人致意后走上台。

主持人开始读他在「尖端科技攻坚组」做出的贡献。

虽然隐去了空间的存在,但他在里面所立的每一个功劳都有体现。

尤其那些关键性和突破性的科技攻关,他在科研队里所获得的突出成绩,被着重拿出来公布。

他一边做科研一边攻读博士学位,而且是同时取得了八个博士学位的壮举,也在这里被公布出来。

同时,虽然他还年轻,但也已经培养了不少人才。

在成为「尖端科技攻坚组」负责人的不长时间里,还带领大家又攻克了几个大难题,发现了很多未知的东西。

总之,他的功劳和成就被主持人读出来,比陈清峰还要多。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掌声雷动,大家一直持续鼓掌,直到柏晨走到台上,掌声也一点没有减弱。

“谢谢大家!”柏晨拿起话筒向台下鞠躬,大家这才停下鼓掌。

照例感谢了所有人,发表获奖感言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很快柏晨就拿着个人奖章走下台。

现场颁奖进入尾声,但全国各地看直播的电视观众们和网友们可就炸开了锅了。

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他们给柏晨编的故事本来已经够传奇了,但是跟现实的真实情况比起来,竟然还要逊色很多。

不论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所有人都展开了讨论,惊异于这个世界上竟有如此之神人,而且这么多年来隐藏得这么深。

什么叫做小说都不敢这么写?说的就是柏晨这样的人吧。

表彰大会还没有结束,网上已经一堆关于柏晨的热搜。这次对他的讨论热度空前,几个热搜都是发紫发红,微博差点挂掉。

比起全国各地的人们,县城厂里的父老乡亲们更是已经惊掉了下巴。

如果说之前他们因为激动和兴奋按耐不住要互相讨论,那么此刻,他们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们一直自以为对从小就看着长大的这个同村小伙很了解。现在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没留意,才导致大家对他的事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包括柏泽祥和林艳在内,没有一个人想得通。

柏泽祥和林艳还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儿子要瞒着他们这些事情?

他们恨不得立马给柏晨打电话,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但是现在现场的表彰大会还在进行,他们不能打扰到他。

柏晨自然也能想到父母看了电视直播肯定会有各种疑问,于是表彰大会刚一结束,他就先打电话给父母。

“阿晨你们会开完了啊?”林艳接起电话,可能过于震惊,最想知道的事情却不知从何问起,“什么时候回来呢?”

“明天就回去。”柏晨道,“工作忙,得快点赶回去。”

他把话头说到这里,林艳就好接话了,“就是啊,我们以前都不知道你在做那么多事情,那么多的事情不忙才怪。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们呢?”

“我也是把陈老他们请来后慢慢发现喜欢做科研,才跟他们学习的。”柏晨道,“然后发现学得还可以,就正好报考了陈老的研究生。没告诉你们是因为我读研读博都在山上跟陈老读,也不用去学校,所以想着说不说都行。而且我们公司也同时在做业务,其实跟之前单纯创业也没什么不同。”

“你这轻描淡写的,颁奖的直播我们都看了,我和你爸都被吓到了。”林艳的语气里虽然带着骄傲,但确实也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

“被吓到了?不至于吧。”柏晨笑道,“其实我一开始确实是对陈老他们研究的科学专业感兴趣,而且他说报考他的研究生只需要在山上跟他一起做研究就可以,我心想着这么好的机会,既能提高学历又不耽误创业,所以就报考了。”

“你们不是有一个什么攻坚组吗?”林艳问道,“你还取得了好几个博士学位。”

“那个是后来才成立的。”柏晨回答,“后来不是在山上发现了一些矿物质吗,上报国家后才决定成立这个科研组的,然后我就报考了其他老师的博士研究生。我们这个攻坚组其实是有一定的保密性的,也就是今天开表彰大会才提一下,平时还是低调为主。这也是我没告诉你们的主要原因。”

“哦,是因为要保密啊。”林艳听他这么说就理解了,“那以后我们也不能在外面说你们的攻坚组在山上是不是?”

“是的,最好别往外说。”柏晨为母亲的敏感觉悟点赞。

虽然国家敢公开给他们研究队颁奖,显然就是对保护好空间有信心,但是能低调还是低调点最好。

“那我们知道了。”搞清楚了疑问,林艳顿时豁然开朗,“儿子你真棒!你为咱们家争光了,也为咱们这个小地方争光了,还为国家也争了光,大家都在夸奖你呢。”

“那也有你们的功劳啊,没有您和我爸的支持,哪有我的今天啊。”柏晨认真说道。

“嘿嘿,你从小就这么谦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可以骄傲一点的嘛。”林艳笑道,“我们一直都会坚持你的,你还会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

“谢谢爸妈!我会继续努力。”柏晨语气坚定,由衷说道,“那先挂了啊,我们明天就回去了,上山前先去县城看您和我爸。”

“好,儿子拜拜,明天见。”

从京城回来的时候,其他队员全部直接回山上,柏晨则回县城看父母。

这次大家乘坐的是科研队的车队,车队往山上开,柏晨自己一辆车往县城开。

离到达县城还有几公里的时候,林艳打来电话。手机连着汽车蓝牙,柏晨接了起来。

“阿晨,你还有多久到啊?”林艳问道。

柏晨看了一眼导航,“差不多还有半个多小时吧,快了。”

“好,我们在进城的地方等你。”林艳道,“你好好开车,不着急啊。”

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柏晨刚听到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听起来好像有很多人,非常热闹,本来想问一下什么情况都能来得及。

半小时后车快开进县城时,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进城还有一百多米,就看见县城牌楼内外马路的两侧站满了人。

大老远的他就看清楚了,两排队伍打头的他都认识。

一排是县城厂子里的员工,包括那些父老乡亲在内。

另一排则是县里的领导和一些机关单位的人员。

父母则站在两个队伍中间,两个人表情兴奋中又有些不自在,看来是县领导安排他们站在最中间的。

其余的还有很多自发站在这里的群众。

这么多人,大家显然是在这里迎接他的。

他们举着各种各样提前准备好的标语,大概意思就是欢迎他们县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科学家、最厉害的企业家回来。

除了标语,大家手上还有小旗子,见到他的车进城,大家一边欢呼一边挥舞着小旗子,气氛逐渐热烈。

这个景象实在出乎柏晨的意料,他也不喜欢这种欢迎的阵势,他还是喜欢平平淡淡一些。

但是大家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而且显然等的时间还不短,他也不可能逃避。

他降低车速,摇下车窗挥手跟大家打招呼。

很快车子开到队伍中间,气氛也达到了顶峰,欢呼声震得柏晨耳朵发疼。

在县领导和厂子领导的示意下,人群才终于安静下来。

县领导笑着对柏晨说道:“柏老板,柏大科学家,欢迎满载归来!今天我们为你接风洗尘,我们的车在前面,你跟着走就行。”

这个阵势显然是不可能拒绝接风洗尘了,柏晨顺着县领导手指的方向看去,前面是有一辆车。他点头道:“多谢领导,大家辛苦了,那咱们赶紧走吧。”

“好好好,那你再辛苦一下跟着来,我先到前面打声招呼。你让你爸妈上你的车跟你一起吧。”县领导边说边小跑着往前面的汽车跑去。

厂里的总经理和几位领导跟柏晨打招呼后说他们在后面走,让柏晨先跟着前面的县领导去。

柏晨停下车,打开车门让父母上车,再次跟队伍里的所有人问好,然后缓缓开着车向前走。

车开走后,迎接的群众们一直挥着小旗子,目送他们走远了为止。

“爸妈你们在这里多久了?”在车上,柏晨问道。

“一个多小时了,很早的时候经理就喊大家过来。”林艳回答,“他告诉大家县领导组织人来迎接你,厂里的人也都要来。本来总经理已经定好了要给你接风洗尘的,但是县里的领导安排了,厂里就只能往后。”

“他们搞得太隆重了,哪需要那么多接风洗尘啊。”柏晨道。

“大家现在知道你是什么人了,知道你为大家争了光,这些肯定就避免不了了。”柏泽祥插话道,“我们也有点不自在呢,但是领导热情,总得配合。不过这么隆重也是你应得的。”

“是啊,大家都以你为骄傲呢儿子。”林艳一脸的骄傲和自豪,“刚才我听县领导说,咱们这个地方有历史记载以来,还从来没出过像你这么厉害的人物。”

柏晨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这也是事实,在他们县有史以来也出过一些人才,不过跟他比起来确实还有些逊色,但像今天这样的阵势倒也大可不必。

“咱们这地方有多久的历史了?”林艳突然问。

“少说也几百年了吧。”柏泽祥回答。

父母聊起了他们县的历史,柏泽祥懂得多一些,给林艳讲这个县的一些历史故事,还有一些有名的历史人物。

听完后,林艳更加自豪了,说道:“那咱们县历史上那些有名的人物,确实跟阿晨差一些。”

“妈您能不能谦虚一点?”柏晨插话说道。

“我也没有骄傲啊,只是说的事实。”林艳做了个得意的神态,“事实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而且又不是在外人面前说,咱们家自己说说总可以吧。”

“可以可以,只要您开心就好。”柏晨笑了笑。

跟着前面的车,他们很快来到县里最好的饭店。

吃了中午接风洗尘的饭后,柏晨先跟父母回家。

他在京城还抽空给父母买了点礼物,父母都非常的高兴。

原本柏晨回家创业这些年,在创业上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他们就已经非常的满足和幸福。

这两天因为知道柏晨原来还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他这个级别的科学家,别说是在国内,就是放在国际上,肯定也是顶级的。

一想到这个,父母脸上的笑容就收不起来,打心里的那种骄傲、自豪和开心,实在无以言表。

以前父老乡亲们向他们投来羡慕和赞赏的目光时,他们觉得也就还好,实在没必要太骄傲,毕竟他们的儿子在事业上取得的成绩,主要还是靠以陈老为首的科学家们的帮助。

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儿子甚至比陈老还要厉害,他取得的成就并不仅是因为依靠了别人,还是因为靠了他自己。

这时候别人再投来赞赏的目光,他们就真的实实在在地觉得脸上非常有光了。

下午的时候,柏晨到县城里的每个厂子里参观了一遍,了解一下近期情况。傍晚,几个厂子的经理和领导们又为他接风洗尘,一起吃晚饭。

这次他没有着急晚饭后就赶回山上,选择多跟父母聊聊天,住一晚上明早再走。

因为这次回山上后又要开始新的课题研究,下次再来县城看父母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虽然父母全方位支持他的工作,但他看得出来,有他在家父母是多么的开心,只要能挤出时间,他决定尽量多陪陪他们。

第二天回到山上,全体科研人员也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祝贺他们自己取得了丰厚的成绩。

庆祝后就要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柏晨检查了一遍各组目前手上的项目研究进度情况,看看有没有小组在某些方面遇到什么难题,是否需要提供帮助。

处理完科研队的工作之后,他重新跟前来帮助他一起研究位面的科学家们碰头,商议上次他们刚申请下来的新课题。

大家开了一个小会,新课题的研究工作正式开始。

宇宙空间和天体物理等学科的科学家们很给力,首先对空间那一个新发现的星体进一步研究。

计算出它跟蓝星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它的形状和体积有多大,以及它的运行规律等等。

根据这些数据,又推算出如果蓝星受到其他行星撞击,在多大的撞击强度范围内,空间这个小星体不会被殃及。

在这个范围内,一旦遇到蓝星被撞击带来的末日,人类就可以逃到空间里避难。

除了这种被撞击的假设之外,如果蓝星自身因为某种原因出现世界末日,同样可以进到空间里避难。

研究出这些理论的数据结果,时间又过去了三个多月。

柏晨请来基建队的负责人,对他和其他几位科学家说道:“接下来就是基建的问题了,如果真发生不想看到的情况,如何才能让人们以最快的速度,在灾难来临之前顺利进到空间里。”

“目前咱们国家的超磁悬浮列车速度非常快,在很多大城市之间都已经在测试运行阶段了。”基建队的负责人介绍道,“如果能提前一天的时间预知到灾难降临,那么全国人民包括离这里最远的,都能够赶到空间入口。”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咱们空间入口这里开通超磁悬浮列车,并且接通最近的大城市比如省城,那么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够让全国人民顺利进入空间。对吧?”柏晨问道。

“没错,相关的基础设施不被破坏的情况下是能做到的。”基建队负责人确认道,“当然真要有那种情况,也不可能全部都指望一种交通方式,还有飞机,高铁,火车,汽车等交通方式都要根据实际情况结合使用。”

“但是全部交通都往这个地方涌进来,岂不是要造成交通堵塞?”其中一个科学家问道。

“我说的超磁悬浮一天时间能够做到,是已经把这种情况考虑进来了。”基建队负责人道,“不过实际情况下,肯定是要结合其他交通方式的,具体调度方案我们回头可以组织其他交通部门的专家进行推演。”

“反正不论如何组合交通方式,势必都要在这周围扩大很多基建设施,才能接纳各种交通工具和人们的到来。”柏晨总结道。

“没错。”基建队负责人点头。

“那这件事可以交给你吗?”柏晨问他,“你去跟上级部门报告,组织专家论证推演。只要有方案,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做就都由组织上决策,到时候我们这里配合就行了。”

“没问题,交给我吧。”基建队负责人信心满满,“有结果了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尽管提。”柏晨补充道。

“好的。”

这个问题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基建的问题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方案,但已经是已知的不会有太大困难就能解决。

至此,天体和太空领域的科学家们在这里的工作也告一段落。科研队为他们饯行,由组织上派来的专车来接他们。

每一个重大课题取得突破性进展或者有了阶段性的结论,柏晨都要给自己放松一下身心,重新复盘总结一遍该课题的研究历程,查缺补漏,把所有东西都记录在案。

然后所有的东西他都会跟以前还是研究员的时候一样,整理成论文的形式,提交到科研队的系统里,可以供大家参考,上级部门也能查阅。

做完这些,他觉得是时候再去看看空间里的样子了。

这一忙,都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进去过了。根据各组的报告,这时候的空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到这里,他问江琳:“琳姐,明天什么时候进空间?可以加我一个名额吗?”

江琳自从成为科研队的负责人之后,也跟柏晨和秦灿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

她抬起头,笑道:“小柏你终于有空想进去看看了吗?好啊,明天就一起去。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空间里现在可美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