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我把神奇老屋上交国家 > 第67章 番外二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陈清峰收起笑, 对柏晨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

柏晨越加的觉得奇怪,难道说陈老知道自己是穿越的?

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 关于穿越从来没有人研究过,除了小说和影视剧里,也从来没听说过现实里真穿越的,陈老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结合几次陈老不太寻常的表现, 好像除了这一点之外, 又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陈老, 您说得我越发的期待了。”柏晨不动声色道, 反正不论是什么特殊的新课题,很快答案就能揭晓。

一个多小时后, 车子开到北四环,走上了高架桥。

透过车窗,能看清楚柏晨上辈子工作了几十年的国家实验室全貌。

柏晨依然双眼看向窗外,虽然内心里多少起了些涟漪,但表面上对车窗外的风景和国家实验室表现得很淡然的样子。

就当他以为走过高架桥后车子还会继续往北开的时候, 车子却突然往右边一打方向, 往下高架的车道开去。

不会陈老的新工作地点也在这里吧?就在那个国家实验室旁边?

柏晨依然不动声色, 心道那也不错,说不定顺便还可以再看看自己很有感情的实验室,或者还可以看看梁立博。

正这么想着,陈清峰突然问道:“小柏,你看那边就是你偶像柏老以前奋斗的地方了, 你不会没注意到吧?”

“啊,注意到了。”柏晨这一会儿都忘了自己是老柏晨的粉丝这一茬了,如梦方醒似的答道, “我刚刚就在想柏老的事呢。”

“哦,我看你在发呆,还以为你没注意到。”陈清峰道,“我现在的实验室也在那边,挨着,回头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柏老奋斗过的地方。小梁也在,前两天我还看见他了。以前你跟他见过面,现在他对你也是非常欣赏的。”

“那真好啊。”柏晨表现出一个粉丝应有的激动,说道,“真想不到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多谢陈老。”

“嗐,这你客气什么嘛,如今你也是科学界的泰斗了。”陈清峰笑道,“我之前也跟小梁提起过,他说你要是能去他们实验室,也是他的荣幸呢。”

“是我的荣幸才对,那我一定去拜访梁老师。”柏晨道。

陈清峰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他再不去就说不过去了。

几分钟后,车子开进了以前国家实验室对面的一栋小楼。

这栋楼是很早以前的工厂拆迁留下来的,面积不大,总共三层。

柏晨记得前几年还是一家有点工业风的咖啡书店,应该是陈清峰来做新课题才把楼租过来的。

他有点不太理解,陈老怎么会租这样的旧房子做科研室呢?

不用想也知道,以陈老在科学界的地位,组织上不可能给他安排这样简陋且安全性好像也不太好的设施,显然这是陈老自己要求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陈老以前研究的位面空间学就是很特殊的领域,那时候他们在各地的办公地点就挺另类,不像其他的科学领域。

说不定现在陈老研究的新课题也是非常特殊的领域,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房子?

想到这里,柏晨脑子里又闪过自己发生了穿越这个事实。

与此同时,车子停到了楼下。

“走,进去看看。”陈清峰轻松地说道,说着伸手推车门。

柏晨连忙打开车门,说道:“陈老您等一下,我去给您开。”

他说完立马下车,绕到车子另一侧。

陈老没有等他,已经自己推开车门下车了,“不用这么客气,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呢。”

柏晨跟陈清峰刚往大门走,里面迎出来两个年轻人,他们恭恭敬敬地迎接两人:“陈老您回来了,这是柏老师吧,我们认得您,欢迎欢迎。”

“谢谢。你们好。”柏晨跟两人打招呼。

边打招呼,柏晨边抬头看这栋小楼的楼面和门头,没看见任何牌匾和文字。

也就是说这里并没有标明是什么领域的科学研究室,显得更加的神秘。

“嗯回来了,”陈清峰冲两个年轻人点点头,然后看向柏晨,“小柏,这两个是我现在的助手,也是我学生。”

接着他又给柏晨介绍了两个年轻人叫什么,以前学什么等等。

“那我们就是师兄弟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柏晨跟两人握了手,四个人往楼里走。

“小柏你看,一楼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现在的实验仪器,很有意思的。”陈清峰介绍道,“楼上都是储藏室,还有临时休息室,没什么看的。”

“好的。”

柏晨环视整个房间,这里跟以前作为书店时一样,是偏冷的工业风格,并没有重新装修过。

里面的桌椅和所有设备也都透着一股冷调的工业风,跟房子本身的风格非常融合。

最有个性的还是那些实验仪器,很多东西柏晨都不认识,一下子就把他的好奇心给吸引住了。

虽然所有仪器都是冷旧风,但是细看就能看出新旧程度好像全都比较新,制作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年。

很可能全都是陈老根据试验需求定制的,所以柏晨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仪器设备。

这些设备看起来全都像物理学方面的,只要稍微几眼就能看出要用到电和磁之类,跟柏晨他们研究环境和生物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陈老,您这课题是不是还跟位面有关系?”柏晨问道。

“嗯……倒也可以说有点关系,不过差别还是很大的。”陈清峰有点得意地笑着回答,“你再继续看看,看你能猜出来不。”

既然不是位面而且跟位面之间也只有很小的关系,同时又主要使用电磁一类的东西,柏晨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往穿越的方向上去想。

整个房间就是一个大厅,没有分区,就像开放式办公区一样。

柏晨在房间里走了半圈,来到靠里面那面墙的位置,这里是陈老的办公桌。

他往桌上一看,上面摆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关于我的前世今生》。

这本书一下子就把柏晨吸引住了,他定睛一看,作者名那一栏清晰写着「陈清峰著」。

陈老写他自己的前世今生?什么意思?

柏晨正想问一下陈老能不能看,身后的陈清峰突然开口,“这是我刚写的书,这本是出版社寄来的样本。感兴趣吗?感兴趣的话可以随便看,没关系的。”

“好的老师,那我就不客气了。”柏晨拿起书本开始翻看。

即使做了一点心理建设,柏晨刚把书本一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激灵,书本差点掉到地上。

里面的内容一开始处,陈清峰就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我,一个穿越者……」

柏晨抑制住惊讶的情绪,继续往下看,看完第一页终于知道了,万万没想到陈老也是穿越的。

根据书里的自我介绍,陈老在现在这个身体刚过中年步入老年的时候穿越到他的身上,然后就一直在研究自己穿越的事情。

也是在研究自己穿越的课题的时候,他开始了位面研究。

在穿越和位面研究上取得了一些突破的时候,接到柏晨上报空间的事情。

然后在前些时间空间取得了成绩,柏晨也成长得可以独挑大梁,他就把空间交给了柏晨负责,自己继续专门研究穿越。

到目前为止,他在穿越研究上已经取得了突破,能够大概知道自己是怎么发生穿越的,同时还研究出一套方法来检测穿越。

柏晨非常震惊,按照陈老的这个介绍,那岂不是他也能都检测出自己是穿越的?

或者说其实陈老说不定早就知道他是穿越的了,只是一直因为时机问题没说,而今天把他带来,就是想再次确认?

按书里的意思,陈老以前研究穿越就有自己的办公场所,偏偏现在在离柏晨上辈子的国家实验室这么近的地方办公,是不是也是特意安排的?

“陈老,您书里写的都是真的?”柏晨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按照书里的意思,您以前就有关于穿越的研究室,怎么搬到这里来了呢?”

“之前过来找小梁,正好看到这栋楼的书店关门了,我很喜欢这里,就搬过来了。”陈清峰说道。

陈老的回答倒也无懈可击,但是现在柏晨觉得肯定没那么简单。

他现在也基本确定陈老喊他来,多半跟穿越研究这个课题有关。

“至于我书里写的,虽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确实是千真万确。”陈清峰又说道,“你可以再往下看,就知道更多我的事情了。不过也不用着急,回头书正式出版了我给你一本。”

“谢谢陈老,那我还要预定一个签名版。”柏晨合上书,继续看房间里的各种仪器,“老师,我能跟您快速了解一下关于穿越这个课题的理论吗?”

“好啊,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陈清峰走到他的办公桌里面,打开电脑把屏幕转过来,打开一个文件夹,“你看,都在这里。”

柏晨一看,文件夹里有很多不同格式的文件,全都是陈清峰研究穿越的资料、结论、论文等等。

他扫了一眼,看到一个最终结论的ppt,说道:“一下子看不完,我先看结果吧。”

“行,”陈清峰打开那个ppt,“这个也就几页,一下就看完了,你先了解一下,回头我再给你一份全部资料,你帮我参考参考。”

“好的,我先学习学习。”柏晨道,“这方面我一点基础都没有。”

“怎么会没基础,你有基础的。”陈清峰道,“其实基础还是那些,主要是电磁波方面的东西。”

柏晨很快看完一遍这个研究结论的ppt。

ppt里讲的大概意思是发生穿越是由某种电磁波引起的,而且在某种特定的电磁波环境下,穿越的人也会有一些感应。

这种感应的原因是发生穿越的人拥有了两个灵魂,或者至少不是一个单独完整的灵魂。

看完后柏晨好奇问:“陈老,这个感应又是怎么样的?”

“我直接给你演示一下。”陈清峰走到房间另一圈的一个角落,那里摆放着一台机器,“你看好这个屏幕,我从这里走过去,它就会发生一些感应,电磁波的感应会转换成可视化的图像。”

“好,我看好了。”柏晨非常感兴趣地盯着那台机器看。

紧接着,陈清峰就从那台机器的一个像安检门一样的通道走过去。

只听嘀嘀嘀几声响,机器屏幕上出现五彩斑斓的图像。

“你看,这就是发生了特定的电磁感应。”陈清峰说道,“要是普通人走过来,是不会发生这种感应的。你可以来试试,试试就知道了。”

“真神奇。”柏晨笑了笑,有点犹豫,毕竟他要是走过去,必然也会出现感应。他问出一个没太经过大脑的问题,“陈老,你们已经测试过很多遍了吧?”

“那当然了,不经过严格的测试我能写成文章吗?”陈清峰笑道,“哈哈你不会怀疑我吧?你来试试就知道这套系统是很准的。”

“行。”柏晨心一横,朝那台机器走了过去。

反正大不了就是掉码,陈老都直接告诉自己他是穿越的了,自己还扭扭捏捏实在大可不必,何况以陈老的表现,他多半也猜到了自己穿越的可能性很大。

“滴滴滴!”随着柏晨走过那台机器的通道,机器发出声响。

“嗯?”陈清峰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怎么回事?”

柏晨已经走过了通道,转过头来看机器屏幕,再看看陈清峰,“陈老,其实您早就猜到了吧?”

陈清峰摸了摸下巴,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激动,“好吧,咱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我是有点猜到了,但是并不确定。”

“难怪您一直不明确告诉我您在研究什么,是因为一直还没结果,又怕影响到我吧。”柏晨道。

“是这样没错,这也是我选择这个小楼做研究的原因之一。”陈清峰点头道,“现在研究出结果了,喊你来也是想看看你的态度,要是你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我也不会勉强。”

“谢谢您为我考虑。”柏晨道,“其实我也有所猜测,也不确定您研究的竟是穿越这样的课题,更没想到您也是穿越的。”

“不过我还是要再确认一下,您是老柏晨柏老吗?”陈清峰有点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柏晨回答,“感谢陈老研究出了穿越的科学原因,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会发生穿越这种事。”

“我就说我太荣幸了。”陈清峰突然就湿了眼眶,“竟然让柏老您当我的学生,真是误人子弟。”

“陈老您别这么说,您就是我的老师。”柏晨认真道,“我从穿越到小柏晨身上的那一刻起,其实就把自己当小柏晨了。以后的余生,我也会以小柏晨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他这个话显然有些出乎陈清峰的意料,后者顿了顿,沉思了一会儿,“那我明白了,这事就我和您知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谢谢陈老,也许如果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也没必要隐瞒,不过我现在的想法确实不想让别人知道。”柏晨道,“尤其不想让我上辈子的学生知道。”

“我能够理解。”陈清峰点头,“您的学生们现在有新的工作和生活,也有他们的未来和前途,您不想打乱这种节奏。”

“对,我是这么想的。”柏晨点头。

“您这个想法也让我做出了决定。”陈清峰说道,“我之前还有点纠结,现在我也明朗了,不打算让上辈子的熟人知道。当初去世已经是过去时,现在对大家都是新的生活,不应该轻易打乱。”

“可是您的研究结果,还有您的书都已经出来了,还可以隐瞒得住吗?”柏晨问他。

“这个没事,至今都是保密的,我的研究结果会写成论文交给组织,但我的身份组织上会保密。”陈清峰说着笑起来,“我的书其实也是我自己印刷的,我刚才对您撒了个小谎。您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柏晨道,“陈老,那以后咱俩还是师徒的身份不变,您是我的老师,我是您的学生。”

陈清峰想了想,点头同意,“那我真是占了大便宜了,还要接着误人子弟。本来我还想着如果我之前的猜测成真,就可以不占这个便宜了呢。”

“老师您不用这么说,我跟您和另几位老师都学到很多东西。”柏晨认认真真道,“而且我这还要跟您学习穿越这门新学科呢。”

“好吧。”陈清峰最终还是接受了,“咱俩现在年龄相差这么多,又要保密穿越的事,那就这样也好。”

柏晨又以老柏晨的身份跟陈清峰聊了一阵,陈清峰给他拷贝了一份资料,便离开了这个实验室。

两人一起去旁边的国家实验室拜访梁立博,柏晨看到梁立博现在科研做得特别好,很好地延续了当初他研究的课题。

他非常满意,很欣慰,也很庆幸刚刚做出隐瞒自己穿越身份的决定。

要是让自己掉码,不论梁立博还是江琳和其他同样非常棒的学生,他们都会受到影响,弄不好还会打断他们手上的工作,影响了学生们的前途。

他现在以小柏晨的身份已经取得了这么高的成就,以后也有更加光明的前途,真没必要再打扰到上辈子的学生。

那样不但对那些前途无量的学生不公平,也对小柏晨不公平。

之前聊天的时候,陈清峰还问他这样会不会觉得是在为别人而活,对自己会不会不公平。

但柏晨不这么想,要是没有小柏晨,他不是早就不在人世了吗?上辈子的事情就让它随着上辈子流逝,而现在,是因为小柏晨他才获得了新生。

这辈子他为小柏晨活,不也是为自己活吗?

因为他的话,也让陈清峰多少还有一丝纠结的心彻底豁然开朗,决定不再去想上辈子的事情,一切向前看。

拜访完梁立博,又跟陈老告别,柏晨离开京城返回山上。

一切照旧,现在的柏晨满脑子里都是他带队研究和保护的m号星球,以及大华国甚至全人类的未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真的很多问题,我自己写得也有些痛苦。

所以再次感谢小天使们追到这里,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给大家鞠躬!

下篇开《我在地府开出租》,鉴于在此之前写文上犯过的许多错,下本可能准备时间会多一点,希望少犯点错,写出更好一点的文。下本的文案再发一遍,求个收藏哦~

乐许事业陷入低谷,濒临破产。

为了养家糊口,最后不得不去开出租。

可是开出租竞争也大,为了能够多挣点钱,乐许只好选择夜晚出车。

一天晚上他载了一位特殊客人,一不留神车开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乐许抬头一看,面前是两个大字:地府。

乐许一个哆嗦,刹车当油门冲了进去。

车子好不容易停下来,乘客说:“到了。”

并给乐许支付了特殊的“车费”。

乐许仓皇而逃。

回到家后,他惊奇地发现,那个特殊的“车费”竟然颇有价值,让他小赚了一笔。

……

多日后,乐许的车成了地府里的出租专车,他也成了地府里的专车司机。

在地府里,乐许总能遇到千奇百怪的乘客,这些乘客有历朝历代的、有世界各国的、有好的有坏的……

而乐许也总能从千奇百怪的乘客身上收到稀奇古怪的“车费”。

随着乘客们对他的要求越来越高,他收到的“车费”也越来越意想不到,但总是越来越有价值。

乐许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最后竟然在地府里搞起了交通大基建。

而在阳间,他也不知不觉既为国争了光,自己的事业也实现了腾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