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十分偏爱 > 第111章 番外11.
 
客厅里电影的背景声几乎压过了一切, 但也只是“几乎”。

隐约,还是会有一两声此起彼伏的“奇怪”声音低低响起,不过并不妨碍观影体验就是了。

白天一直昏昏沉沉睡不醒的小猫,这时候开始在房子里乱窜了起来, 它一会儿从卧室跑到餐厅, 一会儿又从餐厅跑到客厅的沙发上, 仿佛以为自己是个捕猎能手,在模拟狩猎。

完全没有被周遭的环境所影响。

——不管是电影里的动静,还是沙发上的两个人。

电影的世界里, 主角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电影之外的世界,季夏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的遭遇就好到哪去了。

江晚秋今天又再尝试新的花样。

至少是回国以来玩的最刺-激的一次。

她从前竟然不知道, 从前在这种事情上扭扭捏捏始终不肯松口的人,在松口之后的变化竟然会这么大。

这么两相比较之下, 她就要逊色很多。

至少今天这样的姿势, 是季夏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一点点放-荡, 一点点羞耻。

不过对象是江晚秋的话, 就没关系。

大约这也算是一种取悦吧。

是取悦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

羞耻感和愉悦感几乎在同一时间达到了顶峰,这两种复杂的感觉交织在一起给人的大脑一种更为强烈的冲击。

季夏的想法乱七八糟的, 她走了那么一会儿神, 试图回头看看江晚秋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不过很快就被身后的人就发现了。

所以惩罚也随之而来。

试图回头的动作被江晚秋立刻捕捉到,她出声制止了季夏。

“不准回头,不准分神。”

“专心看电影。”

女人说着吻了吻季夏已经泛红的耳朵。

湿润的指尖, 也一度被极致的温暖所包围着。

电影里人物的对话依旧响亮,情绪饱满,可是在这样的背景声之下却时不时夹杂着一两声低吟。

没多久,小猫也开始停止了活动,它累得原地趴在了沙发旁的地板上, 猫着脑袋不明所以地盯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在做一些什么。

“…………”

季夏再也没有了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她的耳边还在不断响起一些奇奇怪怪的话,除了要承受感官上传来的刺-激感之外,她还得分出心神去回应江晚秋一句又一句的剧情讨论。

季夏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可以一边去专注电影剧情啊。

可是江晚秋偏偏就可以。

不仅可以,还能够将电影剧情和现下所做的事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让人听起来只觉得又正经,又暧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季夏耳边传来一声戏谑声——

“嗯?”

“好像高-潮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说电影剧情,还是在说什么。

与此同时,白色的幕布上电影画面呈现出主角逆转局面的胜利,电影情节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高-潮,整部片子观众最为期待的就是这一刻。

几乎是同时,一直活跃在指尖下的人也忽然卸了力气,直接软靠在了江晚秋的怀里。

江晚秋低笑着,很自然的将人环住然后轻声夸奖着——

“宝贝,你真厉害。”

“今晚的电影好看吗?”

-

生活好像开始暂时进入到一种饱和状态。

工作满意而稳定,生活平淡而不乏味,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惊喜。

时间很快进入到酷热的暑季,整座城市的抵抗力仿佛忽然下降,夏季流感一夜之间席卷全国,她们这座城市自然也没能幸免。

季夏一早开车去上班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路边已经多了很多戴口罩的人。

这样一种流感不痛不痒,但是咳嗽和流鼻涕这样的小症状就足够让人浑身不适了,更有严重一点的甚至会低烧反复持续好一段时间。

所以当新闻出来之后,人们都开始警惕的预防了起来。

没有人想生病,哪怕只是小病。

对这件事情第一事件重视起来的,当属医院。

医护人员比普通市民更明白这所谓的季节性感冒到底有多么可怕,江晚秋所在的中心医院更是召开了紧急研讨会,针对这一次的流感病毒采取什么样的预防方案。

然而却没想到病毒却比她的预防要来的更快了一步。

季夏下班回去的时候只闻到满屋子的草药熏屋的味道——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

身为一个中医的家属,她早逐渐习惯了。

但却不妨碍她从下午一个会议结束之后就已经开始喉咙发痒流鼻涕了。

——毕竟一个会议室就那么点大,而会议桌上却有那么一大半的人在会议中途咳嗽擤鼻涕。

季夏觉得自己就算被传染了流感回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这症状来的很快,再加上她本人并没有特别的去注意,所以在一下午的忙碌之后回到家里,脑袋已经有些昏昏沉沉的了。

不过她自己还恍然不觉。

她只觉得是不是今天工作太累了,所以才生出了这样一种极端的疲惫感。

直到江晚秋发现了一些端倪。

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低烧的症状已经出现,用体温量出来的温度已经达到三十八。

“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要好好戴口罩吗?”

看着体温计上的温度显示,江晚秋显然很无语。

她无语的是明明身为医务人员的家属,可是季夏却没有一点点身为家属的自觉,防范意识也没有比普通人强到哪里去。

这才是她最怄的地方。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说我吗?”

知道自己理亏,季夏也不跟人争辩。

她只是靠在床头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女生一双漂亮的眼眸此刻氤氲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除去妆容之后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委屈之意更显。

叫江晚秋看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每次知道自己理亏了就用这一招。”

她伸出食指,朝季夏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两下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那也要你心疼我啊。”

季夏飞快接住这句话。

只是说完之后,又再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吃过药之后流感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于是季夏被强制按在了床上,身上的被子被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鼻子和眼睛在外面。

看起来又多添了几分稚气。

“如果明天早上起来情况更严重的话你就不用去上班了,和我一起去医院打吊针。”她给对方下了最后的通牒。

而家里的小猫就蹲在床边的飘窗上,一动不动,冷漠地看着这两人之间的互动没有任何的表情。

仿佛在思考,人类为什么这么“弱”。

生个病而已,这就不行啦?

猫咪永远是高贵的。

不过它的高贵并没有维持太久的时间,很快就被江晚秋抱了起来扔到了卧室外面。

江晚秋担心季夏晚上休息的时候会被猫吵到,所以今天晚上禁止它进卧室。

按理来说在季夏得了这种季节性流感之后不仅是猫,人也应该避着一点,尽量不要近距离接触,尤其是晚上睡在一起。

季夏本以为安全预防意识很高的江医生今天晚上应该是要去次卧睡觉的。

但是没想到点之后卧室的房门还是被悄悄的打开,半睡半醒间,她感觉到有人悄悄掀开被子钻了进来,动作很轻。

一只温热的手掌贴到了她的前额上,在仔细感受着什么。

季夏用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让自己的意识稍稍清醒了点。

“晚晚?”她半迷蒙着眼,这个床头不太明亮的光线看清了江晚秋的脸。

“你今天晚上不是睡次卧吗?”

她艰难地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抽出了自己的一只手臂搭在对方的手心里握住。

季夏的声音带着一点鼻音,听起来有些含糊,一听就是刚睡醒的样子,

“谁跟你说我今天晚上睡次卧了?”江晚秋再一次被成功气到。

“对,你没说。”

“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医务人员,难道连最基本的预防守则都不知道吗?”

“我得了流感,你和我一起睡会被传染。”季夏小声辩驳着。

因为生病,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发虚。

就在不久前,江晚秋都把猫一起扔出去了,除了害怕被打扰之外也是一种保护。

毕竟动物被传染的概率虽然比较低,但也是有的。

季夏虽然生病,这些心里还是明白的。

她一边渴望陪伴,又一边拥有着理智,是一种矛盾的心情。

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会想得特别多。

只是这些,在江晚秋看来又成了生病时的“小情绪”。

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季夏的额头:“好好睡觉,不用想太多。”

“我是医生,不过也是你的女朋友,你如果觉得这两个身份会有一点冲突的话也可以将这两者稍微融合一下……”

说着,江晚秋抿着唇瓣顿了一下。

像是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话应该要怎么说。

医生和女朋友的身份融合一下的话那不就是……

“你的江医生。”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答案,江晚秋的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隐含着些许的笑意。

看起来这样一个答案,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的江医生?”

季夏喃喃着,又再重复了一遍这五个字。

这样一个角度,江晚秋的脸就在她的正上方,床头的灯光映在对方的瞳孔里闪闪发亮,好似是盛满了星星的银河,很是漂亮。

只这么一会出神的功夫,头顶很快就传来低低一声回应——

“我在,有什么需要吗?”

“小季夏。”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季夏

感谢在2021-10-19 23:09:14~2021-10-26 23:0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60282 6个;koalalau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七 237瓶;qcs 89瓶;釜山甜心曺柔理 50瓶;lovmy 39瓶;沫小罐 30瓶;吊睛白额嗅花君 19瓶;古月、快乐小夹、责欺于世、彼岸幽冥、无言以对、一只橙子 10瓶;leo 9瓶;55181767 8瓶;3060282 7瓶;李xer、落笙、貝貝小寶貝、肉肉肉肉 5瓶;沐卿、bian、pollyz 2瓶;はるか遥、4806103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