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网恋是要穿小裙子的 > 第90章 第 90 章
 
“……”

“……”

空气陷入诡异的安静。

半晌后, 季凌舟轻轻一笑,慢条斯理地开口:“没想到是这样的宝贝。”

每当这种时候,盛寒越是不好意思就越要大声, 企图从声音和气势上压过对方, 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怎、怎么了嘛!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不买就不买!哼!!”

大声吼了一通觉得不够,还操作自己的人物, 往远离季凌舟人物的方向跑了两步,最后隔空甩了个技能过去。

组在同个队伍里, 技能不会造成伤害,最多只能给对方被打了一拳的错觉。

然而对季凌舟来说,那一拳,是像小猫爪子似的, 软软的拳头——除了卖萌和撒娇,理解不出其他含义。

“没有瞧不起,也没有不想买, ”季凌舟拿起手机,淡定地搜了几秒钟, 通过微信发过去个链接, “宝贝, 看眼手机, 想买什么,自己挑。”

“嘿嘿……”盛寒拿起手机,激动地打开屏幕。

“?”

链接打开后, 满屏都是不可描述的图片和名词,每一件商品都足够打开他新世界的大门,看得他眼花缭乱,脸上也羞耻得通红一片。

都是什么玩意啊, 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嘛!!

虽然盛寒内心是拒绝的,但眼睛还是不受控制地被屏幕上的图片吸引。

他狗狗祟祟地看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咦?你怎么搜得那么快?是不是以前看过这些东西?”

季凌舟:“……”

盛寒总算抓住了把柄:“哈!你果然是变态!!”

季凌舟:“那别看了,去打5v5。”

盛寒:“不要!等一下啦!还没看完!你发的这个太多啦!”

季凌舟:“小变态才会看,纯洁的小孩儿不会看这些。”

盛寒:“……我不管,我就看。”

小孩儿气哼哼地不说话了,季凌舟笑了笑,没再催促,安静地等着。

盛寒看来看去,挑了件能接受的东西,截了个图给季凌舟发过去。

……然后飞快红着脸从聊天记录里删掉,假装什么都没有说,仿佛自己是对方口中的纯洁小孩儿。

季凌舟:“想要这个?”

盛寒拒绝承认:“我不知道!你自己想嘛!”

季凌舟:“宝贝,想要应该怎么说?不懂得把想法说清楚的小孩儿,就不会得到哥哥的奖励。”

盛寒:“……”

季凌舟:“嗯?该说什么?”

僵持了半天,盛寒再次败下阵来,自暴自弃地捶了一下头,清了清嗓子,软软地撒娇道:“哥哥~给人家买嘛~人家想要嘛~~”

季凌舟弯了弯眼睛:“好。”

·

没过多久,5v5也打完了。

他们赢了三场,输了一场,成功晋了级。

输的那一场本来是旗鼓相当的,但打到一半的时候,浮梦之悠宿舍的网突然卡了一下,延迟飙到红色数字,有近十秒钟没能动弹,然后他们就输了。

结束后,浮梦之悠很自责:“我们校园网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还一直挺好的呢,今天突然就有点卡……我们本来可以全胜的……”

盛寒:“没事吖~反正最后赢了嘛~不要放在心上啦~~”

浮梦之悠:“呃,可是……”

见他还想继续自责,狸柿子连忙转移话题:“船哥,怎么样?我们今天有没有进步?我昨晚一直看视频看到睡着,感觉受益匪浅!”

季凌舟:“进步了,很厉害。”

盛寒也跟着鼓励:“这样一直厉害下去~应该就可以打到很高的名次啦~~”

“不知道明天的对手是谁,”镜里有帅比打开网页,认真翻看参赛队伍列表,“希望别是个难打的,给我们点继续进步的时间。”

狸柿子:“你怎么突然正经了起来,很不习惯啊哥们。”

镜里有帅比:“听说深沉的男人比较帅。”

狸柿子:“那是帅的男人深沉更帅,你本来就不帅,再深沉也不会帅的,谢谢。”

“???”镜里有帅比急了,立刻放弃装深沉,“信不信我比你帅?敢不敢爆照?”

狸柿子:“爆就爆,你先发。”

镜里有帅比:“发就发,发哪里?游戏里发不出去。”

狸柿子:“微信,我记得我加过你。”

浮梦之悠弱弱开口:“我也想看看……”

狸柿子:“那你也得爆照,不然不给看。来微信,今天一起爆照,看镜里有帅比是不是最丑的。”

镜里有帅比:“???”

狸柿子:“船哥和小软糖来吗?我一直对你们的样子很好奇,哈哈哈哈!!”

浮梦之悠:“我更好奇帮主……”

盛寒:“!!!”

爆什么照!爆照不就等于掉马吗!我可不敢再随便搜网图发了!万一被发现是假的岂不是更尴尬了!!

“我们就不啦~”盛寒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拒绝,“人家和哥哥的孩子马上就出生啦~就先走啦~下次再聊~明天见哦~~”

然后匆忙退出了队伍。

季凌舟还在队里,帮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傻小孩儿圆谎:“……宝贝比较害羞,一提爆照就跑了。”

镜里有帅比:“哈哈哈哈我们又不是老虎,她跑什么!而且她长得再漂亮,她不还是船哥的女朋友吗,我们又不会把她抢走。”

狸柿子:“船哥船哥,偷偷告诉我们,小软糖可爱吗?”

季凌舟笑了笑:“特别可爱。”

镜里有帅比:“哇,搞得我更想看了!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啊!!”

浮梦之悠:“那帮主长得帅吗,身材好吗……”

季凌舟:“嗯,长得帅,身材也好。”当然也是无与伦比的可爱,但不能说。

镜里有帅比:“好期待啊,什么时候我们能见个面,我记着大家好像都不太远吧?找个双休日一起出来玩呀?把帮主也叫着,六个人一起。”

季凌舟:“嗯,等以后有机会的。”等小孩儿愿意掉马之后。

……

盛寒退队之后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季凌舟退出来,火急火燎地正要发私聊问问怎么回事,就发现对方刚好点了自己组队。

他第一时间进了组:“你怎么那么慢啊?他们是不是抓着你问问题了?”

季凌舟:“嗯,随便聊了几句。”

盛寒紧张起来:“都说什么了?”

“就是问你可爱吗,我说可爱;问帮主帅吗,我说帅,”季凌舟顿了顿,“还说想找时间一起玩,见个面。”

盛寒:“不能见面!永远都不能见面!见面会死的!!!”

季凌舟:“……宝贝,先把变声器关了。”

开着变声器喊的时候声音太尖了,听得耳朵疼,而且他也不想听别的声音。

“喔,”盛寒乖乖关掉变声器,“那你是怎么说的啊?”

季凌舟:“说有机会的。”

盛寒:“不会有机会的!机会就意味着掉马!掉马就意味着死亡!他们要见就只能见到我的尸体!!”

·

两人聊了一会儿,就传送去领取生好的孩子。

……没错,孩子不是到时间直接生出来,而是要组队去特定的地方领。

“好激动,会是什么呢?”盛寒搓了搓手,不敢点击按钮,“之前我说男女都可以,但是事到临头……我好像更倾向于要一个男兔宝宝。”

季凌舟:“嗯,可以理解,因为你是男兔宝贝。”

盛寒红了脸:“?”

也对,那天戴着兔子耳朵和兔子尾巴的模样,可不就是男兔宝贝么?

“咳,”盛寒搓了搓微烫的脸,转移话题,“我那天查了一下,祈愿是80的概率成功,那男女宝宝的概率就是……呃……”

季凌舟:“40。”

盛寒:“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才不是不会!我是在考你!”

季凌舟笑了:“嗯,知道。点吧,我无所谓,只要是和宝贝的孩子,就都喜欢。”

盛寒:“……喔。”

明明听对方说过那么多句情话了,已经到了快要听腻的程度,可现在听了这句话,还是难免有些心潮澎湃。

盛寒缓缓了心神,深吸一口气,点击领取按钮。

屏幕上出现剧情动画,只见他们两人的游戏角色并肩走上前,将手牵在一起,抬头看向降生台。

紧接着,孩子在一片绚烂的天光中降生了。

……黑乎乎的一团,头顶有两个角,身后有条长尾巴。

盛寒:“?”

季凌舟:“看来我们是剩下那20。”

盛寒气得跳起来:“祈愿那么高的概率怎么都没成功啊!真的没有暗改概率吗!这是逼我们生个二胎吗!!”

很快,剧情动画结束,黑龙男宝宝出现在两人旁边。

这个游戏的孩子没有婴儿期,刚生出来就可以跟在父母后面走路了。

盛寒生完气,坐回椅子上,滑动滚轮放大画面,同时脸凑近屏幕,仔细打量这个黑乎乎的小不点。

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微微嘟着,分明是很凶的表情,却看上去傻了吧唧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觉得丑,反倒觉得十分可爱。

他好像突然明白父母不会嫌弃孩子的心理了——自己和喜欢的人的爱情结晶,不管是什么样的,都会很喜欢,当成是珍贵的宝藏。

季凌舟:“宝贝不喜欢吗?”

“不,”盛寒点击子女系统互动列表,选了个动作,把孩子抱起来,异常认真地说,“我喜欢。”

季凌舟笑着强调:“之前不是觉得黑龙宝宝丑吗?”

盛寒:“但它和你是一个种族的啊,就不觉得丑了,还挺可爱的,或许是那种……唔,爱屋及乌的心理吧?”

他说完,等着对方的回话,对面却没了声音。

盛寒等了几秒钟,觉得有点奇怪:“喂?怎么不说话?网断了吗?但我这边网好好的啊?哥哥?辣鸡鸡?臭傻逼?”

“你怎么还不说话啊?再不理我就默认是你臭傻逼了哦!臭傻——”

叩叩叩。

卧室门被敲响了。

“谁啊?”盛寒一边起身一边嘟囔,“直接进嘛,我好像没锁……”

话音未落,门把手就被按下。

开门的瞬间,盛寒刚好走到门口,被门外之人一把握住腰,动作轻巧又娴熟地翻身顶在墙上。

下一秒,就被用力地封住了嘴唇。

“唔,嗯……”

盛寒被吻得晕头转向,根本没来得及看清进来的人是谁,却能从熟悉到近乎刻入骨子里的触感得知,是刚变成臭傻逼的男朋友进来了。

这个吻满含深情,灼热滚烫。

烫得盛寒腿都软了,动惮不得也挣扎不得,只能依靠身后的墙和身前之人。

……

吻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慢慢停下来,盛寒也终于能够喘口气。

“你干嘛呀,”盛寒往季凌舟怀里靠了靠,软着声音问,“怎么突然过这边来了,你都不看看孩子……”

季凌舟:“更想看宝贝。”

盛寒心里甜滋滋的,却又开始嚣张地扣锅:“哼,那你一定是不喜欢黑龙宝宝,觉得它丑,我这就去告诉它,让它以后不跟你玩。”

季凌舟没管对方的胡言乱语,吻了吻发红的唇角,解释之前的问题:“宝贝刚才对我告白了,我很开心,很想亲宝贝,所以就过来了。”

盛寒:“啊?告白?有吗?”

季凌舟:“有。”

盛寒:“……?”

盛寒回想了半天,也没觉得哪里告白了:“怎么会呢?是你幻听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不记得了?”

季凌舟:“宝贝说的,爱屋及乌。”

“……”

“…………”

盛寒目瞪口呆了半晌,突然放声大笑:“你这是属于在犄角旮旯里抠糖吃!哈哈哈哈哈成语都会被你过度解读成这样!哈哈哈哈哈……”

季凌舟眯了眯眼:“过度?解读过度了吗?”

“噗,没有,哥哥解读得没错,”盛寒忍住笑,把季凌舟拉到床边,主动跨坐上去,“我喜欢你,好喜欢你,我爱你,哥哥,我真的好爱你哦。”

季凌舟:“……”

“哥哥喜不喜欢听?”盛寒胡乱地蹭,手也在对方衣服上乱扯,嘴角挂着贼贼的笑容,“喜欢听我就多说几次,我爱你,我爱哥哥,因为爱哥哥,所以就爱我们的宝宝,我爱——唔……”

季凌舟反客为主,封住一刻都不闲着的嘴唇,翻身把人压在床上,顺便把乱扯的手钳制住,按到头顶。

盛寒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指了指电脑,小声问:“现在就睡吗?不要叭,我们还没有仔细看孩子呢……”

话语间像是在拒绝,却满是勾人的意味。

小孩儿早就不再是小孩儿,而是变成小妖精了。

季凌舟温柔地吻上小妖精的脖颈,手掌灵巧地从睡衣下摆探进去,触碰到柔软的腰肢。

“待会儿看,我们再生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