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当射雕众人观影神雕故事 > 第233章 为国为民
 
【——
郭靖折返回屋里,见杨过仍是一副熟睡的样子,还打着鼾,心中笑道,“这孩子睡的真好。”动作愈发轻缓,生怕惊醒了杨过,就在他睡意渐浓之际,朦胧间发觉杨过侧过身来,登时清醒了些,心中奇道,“人在酣睡之际,若是翻身,必定停下打鼾,怎得这孩子仍不停下,莫不是练功出差子了?”
然,郭靖又如何知晓杨过真正心意是想杀他?
此刻。
杨过精神高度紧张,生怕郭靖发现异样,故而一直维持鼾声,缓慢的又挪动了一下身子,眼睛却一直盯郭靖,见他闭目不动,全以为他已经睡熟,但也不敢掉以轻心。
杨过也是不知,郭靖这时已经醒来,只是以为他练功出了岔子,不敢出言,怕刺激的他走火入魔。
……
——】
“好家伙,这两个人,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郭靖你是真的耿啊……”

“这傻小子……”
洪七公摇头叹息,有些想笑,就听得边上的欧阳锋突然来了一句,“郭靖这呆瓜,怎么活到这么大的?”言辞间,极是困惑。
洪七公嘴角直抽抽,叫道,“老毒物,就你事多!”
欧阳锋轻哼了一声,不做理会,甚是淡定。

光幕中。
【——
杨过缓缓起身,同时,怀中匕首也显露出来,他死死盯着郭靖的脸,臂上运劲,正欲刺下之际,郭靖骤然睁开眼睛,问,“过儿你怎么了?”
闻言。
杨过大惊失色,内功运至双足,便要从窗户跃出,却只是刚刚跃出床榻,就被郭靖擒住了双腕,反按在了床榻上,拼命挣扎,仍旧脱身不得。
杨过深知自己远非郭靖对手,只当眼下事情败露,难逃一死,他看着郭靖,心中又恨又怕:“我已脱身不得,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法子折磨我,与其痛苦受辱,不如自行了断……”万念俱灰之下,动作也微弱了下来,旋即,想到了小龙女,睁大眼睛,心道:“不行,还有姑姑!”念此,急运真气至上胸,要喊出声来,让小龙女快逃。
郭靖见杨过先是安稳下来,以为他好了,刚刚松下一口气来,就见杨过急运真气,大惊,想到,“不好!这孩子还是走火入魔了!”当即出手止住杨过上行的真气。
“唔……”
杨过一双凤眼瞪的奇大,面红耳赤,拼了命的提气,想喊出声让小龙女快逃,只是他越是这样,郭靖误会的越深,全力出手封穴定气,口中沉声道,“过儿,你练功太急,岔了真气,我助你顺气归源,你自个凝神静气。”
杨过听此一言,呆愣住了,心中甚是惭愧,思绪一动,想到:“事到如今,我只好装成练功出了岔子了。”
……
——】
“乖乖,的亏郭靖醒的及时,不然就给一刀捅了一个透心凉了。”

“靖哥哥,你待他们杨家的父子两个,还真是……”
小黄蓉顿了一下,道,“真是……一模一样……”表情一言难尽:“两肋插刀也在所不惜,他们对你,也是两肋插刀啊……”
郭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倒是冯蘅忍不住轻轻一笑,貌如花展,又道:“蓉儿,你别总欺负他,郭少侠是个…是个实诚人。”
“哎呀,娘,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
小黄蓉抱着娘亲胳膊,抱着摆动了一阵,是在撒娇,娇声道,“靖哥哥,我欺负你了嘛?”声音甜的腻死人。
郭靖面颊发热,连连摇头,“没,没有,蓉儿没欺负他。”
“……”
冯蘅默然无语,突然觉得自己是有些多管闲事了,抬眸望着光幕里,沉默一会,叹道,“希望杨少侠能悬崖勒马吧……”
郭靖立时道,“过儿是个好孩子,一定会迷途知返的!”
小黄蓉双臂抱胸,哼道,“我瞧着,还有波折。”

树下。
郭芙娇颜含怒,骂道,“这个杨过简直就是个狼心狗肺的恶贼,当年,就该一剑杀了他!”
“大姐你说什么?!”
郭襄扬起脑袋,发出一声惊叫,噔噔噔的跑到了大姐跟前,“大姐,你方才说什么?什么叫当年就该一剑杀了他?”
郭芙冷笑了一声,“怎么,你脑子里是浆糊?这恶贼都要杀爹爹了,你还给他开脱?”
“我……”
郭襄张了一下嘴巴,摇头道,“我没有,没有。”
“那你跑过来干什么?”
“不是的,大哥哥……”
郭襄眼眶发红,掉出了眼泪,“大哥哥会改好的,他…他也是给蒙在鼓里,不知道他爹爹做的恶,大姐,你别这么说他。”
“我就说,看你这样,魂都给他勾走了!爹娘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大,心都偏到外人去了。”
“……”
郭襄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只是哭的更伤心了。
啪!
马光佐站了起来,叫道:“喂,那个鸟厮,你欺负我小妹子,找打不是?”
“大黑个,你骂谁呢?”

“骂谁谁心里有数!”
“你找死!”
郭芙怒极,只听“呛啷——”的一声,拔出的宝剑,要冲过去,却被是妹妹抱住了腰,“大姐,别动手!”其三弟也在这时跑了过来,“大姐,别动手啊!”
“都给我滚一边去,我今天非得给这傻大个一点教训!”
“嘿,功夫不怎么样,牛皮吹挺大!”
马光佐撸了撸袖子,刚要动手,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脖子一扬,“来,你有种,朝这儿砍!我老马缩一下脖子,就不是好汉!”
“好!你自己找死,本姑娘今天就成全你!”
“大姐,别,这里不能杀人,会……”
郭襄话尚未说完,郭芙已经一剑下劈,只是还未落在马光佐身上,只听“咻——”的一声破空响起,长剑猛的一颤掉在了地上,只听高处传来一声冷喝:“再打扰老子,都滚!”
……
【——
屋内。
郭、杨二人待到天色明亮,这才复元,晨曦落在二人脸上,郭靖笑着问,“过儿你怎么样了?”
“好多了……”
“想不到你的内力竟达到如此高深的境界,险些我都照护不了。”
闻言。
杨过念起先前郭靖大耗功力相救自己,不禁大觉感动,言道,“侄儿昨夜行功,不料走火入魔,若非郭伯伯相救,不死也要成残废了,侄儿实在是感激不尽。”
“过儿,以后练功可要多加小心,不要心急。”
“是,侄儿记住了。”杨过点头道。
“好了,过儿。”
郭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色,拍拍杨过肩膀,“你穿好衣裳,跟我走吧,郭伯伯带你去巡视一下防务。”
……
——】
“哎呦,郭靖这一夜,肯定大耗了元气,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唉……此城存亡危机之秋,来了这么一下,也不知道郭靖会不会遇上什么危险的。”

“靖哥哥元气有伤,我怀了孕,爹爹在外云游,过儿跟龙姑娘也有异心,芙儿他们三个草包也顶不上用……”
小黄蓉黛眉微蹙,这会,要是大和尚那帮人要是混入城中,行刺杀之举……”念此,不禁心有忧虑。
“蓉儿……”
“……”
小黄蓉侧目看向他,道,“只希望大和尚他们不知道靖哥哥你的情况吧,不然,咱们可就要遭罪喽……”

【——
郭、杨二人并骑而行。
路上,
杨过突然道:“郭伯伯,昨天晚上我走火入魔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跟郭伯母说。”
“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说我学了姑姑旁门左道的功夫,累的你辛苦一夜。”
闻言,
郭靖笑了笑,“我自然不说,其实龙姑娘所练的武功自成一派,也不是什么旁门左道,过儿,你昨夜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你胡思乱想,太过心急,才会走失真气,这练功还是要循序渐进才是。”
“侄儿谨记郭伯伯教诲。”
杨过这般说着,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跟郭靖行到城门口,就见得数百个守门的宋兵半跪下来,高呼:“参见郭大侠!!”
郭靖跃下马去,环视四方兵卒,一身气质骤变,不怒自威,高声道,“危难时期,守城重要,请大家不必拘泥礼数,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就能守住襄阳。各位请起!”待见得群兵起身,举起手,喊道,“保卫襄阳!”
群兵举起长枪,跟着郭靖吼道,“保卫襄阳!保卫襄阳!!”
杨过怔怔看着,只觉胸中有一团火跟着在烧,热血沸腾,忍不住想跟着喊,待到郭靖上马,朝他道了一声,“过儿,随我出城查看。”这才堪堪回过神来。
……
——】
“郭家这孩子的确是了不起,这是兵卒对他也是发心里的尊敬,过儿跟着他后边,那就再好不过了,只盼过儿能悬崖勒马,千万不要铸成大错。”杨铁心感叹道。
“是啊……”
包惜弱认同的点了一下头,抚摸着隆起的肚子,面有愁容,“只是我肚子里的这个。”
“惜弱,你别担心,他老子还没死呢,肯定不会让他长歪了。”
“康儿……”
包惜弱顿了一下,“那位丘道长咱们也还没见过,但是,他这个名字取的……的确很好,靖康耻,犹未雪……”
“你是想让丘道长收康儿做徒弟?”
“不!”
包惜若当场摇头拒绝,“丘道长做人还行,做师父……还是罢了吧。”
“这……”
杨铁心一愣,念想起甄志丙来,恨得牙根痒痒,“那行,我全听你的,咱们自个教,有道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咱俩就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肯定能给康儿这孩子教好!”

杨康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恶寒,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康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父王,可能是风大冷着了。”

“这怎么行,来人,将本王那件白裘袍拿来给小王爷披上。”
光幕中。
【——
杨、郭二人并骑出城,行至一处小溪,杨过见郭靖望着远处,若有所思,就问,“郭伯伯,你在想什么呢?”
郭靖神思回笼,向他笑了一下,往后身后雄关,忽吟道,“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余,连云列战格,飞鸟不能逾。胡来但自守,岂复忧西都。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哈哈哈……”言到最后,放声大笑,自有一股冲天豪气。
“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万古用一夫……”
杨过跟着复诵了一遍,叹道:“郭伯伯,这诗说的真好,是杜甫作的吗?”
“过儿你记性真好。”
郭靖赞了杨过一句,又道,“没错这就杜甫的诗,我很爱这首诗,你想,咱们中国几千年里边,作诗的文人雅士那么些,只有杜甫一人推为诗圣,不正是因为他的忧国爱民之心嘛?”
……
——】
“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郭靖最后这两句吟的当真是有豪气,有英雄气。”
“杜甫诗圣之名,名副其实!”
“我还是喜欢诗仙李太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说来,杨过的性情跟李白也有几分相似,一样的狂放不羁,一样的风流深情。”
“李白不是多情嘛?我记得,他还入赘了两次来者。”
……
【——
“郭伯伯……”
杨过纵马靠近,言道:“你昨夜跟我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想着,文武虽然不通,可这个道理应该都是一样的!”
“你能想通此节,那就再好不过啦!”
闻言。
杨过点了一下头,想了想,问,“郭伯伯,你说襄阳城守的住吗?”
郭靖沉吟半晌,遥望西边丘陵树木,道,“过儿,你知道襄阳古往今来,最了不起的人物是谁嘛?”
“莫非是……诸葛亮?”
“没错,正是诸葛丞相!”
郭靖哈哈一笑,抬手遥指西面,继续道:“此去二十来里的隆中,就是诸葛亮当年耕田隐居的地方。”
“过儿,你知道诸葛亮写的那个《出师表》吗?”
杨过点了下头,道,“听说过,但是,我没看过,不会背。”
“你是个聪明的,看几遍,就会背了。”
“小侄有空就去学了一下。”
“好,回头等你郭伯母生完孩子,我就让她教你。”
“就我刚才那几句诗,可都是你郭伯母教的,就是你郭伯伯我笨的很,念了几十遍,一首诗也背不下来,没你那么好的记性。”
郭靖笑着说罢,又感叹道:“你郭伯伯就是个习武粗人,没有诸葛丞相那治国安民的本事,不过,他的一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郭伯伯想着这句话很有道理,也就一直铭记于心。”
“过儿,你方才问我,襄阳城守不守的住,其实,这个事,我跟你郭伯母也谈过好些次,谈到后来,也总只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
“……”
杨过静默无言,看着郭靖的眼神尤为复杂,最后,言道:“郭伯伯为国为民,可谓是侠之大者!”
“这我可不敢当啊……”
郭靖摇头失笑,感叹道,“不过,人生在世,就是做一个贩夫走卒,只要有为国为民之心,由此尽力,那就是真好汉!真豪杰啊!”
“好了,过儿,咱们回去吧!”
……
——】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柯镇恶面有欣慰之色,叹道,“靖儿,你很好啊……”顿了一下,“要是能给杨康那个狗贼杀了,就更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