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重生之弄死那个名臣 > 兄妹情深(五)
 
  齐琅直起身,将手伸过去,齐玥对上齐琅的目光,将手搭了上去,狗腿道:“兄长的手好漂亮,比我做的绿豆汤好看多了!”

  齐琅带着她出了门,垂头盯着她的圆脑袋,声音不自觉带了几分期盼:“玥儿的绿豆汤很好喝,下次还会有吗?”

  “不会有了不会有了,”齐玥头遥的跟拨浪鼓似的,“烟可熏人了,我可不想再哭了!”

  两人走在去饭堂的路上,齐玥也挺享受此刻两人的岁月静好,抬头看向他冷峻的侧脸,给人的感觉高傲孤离,也不晓得上辈子傅慧是喜欢他什么,难不成女子都喜欢高岭之花?

  齐琅晓得妹妹在看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皮囊不差,在外求学这些年,不知惹得多少女子眼红,于是他便天天都摆着面无表情,谁要是多看他的脸一眼,他一个眼神扫过去,冷寂如冰。

  只不过玥儿是不同的,他乐意给她看,他倒希望她能对自己生出其他心思。

  “怎么,哥哥这幅皮囊很好看?”

  “嗯嗯,好看呀!”齐玥点头夸赞道:“兄长眉目如画,清贵似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少年郎,将来也不知道便宜那家的少女。”

  “不会便宜谁,我无意娶妻。”齐琅眉眼闪过不快,直截了当道:“外面的女子太浮夸,惹人厌烦。”

  齐玥从未见过齐琅流露过多的表情,在她面前,齐琅只有三个表情:温和,淡漠,警告。

  今天,她竟然看到了厌烦,老天爷啊,她真的回他一句:凡夫俗子都配不上您老人家,您就适合无情无爱,孤独终老!

  可是,她是齐琅最听话、最狗腿的妹妹,齐玥一脸严肃,说教道:“外面的莺莺燕燕都配不上兄长,乡试放榜时,兄长一定要小心,不能被人榜下捉婿,更不要稀里糊涂的答应与人的婚约。”

  话刚说完,饭堂就到了,袁荣已经在坐着等人了,一眼望过去,圆桌上的饭菜很丰盛,琳琅满目摆了一桌子。

  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麻婆豆腐,开水白菜,肉沫茄子,还有糖包,糖饼,芝麻酥饼,反正清淡的,麻辣的都有。

  说句实话,齐玥觉得吃饭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虽然她上辈子不这样觉得,可和亲之路艰辛,吃的都不合胃口,于是她重生的这两个月,吃嘛嘛香,从不挑食,身体力行的贯彻吃好喝好才是真的好。

  齐琅忽而手一空,看见胖乎乎的糯米团子眼睛放光,直冲冲的往饭桌跑去,随后欣喜的往二夫人看去:“二婶,厨房做了我最爱的糖醋里脊!”

  袁荣对她这幅表情见怪不怪,习以为常,谁叫妹妹吃饭最积极,两人每日扎马步时,都不是聊诗(爱)词(恨)歌(情)赋(仇),而是吃吃喝喝。

  比如:“东街新开了一家馄饨铺子,姐姐想不想吃?”

  “今日天气有些潮湿,应该吃些辣的排湿气,姐姐想吃什么辣,朝天椒可以吗?”

  “姐姐,昨天下午门房小厮上街给我买了羊肉排骨,哇,吃起来味道可绝了,酸辣开胃,姐姐今天不如在我院子里用饭,尝一尝味道,我已经叫门房去买了。”

  袁荣经过一个多月练武,力气已经有所见长,虽然提不起胖团子,拉她的力气还是有的,一把将她拉坐在椅子上,悄悄摸摸问道:“你给兄长送绿豆汤怎么送那么久,我午睡后去找你,你都不在院子,听桑桑说你和兄长在书房里待了一下午,怎么样,兄长没给你洗脑吧?”

  “没有呀,我和兄长在画画呢!”齐玥故意说的大声,让所有人都听见,“兄长说科举后带我去玩,姐姐到时候去不去,听说姬路城的螺蛳粉可好吃了,我们到时候去尝尝?”

  齐琅夹菜的筷子一顿,下午不还说姬路城是为了看杏花吗?怎么现在又成了吃?

  总归还是一个叛逆的小孩,齐琅下意识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二夫人慈爱的看着小姑娘,眉目弯弯:“琅哥儿带你出去玩,玥儿是不是很高兴?”

  “当然高兴呀!”齐玥大咧咧道:“兄长自从去书院后,都没有时间陪我玩,嘻嘻,这一次不同了,乡试结束后,兄长就可以陪我逛街,猜灯谜,看皮影……”

  小姑娘说到兴至处,露出两个小酒窝,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桌人都跟随她简单的开心乐呵着。

  谁也没注意二夫人笑容之下的不舍得,她依旧和蔼道:“那玥儿这几日可要认真练武,到时候有人唐突琅哥儿,你保护哥哥好不好?”

  “好啊,当然可以啦。”齐玥一口应承,反正都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

  当天晚上,二夫人和齐侍郎夜谈,“夫君,总觉得玥儿走了,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就跟油煎过一样,她虽不是我亲生,却胜似我亲生。”

  齐侍郎面有愁容,一把揽过妻子的肩,嗓音低沉道:“她本就不属于大周,不属于安南候府,她生来高贵,有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我们只是让她的人生回归轨道。”

  “可……我怕琅哥儿受不住。”二夫人迟疑道,“若他乡试回来,玥儿就不见了,他该多难过?”

  齐侍郎转移话题道:“夫人,不如九月份遣人去苏家绣楼请个绣娘来,再寻个琴艺师父,教礼仪的嬷嬷,还有镖局夫子,全心全意教导荣姐儿。”

  “你……这?”二夫人一愣,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无语道:“我现在在说玥儿,你说荣儿作甚?”

  “荣姐儿我也在悉心教导,你这说的我好像偏心一样,荣姐儿是我姐姐剩下的唯一血脉,我也算她的半个亲娘,从小到大,我对她们都是一个秤砣端平,谁也不偏向谁。”

  “夫人,睡吧。”齐侍郎有些好笑:“我也没说你偏心,只是说玥儿走了,我们便全心全意教导荣姐儿,这些年我心里早就将荣姐儿当做自己的亲女儿看待。”

  二夫人还想反驳,就被齐侍郎眼疾手快的点了昏睡穴,随后弹指灭灯,齐侍郎盯着黑暗里的床板,无声一笑。

  齐湛,这大周会由你儿子抗起,激扬浊清,朝纲稳定,就像你曾期盼过的盛景: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

  若干年前,他和陈嘉昱有这样一场对话:“齐鸣,你和齐湛都是令人讨厌的聪明人,但是你和他最大的不同就是你只能随波逐流,而他能掀风起浪。”

  齐鸣:“或许吧,但是风浪转瞬即逝,逐浪而行才能静水流深。”

  可他还是很感谢陈嘉昱,哪怕他是出于私心救了齐琅,是看在福康群主的面子才出的手,可九天那时内乱,陈家尚且自顾不暇,却能分出那么多人手去救齐琅,实在是至幸至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