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独家占有,总裁的替身恋人袁梓瑶齐莫寒 > 【087】可心疼了(一)
 
芯儿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不是吗?”

“芯儿,你怎么还在做梦,就算你得到了齐父的肯定又怎么样,齐莫寒的心里还是一样没有你!”贺兰夜在芯儿身边这么多年,早就看透了齐莫寒的心思,他根本就是当芯儿是妹妹,

只是芯儿从始至终不愿意承认罢了。

芯儿顿时怒瞪着贺兰夜,“你闭嘴!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我的事你少管!”

贺兰夜脸色一阵黯然,或许他永远走不进安芯儿的眼里,她的心仿佛对齐莫寒根深蒂固了一样,无论自己付出了多少也不能换来她的一个笑容。

芯儿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质问着贺兰夜,“还有我问你,为什么齐伯父会知道我一直都是装的?”

安芯儿的双腿其实已经在两年前就逐渐恢复了,在贺兰夜联系下已经在国外的时候做了康复手术,而手术的过程十分完美,只是回国之后安芯儿却让贺兰夜一直保守秘密。

贺兰夜只是叹了一声气,“你以为手术的花费又是从哪里来的?”

芯儿不再说话了,反正现在已经被齐伯父知道了,而齐伯父已经答应自己会让齐莫寒跟自己结婚,那她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那你,你要告诉他吗?”贺兰夜看着芯儿问道,她难道要告诉齐莫寒她已经康复的事情?

“当然!”芯儿满满的自信,她始终相信她的哥哥会回到他的身边的,只是早晚的事。

贺兰夜皱着眉,不得不一次次打击她,“他根本不会在乎的!”

芯儿当然不会容忍贺兰夜话,马上对着他大喊道,“我这么多年演戏已经够可以的了,现在我要以真正女人的身份出现他的面前,我不信哥哥会不动心!”她的目光甚至带着一种令人恐怖的寒厉,就像真的走火入魔了一样。

“但是如果,”贺兰夜抬眼看着她,一如她看向齐莫寒的眸子,“他如果不动心呢?”

芯儿霎时攥紧的拳头,是的,她根本就不能确定齐莫寒的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袁梓瑶的出现,她的出现打乱了一切,她最爱的哥哥怎么能属于别人?

但是如果他不动心呢?

芯儿摇着头,她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袁梓瑶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到?只要我上了哥哥的床,他会不对我负责吗?”芯儿冷笑着,让周遭都不寒而栗。

贺兰夜看着安芯儿第一次对她丧失了一切信心,他无法拯救她,她只能在深渊中越走越深……

齐莫寒大概是真的没有想到齐渊竟然搬出了芯儿当做他对付自己的利器,这对于芯儿显然是不公平的,他从来没有想要娶芯儿的想法,但是随着各路媒体的联合报道,把齐莫寒真的逼急了。

齐莫寒终于回到了齐家老宅,只是脸色始终阴沉,他直接找上了齐父,几乎直接用质问的口吻道,“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齐渊面无表情,“我只是如你所愿!”

如他所愿?齐莫寒攥紧了拳头,他必须要告诉他!想让他听命于人根本就不可能,更何况……

“我现在就告诉你,芯儿她不是我喜欢的人,以后也不会是!”齐莫寒坚定的话语牢牢地掷到地上,目光中同样是满满的坚定。

而齐渊皱着眉,“那你喜欢的人是谁?芯儿等了你这么多年,她为了你牺牲了多少你自己清楚,既然是男人就该为自己当初的选择负责人,哪怕时过境迁!”

面对齐渊的咄咄逼人,齐莫寒狠狠地攥紧的拳头,猩红的眼中充满质问,“你到底要干嘛?”

“我只是为了你好!”齐渊怒声道。

“我现在知道我自己的心,我不可能成为你的为所欲为的工具!”齐莫寒既然已经明白自己的心,又怎么可能选择听从齐渊的话?况且他早就已经不是那个羽翼不满的毛头小子了,现在就算是离开齐氏他也同样能够拥有一席之地!

可是,他最见不得齐渊将芯儿牵扯进来!

“芯儿等了你整整五年,你受了什么罪你应该最清楚吧?”偏偏齐渊像摸清了齐莫寒的命门一样,他对于芯儿的愧疚始终都在,所以他始终都饱受悔恨的折磨,“你还不知道吧?芯儿一直都想给你一个惊喜,她现在的双腿已经慢慢恢复了,一直都想告诉你,而你却不停地在伤害她,就算是偿还也好,你现在也必须娶了芯儿!”

齐莫寒一愣,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你自己好好想想,”齐渊最后说道,“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继续选择袁梓瑶的话,你不仅将会失去齐氏这么简单,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齐莫寒却有些不懂了,“为什么偏偏袁梓瑶不行?”

齐渊顿了顿,眉头紧锁,“她不适合你!”

无疑,这样的答案显然太过空洞了,根本无法支撑成为一个理由!

齐莫寒真是哭笑不得,“适合或者不适合,也是我说的算吧?”

齐莫寒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里了,他的想法已经清楚明白地让齐渊知晓了,如果再这样下去,

确实已经不是齐莫寒会失去齐氏这么简单了,他齐渊也将失去这个唯一的儿子!

齐渊看着齐莫寒从自己眼前离开,却什么都做不得,他已经尽力了,只是这孩子已经回不得头了。

“莫寒,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句劝呢?”齐渊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封池接到了齐莫寒的电话,齐莫寒却一反常态地在电话里一句不吭,封池顿时睡意全无,看来还是出事了?

“我就说老爷子不好对付吧!”封池大声地道,他也被齐老爷子摆了一道,所以个中缘由他更清楚了!

“莫寒,怎么了?”见齐莫寒始终没回应,封池又点担心了,“出,出什么事了吗?”

齐莫寒虽然气愤,但是眼下他只能选择更加尽快地脱离齐氏,而事实上,他也在为此为努力着……

“乔伊到底回来没有?叫他马上加快进程!”齐莫寒对着封池说道,现在已经刻不容缓了!

“好的,我马上联系他!”封池听到后愣了一下,但是也立马回应道。

但是一挂断齐莫寒的电话,封池就忍不住叹起气来,“唉……”

“你还好吧?”身旁的柠檬挑着眉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封池摇头,“不好,一点都不好……”

作为年纪轻轻的商界天才乔伊被称为华尔街新宠,是著名大佬投资公司的独子,也是齐莫寒与封池的共同朋友。

只不过这家伙却常常神出鬼没,但是他有一个特点就是走到哪把公司开到哪,虽然对于投资公司拥有独特眼光,却常常因为经营不善导致公司股价走跌,而齐莫寒在此前联系法国公司前就与乔伊取得了联系,也为齐莫寒脱离齐氏做一点资本准备……

封池想到乔伊就一阵头疼,“乔伊这个家伙我上哪联系去啊?”

而偏偏他还嘴大,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柳妈实在看不下袁梓瑶一个人在家落寞,就带着袁梓瑶去逛了逛附近的超市也顺便买点菜。

对于柳妈来说,袁梓瑶是个性格不错的女孩子,虽然少爷很少夸奖梓瑶什么,但是柳妈却也看出少爷对梓瑶的心意。

只是梓瑶也是个性子硬的女孩子,这就像两块坚硬的石头一样,互不谦让,谁都想站在上风!

“袁小姐就该多出来走走,总是闷在家里会憋出毛病的!”柳妈一面挑菜一面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