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独家占有,总裁的替身恋人袁梓瑶齐莫寒 > 【098】温馨的画面(一)
 
索性坐着VIP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她被安排在办公室等他,他很快速的进了会议室跟各部门开紧急会议,大概真的有特别重要紧急的事情,封池和乔伊都赶了回来,一直到晚上八点整,才开完,出了会议室的大门,乔伊一脸的不愤:“这个齐一峰,真是给他点好脸色了啊。”

封池也颇为愤怒:“下午的时候就应该打的他满地找牙,一个小破公司还来跟我们抢案子,有什么资本。”

只有齐莫寒讳莫如深:“资本吗?他也许有呢。”

也许真的有资本,所以才这么明目张胆跟他对着干了。

跟封池,乔伊告别,回到办公室时,就看到袁梓瑶窝在沙发上,身上披着个薄薄的毯子,脚丫还露在外面,闭着双眼,睫毛随着清风煽动,齐莫寒抬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袁梓瑶似乎觉得脸上有些痒,哼唧一声想要掉个身子,这一个举动让齐莫寒轻笑了下,顺势抓住她抬起的手,袁梓瑶挣了两下,再一次哼唧出声,“别动我……”

“乖……”齐莫寒耐着性子由她,袁梓瑶听了这个字,就真的不动了,齐莫寒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直接打横抱起她,忽然的离地,让她吓了一跳,立马睁开了眼睛,惊呼一声,手下意识的勾住齐莫寒的脖颈。

待看清齐莫寒带着笑意的样子,她愣了愣说:“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齐莫寒带着笑意开口:“这是我的办公室啊。”

袁梓瑶挠挠头:“你……你不是去开会了嘛……”

齐莫寒闻言,将她面对窗户,说:“你看,都黑天了,快九点了,我还开会,那累死了。”

“那你开完啦?”她有些恢复精神了,“那你放我下来啊,一会儿被人看到了不好。”

她此刻声音带着点鼻音,又像似在跟他撒娇,让他很想把她就地正法。

哪里会放她下来,直接在她的挣扎中,抱着她一路下了楼,直到坐进车里,才舍得放开她。

袁梓瑶轻哼了一声,“你看着吧,我下次再也不陪你来公司了。”简直是太丢脸了,她都看到秘书小姐带着笑意的样子了,简直是在看她的笑话。

“你应该对此感到荣幸,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这么机会,被我抱着出现在公司里。”

“那就是有被抱着出现在别的地方的女人了。”袁梓瑶淡淡说着,但却让齐莫寒听出了别的意思,他笑着说:“你吃醋了。”他很肯定,这让袁梓瑶蹙了下眉头,吃醋?怎么可能,她一向不会这样,袁父把所有的爱给了袁歆艺,她也没有嫉妒一分啊。

如果齐莫寒知道,她拿他和袁歆艺比较,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一看,这有时候脑袋就短路,到底是随了谁。

“我这不叫吃醋,那你就是承认了?”袁梓瑶不甘示弱,齐莫寒挑了下眉头说:“你要知道,我不轻易给女人机会的,袁梓瑶,说实话,你呢,是第一个。”

袁梓瑶怔愣,他又缓缓说道:“我希望,也是最后一个,好不好?”

他问她好不好?居然问她好不好?让她怎么回答呢,好还是不好,好吗?有时候,是比较好的,可是,她会害怕的啊,和齐莫寒在一起,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她呢,连自己是不是袁父的亲生孩子都是个未知,哎,想一想,袁梓瑶就莫名的惆怅了。

没过几天,贺兰夜就查到了些消息,这天的齐家,注定了不太平。

首先是许久没有回到齐家大宅的齐一峰回去了一趟,还管齐父要了一笔钱,虽说齐父对齐一峰也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子,他还是打了笔钱给他。

芯儿知道以后,竟然担心起来,齐一峰从小就表现的很有欲望,后来更是明目张胆。

贺兰夜来的时候,她刚刚写完一封信,见他来了,便把信交给他说:“这封信你抽空帮我邮给哥哥。”

“你怎么不亲自给他,这样还可以见到他。”

芯儿嗤笑了下:“想见他,有千百种方法,不必每一次都是这么蹩脚的理由。”她也认为自己的那些理由很无理取闹吗?

“让你查的事情,有消息了吗?”芯儿问道。

贺兰夜踌躇了下:“我找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私家侦探调查的,事情……有些复杂……”

“哦?有多复杂?”芯儿又问,他犹犹豫豫的,过了两分钟才说:“我们查到,齐叔叔前两天去见过袁父,基本上是每个周一都会去见面,而且我们查到,很多年前,他们俩曾经是一对很亲密的合作伙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分道扬镳了。”

芯儿诧异了下,“那是什么原因?你怎么不去查?”

“调查受到阻碍,似乎有人有意不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往事,所以现在还没有找到突破口。”

“那就继续查,想方设法也要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芯儿定定说着,她不只要知道齐父和袁父的关系,她还要知道袁梓瑶和他们的关系,这个女人,比想象的有些难处理。

“好。”贺兰夜答应着,芯儿有扯开笑容说:“送我去哥哥那里吧,我要去见他。”

“可是,袁梓瑶也在。”

“在就更好了,我是很想看看他们有多么的幸福。”

她倒是要知道,袁梓瑶哪里值得,哪里值得齐莫寒为她神魂颠倒呢。

接到齐家来的电话,柳妈就纳闷了,挂了电话便直接给齐莫寒打了电话,无奈最近他很忙,手机常常无暇顾及,没办法,只好去告诉在厨房里忙着的袁梓瑶。

“袁小姐,齐家那边来了电话。”

袁梓瑶愣了下说:“哦,说什么了?”

“那个……”

“没关系,你说就是了。”袁梓瑶今天很有心情,她又学了一款靓汤,而且做的还像模像样。

柳妈咬咬牙:“是安小姐说要过来看看少爷,还问我你在不在家,说顺便也看看你。”

随着那句安小姐出来,袁梓瑶手中的勺子就掉在了锅里,她反应过来连忙拿起来,然后说:“那……多做几个菜吧。”

思忖了下,她脱掉了围裙给柳妈,说:“你来做吧,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些顾忌芯儿,大概是,她那么喜欢齐莫寒,而齐莫寒却一直和她在一起,很久之前,她和芯儿还作为朋友相互相谈,可现在,她又能说些什么。

贺兰夜送芯儿到了以后,就离开了,看着温馨又充满齐莫寒气息的屋子,芯儿默了默,随后问道:“袁梓瑶呢?”

“小姐,袁小姐有些累了上楼休息了。”

芯儿点点头,“我上去看看她。”

二楼的装修风格更加温馨大方,全部是淡淡的暖色,芯儿想起以前和齐莫寒在一起,她说喜欢粉色的娃娃,齐莫寒却满脸鄙夷的牵着她走开,还说粉色最难看,所以她到现在都不喜欢粉色了,可现在呢,齐莫寒为了这个女人,用了淡淡的粉色来装饰走廊……

“你是看我来了,所以才上楼休息的吗?”芯儿凭空出声,坐在桌前看书的袁梓瑶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她支支吾吾的:“没,没……”

芯儿轻轻哼了声:“是吗,那你怎么那么紧张?放松点,我可不是来兴师问罪你为什么抢我的莫寒哥哥的。”

“芯儿,这个事情……”

“你不需要解释,解释什么呢,你人都抢了,还要立个牌坊干嘛呢?”芯儿咄咄逼人的气势,让袁梓瑶没战斗就偃旗息鼓了,她哪里是芯儿的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