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的书斋 > 独家占有,总裁的替身恋人袁梓瑶齐莫寒 > 【116】分庭抗争(一)
 
她走后,袁梓瑶便沉默了,齐莫寒过来的时候,她还愣愣的,他上前想要抓她的手,她轻巧的躲了过去,然后淡声说:“我们进去吧。”

“梓瑶,她跟你说了什么?”齐莫寒在她身后问道。

袁梓瑶抿着嘴,低着头,过了好久她深吸了口气,回过头,认认真真的对着齐莫寒说:“莫寒,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吗?”

齐莫寒点头,她又说:“既然如此,我们分手吧。”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芯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

“不是她跟我说了什么,莫寒,我们本是兄妹,何不早点分开呢,这样也可以让他少受点苦痛。”她说的是齐渊吗,这种时候她还能考虑到齐渊,她就那么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袁梓瑶的话就像一颗蓄谋已久的定时炸弹,他担心了这么久,很想努力去给它拆卸掉,但最后他还是功亏一篑,它还是爆炸了。

齐莫寒抿着嘴角,双眼灼灼看着袁梓瑶,眸子里有些暗淡,又有些难以捉摸的东西,心就像是被人用刀子划开了一个口子,但因为那本就有着伤口,反倒没有那么疼了,也许是袁梓瑶在沉寂了这么久终于给他做了这个决定,说到底,他没有这样的勇气。

“梓瑶,你真的愿意去相信吗?”

“我不相信的话还有别的办法吗?”她话音刚落,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齐莫寒有些烦躁的抓了下头发,助理犹豫了下,还是急匆匆的说:“总裁,借一步说话。”

齐莫寒看了眼垂头的袁梓瑶,冷声说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

助理点了点头,说:“刚刚秘书室打来电话,齐董事现在正在公司里,听说正要财务部清查账目。”

齐莫寒眸子中的冷意又加深了些,袁梓瑶听到齐董事这三个字,本能的想到了齐一峰,她听乔伊说起过,当初齐一峰用这个录音威胁过齐渊和齐莫寒,否则齐渊不可能卸任董事长这个职位的。

“你去工作吧,这里我会照顾的。”袁梓瑶思忖了下,抬起头淡然的看着他,可他们都知道,那眼中的闪烁和声音的颤抖都在出卖着他们,被迫的去做出这个决定,强逼着自己忘掉那些过往的甜蜜。

齐莫寒微微颔首,转身走开,袁梓瑶没有再去看他,转过身向住院部走去,但走没多久,肩膀就被人按住,她感受到那人的力量,稍稍偏头便看到他的鞋子,知道是谁,她淡声问道:“这一次又想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她还很识相的用了一个带字,但分明每一次都是绑架差不多吧。

沈浩晨听了她的话,笑了出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能有心思跟我开玩笑,看来你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啊。”

说话间,他已经放开她,袁梓瑶揉了下肩膀,回过头对他说:“难不成我得去自杀吗?”

她哪里做错了呢,是爱错了人还是生错了地方,这些她可以选择吗,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所有的真相,那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但问题是,他们都是被蒙在鼓里的人,怨不得任何人。

“看来你不太高兴。”沈浩晨始终看着她,她比上一次见面还要瘦了一点,原本还有些圆润的脸蛋现在瘦的菱角都有些分明了,面色那么苍白,看起来有些病态,羸弱的很。

“你也说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呢?”袁梓瑶微微抬头看他,顿了顿说:“这一次我可没有心思陪你去吃饭还是喝酒,聊天,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了。”

沈浩晨有些明知故问的说:“回哪里啊?”

“回住院部,照顾……照顾……”袁梓瑶支吾了很久,最后只轻轻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那么你已经看到了,没事我就先离开了。”

沈浩晨见她转身要走,立刻抓住她的手臂说:“我是特意来看你的,没有想要你陪我吃饭,喝酒,聊天,也不会绑你去哪里。”

袁梓瑶愣了一下,有些惊讶,但表面上还表现的很淡定:“哦?是吗,那就谢谢你的好意了。”

说罢,她看了眼被沈浩晨抓着的手臂,淡笑了下说:“沈先生可以先放手吗?我不会逃跑。”

沈浩晨悻悻然放开手,冷哼了一声:“你这性子怎么还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你的意思的说,以前的我比较像一个软柿子,怎么捏都可以,就算捏碎了都不会怎么样的吗?”袁梓瑶冷着目光问道,沈浩晨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光看着她,片刻后才说:“你以前啊,不像软柿子,倒像是中国古代的宫女啊,丫鬟啊,那种角色,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呢又隐隐有些可怜。”

可怜……是啊,她一直都那么多可怜。

“所以最后宫女丫鬟都被主子们害死。”袁梓瑶倒是颇有耐心的和他说了起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快到住院部的时候,沈浩晨说:“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我?”

他说的过于直接,甚至没有铺垫,直截了当的问她,你要不要考虑下我,其实,我看中你这个小丫鬟很久了。

袁梓瑶狐疑的看着沈浩晨,好看的远山眉也蹙了起来,很冷静的告诉他:“我不打算考虑。”

“哎,好像你准备这句话准备了很久,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有兴趣啊?”沈浩晨被拒绝了反倒没有生气或者伤心,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勤学好问,袁梓瑶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样说没有惹怒这个人,于是解释道:“听说你黑白两道通杀,是个颇有传奇意味的人,你能成为神话一样的人物玖爷的干儿子,能力和各方面可想而知,但偏偏是这样的人,却对我屡次三番的戏弄,试问,你从来不都是看上了就要先下手为强,不管强取还是豪夺吗?”她说的很平淡,甚至没有任何转折,这套说辞好像想了很久的样子。

沈浩晨用眼神示意她继续,她便又继续说道:“你没有强取,也没有豪夺,甚至不会伤害我,虽然经常耍些诡计,但在我看来,你会觉得这是你对我的照顾,因为你对我这么特别的照顾,也让我不得不认真的思考你对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特殊的情感呢?”

“没想到你还挺伶牙俐齿,说的头头是道,我都快信以为真了。”沈浩晨轻哼了一声,抬手摸了下鼻子,然后又说道:“我和齐莫寒相比,真的没有什么地方是我比不过他的,你到底是看上他什么了?哦,对了,难道是因为血缘的关系?”

袁梓瑶轻声笑了:“你心里其实很肯定我说的话,但碍于自己沈少的身份和面子,还是不承认的好。”她说罢,看了眼沈浩晨,然后目光冷淡的说:“你没有什么比他差的,甚至很多时候你比他更优秀,但喜欢这个东西很奇怪的,我想就算没有血缘的指引,我也想要选择他。”

“说起来,你们真的是兄妹吗?会不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们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袁梓瑶疑惑的皱眉,难不成他知道什么?

沈浩晨勾着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说:“这是我的私人电话,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我很乐意为你答疑解惑。”

袁梓瑶接过他递过来的卡片,上面只有一串数字,她看了眼放起来,又说:“现在不能为我答疑解惑吗?”

“现在么……是不能的,好戏才刚上演,我还想多看一会儿。”沈浩晨这话明显有着别的意思,但袁梓瑶还想说什么,他却摆了摆手离开了。

难道,真的是有人在陷害吗?可两个当事人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啊。

她突然觉得头好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